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浮雕直立板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12日 11:05 来源:CCTV.com

    来自亚述国王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尼姆路德王宫的浮雕直立板

    石膏

    高2.34米;宽1.04米;厚4-6厘米

    尼姆路德(伊拉克),西北宫,Room N(?)

    新亚述时期,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公元前883-859)

    29-21-1

    带有有翼神浮雕的直立板来自亚述国王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尼姆路德王宫,该王宫位于古卡尔胡(Kalhu)(《圣经》中的卡拉赫,Calah)。观者左侧所见的这位神祗有着夸张的肌肉、精细的长而卷的头发,蓄着八字胡和络腮胡。他敞开的带有褶皱的长袍垂至凉鞋鞋面,长袍之下用腰带系着一条带有流苏织边的短裙,裙摆垂于两侧。有角的盔状帽暗示了他的神性。他佩戴着珠宝,有垂饰的耳环、项链、臂环和带有凸起花饰的手镯,还佩戴着三柄短匕首,其中的一把匕首为羊头柄。他用左手将一只圆桶揽于一侧,右手将一个松果举过头顶。较低的平板部分有横向书写的21行铭文。

    新亚述王宫

    亚述王宫是一个集官吏与居民房间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体。建于亚述和各行省首府的不同的宫殿都已有所发掘。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王宫位于摩苏尔(尼尼微)西南35公里处尼姆路德堡垒的西北面,有的学者认为它是所有亚述王宫中发掘面积最大、记录最丰富的宫殿,这块浮雕直立板正是发现于该宫殿遗址。从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开始,直到公元前612年亚述灭亡,“西北宫”一直都作为王室宫殿,萨尔贡二世(公元前721-前507年)即位之后将该宫殿改为存储库,此后宫殿便失去了往昔的重要性。

    西北宫[ILLUSTRATION. PLAN OF NORTHWEST PALACE]南北长200米,东西宽130米,占地约2.5公顷;共有100余个天井和房间。整个建筑可以分为三个主要的单元:北面的通往天井的入口(babanu);中部的觐见室和朝廷接待室以及南面的内廷(bitanu)。

    入口天井受到严重的破坏,但是可以推测通往西北宫的主门道位于天井的东边。贮存室和行政楼排列在它的北面和东面。东南角的一个凹室陈列着一块高约1.27米的石柱,用以纪念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首都的建成。这根石柱的顶端中央嵌入一块工程名单,并以浮雕的形式描绘了被神祗的象征符围绕着的国王像。支柱上的铭文描述了卡尔胡的重建,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王宫的建筑;城市周围土地的拓展卡尔胡神庙的重建;以及其他更老的亚述中心的再安置。石柱铭文最为著名的内容却是描绘了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为石柱的献词而举办的长达10天的宴饮,其献词是“充满欢乐的宫殿,充满智慧的宫殿”。

    “……当我祭祀卡尔胡宫时,从我的各处领地应邀而来的男女,5000位官员和来自苏胡(Suhu)、因达努(Hindanu)、帕提努(Patinu)、赫梯(Hatti)、推罗(Tyre)、西顿(Sidon)、古尔古姆(Gurgumu)、马利杜(Malidu)、胡布什卡(Hubushkia)、基扎祖(Gilzanu)、库姆(Kumu)和穆萨西如(Musasiru)的使节,16000位卡尔胡人,15400个宫中的扎瑞库(zariqu),凡69574人,(包括)各地应召而来的人和来自卡尔胡的人——十日之内,我赐予他们食物,美酒,又向他们提供沐浴的场地和涂抹油膏。我令他们感到荣耀并将在平安和喜乐中将他们送回他们的驻地。”

    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觐见室和宫殿的核心位于入口天井的南面。B觐见室为一间矩形大厅,长45.5米,宽10.5米。大厅北面较长的一边开有三个通往天井入口的门。中央大门的两侧各有一座巨大的象征性的塔。御座的底座位于大厅东面较短的一边;御座前面的地板以石板铺就,表示该处有一个供冬天取暖的带轮的火盆。它的左面是一块洗礼板。觐见室西边一扇宽敞的大门通向楼梯井;觐见室南墙上的门则通向与该室并排的矩形大厅F,同时也是通往中央天井Y的入口。

    正式的会客室和休息室朝向天井Y,分布在东面、西面和南面。西面的多功能室朝向一个可以远眺底格里斯河西岸的阳台,它们有时被用于备用的觐见室和国宴室。沿着建筑物外墙东边的房间包括一个内殿式的房间和两间L形的房间,地板上铺设的石板表明这里曾经放置浴盆。这些浴盆有可能用作国王和他的士兵的宗教洗礼之用。南边的多功能室可能是皇帝的居住室。

    天井Y周围是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精致的觐见室和政要室建筑,其风格表明了它们作为亚述国王权力中心象征的重要性。意义重大的外露大门的两侧都装饰着巨大的有翼兽或混合兽,并都覆盖着由当地所产的一种叫做“摩苏尔大理石”制作的刻有浮雕的直立板,次要的具有安全作用的大门和内墙也都覆盖着带浮雕或铭文的石板,这些铭文都遵循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的铭文书写标准,都写着国王之名,国王的封号和别号,叙述了他的征伐,描绘了尼姆路德的奠基和宫殿的建设(参见下文)。亚述人可能吸收并且发展了新赫梯诸国,如卡赫美什(Carchemish)以雕塑装饰建筑的传统,这个新赫梯国家位于现代叙利亚和土耳其边界处,幼发拉底河岸边。

    来自尼尼微的辛那赫里布西南宫的,表现了巨大的有翼兽的浮雕是在采石场制作出大体的形式后再通过斜坡由人力运往建筑地点,最终在建筑工地雕刻完成的。这些直立板通常在背面带有王室的封号,并且通过榫卯结构嵌入墙壁内。直立板上的浮雕场景都经过了彩绘,直至今日仍然保留了部分色彩,如黑色、白色和红色(在科尔萨巴德发现的萨尔贡二世的浮雕还保留蓝色或残存的铜绿色)。这块直立板高约2.7米,嵌入宫殿高约6-8米的泥砖墙的下半部分。直立板的上方层层垒起泥砖,它们的表面则贴以石板。泥砖的重量增加了直立板上的垂直压力。墙壁的上半部分和天花板则以石膏和彩绘作为装饰。

    西北宫直立板上的浮雕内容庞杂,涉及到正式的场景、叙述和驱邪构图等。例如,觐见室的外立面西面的直立板表现了由侍者领着的进贡人们朝着觐见室的西门行进的场面。四块带有朝贡者的石板中的一块表现了一位包着头巾的男士举拳做恭顺状,身后是一位牵猴的男士。前面的那位男士的头巾表明他来自叙利亚的西北部,而这位带猴的男士可能是腓尼基人,猴子则可能来自埃及或南阿拉伯。无论浮雕中的细节如何,这一场景都反映了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觐见室中的正式仪礼。

    在觐见室内部,带有驱邪想像物的直立板位于门的两侧和室内的四角。与其他的直立板不同,它们的浮雕都用来集中表现国王。在御座底边后面的一块超宽的石板的上三分之二处镶嵌着一块描绘了国王的石板,国王左手执一面具于一侧,举起右手,身边各有一棵“圣树”(圣树具有风格化的特征,高高的主干,密布着较小的棕榈叶),圣树的上方是一个有翼神,抱着圆桶和松果的有翼神围绕在国王的两侧。这块石板的两侧各胁侍一块等大的直立板,上面仍然表现的是有翼神。另一块较宽的带有相同镶嵌板和图像的直立板位于觐见室中心的对面,与大厅中央大门相对。与它相邻的是一对等大的石板,表现的是手中执物的国王,身后跟随带弓箭、剑囊和拂尘的侍者。

    有关这两块宽石板的构图的解释存在不同的猜测。其中较为可信的解读集中在有翼神和国王(位于圣树和有翼神包围的构图中心)。盘中的神祗阿述尔或沙马什将一只象征着神圣权威的戒指(通常表现为枝条)递给国王,由此承认了他可以发号施令的权利。圣树和有翼神是驱邪之物(参见下文),用以守护在御座上或墙壁上所雕刻的国王。

    觐见室较长的北墙和南墙雕刻着叙事性的浮雕,描绘了国王在尘世中的活动。石板被中央的铭文划分为两个区域。铭文上下的浮雕描绘了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猎牛、猎狮以及军事活动的场景,这种王室图像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公元前4000纪。

    西北宫中央部分的其他房间,对着天井Y西边的接待室也有像觐见室那样的浮雕场面。这些西面的房间保存并不佳,它们的直立板已经被移往埃萨尔哈东的西南宫。所剩无多的残片表现了狩猎和征战的场景,这表明这些房间在重要性上仅次于觐见室。这些围绕着西南宫其他房间的场景是一些老套的、搬用的场景,表现了国王和侍者,国王和神祗/守护神或神祗/守护神和圣树。本图中这块带有有翼神浮雕的直立板就是这类老套石板的典型例子。

    通过天井Y南面东西向的长廊,西北宫的内廷与觐见室和“政务室”被分隔开。其中最为突出的多功能房间包括天井AJ南面一间大接待室,内(休息)室。这些房间与皇帝的寝宫直接相连,同时亚述的皇后也可能使用这些房间。

    1980年代晚期,在内廷房间的地窖中发现了亚述王后的墓葬,由此证实西北宫南面的房间事实上为皇室的女眷所用。位于第57号房间下面的第3号墓葬是为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王后所建;第49号房间下面的第2号墓葬是双穴式墓,为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Tiglathpileser III,公元前744-前727年)的妻子雅芭(Yaba)和沙尔马那塞尔五世(Shalmaneser V,公元前726-前722 年)皇后阿塔丽娅(Atalia)所共有。这些王后的墓葬包括数百件工艺品,其中发现于伊拉克考古发掘点的黄金珠宝是继伍莱在乌尔王陵发掘之后最为华丽的发掘。从天井AJ和墙壁80中发现的象牙同样是西北王宫女眷们奢侈生活的见证。

    有翼神祗和直立板

    尽管本图中这块带有有翼神浮雕的直立板在西北宫殿中的本来的位置缺乏文献和出土物的记载,研究者曾经认为它原属于房间 N,一个L形的走道将房间G(天井Y东面的接待室)和南面的走廊连接起来。这块石板可能是这个房间中莱亚德(Layard)设计图中的第3号。它位于房间N的东墙,靠近房间G的入口处。石板上所刻的这个有翼神面朝观者的左侧,视线的前方是位于走廊东北角的一棵圣树。神的松果顶端和他的左脚尖朝向前方,而他的双翼刻在他的身后。

    在房间N墙壁上排列的19块直立板中,其中的3块正对进入房间G的入口处(所面对的正好是房间G北墙上的国王坐像),描绘了左手持弓右手持箭的国王,他的两侧各有一个一手持圆桶一手持松果的神祗;另两块石板则描绘了有翼神和圣树。

    守护神/神祗和圣树是西北宫直立板上常见的题材,他们都单独而立,但常常与一些蕴涵深意的构图并置。至今仍然无法准确地理解这些图像的精确涵义。前面提到的圣树是一种风格化的植物,它的原型来自枣椰树。有的学者认为这些树是亚述众神、丰裕和繁荣等的象征,另一些学者则认为它图绘的是与女神伊斯塔相关的祭祀物。但更为可信的解释认为圣树只是风格化的枣椰树而已,没有其他的涵义。在亚述的文献材料中,棕榈叶和枣椰树的枝条是有效的驱鬼工具;因而,圣树必然具有驱邪的功能。

    石板上描绘的不同的守护神,如有翼的鸟头人身的守护神或头戴花饰发带、手执花枝的有翼守护神,都是远古时期的智者或圣贤(apkallus)和各种神力较低的神祗,他们通常以他们的功能或外貌来命名,如美索不达米亚礼仪文献中提到的守护住宅“屋神”或“翼神”等。守护神和神祗都是能够给予人们保护的神明,他们能够净化并驱除恶魔。他们手中的圆桶(bundudu)用于盛水,松果(mullilu“清洁物”)用来洒水。

    圣树和守护神/神祗可以单独或协同来保护王宫的室内免受恶魔的侵袭。可以这样猜测,手持松果和水桶的守护神或神祗都参与某种对棕榈叶和枝条的洗礼仪式,后者则是强有力的驱魔利器。

    这块直立板上的铭文与浮雕图像并没有直接的关联。铭文是阿淑尔那西尔帕二世标准铭文,这种铭文遍布西北宫的所有直立板之上(以下黑体字摘录部分铭文)。

    阿淑尔那西尔帕王宫的财产,阿述尔的摄政王,恩利尔和尼努尔塔神的选民,受安和达干(Dagan)神眷顾,伟大诸神的利器,强大的国王,宇宙之王,亚述之王,贤君、强大之王和宇宙之王图库尔提·尼努尔塔(Tukulti-Ninurta)(二世)之子,支持阿述尔的勇者,他的陛下,四方之内无与争锋,非凡的牧者,不畏战斗,无与伦比的强大,后无来者,万民的统治者,凌驾于敌人之上的强人,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国王的言行受到诸神的庇护,获得所有的陆地,占据所有高地并接受臣服者的朝贡,他即为百国之王。

    当称我之名并将我送上王位的君主阿述尔,将他无情之剑刺进我高傲的双臂,在卢卢姆(Lullumu)的征伐中,我拿着剑倒下。蒙我的支持者,沙马什和阿达德神之助,我如破坏者阿达德神一般恐吓着奈瑞(Nairi)、哈布(Habhu)、苏巴尔图人和尼尔布(Nirbu)野地中的军队。在他足下臣服的国王(疆域不断扩张)从底格里斯河的对岸到黎巴嫩山和大海,包括拉皮库(Rapiqu)在内的所有拉库(Laqu)之地和苏胡(Suhu)之地;他征服了从苏布那特(Subnat)河到乌拉尔图之地的所有地区。我在我的领土内购买了从基如如山口到基扎努之地的土地,从扎布河下游河岸到提尔·沙·扎布达尼(Til-sha-Zabdani)城的土地,从提尔·沙·阿布塔尼(Til-sha-Abtani)城到提尔·沙·扎布达尼(Til-sha-Zabdani)城的土地,巴比伦的堡垒西瑞姆(Hirimu)城和哈如图(Harutu)城。从巴提图(Batitu)山口到哈什马尔(Hashmar)山之间的人民也都归入我的统治之下。我永远拥有任命各领地长官的权利,他们都隶属于我。

    阿淑尔那西尔帕,谨慎的君主,诸神的礼拜者,勇猛的巨龙,城镇和高地的征服者,诸王之王,顽固者的克星,冠以辉煌,无畏的斗士,勇猛无情的英雄,他引起争斗,值得赞美的国王、牧者,四方的保护者,统一了分裂山河的王者,真是他平息了纷争并将从东到西的无情的王国统一到唯一权威之下。

    亚述之王,我之前的沙尔马那塞尔君主修建了古城卡尔胡,此城如今已破败不堪,并被废弃不用。我带走那些臣服地区的臣民,他们来自苏胡之地;来自拉库之地;来自幼发拉底河转折处的西尔库(Sirqu)城;来自扎木阿(Zamua)之地的全境;来自阿丁部落(Bit-Adin)和赫梯之地。我把他们安置在古城卡尔胡。我清除了原来的废墟并挖沟引水,我将地窖深入到120块砖垒起来的高度。我在我的居所种植树木,将那里变成雪松、柏树、桧树、黄杨木、笃蓐香和柽柳的宫殿,他们成为我永远的休闲方式。我用白色的石灰岩、大理石制作了山脉和海洋的复制品并将放在宫殿的门口。我以最华丽的方式装饰宫殿,周围固定着球状的铜钉,以杉树、柏树、桧树制作大门,我用白银、黄金、锡、铜、铁以及来自疆土各地的战利品来装饰宫殿。

    奥斯丁•亨利•莱亚德于1845-1847年在尼姆路德发现了此块直立板。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在19世纪末获得此块直立板。已公布的发掘报告讲述有关这块石板如何通过美国特使送往美国并成为博物馆收藏的复杂历史。这块石板曾经被从水平方线分为三块以便于从摩苏尔运出。1891年重新拼合为整块,并于1893年起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图书馆陈列,博物馆大楼建成之前,其收藏品都在藏于图书馆内。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