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雕琢细节 打造精品 

——《再说长江》技术刘新、录音师赵硕、剪辑史海静访谈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31日 20:15 来源:CCTV.com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从7月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央视国际邀请该片高清拍摄刘新、录音师赵硕、剪辑史海静与网友畅谈长江,共话创作背后的故事。>>>>浏览访谈全景

    我与长江的难忘故事

    [网络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我们现在正在为大家直播的是中央电视台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的主创人员在线访谈。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再说长江》的主创人员,他们分别是刘新、赵硕、史海静。首先请各位做一个简短的开场白。

访谈全景

    [刘新]:大家好,我叫刘新,我这次主要是担任技术保障和高清拍摄的两个工作,非常感谢央视网站给我们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交流,我这次负责的是高清两次源头拍摄及其技术保障,主要运用于高清电视拍摄上积累了很多经验,希望能和大家分享一下。

    [史海静]:大家好,很荣幸这次能够参与到《再说长江》的后期制作,这是高清非线网络建成以来做的第一个大型系列节目,非常高兴和大家聊天。

    [赵硕]:大家好,我非常荣幸能够《再说长江》的拍摄工作,谢谢!

    [网络主持人]:首先看看网友的问题,问的是刘新老师,他说高清拍摄一定经历了很多困难,刘新老师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刘新]:还是第一次到源头的时候,在尕尔曲河的时候陷车,我们带了三套高清设备,三套高清的广角镜头和长角镜头,一套机器两百万左右,将近八百万的设备,三套设备去了两名技术工程师,加上摄影和录音的器材都很多,刘文要求我们把所有能用的东西都放在随行的吉普车上,当时有一辆载重车陷车,恰恰我们很多配件以及个人的衣物全在车里面,结果等于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个人的东西以及配件全被水泡了,这次给我印象最深。第二天开始在外面晾,又拿吹风机吹,挺狼狈的。如果因为电池用不了的话,不仅是我终生的遗憾,也会给全剧组带来很大麻烦。那天晚上我的压力非常大,不过也没有办法,为什么呢?当时所有的电源都靠充电,当天晚上又是雨又是雪的,所以我们负担很重,第二天开始一早我们技术工程师要求剧组把电先发起来,好歹录音师马新带了一个小吹风机,袖珍型,仅靠那点热量充完电以后一点点吹,然后天气也不错,又是吹又是晒,居然没有坏,所以保障了这次拍摄。

    [网络主持人]:我们下面的问题问一下史老师,长达五万五千分钟的素材,剪辑成33集,是直接上了非线吗?

    [史海静]:因为两年多的拍摄,所以素材量非常大,前期是进行对编的。因为时间长,不过没有关系,我们这次新建成的高清非线网络系统为《再说长江》提供了很好的硬件保障,现在我们33集,从导演角度来讲就是对镜头筛选的问题,容量还是能够有保障的。

    [网络主持人]:比如我们平时在网上做这个工作的时候,有时候系统会坏,会有数据丢失,你们有这种情况吗?

    [史海静]:我们全部系统都是苹果硬件,比较不错,因为它在做这个系统的时候,硬盘自己就会有一个备份,基本上不会有任何丢失或者坏的现象。即便有个别坏的情况,也会有很好的修复,从进程来讲不会因为网络存储等方面的技术问题造成延期的。

    [网络主持人]:录音师全程都介入了吗?

    [赵硕]:基本上是的。

    [网络主持人]:其实录音师非常不容易,因为拍摄的时候话筒容易进入画面,造成穿帮,不过拍摄的时候因为声音的关系,要求话筒离人近一点,那么你在工作中有没有遇到这些问题呢?

    [赵硕]:遇到过,因为在源头的时候,不会有很多外界的杂音带来干扰。至于风声,我们会做了充分的准备,避免风声过大带来的影响。

    [网络主持人]:采访的时候怎么避免话筒进入画面呢?

    [赵硕]:那就需要录音师有很好的臂力了,而且你上肢要有足够的力量,就算是你长时间接受采访,也不至于使话筒抖动而影响音质。

    高清拍摄创造了两个“第一”

    [网络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刘新老师,高清摄像机跟普通的数字机器有什么区别吗?

嘉宾 刘新

    [刘新]:高清摄像机跟中央电视台使用的数字摄像机,首先清晰度不一样,这是最直接的,现在我们用的高清摄像机就是标摄像机的六倍,再一个就是16:9的比例,另外最好的一点就是逐格拍摄,我们看到《再说长江》中云的拍摄,这是为了体现视觉的夸张和艺术的渲染。因为我一直关注我们的网站,当时他们说《再说长江》组创造了几个第一,我们作为高清这次拍摄也创造了两个第一,我们是在1999年第一次高清设备,当时等于是第一次,现在这两次的第一,第一次是什么呢?是在高海拔5800米的时候,我们用了索尼750摄像机,第一次在5800米进行拍摄,进行了一个月的拍摄,机器性能非常稳定,第二次就是高清设备的航拍,所以说这次《再说长江》不仅在艺术方面、创造方面以及播出效果方面非常好,给我们搞技术人员也积累了很多经验,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技术方面的东西,因为是新技术,我们也在探索。

    [网络主持人]:因为这个确实得到了观众和专家的认可,尤其在源头使用高清设备,那地方很冷,那样的话电池就会消耗很快。

    [刘新]:是的,而且我们晚上用发电机充电,所以我们还得考虑充电的位置,因为那边雨水多。刘文说发电机首先确保发电机充电的使用,还有一个就是保障郑伟的计算机。所以说全剧组中我们类似于宠儿吧,我们属于重点保护对象,确实不容易,到那儿如果因为机器的原因没有拍成,会是终生的遗憾,而且我们一路上对机器的保护非常在意。因为高清设备本身就少,一旦坏了修得一到两三个月,而且配件又少。不过这次还是不错。

    最动听的水声

    [网络主持人]:你们这次还去了一位录音师马新,为什么去了两个呢?

嘉宾 赵硕

    [赵硕]:因为有两个组,分别拍摄。

    [网络主持人]:你主要负责什么呢?

    [赵硕]:主要负责青藏铁路和专家访谈。

    [网络主持人]:录音师对声音是比较敏感的,在你录这么多的东西里面最好听的是什么

    [赵硕]:就是水声。源头的水声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污染和环境干扰的原生态的流水声,单听到那种水声心里就会非常的舒服,但是金沙江的水声完全是震撼的有冲击力的水声。

    [网络主持人]:你除了这次跟《再说长江》以外,你还录过哪些东西?

    [赵硕]:比如说中央四套《走遍中国》,《中国文艺》等等。

    [网络主持人]:你们录音是更喜欢在演播室里面录音还是喜欢野外呢?

    [赵硕]:我当然喜欢是野外了,因为它给你带来的挑战更多一些。

    剪出精华中的精华

    [网络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编辑史老师,现在我们用的节目播出还是标清的格式,你是按照什么程序做呢?

嘉宾 史海静

    [史海静]:平时的工作跟这个有一定的区别,首先要保证一套标清的播出,现在标清已经全部完成了,现在主要是高清的制作,因为声音和图象基本上没有问题了,唯一一个问题就是字幕,我们正在加紧往里制作高清字幕部分,如果制作顺利的话,应该也会很快。

    [网络主持人]:高清视频采集的时候,所占的容量非常大吗?

    [史海静]:当然了,我们现在有标清的,肯定高清占的是最大的,因为总共有33集,都在我们苹果网里。

    [网络主持人]:你编辑的时候大概编了多长时间?

    [史海静]:整个长江剧组从二三月份开始进的,上个月底已经基本制作完成,这个月就是进行一些简单的改动,整个制作周期还可以,不是很少,但是因为后来制作部分字幕都是同时制作的,还是比较长的。

    [网络主持人]:你有没有觉得工作很枯燥,看到《再说长江》这么精彩的画面,有没有想到如果能在现场该有多好?

    [史海静]:如果跟前期拍摄的人比我们其实是幸福的,我们既可以感受到美丽的画面,又可以不感染坏的环境。我们必须把他们拍摄特别好的东西编出来,再和音乐结合,要体现出要遇到了困难怎么解决,要让观众有感觉,这就属于我们编辑要做到做好的,我们没有受过那么多的苦,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

    [网络主持人]:我知道每集只有28分钟,编辑起来有没有素材非常多,取舍非常困难。

    [史海静]:当然,现在28分钟是后来台里面定的时长,原来时长比这长。现在每剪一次不仅编导痛苦,每个人都很痛苦,但是必须要剪,因为有时长嘛,所以挺不容易,不过还是剪完了。

    [网络主持人]:观众看到的是精华中的精华了,你们平时有修改吗?

    [史海静]:当然有了,包括他们的角本都有一些小小的修改,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网络主持人]:改的最多的是哪几集,有印象吗?

    [史海静]:有几集改的比较多,第一集改了,因为第一集大家寄予的希望太高了,这个改动比较大,因为我参与审片了,我每看一次都有新的感觉。

    牦牛把摇臂驮上江源

    [网络主持人]:我知道刘新老师也去了源头,总制片人刘文得了高原病,高血压一直没有下来,你之前有没有去过高原的经验呢?

    [刘新]:我之前有过去高原的经验,我这次去本来是做技术保障的,后来第二次去姜根迪如的时候,有一个摄像因为高原反应没有去,所以我还要担任拍摄,那么工作起来的时候感觉到到极限的痛苦。我们当时每个人在拍摄,虽然很难受,不过一说赶紧拍,我们一看到那些景色,冰川雄伟壮观的东西在我们眼前,那种兴奋就把所有的生理痛苦给忘记了,可能因为工作的原因,拍摄的时候没有事,但是晚上休息的确实难受。

    [网络主持人]:我听刘文讲,说你们这次去源头拍摄都把摇臂这么沉重的设备带上去了?

    [刘新]:是的,为了拍摄的风格吧。我们都是用牦牛驮的,结果由于匆忙,第二天早上起来,本身牦牛把摇臂全扔在地上了,太沉了,牦牛觉得这东西以前没有背过,就不背了,摇臂虽然也到了源头,但没有到冰川底下,不过我们在营地那地方用的摇臂,包括拍摄野花镜头。

    [网络主持人]:源头的拍摄非常艰苦,赵硕也讲讲源头拍摄有趣的经历吧。

    [赵硕]:肯定是有的,但是我比较年轻吧,来这里之前我做了一些训练。我觉得最幸运的事情就像刘新老师说的陷车的事情,有的设备被陷入水中了,我非常幸运的是当天走的时候我把个人的设备拿出来了,而把个人用品放在上边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总觉得把设备搁在身边踏实一些。如果说当时连我和马新的设备都搁在那上面的话,可能这次源头拍摄就要失败了,因为我们没有备份,而且以后进去很深了,也不能说让北京重新发设备过去。

    [刘新]:因为我们到源头第二站的时候,就是说谁能过去就过去,一小时两公里的路程,这在城里来讲步行都很快了,所以先保障技术和摄像过去,能冲过去就冲过去。所以造成了第二次用牦牛驮给养。

    我国第一个高清非线制作网络

    [网络主持人]:因为我们之前也采访了作曲张宏光老师,也采访了音乐编辑段文老师,他们音乐都做的非常好,你们最后做编辑的时候怎么把声音和画面特别好的剪辑在一起呢?

    [史海静]:因为我们有一个团队,《再说长江》等于是我们这个团队制作的,都算是我们部门特别优秀的剪辑人员,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和编导一起配合,再加上录音,反反复复剪辑成现在这个样子。

    [网络主持人]:你们这个团队还剪过哪些东西吗?

    [史海静]:《故宫》。

    [网络主持人]:听说《故宫》还在修改是吧。

    [史海静]:也不是,主要是想制作成不同集数的。因为他们当时的制作条件跟长江比差很多,因为那会儿我们没有完善的网络为他们服务,当然我们技术人员都是很好的,都是优秀的,只不过都是单机版本,现在我们是非线网络,我们国家第一个高清非线制作网络,《再说长江》是在我们国家第一个高清非线制作网络里面制作的第一部大型系列片。

    [网络主持人]:他们拍摄完以后,你们就拿需素材吗?

    [史海静]:因为像长江的拍摄可能在某些地方体现了三四季的变化,可能更多,所以有一个周期,可能在一个地方要拍摄一年,所以我的片子都是在拍摄完之后进行脚本的确定再进行编辑,否则是不行的。所以都是整个都拍摄完之后进行讨论,比如像源头那几集特别好看,所以每一集都会有自己的内容。

    [网络主持人]:我们高清摄像机用的还是带子吧。

    [刘新]:是的,我想将来高清电视拍摄可能有两种风格和方式:一种是低成本的,就是高清DV版,运用于新闻和一般制作,就是普通的发烧友或者面向新闻的也可以用;第二就是特别高档的,制作类似于《再说长江》的大型特别节目,就是高品质的,能代表央视品牌的这些设备。

    [网络主持人]:那么高清在航拍的时候有什么困难吗?

    [刘新]:我就说前两集。非常大的困难,因为我们在地下全都拍过了,半水下也拍过,但是天上还是头一回,是两架高清设备,飞机都是军用的飞机。而且原来说的是可以把舱门打开,人可以在舱门这儿拍,后来说不行,因为那个海拔高,这时候只能舱门里面的观望口和玻璃,然后还要进行固定,把所有的遮光罩全摘了,贴的很近的拍摄,而且也是靠人进行辅助。挺不容易的。

    [网络主持人]:确实很不容易。你们录音主要是采访录音的吧。

    [赵硕]:后来有一些记录的成分。比如说在源头,我们从沱沱河回来的时候,在青藏公路上发现很多车停在那里,就是等藏羚羊,我们都没有见过很好奇,我们就下去拍,然后导演就下去问一下大家为什么在这儿拍,然后也抓拍司机等待的一些画面,这些都是摄像师随机拍摄的,我要做的就是保证声音的音质。

    [网络主持人]:这也比较麻烦,因为在演播室里面可以用无线的,而你这种话筒必须跟着摄像机跑。

    [赵硕]:无线的话筒我们也用过,在丽江的时候去菜市场买菜,因为导演想记录下夫妇俩买菜时讨价还价的情景,所以就用了无线,但是无线的声音比较单一,所以我又得用一个话筒记录周围真实的声音。

    [网络主持人]:你们随身都带着调音台的吧。

    [赵硕]:是的,调音台是必须随身携带的。

    让思想剪辑素材

    [网络主持人]:现在网络的播客也很盛行,很多人也喜欢自己录一些东西。

    [赵硕]:是这样的,但是他们的设备作为民用来讲还是可以的,自娱自乐的,如果想达到广播级什么的还是要选用接近专业级的设备,如果只是作为一般网友自娱自乐还是可以的。

    [网络主持人]:现在也有民用的高清摄像机。

    [刘新]:对。我觉得将来在视频的发展,民用发展我觉得跟网络都是相连的,以后每个人都会成为摄像师和很好的剪辑师,因为条件成熟了,也普及了,我们现在招的很多制作人员,最起码都能用简单的剪辑软件的,这对于将来接触更高档的非线设备会很快的,现在HDV的发展和DV的发展对电视媒体技术这块带来很多新的发展。所以说高清和将来的HDV两步会同时进行,高清在将来10年15年会慢慢淡出了。

    [网络主持人]:有人说毕竟拍摄和剪辑都是工具,真正要拍这些东西,最重要是思想和后期剪辑,你拍的很多素材怎么更好的融合起来这要靠想法了。

    [刘新]:这个特对,为什么这次能跟《再说长江》创造这么完美呢?我们的设备都是最好的,后期也是最好的,为了拍好第一集我们一起商量,我们没有到那个地方之前,我们肯定考虑到那地方雪多而造成相关的问题。

    [网络主持人]:你刚才说到后期,那么在后期的时候对影像有没有进行调整?

    [史海静]:会有一部分调整,因为有些东西是抓拍的,音频和视频都跟上了,但是跟专门摆拍、调光的东西编在一起的话,还是会有很大的差别,还是需要有调整的。

    [网络主持人]:调整起来麻烦吗?

    [史海静]:《再说长江》里面逐祯调整是有的,因为《再说长江》里面贯穿其中的都是对比,由于是对比,所以就得用以前的影像资料,为了提高质量,才能和现在的画面接起来。

    [网络主持人]:我们知道国外为了出DVD就把好多胶片进行修复。

    [史海静]:对,相当于那个工作,只是我们把用到的镜头稍微的修一下,比如长江大桥那儿,原来的镜头上面有脏点,我们就一祯一祯的进行修复。

    [刘 新]:而且都得翻倍算。

    [网络主持人]:你们后期制作的时候,有没有对声音进行调整呢?声音制作是在另外一个部门完成吗?

    [史海静]:是的,不过我们之间会有配合。

    [赵硕]:是的,各种动效果。是提前录好的,有些是根据前期拍摄的,有些是要进行后期再创造的。比如说应该是在第三集,有一个镜头就是一个车冲过来,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地方要等待藏羚羊,正好有一群羊正好要过马路,当时因为摄像师离拍摄的地方比较远,我们离那个地方将近有一公里的距离,按照常规来讲,我们不可能在那里取多声音,所以说这个效果,包括刹车、转弯、藏羚羊的跑,我们都需要后期进行创造。

    [网络主持人]:主要还是运用同期声的吧。

    [赵硕]:同期声居多。

    [网络主持人]:这次也算是技术发展做得比较多的做同期录音是吧。

    [赵硕]:是的,因为拍摄之前导演会跟每个部门交流,我们会制定自己的工作方式和方案,基本上跟着机器把声音素材录到磁带上的时候比较多,除此以外还会补一些声音作为后期的使用声音。

    [网络主持人]:今天访谈都很好,下面请三位做一个简短的结束语。

    [刘新]:虽然我们现在用了这么好的设备,《再说长江》跟《话说长江》比,从影像来看体现了央视的发展水平,包括系统的强大。这次去了长江之后我也挺有感触,为什么呢?如果我们在20年30年之后会不会用更好的设备拍到更好的长江源头呢?因为我们到了源头之后,冰川跟90年代比较又倒退了6公里,所以看到《再说长江》的时候,不光对全片的美有一种感受,另外对环保的意识和全民提高环保的意识要作出点贡献。

    [赵硕]:看《再说长江》,关注我们的母亲河,保护长江。谢谢!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