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笔墨和声音流淌出长江无限神韵 

————《再说长江》解说李易和编导张毓雄在线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8日 18:19 来源:CCTV.com

  

    在线实录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自7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后,引起良好的社会反响。央视国际邀请该片解说李易、编导张毓雄做客网站,与网友再话长江。

 

用文字和解说把握长江影像的无限神韵

 

       [网络主持人]: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自7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后,引起良好的社会反响。央视国际邀请该片解说李易、编导张毓雄做客网站,与网友再话长江。我们先请李易老师为我们念一段《再说长江》解说词。

 

李易畅谈《再说长江》的解说过程

      

       [嘉宾:李易]: 1424年,历经十二年,武当山九宫八观33处建筑群全部完工。这样,有明一代,武当山升格到了天下第一仙山的地位,朱棣也以真武神作为代言人,统领了明朝两百多年的天上人间。”

 

       [网络主持人]: 您怎么能一下子把握住它的神韵呢?

 

       [嘉宾:李易]: 一般是这样,如果解说词写的清楚的话,我读起来就会稍微顺畅一些。如果现在网络上的很时髦的生涩的东西我估计很为难。

 

       [嘉宾:张毓雄]: 这个我们配音解说的时候也有感受,就是配的时候感觉一下子就有了,我当时在外面跟编导说,配音达到这种水准,就是很娴熟的地步,他对词的把握、起伏的把握非常到位,我很有感触。

 

       [网络主持人]: 两位老师是怎么走进《《再说长江》节目组的呢?

 

《再说长江》编导张毓雄做客央视国际

      

      [嘉宾:张毓雄]: 这个事情又有巧合,我大学毕业一直从事纪录片的构成,这期间大大小小的片子也拍过不少,特别是现在和目前中央台纪录片接触过一些,我觉得我成就不大,孜孜追求的心不改。我在湖北电视台做专题节目,然后做节目的制片人,也曾经到生活宣传部做乐评工作,刚好《再说长江》摄制组到我们省里,和我们省里合作,这样省领导宣传部考虑到抽掉人员的因素,就把我推出来了,湖北电视台很支持,就这样进入到节目组来,当然我觉得我收获很大,学习了很多东西。

 

       [嘉宾:李易]: 我的事是很奇怪,因为作为我们配音的工种,一般来讲都是由导演来决定,或者制片人来通知这么一个程序,至于为什么选定我?这个事我就不太清楚了,只是总编导刘文给我打电话说希望这部片子希望我来解说,说老实话既然是《再说长江》,前面肯定有《话说长江》。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刚上大学,还给《话说长江》剧组整理观众来信。我们去做类似于勤工俭学的工作,就是填信封回信等工作。那时候对电视画面还没有太多的概念,印象最深的就是后来的长江之歌,说老实话干解说要有一种调动自己情绪的方法。音乐对我的刺激很大,一般看画面,编导的习惯不一样,有的编导说你先看一遍画面,我不好拒绝,因为画面对我的刺激不大,音乐对我的刺激更大,比如我的解说,如果能够跟音乐融合的很好,那就很舒服,如果音乐不符合影片,那我融合这个音乐也不符合这个影片。所以干这个事情就特别奇怪,做后期的东西吧,作为我来讲先有音乐,后配解说。这次介入这个工作以后,我们总导演要了一个所有主题,肯定和前面的话说长江有衔接,我觉得音乐真的衔接的不错,各方面都很不错。但是这次的解说风格跟《话说长江》是完全不一样的。

 

       [网络主持人]: 今天我们为了配合李易老师对声音的感觉,我们特地还播放了《再说长江》的背景音乐,我们访谈过作曲家张老师和音乐编辑段老师,也谈了创作过程,其实好象您对声音有天然的敏感?

 

       [嘉宾:李易]: 这个可能就是刺激点不一样。我知道这个段落该说什么,长短能控制我的节奏,但是它无法调动我的情绪。

 

       [嘉宾:张毓雄]: 另外,李老师配音的时候,我还有这个感觉,比如有一段词配的时候可能长短和语速有关系的,假如这时候按照正常的,没准多了几个词或者少了几个词,我就希望重录一下,那么李易老师基本上不重复第二遍,就是李老师对节目、节奏把握相当到位。

 

       [嘉宾:李易]: 我跟张导决不是互相吹捧。尤其是专题片,他会知道我来做解说大概的语速是怎么样,这个给我就提供了空间,比如这个画面25秒,那么这25秒我要把这个完成,这个就需要调整,舒服不舒服确实跟解说词包括字数有关,为什么有的时候做大篇,你会觉得很舒服,就是这些编导包括撰稿也好,他们的文字功底经过无数次的修改和磨合,前期工作做得很充分,那么对于我来说就很充分了。

 

       [嘉宾:张毓雄]: 这次总编提了这样一个要求,就是根据李老师的特点来做。我们以前有时候做节目觉得这段非要不可,删也删不掉,那是自己的要求,说解说词这个语速稍微快一点,后面这个可能情绪一点,你给缓一点,这一次总编导专门提到这个事,就是李老师配音基本上语速不会改变,第二他会刻意打断自己的风格,所以我们就考虑到这个特点词都精炼了,这是额外的要求。过去我们也有这个要求,但是没有这么严格,另外说到解说词我们有一个总体指导思想,一个就是平实,第二我们就是在写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感受”两个字要进去,一个是平实就是没有藻饰。过去说江多么美丽、多么壮观,现在没有这些词,另外就是感受,是我们拍摄者、制作者亲临现场的感受,比如刚才我们解说词里面有一段,我写到从华北平原建筑工人到武当山的悬崖绝壁,他们制造建筑工地的场景、理念的设计等等可能有巨大的反差,这时候我们就把自己的感受纳入进来,当然感受不等于想象、臆造,这就是合乎逻辑关系的感受加入进来,加上李易老师戏剧性的,带有绵实渗透出情感,特别舒服。

 

高标准严要求打造大片品质

 

       [网络主持人]: 大概您现在配一集需要多长时间?比如张导这两集吧。

 

       [嘉宾:张毓雄]: 原定一集大概两个多钟头吧,最终不到两个小时,接近一个半小时吧。

 

       [嘉宾:李易]: 我以前也提过如果说是按照更加科学的读音方法,我速度可能更快。因为有的解说词吧,比如这段我起点晚了,但是发音很好,如果拿录像带录音的话,就不能重来,需要重配。

 

       [网络主持人]: 说到时长,李易老师大概用一个半小时录完两集,那您创造两集的解说词,撰写了多长时间?

 

李易、张毓雄合影留念

      

       [嘉宾:张毓雄]: 这个别提了,“我们的总编导把我们害苦了”,当然最后的效果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个稿子有接近十稿,前期有五六稿,后面有四稿,这前后两部分差异很大,但是后面越来越精细,有很多措词都改了。往往是这样,你觉得比较好的东西,你只能用一次,第一次印象深,第二次我马上联想到重复了,最后一稿子的时候基本上是做细微的措词和辅助词的使用。

 

       [网络主持人]: 您写完了是不是自己也会先念一念?

 

       [嘉宾:张毓雄]: 不会的,我不是在心里面默念的,不过得意的地方也偶尔会出声的。

 

       [网络主持人]: 解说词和画面是如何配合的?

 

       [嘉宾:张毓雄]: 音乐刺激读音的情感,我们是线性的话,画面是线性的,内容是非线性的,是精,所谓画面是一种外形,通过画面我就可以想到整个词的大致走向,通过里面的内容细节我就要把我的信息灌入词中。刚才李老师念的一段就是说到了“公元1424年的时候,用了12年的时间武当山的主要建筑”,当然还有后续局部的建设,这时候整体的建设就成功了,解说词是这样,在一个事实的主线上面是波动性的。

 

       [嘉宾:李易]: 作为解说来讲,“朱棣统领了天上人间200多年”,我结束就很舒服,这些东西就是看编导的功力,解说好不好,舒服不舒服就看稿子写的好不好了。

 

       [嘉宾:张毓雄]: 总编导提一个要求,通篇不讲道,但是整个里面所传递的气息要有这种感觉下来。像刚才说的统领200多年是事实,然后加上天上人间就带了一点文采,舒服一些。

 

平实的解说词,平实的解说,依然感动

 

       [网络主持人]: 张老师这两集可能是比较人文感的,但是长江是生态的长江、自然的长江,下游又是经济的长江,你有没有觉得比如今天下午去录音,录了两种不同风格的,那您怎么转换呢?

 

       [嘉宾:李易]: 首先是编导提要求,就是不管怎么样,从解说上好多地方有振奋的词,当然我也不可能像改革开放20年的片子,用那种语气说,我肯定要保持33集相对的统一。比如具体的事情,可能在长江这一组戏里面,那由点及面的长江经济变化,这不可能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作为解说来讲,就是实事求是,这种文字赋予我的东西不会有太大的刺激或者有情感,我不会觉得它太有意思,但是我也要说出来。假如说我们讲武当山、庐山等等有画面,解说词可能更丰富一些,但是真的讲一些数字的话,说经济开发区增长了20%,产值怎么样,实际上很枯燥,但是这个东西必须得有,多少会有一些变化吧,但是总体风格已经定了,这个基调就是这样。

 

       [网络主持人]: 如果都像张导写的解说词,录音的过程对您来说也是一种享受吧?

 

《再说长江》解说李易、编导张毓雄彼此交流

       

       [嘉宾:李易]: 那是肯定的。

 

       [嘉宾:张毓雄]: 不能说像我这样,要求我们就是平实加感受。这是我们所有的要求,其实还有很多写的不错,比如成都的、重庆的都写的不错,包括重上江源。这次《再说长江》的稿子是总编导开始下了大概原则性的意见,写的过程中就慢慢进入状态的。这个地方我为什么这么写,当时朱棣在北京城的宫殿基本上都完工了,他就把人都派过去了,对于一个偏僻的山,他对它为什么感兴趣?下面有一个小的说明原因,很简单,概括性的,这个时候引到他的辉煌巅峰,这个是揭密性的东西,那时候李老师恰恰没有按照词把这个调拔高,我觉得很好,这个时候就应该含着点。李老师在解说的时候,他没有按照解说词的高低放大一下,还是含着一点,因为这时候是序幕的开始,所以这块看似反差,但是总体是最好的。你说这个人很迫切,恰恰用慢动作。

 

       [网络主持人]: 那天我们请几位专家谈片子的时候,还提到片中贾道士的人物,表现了道家和自然合一,而且语言非常丰富,而且还拍到煤气罐,肯定以前是没有煤气罐的。但是现在拍了,就是暗示大家,大概两三次拍到这个,是有意的吗?当时专家就说是有意的。

 

       [嘉宾:张毓雄]: 其实并不是有意的,因为我们开始不知道有蜜蜂,他说我还有一个宝贝呢,他开始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有蜜蜂的时候,说我这儿有一个东西给你们看肯,他把杯子打开了,一下子吓了我们,说实话拍的时候还挺害怕的。他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天一个黑蜂子过来了,在蜜蜂的巢里面吃东西,不干活,然后蜜蜂就搬走了,后来黑蜂子没有东西吃了,也搬走了,之后蜜蜂又回来了。这就相当于是斗争方法,我惹不起你就用一种调虎离山计。那个蜜蜂跟他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了。这段是真实的、自然的拍摄,这个事对我印象一直很深刻,他还要求我们以摄制组的名义签个字,留个东西,我还留了首打油诗:石板遥遥接云梯,木鱼深深传妙奇,蜜蜂辛劳返回巢,古洞雨水连天地。为什么呢?刚好洞门口有一个井,那个井从洞壁上面有一个泉水引下来了,这个跟道也是有关系的。

 

解密有关解说的秘诀

 

       [网络主持人]: 您对以前的作品有这个习惯吗?就是播出以后听一下效果。

 

       [嘉宾:李易]: 一般来讲,我能够有时间去听,我肯定要去听,没有时间就没有办法了。当然说在媒体播出的时间,有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为什么我自己做跟声音有关系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传到哪里,哪儿合成,比如世界杯期间的很多,我也听了,同样的人同样的技术出来的声音都不一样,我对这个东西很关注,这主要是人的关系。

 

       [网络主持人]: 李易老师您自己评价自己的风格是说什么都能,您觉得您声音本质的特点是什么呢?

 

       [嘉宾:李易]: 我干了20年这个工作了,我觉得我干起来比较舒服的类型的东西,一个电影类的节目,一个是像类似于考古,就是说文化类的节目,比较舒服。

 

       [网络主持人]: 有网友问,我想知道解说时的声音是自然的声音吗?

 

《再说长江》解说李易、编导张毓雄与央视国际网络主持人及网友共话长江。

      

      [嘉宾:李易]: 肯定有技巧,我也看到好多问题,就是朋友们吧,更多关注的是声音,这正好跟我的理念是也区别的,我从来不关注我嗓子的声音,比我嗓子好的人太多太多了,但是说跟理念有区别在哪儿?我是用脑子在说话。,我们听的有声语言的东西,是复合体,语言是什么呢?就是传达信息的工具,嗓子就是一个载体。当然声音条件是一个先决条件,但是我并不特别关注这个东西。我研究声音,我动脑子动了20多年,动嘴也动了20多年,这是一种文化积淀和内涵,我不会有大的错误,尤其是在断句和读音上不会有大的错误。

 

       [网络主持人]: 您怎么给自己找语言的感觉呢?平时怎么积累呢?

 

       [嘉宾:李易]: 我每天都有读文字的习惯,不管多晚都去读。我关注的还是内容,我阅读起来,可能一目几行,但是每天要去接触文字。这样我的语感和逻辑思维就稍微好一些。

 

       [嘉宾:张毓雄]: 刚才李易老师谈到文化的话题,我来延伸了一下,就是恰恰说到了我们这次总编导的要求,也是两句话:画面高新品质,语言文化品位。这是我们定的两条规矩。所以这次里面的文稿,语言解说词文稿里面带有一些甚至于古文之语言的风格,当时我们写的时候,因为文化肯定有表现形式和方式,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就商榷,现在不是讲究一种大众化嘛,我们对广播宣传应该用最朴实的语言,但是跟我们文化追求是不是有所矛盾,最后总编导说不要紧,有字幕,所以我们才可以稍加这些元素放到片子里面。

 

       [嘉宾:李易]: 所有包括总编导和分集编导没有一个人给过我压力,就给了我几个字:平实、平和,不要求别的了,等于我就没有压力了,加上我这个人对任何事不是特别的在意,或者玩命的怎么样,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所以我觉得还好。

 

       [嘉宾:李易]: 有机会和张导坐在这儿聊聊长江很具体的一些事情,很高兴,谢谢各位网友,我也看到网友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我刚才集中说的一段话,真的是表现了我对用声语言的观点,我希望大家爱好播音也好、爱好配音也好,一定要把自己其它方面的东西作为重点,就是你的内涵、沉淀、功力,声带改变不了,这不是练出来的,你唯一能练的就是技巧,技巧是什么?表达,仔细研究这些。

责编:胡悦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