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加喜特人滚筒印章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12日 11:02 来源:CCTV.com

    带粉红条纹的玛瑙

    高3.2厘米;直径1.4厘米

    1889年2月由约翰·庞尼特·彼得斯和罗伯特·弗朗西斯·哈珀在巴格达购藏

    加喜特时期,公元前14世纪

    B1062

    滚筒印章上刻有一个蓄须的男性,着镶有边饰的长袍,戴卷沿帽,他面朝左侧,旁边有8列铭文。这位男性站在基线上,左手插腰,右手上举。一只蚱蜢,一个十字和两个棱形分布在印章之上。

    以苏美尔楔形文字书写的铭文写道:

    愿他被他信奉的神祗选为选民

    愿他能在他国王的宫廷中被奉若上宾

    愿他获得丰饶,财富

    其注定长寿!

    (印章属于)皮瑞·阿穆如(Pir’i-Amurru)

    指导和土地登记的长官

    库里嘎尔祖(Kurigalzu)

    世界之王

    这枚印章制作时,苏美尔语刚刚出现500余年,这类苏美尔文的个人祈求福利的祷文直到加喜特人时期才为人所知。尽管加喜特人吸收了在他们统治之前的古巴比伦文化,但他们确实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细微的创新。滚筒印章上的单人祈祷是这一革新的独特产物。这枚印章在很多方面都与传统的苏美尔文有所不同,例如再次对久已废弃的苏美尔语的语法、用词以及词汇进行了解释。印章上的其他铭文可以归为圣歌,因为他们仅仅用于称赞某个神祗。所有这类带有圣歌的印章都以一个简短的赞美诗句“心怀仁慈!”作为结尾。同样是在加喜特人时期,阿卡德语开始广泛地运用于印章的铭文。就在这一时期,很多印章甚至采用了护身符的形式,其目的不过是保佑印章的携带者,印章所用的具有光泽的石材被认为有助于增强印章的法力。

    仍然不能确定铭文中的加喜特人的国王库里嘎尔祖指代的是库里嘎尔祖一世(约公元前1390)还是库里嘎尔祖二世(公元前1332-1308),这两位在位时间接近公元前14世纪初或公元前14世纪末。一块尼普尔出土的加喜特人楔形文泥板残片的年代是公元前14世纪后半期,泥板没有标题,但其名为皮瑞·阿穆如(Pir’i-Amurru)。由于缺乏其他的证据,本文的印章应该不是为此人所做。Bit-Pir’i-Amurru,即“皮瑞·阿穆如之宅”,是加喜特人在巴比伦尼亚北方的行政区,但其精确的地理位置仍不为人知。既然印章的所有者在巴比伦身居高位,在与之齐名的地区,皮瑞·阿穆如之宅同样有可能同他和他的部族有着某种联系。

    大约写于公元前15世纪的加喜特人尼普尔泥板库杜如是从另一方面证实了加喜特人时期“土地记录员/耕地登记者”这一称谓的存在,尽管人们通常认为这一称谓出现在巴比伦历史上更早的时期。例如,在那些来自底亚拉河谷埃什努那(Eshnunna)的古巴比伦早期的泥板中,“土地记录员/耕地登记者”代表监督土地买卖的宫廷官员;他总是在证人名单左侧的位置上钤盖他的印章。

    和带有铭文的早期印章不同,带铭文的加喜特人滚筒印章一般都有所有者的头衔。与这些铭文相当的官衔更多的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文集中,而非公元前3000纪晚期到前2000纪早期的行政记录中。这个问题所以重要是因为多数公元前1000纪的巴比伦文学都是在加喜特人时期进行编排和大幅校定的。

    加喜特人滚筒印章

    加喜特人滚筒印章通常选用玉髓和玛瑙这样质地坚硬、色彩明亮的石头,也选用合成的材质和玻璃,这些印章通常都有保护盖,其中包括带有颗粒的三角形黄金保护盖。加喜特人印章像它的文化一样分布极广,其实物不仅发现于美索不达米亚境内,也发现于波斯湾的巴林,地中海东部乌鲁布隆的沉船上,希腊的底比斯,甚至是亚美尼亚。

    由于制作年代确实可考的印章非常罕见,同时也是由于这些印章样式所涉及的时段非常有限,要追溯这些公元前2000纪的雕刻的发展历史显得十分的困难,尽管如此,加喜特人滚筒印章仍然可以被划分为不同的风格类型。

    加喜特人第一风格源于古巴比伦时期之前的雕刻风格。第一类的加喜特人印章一般都包括1至2个人物,并且包含了丰富的象征符号,如狗,十字,菱形,昆虫,玫瑰形花饰和地点及长篇铭文。本文所述即为典型的加喜特人第一风格印章。这种风格可能在整个公元前14世纪使用。一种类似于加喜特人第一风格的伪加喜特人风格印章采用直线形,使用于公元前13世纪后半期,在制作模型的过程增加了阴影运用。这种风格的形成同印章使用的材料有着密切的关系,伪加喜特人印章都是以较软的混和材料制作,如玻璃。

    加喜特人第二风格使用于公元前14世纪下半期。这种最初以人物刻划生动和富有想象力为特色的风格与加喜特人第一风格印章有着明显的差异,印章采用的雕刻风格发展于同时期的亚述。加喜特人第二风格的最独特、最具个性的一个场景表现了细流夹击下形成的山神。加喜特人第二风格一直使用到公元前13世纪晚期,虽然这种风格的特征总是因时而变的。

    公元前14世纪晚期出现了三种巴比伦风格——加喜特人第一风格、伪加喜特人风格和加喜特人第二风格鼎足而立的局面,但是缺乏能够解释这三种风格之间的功能差异的材料。社会菁英有可能使用加喜特人第一风格和第二风格的印章,本文印章是最佳的例证,而社会等级较低的阶层则使用伪加喜特风格印章。相较而言,加喜特人第一风格更多运用于与航运有关的活动,而加喜特人第二风格则与书写关系密切,可能被作为执行公务之用。

    无论这些风格的印章是在怎样的条件下被使用,这三种风格在加喜特人王朝的末期被加喜特人第三风格所取代,这种新的风格始于公元前13世纪,盛于相继的伊辛第二王朝(公元前1157-1026年)。用质地柔软和熔结的石英雕刻的加喜特人第三风格的印章通常不刻写铭文,而是风格化的大树两侧各描绘有角的四足兽。这些印章的底部描绘带有阴影的三角形,用来模仿流行于加喜特人时期的带有颗粒的三角形金保护盖的形象。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