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画有水道图的泥板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12日 11:01 来源:CCTV.com

    泥板(出土后焙烤)

    高13.0厘米;宽11.0厘米;厚3.0厘米

    尼普尔(伊拉克),第三次巴比伦发掘,1893-1896年(?)

    加喜特时期(约公元前1500-前1155年)

    B13885

    加喜特人水道图描绘的可能是巴比伦尼亚地区尼普尔附近某处。泥板右手边的底角已佚,但泥板的其余部分都保存完好。泥板上黑色的似霉点的污迹是由于泥土成分变化所致。地图绘制在泥板扁平的正面,向外凸出的背面没有刻写文字。

    这幅地图描绘的是一个想像的空间。图上两维空间的地形并没有采用现代地图绘制常用的标尺。但是,完全有理由相信地图上各地形间的相对比例仍然是与实际地貌的比例相一致的。由于地图上表现的地点清晰可辨,因而地图上的地形不大可能是以罗盘来标示方向的。题铭表明地图的方位出于古代地图绘制者的构思。地图上大多数地形的标题都在同一方向,只有少数地形的标题朝向别的方向。

    虽然这件地图的出土地点不明,但它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巴比伦第三次考古队在尼普尔的发掘中获得的。地图上标示的地点名称与在尼普尔发现的加喜特人行政记录中涉及的地名基本一致。由于文字书写清晰,这些古代地图绘制者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抄写员。

    和我们今天一样,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地区居民同样重视水资源的管理与控制。由于整个巴比伦尼亚地区都不处于天然农业耕作区,灌溉水渠对于这一区域的生存至关重要。巴比伦尼亚地区那些更大的水路对于原料与货物的运输同样意义重大。

    绘制地图的原则非常简单。村镇用一个椭圆形的圈来表示,如地图左边顶角处的“哈姆如镇(Hamru)”。那些看起来像是大道与小路的图形其实表示不同的水道。几乎所有的水道都有名称,运河的名字通常是以与之相邻的居住区的名字来命名的,例如,地图左边的底角上的“别尔舒努运河(Belshunu)”就与“别尔舒努镇”相连,同时也与两块名为“别尔舒努田地”相连。其他运河的名字以运河开凿时间的早晚顺序来命名,如地图右上角的“老运河”和“新运河”。地图上空旷的地区通常代表耕作区,尽管不是所有的空旷地区都写有标题。地图的最上方的中央位置是“马尔杜克神的田”。它的正下方是“哈姆如镇的沼泽”,与之相邻的镇位于地图的左上方“哈姆如河”的对岸。

    地图的结构能够立刻将人的视线引向地图的中央,这也表明了地图绘制的根本思想。这块土地以“哈姆如河”的左岸为界,蜿蜒转折,在右边以“新河”为界。在这两条河之间有一条稍小的水道连接,但这条运河的名字已经磨损。地图中心的这块区域的题铭写道:

    河间的土地

    充公的土地

    8(kurru)家系(面积)

    宫廷的土地

    这块土地被王室没收的原因并不清楚,某些土地转让文件(如欣克库杜如)显然防止土地的接受者免受这类充公的威胁。根据加喜特人的计量体系,这块土地大约有65公顷。因而,这个地图所用的标尺与耶拿地图不同,后者代表约150公顷的加喜特时期的整个尼普尔。

    在这块被王室没收的土地附近有三块面积颇大的土地,它们属于某位佚名的占卜师。美索不达米亚的占卜师都精于解释那些来自神的神秘信息。尽管美索不达米亚的占卜师也通过研究星象和其他的自然界发生的事件来解析神明是否给予庇护,但通常占卜师是通过观察一头牺牲的羊来对神意做出解释。例如,国王在发动军事行动或大兴土木之前都会征询占卜师的意见。这幅地图中并没有出现具体的某个占卜师的名字,其实给个人冠名并不是必须的。很多加喜特人土地转让是永久地由单个的政府官员及其子孙所掌握的,因而,占卜师的任命也是世袭的。例如欣克库杜如,多少也延续了一样的传统。

    在目前已知的大批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图中,有大半同城市规划有关。每个时期的楔形文献都会涉及地图的分类。因而,在这一点上,我们所掌握的材料几乎没有什么是出于偶然发现和保存的。

    公元前3000纪伽苏尔(Gasur,后称努奇,即今约尔干)的地图已经奠定了楔形文字制图学的基础,公元前3000纪拉格什的大量地图残片也丰富了这一基础。乌尔第三王朝的耕地地图集的功用十分清楚,因为在地图背面铭文描述的某类典型的经济交易对地图的功用进行了解释。一份尚未出版且出处不祥的古巴比伦晚期的地图(约公元前1650年)描绘了幼发拉底河流域的运河与灌溉体系。

    现属于耶拿(德国)的希尔普雷希特收藏的加喜特尼普尔的城市规划[ILLUSTRATION (?)]描绘了这个城市周围的城墙及其他的地形,如献给恩利尔神的埃库尔神庙。另外一张加喜特人地图是第三次巴比伦考古队在尼普尔的收获。与本图一样,这份地图描绘了尼普尔附近的某个地区,只是其绘制手法略显粗糙。五份耕地规划及土地分隔的地图同样出现在公元前2000纪晚期的库杜如。尽管一份公元前2000纪的地图残片来自底格里斯河的阿述尔,但这张地图描绘的却是幼发拉底河流域的某个地区。地图上河岸某处的一个标签写着“军营”,这张地图残片极具启发性的标签“第6块泥板”出现在一大块空地上,它表明存在有一套规模超前的地图集。

    从第一个千年开始,我们获得了大量描绘了乌鲁克、尼普尔、巴比伦与西帕尔等地部分地区的地图残片。除此之外,还发现了70余件耕地规划,它们大多来自波斯阿赫美尼德王朝的大流士国王(公元前522-前486年)统治下的巴比伦。

    称为“Mappa Mundi”的巴比伦的世界地图是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目前所知的惟一的地区或世界地图。在这份地图上,如阿述尔、苏撒和巴比伦这样重要的地点都被标注在被海洋和不同的宇宙区域包围的圆形的陆地周围。这份地图被保存在出处未明的巴比伦晚期文献中,这些材料或许来自西帕尔和博尔西帕,如今这份地图存于大英博物馆美索不达米亚晚期展室。地图本身仅仅占据泥板正面的下半部,上半部和背面则带有相关的文本信息。地图的绘制时间不早于公元前9世纪,更有可能出现在1至2世纪之后。这一材料保存了与美索不达米亚地图绘制传统相关的材料,但它的比例比本图这样的赤陶地图更加具有风格化与超自然的特点。很显然,“Mappa Mundi”呈现出来自泛希腊地图绘制传统和巴比伦数学的影响。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