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陈刚:“法轮功”符合邪教的全部特征
07月20日 13:44

  结合李昌、姚洁写的反思材料,特别是近日揭露出来的除夕天安门少数“法轮功”痴迷者自焚事件内幕,我对“法轮功”邪教本质有了较全面深刻的认识,真正认识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犯下的滔天罪行,对政府关于处理、解决“法轮功”问题的政策、法律有了清楚的了解及切身体会。以下我结合自己的思想实际谈谈心得体会。

  早在学练“法轮功”时,我已知道世界上有许多邪教存在,隐约知道他们会聚敛钱财、危害社会,干坏事。现在深入学习邪教组织的基本概念和重要特征后,我发现 “法轮大法研究会”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一、“法轮大法研究会”是“冒用宗教、气功名义设立的”。李洪志起家是打着“佛家上乘气功”的名义,借助中国气功研究会影响传播他的东西。开始刚出的书是《中国法轮功》,之后是修订本,在学练人数增加后,又改名为‘法轮大法”,出《转法轮》,刚开始李洪志把自己包装成“功高法正”的气功大师,要为气功正名,打着宣扬‘真、善、忍”和义务传播功法的幌子,从而骗取了群众的信任。同时他宣传24小时练功不影响正常工作、学习、生活,而且还长功快,易出功能,能“圆满”,甚至说在今生能修成。回头想想,开始只为了提高生活质量,有个好身体,发展到后来,却痴迷着“圆满”、“上层次”,以至走到违法犯罪的边缘,这是我作梦也没料到的。这次教训十分深刻,提醒我要增强鉴别真伪的意识,同时自身也要增强科学素质,不要因贪大求全而迷信“天上会掉馅饼”。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二、“法轮大法研究会”大搞“教主崇拜”。我对李洪志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一本气功杂志对他的宣传报道,内容大体与“小传”差不多,讲自幼修炼,“具大神通”,得过许多高功师父真传。文中不仅吹嘘李洪志功高,而且讲他心性极高,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加上其它带有神秘色彩的描述,给我感觉活脱脱一个“活佛转世”。有浓重功利心的我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视为偶像、神人。在读了《转法轮》后,看到书中引用了大量科学术语,还有什么飞碟、外星人、金字塔、史前文明、特异功能、另外空间、能量场、植物心理学等等我原先十分好奇的东西,感觉这个“大师”学识渊博,境界高深,还能把佛、道、儒三家溶为一家,自己彻底从精神上对他顶礼膜拜,以后对这位“圣人”讲的每一句话都坚信不疑。仔细回味一下当初为什么内心会有强烈震撼、共鸣的体验,其实是情感成份居多,兴奋、冲动。在这种状态下,理智不清,无法冷静地去分析、鉴别真伪。只凭几个名词、术语,就误认为其内涵一定科学,望文生义,从而不再去深究其合理性。自己对李洪志的良好印象也起了蒙蔽作用。随着自己越来越崇拜李洪志,这个“圣人”、“觉者”的印象在脑子里越来越深,以至“李洪志”成了真理的代名词,自己对他惟命是从,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在旁人看来很荒唐可笑的事,只要李洪志叫做,我也会以修炼的名义遵照执行。现在走出来的我,深刻体会到这种“教主崇拜”的危害。精神与理智一旦掌握在他人手中,丧失自我意识与思维,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不象行尸走肉一般吗?我体会到吸收、借鉴外界知识经验,千万要保持头脑清醒,要坚持“拿来主义”,有选择、有鉴别,而不是盲目地、无条件接受。

  三、“法轮大法研究会”实行严格的精神控制。刚走入“法轮功”的我,抱着对气功的浓厚兴趣,甚至带点侠士豪情,幻想自己象小说中的英雄豪杰一样,苦练一番,便能有一身本领,特异功能,能做常人中的强者,“人上人”。学了《转法轮》,我发现李洪志不强调动作演练,却十分注重什么心性提高,要求多“学法”,讲什么放下常人观念去看书,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我便有意识地去排斥自己头脑中已有的知识经验,努力使头脑空白,只有“法轮大法”。以后又发展到用“法轮大法”中的观点去解释周围的一切事情,李洪志还要求我们专看“法轮大法”,不许翻阅与气功、修炼有关的书。他恐吓说一旦看了,会干扰练功,功会大乱不但不能看,连想都不行,要马上排斥!那时我听信了,为表坚信大法之心,我把自己有关佛教、气功,甚至一些谈思想修养的普通书,也烧的烧,卖的卖,当时想反正有大法了,还用得着别的什么书来教我作人吗?以前我读一些佛教书籍有心得,有些句话在头脑中印象深刻。学练“法轮功”后,仍会不时反映出来,本来这是正常的现象,可是深信“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我,惊恐不安,生怕因这些念头、印象耽误了我长功、修炼,一产生就排斥,思想中常有激烈斗争。今天回想真是庸人自扰,愚昧可笑,时间长了,又是看书,又是听磁带,还与功友切磋交流,满肚子尽装着“法轮大法”,一切用它来衡量,甚至自己的思维方式也是“李洪志式”的。到这种痴迷状态,我从内心自觉将自己区别于常人,认为自己是“修炼人”,我们掌握了“宇宙最高的佛法”,能“洞彻”一切,“真正”认识事物的本质。其它一切学说都不值得一提,都不完善,不是最高的法理。李洪志还强调“修心”,曾写诗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为了不失 “德”(李洪志编造的另外空间“白色物质”),留着德长功,我在生活中对些小事都十分敏感,生怕做错了事,掉了层次。李洪志讲今天你因为什么事忍不住,动了常人心,生气动怒了,今天的功又白练了。我想自己起早摸黑练功多不容易呀,可得处处小心,“事事对照”大法。心情一直处于一种紧张、忧虑之中,难得有放松解脱的舒畅,有时候,明明心里特别想做什么,说什么,但一想到这是“大法”认为的执著,要放下,就强忍下去,排斥着、斗争着。有时候心情十分压抑,烦闷,沉重的喘大气。为了“消业”,我们练静功打坐,为了多延长打坐时间,要强忍盘腿的疼痛,直至无法忍受为止。为了最大限度放下执著,我也按李洪志的标准,将自己的兴趣、爱好放下,将业余时间都用在学法看书上。原来喜欢打乒乓球、下棋、读书,渐渐都不去做了,自己也渐渐与周围同学、朋友孤立起来,与别人的交往越来越少,整天寡言少语不运动。今天来看,是李洪志的邪说让我脱离了现实社会,转而沉迷于他给编造的“法轮世界”。到98、99年,李洪志频频讲法,多次提“多学法”、“抓紧时间”,仿佛在暗示我们时间不多了,快点修。这些法会上的讲法,让我们热血沸腾,为了早日圆满,不错过大好机会,更抓紧时间,全身心投入修炼。李洪志还曾讲那时坏人将受到惩罚,会有灾难降临人间,只有好人才能幸免。至于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那就得按“大法”,按“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去衡量!可见什么解释权都落在李洪志手上。而我们为了求避难,求解脱、圆满,就只有依赖这位“救世主”,听命于他。

  四、“法轮大法研究会”编造了形形色色的歪理邪说,李洪志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大“圣人”,极力贬低当今人类社会,说“道德水准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人心不正,魔乱人间。李洪志一方面在丑化社会的同时,另一方面又花言巧语向练习者虚构一个美妙无比的“天国世界”,那里到处是金光闪闪,尽是幸福事。这样两相比较,很容易地让人接受了他的”消业论”:修炼人为了消去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病来了不吃药,要承受这部分痛苦。吃药就又压进去了,消不成,提高不了。我就是”消业论”的受害者。98年暑假,我在学校实验室做实验期间,不知怎么染上皮肤病,身上奇痒难耐,当时我正处于“精进修炼”状态,没有用药。但又忍不住去抓挠,结果患病区不断扩散、恶化。我面对这一情形,也有点不安,怕会越来越重,但李洪志书上又讲,只有放下病的念头,师父才能帮你祛病,否则对你无能为力。于是,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我在身心两方面承受着痛苦。白天,用意志强忍去痒痛,坚持学习、生活等正常活动;晚上因放松约束,又忍不住去抠挠,早上起来,患部又红又肿。我痛恨自己不争气,过不了修炼的心性”关”。强烈的自责恐慌,使我长期处于一种精神萎糜状态,整天闷闷不乐,有时剧烈的搔痒影响了正常的学习。因为没用药,毕业时发展到前胸、后背大面积扩展,我甚至不敢在有人的情况下脱衣洗澡。直至99年7月22日,政府取缔法轮功,并揭露大量因拒医拒药而身亡的案例,我才动摇起来,才开始用药治疗。原本一个很容易治愈的病,因为我迷信消业论,致使扩大恶化,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生活、学习。如果这是个难治的大病,恐怕我早已一命呜呼了。我感谢政府的帮教转化,不然的话生命早晚有一天要断送在这些荒诞的歪理邪说手中。

  五、“法轮大法研究会”大肆敛取钱财,做为一名普通练习者,我们无法知道李洪志敛钱的内幕。7月22日之前,李洪志一直以一个“圣人”的形象存在于我心中,没有“名、利、情”了,没有一切执著、欲望。但事实终归要大白天下,李昌、姚洁等许多原“法轮功”骨干纷纷站出来指证李洪志背后敛财的贪婪行径。我试图回避一切,但越来越多这样的事实。冷静回想一下,我也发现了一些线索。其实,李洪志敛财手段十分高明,他不直接向你要钱,你刚入门,如果没有书,练功点上老学员还会主动借给你、送你书。你一旦迷进去,也想要修炼圆满时,你自会明白,要修炼,就要重德、要行善。弘法,让人也学“法轮功”正是“功德无量”的大善事,于是你会自觉自愿去再买书,一套不够二套、三套。用以送人,给亲朋好友,给感兴趣的人,何况还不止书,还有磁带、光盘、画像等等,其收入可想而知。

  六、“法轮大法研究会”属于秘密结社性质的非法组织。“法轮功”内部有一套严密、完善的组织体系。就我知道,南昌总站负责组织管理江西省的“法轮功”活动,其下有分站、辅导站、练功点。我们点上的辅导员开始也是由站里指定的,他们要选学练时间长,心性较好,坚定的学员做辅导员。辅导员也定期去辅导站开会、学习、商量活动如何开展。李洪志的经文,近期讲法录像及弘法活动,多由辅导站安排、散布。在中南海事件不久,我们练功点就接到不署名的几句话,要我们坚持练功等等,以后又陆续下发李洪志悉尼答记者问的材料,要我们反复学,还要向周围常人散发,说是主动创造合法的炼功环境。这一切,都证明”法轮功”是有组织的,还行动迅速、诡秘。这与其讲的“大道无形”根本不是一回事。

  七、“法轮大法研究会”危害社会。从“4·25”事件以来,“法轮功”这一危害社会的本质,日益显露。他们非法组织聚集,煽动学员围攻学校、报社、电视台、政府机关,无视国家法律,不惜破坏社会稳定,扰乱正常生活工作秩序,当时,刚听到“4·25”聚集事件,我们炼功点上学员都不相信,认为修“真、善、忍”不可能去围攻政府机关,这也干涉政治呀。可听了李洪志去悉尼、新西兰的讲法后,我们才知道自己“层次”太低,没跟上师父的安排。原来这是“护法”,是修炼人去“圆满”的最好机会。今年元月份,看到李洪志讲“顶着压力走出来”、“最后圆满的机会”之说,加上看到《焦点访谈》披露有不少“法轮功”痴迷者到天安门广场“护法”,我也热血沸腾,决心放下一切,去维护大法,抓住机会“圆满”,在学习有关法律条文之后,我深刻认识到这是法制观念淡薄的表现,自己一味强调个人信仰,自己“修炼圆满”,却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行为造成什么影响。身为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就应该遵守国家的法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权利。近期披露出来的天安门少数“法轮功”痴迷者自焚事件始末,进一步让我认识到“法轮功”邪教组织危害社会的本质及其犯下的滔天罪行。陈果、刘思影本处在花季的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与希望,前面有美好的生活等着她们,但由于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毒害,特别是近期“忍无可忍”、“放下生死”、“走向圆满”等经文的唆使、煽动,她们抛弃一切,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美好人生,成为李洪志一伙反社会、反人民、反法律、反祖国的牺牲品。如果放纵”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发展蔓延,不知会有多少痴迷者会走上自杀、自焚之路?不知有多少家庭要离散破裂?不知社会会被扰乱成什么样子?我也坚决拥护肃清、严惩“法轮功”顽固骨干分子,防止他们继续危害社会、毒害人民。结合我个人的表现,我体会到真正地发自内心彻底转化,是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1·23”自焚事件启示我:“法轮功”再也练不得了!出去了如果还要练,必然还要学法(不然光练动作李洪志不承认)。说不定就会像刘云英一样走火入魔,“悟”到“自焚”是圆满的最高形式。那时神智不清,神神叼叼,李洪志又下一篇经文,说不定又激动地去干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假转化,只能是自欺欺人,到头来害人害己。如果继续在社会上散布歪理邪说,毒害群众,组织策划违法活动,必将受到法律严惩。我不仅要从思想、行动上彻底与“法轮功”组织决裂,不信、不练“法轮功”;还要坚决抵制其邪教活动,与之作斗争,帮助政府肃清邪教残余,帮助“法轮功”痴迷者早日转化,这也是作为我过去参予传播“法轮功”邪说的补偿。

  我将努力学习,彻底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及李洪志其人险恶政治野心,并从自己思想根源上深挖原因,彻底铲除迷信邪说滋生的土壤,树立正确健康向上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重回社会、恢复正常生活扫清障碍。(江西,陈刚)


责编: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