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09日 17:34 来源:CCTV.com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

  宾大博物馆位于美国费城,以收藏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艺术品而著称,在西方博物馆界享有盛誉。21,000多件藏品(大多没有铭文)藏于博物馆的近东部,在巴比伦尼亚部也藏有近39,000块泥板和一些珍贵的铭文文物。历经一百多年的时间,宾大博物馆对今天伊拉克境内的考古发掘中陆续积累起了这些收藏。这一传统可追溯至由费城富贾支持的一支探险队,它隶属于宾大。这支探险队曾到达了阿拉伯半岛上的土耳其(Turkish Arabia)、奥斯曼帝国的巴格达(the Ottoman Empire’s Baghdad)、巴士拉(Basra)和摩苏尔省(Mosul),也是美国在整个中东地区开展的第一个考古项目。到十九世纪八、九十年代后期,宾大时任校长威廉姆·培柏(William Pepper)与杰出的银行家爱德华 W·克拉克共同成立了巴比伦尼亚研究基金,并赞助了四次尼普尔的考察之行。位于两河流域南部冲积平原的尼普尔,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早期著名的宗教圣地。尼普尔发掘期间恰逢美国大学内学术研究风气正浓,各大学争相支持学术项目。此次的发掘也促使了培柏校长下定决心,在宾大内成立博物馆来收藏由奥斯曼苏丹所转让的文物。在《伟大的世界文明-美索不达米亚》展览中展出了尼普尔出土的一些重要藏品(展品编号Nos. 33,39-41,44-45),亦有一些由尼普尔的发掘者和支持者购买的藏品(展品编号Nos. 6, 8, 46 和48)。

  1900年3月,尼普尔的发掘结束之后,宾大博物馆仍继续对在两河流域考古发掘寄予厚望。他们在希拉长期租用了一间仓库。1925年后,宾大博物馆加入到了与大英博物馆共同挖掘位于乌尔的阿勒-穆卡亚的工作中。同时,这也是伊拉克民族国家成立后第一个由外国人参与的考古项目。伦纳德爵士,即查尔斯·伦纳德·伍莱在1922-34年间执导了当地12个考古季的工作,并曾短暂到达附近的欧贝德发掘。伍莱在早王朝晚期的皇家陵墓中发现了一些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最著名的文物,如“丛林之羊”像。那是一座前蹄腾空的公羊立像,它正在咀嚼树叶,面前的树被处理成了风格化的形象。伊拉克文物法准许当地出土的文物由伊拉克博物馆和发掘者分享,这样,宾大博物馆得到了乌尔和欧贝德出土的近1/4的文物。《伟大的世界文明》展览中囊括了伍莱发掘出的30余件不同时期的文物,包括在乌尔王陵出土的一批首饰(展品编号Nos. 18-30)、来自建于欧贝德早王朝晚期的宁胡尔萨格神庙正面墙上的装饰物(Nos. 13-17)等。

  考古学家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纷纷涌向伊拉克。在乌尔的发掘尚在进行时,宾大博物馆亦投身到其它在中东地区的考古项目中。当时的合作单位包括有德拉普希学院(现为宾大犹太学研究中心)和像芝加哥东方研究院这样的组织,其足迹遍布了法拉(Fara),尼普尔(Nippur)东南部,位于下迪亚拉(lower Diyala)的卡法迦(Khafajah),科库克(Kirkuk)附近的?Yorghan Tepe (Nuzi), ,摩苏尔(Mosul)附近的葛瓦拉台泊?(Tepe Gawra)和比拉台勒?(Tell Billa)。《伟大的世界文明》展览既包含了从葛瓦拉台泊?(Tepe Gawra)出土的公元前5世纪晚期的彩陶罐(No. 3),卡法迦(Khafajah)的早王朝晚期的许愿塑像(Nos. 9-10),还有来自Tell Billa的公元前2世纪晚期的彩陶瓶(Nos. 42-43)。

  二战后,宾大博物馆与芝加哥东方研究院重返尼普尔进行发掘,于1951-1952年的考古季后撤回。六十年代中期,博物馆还参与了英国考古所在伊拉克发掘阿勒-利马(Tell al-Rimah)的前期工作,该地位于现今阿法尔(Tell Afar)附近。

  近四、五十年来,宾大博物馆将中东考古的重点转向伊拉克以外,主要集中于伊朗、叙利亚和约旦。这些地方的成果往往对重新审视并理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提供了更广阔的视野。博物馆的收藏也有力地促进了展览与研究。其中,由乌尔王陵丰富藏品组成的《乌尔王陵珍宝》展,1998年至2006年间,在美国15座城市进行巡回展览,数以万计的观众得以欣赏到美索不达米亚早王朝时期国王与王后们的巨大财富。而十九世纪以及二战后在尼普尔发掘的楔形文字泥板在《宾州苏美尔字典》的编纂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正当宾大博物馆和世界其它机构探索着试图解开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谜题时,2003年,伊拉克持久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爆发,巴格达的伊拉克博物馆和许多地区性的博物馆遭到洗劫;自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以后,对伊拉克境内各考古场地进行大规模和无章法地盗掘已成为当地人生活的现实。这些都使系统发掘的努力最终化为了泡影。虽然伊拉克的古老过去与今天人们所面临的武装威胁和流离失所没有直接联系,然而了解历史对于维护民族的独立性,尤其是在世界强权插手于伊拉克的复杂问题时显得尤为重要。同时,伊拉克当前的一系列事件也为世人敲响了认识人类历史脆弱的警钟,并激励人们投入到保护全人类共同遗产的行动当中去。

责编:李菁

3/3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