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走出阴霾 重塑人生——“法轮功”痴迷者转化典型个案剖析(上)
05月20日 14:07

  在李洪志“真、善、忍”、“上层次”、“求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许多“法轮功”练习者丧失理智,泯灭亲情,甚至置国法于不顾,制造出一起起害国、害民、害已的悲剧。

  如今,在党和政府耐心细致的关怀帮助下,他们走出了“法轮功”的泥潭,痛悔过去,获得了新生。

  历数恶魔累累罪,奉劝痴者早回头。一份份发自肺腑的反思、一滴滴悔恨的泪水告诉人们,李洪志和邪教“法轮功”是杀人的凶手,祸国的恶魔,彻底铲除邪教“法轮功”,是亿万群众的心声。

  对“师父”不诚就受“法身”报应的说法,不过是李洪志实施精神控制的手段,我却受他的恐吓难以自拔

  很多逃出李洪志魔掌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用自己噩梦般的经历告诉人们,他们一开始大都是被李洪志“真、善、忍”的美丽外衣所迷惑,从而接触“法轮功”的。但是,进入李洪志精心设计的圈套后,就走上了“消业”、“上层次”、“求圆满”这条不归路。

  进入这个圈套后,他们心中大都形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有的是为了过“亲情关”,有的是怕李洪志“法身”的报复,还有的是受“白日飞升”的蛊惑。一个个“结”牢牢地套在了练习者的心上,为了“大法”,他们甚至甘愿舍弃自己的生命乃至父母子女。

  不过,一旦冲破了这个“结”,套在身上的枷锁就被打破,那些曾经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的痴迷者也就获得了新生。

  上海市原“法轮功”练习者蔡淑流,对曾经走过的这段曲折道路进行了彻底的反思。在社会各界的耐心帮助下,以及在与已转化学员间的相互交流中,她突然发现,自己最大的“结”就是一个“怕”字,而“怕”字后面却隐藏着一个很深的“私”字,而这个“结”竟成了自己长期难以摆脱“法轮功”枷锁的罪魁祸首。

  蔡淑流说,她此前之所以执迷不悟,就是“害怕走向‘大法’的反面,怕被人背后说‘这个人在压力面前受不了了,成为叛徒了’”,而最令她难以自拔的是“害怕‘谤佛’而遭到报应……”

  1998年10月,蔡淑流冲着李洪志宣扬的“真、善、忍”加入了练习“法轮功”的行列。为了做“好人”,她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学法、背书、抄书上,甚至在国家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后,仍痴迷不悟。2000年7月,蔡淑流因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散发“法轮功”非法宣传资料,被处劳教。

  在劳教所里,刚开始她与帮教人员对着干。她心里想的是,“这正是‘师父’要我看淡亲情而过‘情关’,如果与‘法轮功’决裂,就可能遭受‘师父’‘法身’的报复。”

  在帮教干部的耐心帮教下,蔡淑流最后冲破了自己心中的“结”:许多“法轮功”练习者转化后揭批李洪志,并没有受到李洪志所谓“法身”的报复,社会上成千上万的人反对“法轮功”,他们也生活得幸福美满。

  2000年11月21日,是蔡淑流“新生的日子”,她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想想一年多来,国家花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挽救我们,党和人民从来没有遗弃我们,他们难道不是更善吗?而我们呢,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能够‘圆满’。想想她们,看看我们,我看到了自己那颗肮脏的私心,我们之所以能放下‘常人’所谓的‘名利情’,是为了换取另外空间更好的东西,我们比他们更贪心,更自私。”

  蔡淑流彻底明白了,“从我们一开始练习就掉进了李洪志早已精心设计好的圈套里去了,所有的练习者都被他骗了,他安排的什么学法、弘法、护法,甚至不惜让成千上万善良的人们去围攻中南海,向政府示威,实际上是把我们往邪路上推,往人民的对立面推,都是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王文菊,也曾怕李洪志“法身”的迫害,心中即使对“法轮功”四处怀疑也不敢自觉摆脱。

  王文菊1998年6月受李洪志“真善忍”和“白日飞升”的诱惑,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来逐渐痴迷。

  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如今已转化的王文菊,反省了为什么进了“法轮功”的圈套就难以逃出来的“结”。她说:“李洪志对我们实施精神控制,说‘我讲的每一个字都是法’,‘偏旁部首都是我法身的形象’,使我们对他讲的话不敢有半点怀疑。”

  王文菊痛心地说:“李洪志要求练习者要多看书,就是把我们的思想完全被他的歪理邪说所代替,有时我也感到书中有些矛盾的语句,但也不敢问为什么,只怪自己悟性差,修得不高,怕‘法身’的报复。比如他在《转法轮》中讲‘生生世世,哪个是你的母亲,哪个是你的儿子’,虽然有的不解,可是又想这都是‘法身’的代表,老师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他推上了绝路。”

  对“法轮功”一心追随,甚至置生死于不顾,原来这也是一种“执著”

  广东省鹤山市的个体户刘蓝,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痛心疾首。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当她认识到自己对李洪志的一心追随也是一种“执著”时,便彻底逃出了李洪志精心设计的“迷魂阵”。

  为了祛病健身,刘蓝于1993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因进京闹事被处劳教。如今这名“法轮功”痴迷者已彻底转化,并积极加入揭批李洪志的行列。

  “我们错了,错得离谱,错得离正道越来越远!尤其是‘法轮功’组织已经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的良心受到极大的遣责。”刘蓝在上万字的反思材料中这样写道。

  但是,刚刚进入劳教所的几天里,刘蓝对“法轮功”仍是痴心不改。她在信中写道,“在劳教所里,我仍是十分坚定的、顽固的,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告诉我不再练了,当时我真的很吃惊,也很难过,我直言不讳地说她们是怕坐牢,但话一出口,我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因为我很清楚,走到这一步的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坐牢吗……”

  干部安排刘蓝收看揭露“法轮功”邪教本质的录相,一个已经转化的原“法轮功”练习者对她说:“静下心来,不要带任何观念去看。”

  看着看着,刘蓝的决心有些动摇了。李洪志大肆敛财、蛊惑闹事等一幕幕真相深深地触动了她的心:“看着看着,眼泪就不停地流……我提出来再看一遍,看完第二遍我完全明白了,抱住‘法轮功’不放也是一种‘执著’,我找到了这根本的‘执著’,于是毅然放下。”

  放下了对李洪志和“法轮功”的“执著”,刘蓝彻底地解脱了。她痛心地说:“真没想到,这一放,猛然发现,我们的目的是要做个好人,结果却是适得其反,为了自己要修炼,抛家弃业,违法乱纪,给国家、社会、家庭、亲人们带来多么大的伤害。公安民警为了挽救我们无怨无悔地奔波,而我们给他们的回报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麻烦和沉重的压力,要说好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人。一个好人是时时刻刻为别人着想,做任何事都首先考虑别人,我们做到了吗?没有!”

  想起以前一心追随李洪志的所作作为,刘蓝悔恨交加:“我忍着泪禁不住问: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呀?这是修炼吗?不是说修炼不参与政治吗?为什么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跟政治扯在一起?我们完全失去了理智,没有了自我,如果我们不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将成为历史的罪人,遗臭万年!”

  连日来,走出“法轮功”泥淖的刘蓝浮想联翩,她写道:“好人,不是自己封的,雷锋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好人,但他逝世几十年来,人们一直都在说他是好人,‘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好’,这是雷锋生前说过的一句话。雷锋是个‘常人’,而我们自称‘超常人’,凭心而论,我们达到了他的境界吗?没有,我们要做好人,也是为了自己要修炼才做的,所以,还是另一种‘执著’,一种更可怕的自私。”

  刘蓝结合自己不堪回首的经历告诫仍痴迷“法轮功”的人:“前面是悬崖深渊,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会发现,一切都那么美好,以前我们看这也邪恶,那也邪恶,其实是我们自己的内心邪恶呀!”

  李洪志有七情六欲,知道饥饿冷暖,为何我却糊里糊涂地把他当“神”来顶礼膜拜

  大搞教主崇拜,是李洪志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的重要伎俩。他鼓吹自己是“神”,具有无边的“法力”,练习者只要练到一定程度,在“师父”的帮助下就可以“上层次”,最终“走向圆满”。在他的蛊惑下,多少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当他们一旦认清了李洪志的本来面目,也就逃出了他的魔掌。

  今年19岁的施嫘,正值青春年华。1998年,她怀着对“法轮功”的好奇心开始接触“法轮功”,后来受李洪志描绘的“美好天国”的召唤,深陷“法轮功”不能自拔。在党和政府的挽救下,如今她看透了李洪志那“两把刷子”,幡然醒悟。

  转化后的施嫘说,“原先我一直不敢承认‘法轮功’是邪教组织,也不认可媒体所宣传的一切,把不同的声音都看作是胡言乱语,是‘魔’!但是,当我跳出这个圈子,再次重新审视这些问题时,我发现,原来是我自己把思想陷进去了,难以自拔,我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木偶,任李洪志摆布,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以前对李洪志顶礼膜拜,是因为相信他是“神”不是人,可以“度人升天”,带人去“天国”。但当李洪志的罪恶目的和丑恶的真面目暴露无遗后,施嫘清楚了。她说,“李洪志是一个‘人像俱全的人’,而我却把他当作一个‘神’,我追崇他,信任他,他要我向东,我不敢向西,他要我闹事,我不敢违抗,我无法挣脱他心灵的捆绑。他有七情六欲,有人的思想。他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冷了要穿衣,完完全全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我们为何要把他当作神佛来供奉呢?

  回到了社会温暖的怀抱,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施嫘感慨万千。她对李洪志的真面目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更加热爱美好的现实生活。

  施嫘说,“只要是有思想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如今的人类还像过去一样,脚踏实地的生活在地球上。我们在不断地探索着宇宙,从最初的古猿人渐渐的转变成有智慧、有思想、有劳动能力的现代高等生命体人。我们把许多的未知转变成现实,把许多的不可能转变成可能,把落后的思想变得先进。是科学使人类进步,是劳动使人类进化、聪颖,这正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任何人都无法更改。我们不需要李洪志那误入歧途的邪说,不需要他美丽的谎言,更不需要他那所谓‘超常’的思想。”

  痴迷于“法轮功”而不能自拔的练习者中,有不少就是像施嫘一样,相信李洪志那无边的“法力”,从而越陷越深。

  山东省济南市原“法轮功”练习者骆秀芳,现在也深刻地认识到,李洪志要求练习者放下“名利情”,去掉一切“执著心”,修成“佛道神”的“美好天国”,只是李洪志实现他罪恶目的诱人招牌,他自己做不到,成千上万的“法轮功”追随者也做不到。

  骆秀芳为了强身健体,于1995年开始练习“法轮功”。一开始就中了李洪志圈套的骆秀芳说,“李洪志让我们‘说真话,办真事,练好了还可以上天国’,刚开始觉得很好。”

  但是,一桩桩铁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李洪志的斑斑劣迹时,骆秀芳醒悟了。她说,“李洪志敛财,在美国住豪宅,手中有巨款,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无数事实证明,李洪志根本就不是神,他只不过是人像俱全的人,一个不真、不善、不忍的人。”

  李洪志鼓吹只要看他的书,听他的磁带,看他的录相,严格照着“师父”的话去做,就能“升天圆满”。但是,到目前为止,有无数的“法轮功”练习者以家庭,甚至以生命作赌注,以求“圆满“之路,但却没见一个人升天,反而有上千名善良的人们为此葬送了性命。

  现在已经悔悟的骆秀芳说:“在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受骗了。我明白了什么是现实生活,什么是虚无飘渺的世界。当我回忆起这一年多所走过的路时,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醒来后天是那样蓝,地是那样广。我要用我的真诚和全部回报社会与家人对我的帮助。”


责编:曹劲  来源:新华社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