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世界禁毒日

吸毒:吃人的无底洞——一个昔日百万富翁的吸毒史
06月24日 19:33

  6月18日,犯罪嫌疑人潘云清在逮捕证上签下名字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于此时的他,谁能知道他那曾为百万富翁的历史呢?毒品,让他跌入深渊。

  凭着聪明和勤奋成了百万富翁

  1980年,浙江省温岭市淋川镇农民潘云清带着打工挣的1500元南下广州,先是帮一个路边豆浆摊打工,不久在一个理发店当学徒。由于聪明好学,加上勤快努力,潘云清的理发手艺进步很快,先后在温岭和广东等地开起了自己的理发店,还办过服装店、卡拉OK厅等,攒了几十万元。

  1993年,潘云清到海南搞房地产开发,由于经验不足,非但没有赚钱,还欠下70多万元债务。潘云清大病一场后,看到温岭长屿镇等地羊毛衫加工业兴旺,便向别人借款18万元,在上海南京东路租下4个柜台,经营起羊毛衫生意。由于经营有方,货源充足,两年多下来,他不仅还清了全部债务,还净赚100多万元。

  交友不慎,一“吸”不可收拾

  钱有了,名气渐渐大了,一些路过上海的温岭老乡总爱到潘云清那里坐坐。一天,箬横镇绰号叫“老五”的朋友来看他,在宾馆当着他的面吸食一种白色的粉末,并请他也吸几口。

  潘云清本能地抗拒说:“吸这种东西会上瘾的。”

  “你看我上瘾了吗?上瘾了我还能喝酒?来几口吧,这东西很奇妙的。”“老五”闪着狡黠的目光说。

  “听人说上瘾后是不能喝酒的,看来这小子没有骗我。”在“老五”的鼓动下,潘云清开始吸了起来。一连几天,在“老五”的房间里,潘云清每天都美美地吸一顿。“老五”走后,潘依旧经营他的柜台,虽然心理有点失落感,却没有上瘾的感觉出现。他哪里知道,瘾根此时已经埋下,只要再遇合适的环境,便将一发而不可收拾。

  几个月后,潘云清回温岭办事,在朋友杜某的要求下,他留下来帮助筹建卡拉OK厅。杜某在当地是个有名的瘾君子,经不住杜的诱惑,潘又吸起了白粉。10多天后,他蓦然发现自己上了瘾:每到毒瘾发作,眼泪鼻涕便禁不住往下流,还伴随发热发冷、血压降低、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等现象,真像万针刺心。

  陷入吸毒泥潭后,潘云清再也无心经营生意,柜台营业额急剧下降。为了吸毒方便,他瞒着妻子将柜台交给几个营业员,悄悄返回温岭,住进宾馆专门吸毒。刚开始,他每天只吸一点点海洛因就够了,随着毒瘾的加大,逐渐增加到1克左右,每天要吸好几次。3个月后,带来的8万元花了个精光,他有些害怕了。虽然腰缠万贯,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他暗下决心戒毒。

  潘云清回到家,开始用意志和毒品抗争。由于毒瘾不深,白天毒瘾发作时,他走一段路,忍受一下就过去了;晚上毒瘾发作时,便来到街上,强迫自己坐在马路边,遏制对毒品的依赖。6天后,毒瘾逐渐不发作了。

  戒了一个多月,潘云清逐渐胖了起来。他回到温岭,准备再寻机遇求发展。可是,他一下车就碰到了“老五”。此时的“老五”已发展到靠注射止瘾的程度,急需一棵有钱的“大树”来“乘凉”。在“老五”的诱惑下,潘又吸上了。

  期间,潘云清吸了又戒,戒了又吸,每次戒毒出来,都发誓不再碰毒品,可一见到“毒友”,心里就像猫抓一样,将誓言忘得一干二净。诱惑冲垮了他意志的堤防,毒瘾发作时撞墙跺脚地嚎叫“明天我一定戒毒”,可明天还是照吸不误。

  冷淡了亲情,丧失了人格,最终沦为罪犯

  毒魔像一条吸血的蚂蟥,不仅榨干了潘云清的血汗钱,拖跨了他的身体,也使他冷淡了亲情,丧失了人格。

  随着毒瘾的加深,潘开始肌肉和静脉注射,辛苦多年挣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开始向亲友借钱。起先还有一些人上当,后来人们都像看到瘟神一样地远远躲开他。

  在毒魔的控制下,父母的百般规劝,妻子的含泪期待,都不能唤回潘云清的醒转。爱情、亲情、友情,在毒品面前竟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在当尽家里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后,一再忍受的妻子终于跟他分了手,父母毅然与这不孝子“决裂”,亲朋好友也视他为陌路人。

  没有了家庭“束缚”的潘云清,整天和“毒友”混在一起。去年底,他结识了跟自己有相仿经历的“小更”,两人一见如故,有毒一起吸,没钱一起骗。

  今年1月的一天晚上,他们两人四处借钱、行骗,分文未得。钱没了,毒品没了,当晚的毒瘾怎么熬?“小更”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去一搏。从“小更”血红的眼神中,潘云清感到了一丝寒意,但想起毒瘾发作时的恐惧,他二话没说就跟“小更”走了。

  两人在太平街道游逛,发现了一辆没上锁的雅玛哈摩托车。“小更”迅速扭开车把锁,见潘站在原地不动,便着急地说:“大不了蹲几年牢,如不偷,今晚就熬不过了,蹲牢还可以帮你我戒毒呢。”在淋川镇,两人以500元的价格将摩托车变卖,用这笔钱买来了一小包海洛因。

  瘾暂时止住了,潘云清却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初尝甜头,潘云清更加疯狂起来。今年1月份以来,他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盗窃摩托车15辆,案值16万多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5月14日,温岭市公安局太平刑侦中队经过多方侦查,终于在太平街道公路段招待所将潘抓获。归案时,他的手里还拿着刚注射过海洛因的针筒。

  在监狱里,潘云清对民警说,他最要感谢的就是抓住他的几个民警,没有他们,他迟早会死在毒品上。现在被抓住了,不但一点也不难过,反而有一种莫名的轻松。他希望通过坐牢让自己脱胎换骨。

  日前,潘的前妻来到看守所,捎来了衣服和生活用品,鼓励他好好改造,重新做人。潘云清一时无语,只觉得悔恨的泪水淌满脸颊。(江国根)


责编:  来源:人民网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