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斜沿碗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29日 14:04 来源:CCTV.com

    陶土烧制

    高6.0厘米;直径18厘米

    乌尔(伊拉克),第八次发掘,1929-1930年

    乌鲁克和捷姆迭特那塞尔时期

    31-16-325

    这个朴拙的陶碗被称为“斜沿碗”(BRBs),这种类型的碗在乌鲁克时期遍及美索不达米亚大部分地区,极为普遍。由于这种类型的陶碗时常被发现,因此在乌鲁克地层的考古发掘中被戏称为“比泥土更普通的东西”。事实上,它们经常占到了这一时期遗址中陶器总量的四分之三。尽管这些陶碗表面粗糙,而且随处可见,但它们仍然提供了大量的有用信息,涉及到早期美索不达米亚的社会、殖民与城市化等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陶碗大体是圆锥形的,带有平坦的底部和引人注目的口沿。它的表面一点也不光滑,通过将粗糙的泥土压入一个基本的模型中而被快速制作出来。这个陶碗在很大程度上用干草粘合,也就是说泥土中加入了大量干草以使其更为结实并有助于烧制。但是在烧制过程中,干草被烧掉了,器壁上就留下了不少拉长的洞口。事实上,这个碗的洞孔非常多,以至于它根本无法盛放液体,水会很快渗出流走。

    这种碗的制作相对简单。一旦泥土和柔韧物混合在一起,就可以将这些充满韧性的混合物粗糙地灌入一个模具中并用火烧制。由于采用从上向下浇灌的方式来挤压厚稠的泥浆,模具边缘往往覆盖了一层又一层泥浆。这些多余的泥浆可以用一个手指快速抹掉,因此形成了“斜面边缘”这一典型特征。泥土上还会出现手的压痕,这正是手将泥土灌压到模具里的结果。许多完成的碗,包括在这里展示的这只,在碗内底部都有清晰的手指或指关节的痕迹。然而奇怪的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制作如此普遍器物的模具被发现。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模具根本不是人造的,而是地上挖出的一个简单凹洞。人们可以挖出许多有如此倾斜角度的小洞,再把泥土全部放入其中。当泥土干了以后,碗便可以被移出拿到任何地方去烧制。或者人们也可以用干草或其他燃料将挖过小洞的区域完全覆盖,再用土、陶片等等将整个地区罩住,以便有助于保持温度。在这个凑合着建起的窑址中,一整批泥碗与冷却后将被从灰烬中挖出的成品同时烧制。

    这些碗上没有装饰,完成迅速,质量粗糙,令人不禁追问制作它们的目的。这与当代可以被随意处置的“纸盘”有点相似,由于既普遍又便于制作,这种碗对于它们的使用者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用过即被丢弃。但是,由于它们不能盛装液体,它们不会是用于喝水或放流质食物的碗。它们可以用于盛放耐消耗的奶酪,或者更有可能是装干燥的日用品,例如谷物。有些地区的出土实物支持了后一种观点。

    首先,谷物在美索不达米亚文化中非常重要。灌溉田地生产了大量大麦——一种重要的谷物来源。谷物及其产品,诸如面包和啤酒,在楔形文字文献中被频繁提到,而且经常被列为分发给劳动者的救济品以支撑加剧社会复杂化的劳动分工。还有,最早表示“吃”的楔形文字符号就是描绘了一个人朝向一个三角形碗,口沿翘起,这个碗经常即被称为斜沿碗。

    其次,谷物似乎是苏美尔人重量度量体系的基础,180颗大麦粒是1舍克勒(shekel)(古希伯莱或巴比伦的衡量单位和钱币)。谷物或许同时也可被用于测量容积,这一点是得到证实的。在乌尔第三王期,大约306公升大麦相当于1舍克勒银子(大约8.4克)。更为重要的是,许多文献(有些甚至是乌鲁克遗址中已知最早的)记载了在一些特殊的分配方法中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就是谷物。事实上,如果劳工被征募完成像挖凿灌溉水渠这样的大型社会工程,他们就不可能种地或者生产他们自己的食物,必须由事先准备好的中央储备给养。

    最后,这种碗趋向于制作成相同的普通尺寸,这似乎表明在它们的制作过程中有粗略的标准化生产的想法。统计分析显示出三种主要的容积:450毫升、650毫升和900毫升,有一种最常用的尺寸,大约为三分之二公升。一种名为sila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容积度量标准,估约850至900毫升,“斜沿碗”则大约是这一标准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二以及等量,用于谷物的定量分配。当给大批劳动力分发报酬时就需要大量这样的碗,而等到一个分发期结束,这些碗本身就不再那么有用了。它们不得不被快速而廉价地制作,并被制成大体标准的尺寸。陶碗发现的数量和标准容积的趋势使这种假设显得十分可信。然而不同的尺寸之间确实也存在差异,况且任何如此快速制作,尤其是那些在粗陋的挖洞中制作出的产品,都不可能是完全标准化的。

    这种陶碗在受到乌鲁克文化影响的很多近东遗址中都有发现,有些距离乌鲁克遗址所在的南部冲积平原非常遥远。这些遗址,诸如土耳其的Hacinebi Tepe和叙利亚的Tell Brak,呈现出当时乌鲁克的建筑和物质文化风格的一些方面。事实上,斜沿碗并不是这些遗址中唯一的外来品。相反,它伴随着许多其他受到乌鲁克管理的迹象,包括用“记分石”增强计算,用印章和封印来进行授权,甚至还有书写的早期形式。对远离源头的乌鲁克因素的吸收和转化过程有时被称为“乌鲁克扩张”,或者甚至是“乌鲁克世界体系”,它证实了这种文明在急速城市化时代的独特影响。

    但是,除了可能的谷物配给,这些陶碗明显还可以用于不同的目的。有些碗出土时内壁涂有一层沥青,好像是用于盛放这种沥青类的物质,或者是将其在碗中混合,以方便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有些碗好像在熔炼铜的过程中使用过。如果它们是标准化的,那么它们就能够成为很好的测量杯,在任何需要定量混合的工序里使用它们都将具有重要意义,诸如它可以实现按照一定比率来进行熔炼,或者把沥青与其他物质相混合,使其成为一种更好的防水材料。因此,这种简单的碗对一个作为整体的古代社会来说具有多重含义。这种遍及各处的碗被当作行政管理、制造业以及观念进程上的指示器,向人们揭示了美索不达米亚在其迅速发展出第一批古代城市时的大量信息。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