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原法轮功痴迷者的心声:党啊,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04月25日 17:54

  他曾是一位 “法轮功”的痴迷者,为了所谓的“护法”,到处滋事生非,就是进了劳教所还组织“法轮功”练习者与政府对抗。但在4月22日云南省召开的同“法轮功”邪教组织斗争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上,已转化的他在大会发言中声泪俱下,回忆了那不堪回首的过去……

  现将他的发言摘录如下:

  我叫黎昆萍,现年41岁,大学文化,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劳动教养3年,现在是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已转化的学员。我是1996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的,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所蒙蔽,很快就迷上了“法轮功”,之后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其中,很快就当上了昆明东北郊辅导站的副站长,后来因围攻报社有功,被调到另一个辅导站任副站长。

  特别是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练习者围攻中南海事件发生后,我根本不管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昆明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的实际情况,强行在昆明市中心的翠湖公园悬挂“法轮大法”的横幅组织集体练功,一直到当年7月22日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我被刑事拘留时止。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我仍不思悔改,多次组织“ 法会”,到处串联,组织“功友”到北京上访,秘密组织了8个梯队准备与政府对抗,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被刑事拘留,由于我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被政府依法给予劳教3年的处罚。

  初到劳教所,我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认为自己又上了一个层次,在我的煽动下,我伙同4人严重违反纪律进行公开集体练功。劳教所开展分类教育课,给我们上“法轮功”邪教的危害课时,我们公然在课堂上捣乱,我们的行为在学员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严重扰乱了管教秩序。

  由于我当时陷得太深,错误地把干警对我们的教育转化当成是“魔”的干扰,是对我的考验。为了证实所谓的 “大法”,在我的煽动下,我们“法轮功”劳教学员进行了集体绝食。我绝食12天,昏迷4次,广大干警对我们进行了人道主义的护理。我们的教导员和一位副大队长每天都来我的房间劝我几次,教导员的儿子生病在家都没能回去照顾一下。一位医生在我们绝食的当天就赶到找我们谈话,在我停止绝食以后,他还亲自杀鸡给我补身体,为了补充我的体力,医生亲自冲奶粉喂到我嘴里,恳求我吃一点,在我输液时为了不让我痛苦和难受,医生还唱歌和拉手风琴给我听。

  在同一时期,省委领导来到劳教所帮教我们,在会上说:“你们想做好人没有错,关键是你们的路走错了,你们只要改了就能做真正的好人。”之后他亲自找了8个人谈心,做耐心细致的工作。省委还派来专家组驻扎在劳教所,对我们进行帮教,他们认真分析、研究我们痴迷“法轮功”的原因,寻找教育转化的有效方法。

  正是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使我看到了还是好人多,我的心被震动了,我终于认清了“法轮功”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的邪教本质,压在我身上的这座邪教冰山融化了,禁锢的枷锁砸碎了,过去视为比自己生命都重要的“法轮大法”坍塌了。这时我才看清了我是多么的自私啊!“法轮功”使原本正常健康的我走上邪路,全然不顾家人的担心、单位的劝告、社会的呼唤、国家的法律,为了自己的所谓“圆满”,与党和政府对抗,“法轮功”的邪不就体现在泯灭人性上吗?

  党和政府没有抛弃我们这些在迷失方向时曾经伤害过她的儿女,而是用她母亲般赤热的胸怀把我们一颗颗扭曲变态而又冰冷顽固的心融化,把我们挽救回来。相反李洪志却把我们抛弃了,从我们身上骗取了大量的钱财,在美国过着奢侈的生活,充当着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我奉劝那些仍在痴迷“法轮功”的人们赶快醒悟吧!那不是天堂之路,而是死亡之路。(记者李自良)


责编:阿刚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