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悔恨的泪在我心里流!”--痴迷的母亲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03月25日 09:53

  3月,和煦的阳光给人带来温暖。

  记者受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应用数学系部分师生所托,将他们给周世伟同学母亲段清兰的信转交给她本人。段清兰现正在南昌市警察学校的法制教育培训班学习,她看到自己孩子在媒体上对痴迷“法轮功”的父母发出含泪呼唤的信已经有些日子了,在学习班老师和民警的教育感化下,段清兰从家庭的悲剧中逐渐醒悟过来,对“法轮功”的态度从怀疑到与之彻底决裂。

  见到段清兰时,她正在写自己对“法轮功”邪教本质的认识和批判,她脸上的微笑比上一次更显了几分自信和轻松。了解记者来意后,她拆开信一字一句读了起来。读完这封有10页的信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信要和孩子的信一起,尽快送给世伟仍痴迷‘法轮功’的爸爸读,我已经充分看清楚了‘法轮功’的本来面目。”

  段清兰告诉记者:“我上次看了世伟的公开信后,悔恨的眼泪就一直在心里流啊!哪有父母像我们这样对孩子的呢?宁愿去北京护法也不看就在北京念书的孩子,世伟一年难得回家一次,我们对他却冷冷淡淡,学校的事更是不闻不问,甚至大过年的连一样荤菜都没有为他亲手做过。”

  她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现在看当时怎么都觉得那不是我,我一度被李洪志完全在精神上控制了。总觉得情就是那么回事,这辈子世伟是我儿子,上辈子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呢?我们管也好,不管也好,孩子的路,老天都安排好了。我们只要专心练功就可以,而且在我沉迷‘法轮功’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觉得别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在考验我。现在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真是一片乌云散了,觉得天都特别的蓝……”

  说到这,段清兰激动起来:“李洪志要人放下名利情,名利或许可以不顾,但谁又能放下情呢?我对家庭冷漠,对社会失职,可就在我深陷泥塘的时候,家人关心我,党和政府关心我。我挂编在市园林绿化服务公司,没上过一天班,但单位领导却对我非常关心,问寒问暖;孩子因为我的事吃尽苦头,却仍不离不弃,呼唤我们回来;现在,连孩子的老师同学都希望我能从头开始,试问这样的真情怎么会不让我动容呢?”她拿着从报纸上剪下的儿子的公开信和学校师生给她的信,一字一句地说:“我原来总觉得社会上什么都很假,包括亲朋都很虚伪,但现在知道了什么是亲情、真情。他们对我没有放弃,我也不会让他们失望。”

  段清兰现在有两大心愿,一是能关心儿子,让孩子重新找回自信。她指着师生的信说:“世伟有他们照顾,我的心算是放下了。”另一个愿望是结业后与记者一同去找世伟的父亲,给他看儿子和老师同学的信。她满怀希望地说:“在别人眼里,我们家一度是幸福美满的。现在,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重组家庭,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成员。”(张敏 沈虹冰)


责编:海萍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