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自白
05月23日 09:04

  原天津大学九七级博士生张健再有两个月就将毕业,可沉迷于“法轮功”的她却放弃了十几载的学业,于二000年十月一日在全国人民欢度国庆的日子里到天安门广场闹事,严重的扰乱了社会治安,被依法判处劳教一年半。

  如今已幡然悔悟的张健回想起那段不平的人生之路,感慨万分。新华社昨天播发了张健的自白:

  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着良好的教育,特别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观念在我内心播下了向往正直善良的种子。由于这种观念的影响,我对现实社会中的一些不良现象看不惯,因而在思想上产生了一种消极避世的心理。而“法轮功”打着“真善忍”的牌子,构造了一个“无忧无虑,一片祥和,没有污秽及尔虞我诈的神仙世界”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走进了“法轮功”的圈套,还以为是找到了人间的一片净土,渐渐地对那种集体的修炼环境产生了一种感情依赖,渐渐地疏远了与正常人的交往,思维方式也变得越来越狭隘单一。

  练功的初期,我对书中的一些内容也有疑惑,但李洪志在《转法轮》中提出了一种“思想业力说”,即“任何怀疑大法的念头都是你的思想业力造成的,你要尽力去排斥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只要坚信师父的话,你就能修成。”因此对于那些看不懂的地方,我认为是自己的层次还没那么高,悟性太低,也就不去深究,就这样我对“法轮功”由半信半疑到坚定不疑。

  现在回想起来,李洪志是凭借什么控制了不同阶层的“法轮功”练习者,从而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实际上,他是利用了人的向善心理和自私心理。

  李洪志利用人们的向善心理,以“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为幌子,吸引了众多不同阶层善良的人们,他在《转法轮》中编造了一整套“业力说”、“圆满说”,其核心就是做好事可以得到一种白色的物质“德”,有了这个“德”,你就会要什么有什么,将来可以“得福报,长层次”,最后可以“功德圆满到达天国世界,永不吃苦”。这些都是引诱人们误入“法轮功”的诱饵。这就是许多人有做好人的愿望却很难持之以恒,而一旦学了“法轮功”就能够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的原因,这背后的动力就是做好事可以得到回报。当我的利益被别人占有时,我可以在另外空间得到“德”,上“层次”。在这种邪说的煽动下,有些“法轮功”练习者确实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在这种表面背后,隐藏的却是一颗肮脏无比的“有求”之心。李洪志正是利用了人们的私心把人们一步步引入了他精心设计的圈套。当这种私欲膨胀到了极限的时候,为了“圆满”可以不顾一切地为李洪志做违法的事。

  “法轮功”邪教组织具有世界所有邪教组织的共同特征: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聚敛钱财、危害社会。李洪志要我们放弃对常人社会的“名、利、情”,把情都转移到他身上,对他个人崇拜到了极点。他散布“末世论”,制造恐怖气氛,使练习者狂热地追随他,从而达到了对我们这些练习者高度的精神控制。李洪志一再说“大道无形”,“法轮功”没有组织,只是练习者自发的集合。而实际上,“法轮功”组织严密,从“法轮大法研究会”到辅导总站、分站以及各个练功点,控制着数以万计的练习者,一篇篇经文,一道道密旨,一次次围攻政府机关,无不说明“法轮功”具有严密的组织并且具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认清了“法轮功”的真相,我决心从思想上与之彻底决裂。当我真正从“法轮功”的圈子里走出来,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国家、社会及亲人们带来的痛苦和伤害,真是痛心疾首,我们这些标榜自己是好人的人却连一个基本做人的标准都达不到。作为一个公民,我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国家和社会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博士生,花费了多少精力和财力,而在我本该回报国家和社会的时候,却为了一己之利,不惜以身试法,做了伤害祖国母亲的事情。作为女儿,我非但不能在父母膝下尽孝,反而在他们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做了伤害他们的事情;作为一名学生,我给我的学校和老师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为了我能早日回到他们中间废寝忘食地帮助我,真可谓仁至义尽。

  当我真正摆脱了“法轮功”的阴影,放弃了“成佛成仙”的梦想,我发现生活是那样的美好,一切是那样的祥和。


责编:王京  来源:新华社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