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

《焦点访谈》:看“法轮功”如何造谣 
03月18日 21:19

  去年二月,辽宁省大石桥市一个法轮功人员在散发法轮功的违法宣传品时,在路边昏迷,后来经过抢救无效死亡。这件事是法轮功邪教害人夺命的又一铁证,但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却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把这个人的死说成是被当地公安人员迫害致死。到底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请看我们记者的采访报道。

  去年2月19日清晨7点40分左右,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开发区西江村的村民张秀敏刚出门,就听说在她家的地里躺着一个人。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开发区西江村村民张秀敏:说你家前面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女的,在那儿倒着,就一起出来看看吧。看看也是的,瞅瞅一看,可真是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就告诉我丈夫,赶紧上村政府报告一声。

  张秀敏的丈夫到村委会去报告,西江村的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开发区西江村村民高振库:就躺在这个地下,这个沟里。就这个沟里,就躺这个沟里,满身是霜,因为是早晨那个时候。

  记者:当时你叫她,她答应吗?

  高振库:不答应。休克状态,昏迷不醒。

  高振库和他身边的人一起将昏迷者抬到柴火垛上,并叫人拿被子将她盖好。

  高振库:过来之后,到这边一看,她兜就开了,开了之后,就发现一把传单。

  记者:什么传单?

  高振库:就是法轮功的传单,我和老贾一看,这肯定是“法轮功”人物,就是这么个情况。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开发区西江村村委会原主任刘胜。

  记者:当时她身上带着法轮功传单,在你们这儿发了多少户?

  刘胜:也得有个三十户,是从那边发过来的,发过来了,走到这儿不行了。

  大石桥市公安局南楼开发区分局接到报警后,立即派人赶到现场。

  刘胜:分局干警来了,一瞅不行,说不管是“法轮功”也好,是别的也好,马上送去抢救,及时抢救。我就陪着分局干警到南楼医院去抢救。

  昏迷者被送到离现场最近的大石桥市东寰医院抢救。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东环医院副院长周福胜:当时患者入院以后,这个患者是处于深昏迷状态,生命体征是极不稳定的。另外通过我们大夫检查,她的瞳孔已经散大了,对光反射已经消失,是处于这么一个状态。

  记者:你们当时做了哪些检查呢?

  周福胜:我们做的是血液生化检查和一些心电图等等一系列检查。

  从医院提供的化验报告上可以看出,这个患者的血糖是9.7,正常值应该是3.2到5.6,血钾是2.4,正常值3.5到5.5,二氧化碳结合率是9.1,正常值是21到27。

  周福胜:通过以上检查,我们做出以下的诊断,这个病人的诊断,我们就确定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昏迷,另外低血钾症。

  虽然医院尽力抢救,但是昏迷者一直没有醒过来。

  周福胜:我们虽然用了一些药物治疗,但是也没能够挽救她的生命,最后还是死于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昏迷。

  2月20日清晨6点多,这个患者死亡,大石桥市公安局的法医对尸体做了常规检查。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法医张翼:通知尸表检查,可以排除暴力致死。

  记者:为什么呢?

  张翼:因为体表、头部、胸部,包括背部没有损伤。骨质检查也没有见骨折,这些机械性损伤都没有。

  那么这个患者到底是什么人,她身上的法轮功违法宣传品从哪里来?当地公安机关展开了调查。就在这时,位于出事地点南楼开发区西江村附近的东江村,冯明森正在到处寻找他的老伴李艳华。

  记者采访李艳华的丈夫冯明森:6点半就不见了,咱是6点半起来的,后来我说上哪儿去了,我问孩子,我说你妈上哪儿去了。说上我姐那儿去了,她经常上她姐那儿去。

  李艳华从2月19日的清晨6点多钟离家出走,直到2月20日也没有回来。这时,家人才开始到处找她。2月21日,他们听说南楼公安分局正在调查一个无名女尸的下落。冯明森来到了南楼公安分局。

  冯明森:问完了,我说就这么着,我去看看得了。到那儿看了,她就在太平间里躺着,在抽屉里,是6号。我拽出来一看,正是她,认出了尸体。

  经查证,死者就是冯明森的妻子李艳华,死时58岁。她从1999年4月开始练习法轮功。那么她身上的法轮功违法宣传品从哪里来的呢?

  冯明森:2001年2月18号来了,来了以后,完了在这屋里站了一会儿,两个女的,站一会儿就出去了。老伴也跟着出去了。

  记者:这两个女的是干什么的?

  冯明森:以前也是信法轮功的,她俩是一块的。

  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一些骨干分子蛊惑一些年老体弱的法轮功痴迷者,到公共场所散发法轮功的违法宣传品,从事违法活动,为他们当工具,而他们自己却躲在暗处。

  冯明森:好好的一个人,法轮功把你给整死了。她不信法轮功,哪儿能死呢?

  当李艳华这样的法轮功痴迷者为他们送了命时,法轮功邪教组织仍然不放过她。在李艳华死后不久,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网站就登出了这样的文章,说李艳华是被公安人员迫害致死。在大石桥市顺桥加油站附近,还发现了一些法轮功的非法传单,上面还附有李艳华尸体的照片。传单的主要内容是:大法弟子李艳华,被民警警棍打得混身是伤,气绝而亡。这就是照片的原件,也是他们指证李艳华被打的证据。

  那么这背部的一片片红色的印记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采访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法医张翼。

  记者:怎么解释呢?这个痕迹。

  张翼:这个是尸体死亡以后,出现的正常的尸体现象,法医讲“尸斑”。“尸斑”是人死以后,血液由于下沉,重力作用,沉积在背部的血管中。按体位分,如果是仰卧,就在背部血管中,经过一到两个小时以后,逐渐显露出来的一种边缘不清的一种现象,属于正常的尸体现象。

  李艳华的家人在太平间里给李艳华穿衣服时,也曾看到了尸斑。

  记者采访李艳华丈夫的弟弟冯明林。

  记者:当时你给她穿衣服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身上别的地方有瘀痕?

  冯明林:没有,没有。要有瘀痕,我就不能穿了,就搁那儿搁着,我干啥。你说是谁打死的,打是什么样,硌是什么样?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到太平间里拍摄了照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经当地的公安机关查明,此案是大石桥市的法轮功骨干分子王长顺组织策划的。王长顺目前在逃。大石桥市清华管理区潘龙街的一间出租房,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地方。

  记者采访法轮功人员、“李艳华”案参与者李英:我就记得他说,有一个练法轮功的老太太,叫李艳华,好象是被打死了。

  记者:当时你们这些练法轮功的人,听王长顺这么说,有没有人对他这种说法提出怀疑?比如说,有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被打死的?

  李英:没有,当时没有想这些东西,就合计可能是尸体上有痕迹,被打的痕迹,挨打的痕迹,就想去拍照。

  要想把李艳华的死说成是公安干警打死的,就必须编造假的证据。他们准备在李艳华的尸体上做文章。于是王长顺又找了几个经常在一起活动的法轮功人员,在2月22日的晚上,一起来到东环医院的太平间。

  记者采访法轮功人员、“李艳华”案参与者路国占:进去以后,后来我一合计,这是我自己说来的,你说胆小也得装得大胆,心里挺忐忑。那有一个大厅,我就直接看大厅里停一个人,我就过去了。一瞅,一个男的多老长,人一死那身体特别长,吓我一跳,心里都哆嗦。一看是男的,不是,出去了。后来到那边,一看那边有一个供,人死了上香,送点什么水果供供,一瞅就那一个。后来拽开,他们谁拽得我记不清了,黑天,屋里没有灯,就带个手电去,还怕打开灯被人看到。后来拽出来一看,是一个女的,她们认识的,说就是她。那就拽出来照相。

  记者:怎么照的?

  路国占:拽出来掀开衣裳,看看有没有伤。这时就拿出来一个照相机就照,我给把住身体,反过来一照一瞅,就是后面。我也没有当过法医,也没有当过医生,对这个不明白。我就说这是打死的,心里带个问号,当时也不敢说话,心里突突的,挺害怕的。

  他们一共四个人,在太平间里把李艳华的尸体折腾了半天,拍了七张照片,没有找到能证明李艳华是被打死的证据。但是对李艳华的死总得有个说法,不能让人们知道李艳华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病死的。

  路国占:当初想的都是“正法”、“护法”,对法轮功这方面有利,你就去做,时间长了,就形成一种概念了。

  他们精选了三张照片,由李英写了一个简单地情况说明。

  记者:你写的这些东西,是根据谁讲述的东西写的呢?

  李英:就根据王长顺讲述的这个人的大概情况,练法轮功,送传单。涉及到南楼公安分局,就这些事。

  记者:你写完了这些东西,怎么处理呢?

  李英:写完了之后,当时好象跟伏艳上鞍山去,然后交给她了。

  记者:跟伏艳去鞍山,去鞍山做什么?

  李英:去鞍山把这些情况,她好象说能上网。

  伏艳是一名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骨干分子,李英跟伏艳到了鞍山,伏艳将李英安排在一个出租房里,自己就离开了。过了两天,一个人为李英拿来了打印好的宣传品。

  李英:那些传单跟我说的情况不一样,就是说不是那么简单。我写的好象才几十字,有没有一百字,我也记不清,大概反正就一小块,她那是整篇的文章。

  这篇东西,经法轮功邪教组织一手编造,并进行了专门的加工、润色,不仅把李艳华的死说成是被公安干警打死,还将攻击的矛头直指党和政府。

  记者采访李艳华的丈夫冯明森:他们全都是颠倒黑白,把中国的好事给你整黑了。这叫什么?这叫魔鬼,他才能做出这种损事。

  造谣生事,颠倒黑白,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看家本事。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用他们编造的谎言欺骗社会,蛊惑人心,破坏社会的安定。显然谎言是救不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但是我们大家应该提高我们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


责编:邵金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