央视首页 > 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

网站特稿: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和它的几个悬念
03月20日 07:25

  (CCTV驻埃及记者刘茁野 3月20日报道)3月27日,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将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现在,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工作人员正在全力以赴地为会议的召开做准备。

  最近一段时期巴以之间的流血冲突不断加剧,几乎走到失控的状态,而此时沙特王储阿卜杜拉提出了具有轰动效应的中东和平新建议;在伊拉克,核核查危机带来的战争阴云再度密布,美国人铁了心要推翻萨达姆。中东地区是战是和,阿拉伯国家如何应对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和世人关注的焦点。本届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召开的,因此格外引人注目。

  阿拉伯国家首脑的首次大聚会,是1946年5月召开的一次紧急会议,讨论在以色列建国前已经在巴勒斯坦地区出现的紧张局势。当他们第二次坐下开会时,已经是10年后的1956年11月。当时首脑们也是在贝鲁特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讨论由于苏伊士运河危机引发的英、法、以三国对埃及的入侵。虽然阿拉伯国家联盟成立50多年来,各国首脑们已经先后20余次坐在一起开会,但很难确定即将召开的这次会议算第几次首脑会议,因为此前的会议大多是不定期的,而且有很多次是在特殊形势下召开的紧急会议。最近一次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是去年三月在约旦首都安曼举行的。

  在阿拉伯国家联盟成立以来的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中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形势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也换了一任又一任,但在这20多次首脑会议中,阿以关系、中东和平进程始终是主要议题。对战争与和平的艰难选择,始终困扰着政治家们,也困扰着数亿生活在这里的人民。

  会议即将召开,但仍然存在一些悬念:将有哪些人参加,讨论什么具体问题呢?

  哪位元首可能缺席?

  很多分析家们都认为,会议虽然尚未召开,却已经笼罩上了来自美国的阴影。美国人对即将召开的首脑会肯定会有很多顾虑。因为这次会议上美国酝酿的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显然将成为讨论的重点内容之一。目前美国副总统切尼正在中东12个国家穿梭游说,希望美国的军事行动能得到阿拉伯国家的赞同,哪怕是默许。然而,可以想象,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此时此刻坐在一起,显然不会有人公开站出来为美国人轰炸自己的阿拉伯兄弟摇旗呐喊。按照当地一些媒体的说法,美国政府为此已经向一些中东地区的领导人打过招呼,告诉他们,如果此时召开阿拉伯首脑会议,而这个会议又将在结束时通过一项联合决议,反对将反恐怖战争扩大到伊拉克或者任何其他阿拉伯国家,这将是美国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一些阿拉伯媒体还认为,美国人甚至反对把这次首脑会议变成表达对阿拉法特和巴勒斯坦人支持的场所,担心与会者通过协商,制订详细的计划,从而形成反对以色列沙龙政府的坚定而共同的立场。美国人认定这样对和平进程不会起到积极作用。有文章认为,按布什政府的要求,以色列政府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只要采取措施减少暴力冲突,贯彻实施米切尔报告的方案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特奈特的计划就足够了。为此,美国人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向它的阿拉伯盟友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的确,美国在阿拉伯世界不乏盟友,美国人打的招呼也许会有所回应的。这就使得此次会议要想搞成阿拉伯首脑的“全家福”,颇有些难度。

  现在,人们很难预料,这次的贝鲁特峰会究竟能有多少阿拉伯国家的元首出席。首先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的出席问题。应该说,阿拉法特是会议核心问题的主要人物,但他能否获得沙龙的批准出席会议,却始终是一个迷团。虽然国际社会都在敦促以色列放松对阿拉法特的出行限制,使他得以出席此次峰会,沙龙也让他的部队撤出了最近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但直到目前,人们还没有关于阿拉法特能否与会的确切消息。

  一些“会议代表”还会有安全方面的考虑。比如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十多年来被西方几个领导者恨得咬牙切齿,定要让他致之死地而后快。因此按惯例,萨达姆是不会来的。估计是伊拉克二号人物,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易卜拉欣会作他的全权代表。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也几度遭到美英方面的袭击而大难不死,是否出席,他也会掂量着打算的。不过,去年的安曼会议他出席了,而且会议期间照旧是住在自备帐篷里,喝自备的骆驼奶。今年,他能否出席会议,现在还无法确定。除了担心西方的袭击,这里还涉及到阿拉伯国家间的一些恩怨,也出于政治见解的不同,前不久,卡扎菲还提出要退出阿拉伯国家联盟。此外,还有件旧事值得一提:黎巴嫩什叶派穆斯林领袖穆萨-萨德多年前在访问利比亚时离奇地失踪,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黎巴嫩坚信是卡扎菲的阴谋,而卡扎菲矢口否认,双方关系多年来因此处于低潮,两国领导人更是不相往来。这回真是冤家路窄,偏偏首脑会要在黎巴嫩开。这两个阿拉伯兄弟能否以大局为重,重新走到一起,广为人们所猜测。有人相信利比亚和黎巴嫩的领导人有可能面对面谈判,“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毕竟卡扎菲对巴以问题一向很关注,而且时常有新奇的建议提出来。但也有人担心,即使卡扎菲来到了贝鲁特,会不会有人要揭当年的伤疤,继续向他要人呢?

  就在会议即将召开之际,阿拉伯国家的媒体也在暗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也有可能不出席会议。众所周知,叙利亚与黎巴嫩有着特殊的关系。媒体透露,在部分叙利亚领导人心目中,黎巴嫩仍旧被认为是叙利亚的一个特殊组成部分。至今,叙利亚人去黎巴嫩不用签证,贝鲁特也不设叙利亚使馆,黎巴嫩领导人的更迭更要参考叙利亚的意见。叙利亚的阿萨德总统上台两年来,始终没有去过贝鲁特。有人猜测,这是阿萨德不愿意让别人通过他对贝鲁特的访问而感觉到他对黎巴嫩主权的默认。

  另一方面,阿萨德可能缺席的原因也在于,他担心自己所坚持的对以色列的强硬立场使他无法与其他一些元首取得共同看法。叙利亚一直坚决反对同以色列媾和,一再指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残酷镇压的做法。阿萨德已经表示,要想取得叙利亚对这次大会的支持,其他阿拉伯国家就要支持它的这一立场。叙利亚方面坚持,贝鲁特首脑会议必须要拿出具体的反以方案,所有阿拉伯国家要采取切实步骤,断绝与以色列的往来,只有如此,阿萨德总统才有可能出席本次会议。

  同时,部分媒体也分析说,一旦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机构主席阿拉法特获准出席本次首脑会议,叙利亚有可能降低出席会议代表的级别。叙利亚曾经指责阿拉法特过于软弱,一味迎合以色列的需求。它认为阿拉法特的出席将使巴勒斯坦事业被实际地削弱。

  虽然目前阿盟有22个成员,但以上列举的几位,都是中东地区、甚至是国际社会的风云人物,无论他们与会与否,都会让人们作一番议论的。

  会议将有什么成果

  中东问题的一些分析家们相信,很多将在本次首脑会议上讨论的问题会相当地具有挑战性,而会议的结果也将不乏令人感到惊奇的地方。会议主要议题之一自然是讨论沙特王储阿卜杜拉提出的中东和平新建议。今年2月份,这个建议一经提出,就立即被炒得沸沸扬扬,各国首脑对此纷纷表态。虽然其中并没有太多的新鲜内容,但建议的提出,本身就有些意味深长,它向国际社会明确地发出了信号,表示一些阿拉伯强硬派国家也在考虑实现与以色列的和解。本次会议上,首脑们将决定这一建议能否被多数阿拉伯国家所接受,并在此基础上以全体阿拉伯国家的名义提出解决阿以争端的最新建议。虽然很多温和的阿拉伯国家已经表示过他们对沙特建议的积极态度,但少数强硬派阿拉伯国家的反对意见也一直不绝于耳。这就成了有关首脑会议议题的一大悬念:和平建议能否通过,或者将以什么面目通过?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不少人投票之前恐怕要做一番思量。这实际是对今后阿以关系走向的一次抉择,这个问题困扰这些政治领袖们已经50多年了,此次会议能否有惊人之举,实现阿以关系的一大突破?不仅仅是阿拉伯人,以色列人,也不仅仅是政治家们,全世界的人们都在拭目以待。

  和以往多次会议一样,本次会议上元首们还将讨论处在以色列围困下的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生活极其解决办法。但部分阿拉伯媒体已经对会议能取得什么样的结果表示忧虑:“巴勒斯坦人民正处在煎熬中,每天都有人被杀害,他们的家被摧毁,城市和村庄被围困,人们在忍饥挨饿,但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反应往往就是偶尔地发表一下演说表示谴责而已”。他们希望此次会议不要再重复这种简单的做法,而要制定一项行之有效的决议,明白地告诉以色列,“他对巴勒斯坦领土、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和黎巴嫩谢巴农场的占领永远不会被接受,并且要为此付出代价。”他们甚至质问,会议能否制定出一项全面的和平计划来解决与以色列的冲突,并且为以色列接受这一计划规定出最后期限?

  美国可能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当然是重要讨论内容。预计会议会通过反对的声明。

  阿拉伯国家间的关系也将得到讨论。主要是伊拉克与科威特、沙特阿拉伯的关系。10多年前伊拉克的侵略和随后爆发的海湾战争严重破坏了这几个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近来,伊拉克媒体和政治家们多次表示,愿意实现与这两个邻国关系的正常化,但双方多年来悬而未决的问题,真的能在本次会议上说出个子丑寅卯吗?这里面有领土、边境问题,各方面都不相让,更 有倍受关注的科威特战俘问题。科威特坚持,解决战俘问题是谈判改善双方关系的先决条件,而伊拉克干脆否认境内有科威特战俘的存在。

  本次峰会还要讨论经济问题。多年来很多阿拉伯国家一直呼吁要组建阿拉伯经济集团,甚至建立阿拉伯共同市场,共同抗争全球化给阿拉伯经济带来的挑战。但由于各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以及缺乏积极的呼应,这个一提再提的建议始终没有得到落实。有文章尖锐地指出,阿拉伯共同市场建议的提出,远早于欧洲人组建欧共体的想法。但区别在于,欧洲人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大家庭,而阿拉伯世界的组合进程还远远没有提到日程上来。很多人在等待,希望本次会议能为阿拉伯经济的发展作出美好而可行的设计。

  也许,要等到会议召开甚至结束之日,这些问题才会有答案。


责编:栗原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