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再说长江》是真正的“高清大片” 

————纪录片专家胡智锋、王甫畅谈《再说长江》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5日 20:57 来源:CCTV.com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从7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央视国际邀请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锋、中央电视台电视研究处处长王甫在线点评,与网友畅谈中国纪录片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所走的探索之路。

 

“君在网之头,我在网之尾”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锋、中央电视台电视研究处处长王甫做客CCTV.com
 

       [网络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和大家在这里又见面了,正在为大家直播的是中央电视台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专家在线访谈。我来介绍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这位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峰,胡教授参与了《再说长江》的总策划。另一位是中央电视台研究室主任王甫,王甫老师主要是参与了《再说长江》后期的看片。

 

       [特邀嘉宾:胡智锋]: 非常高兴今天在央视国际做客,有机会就《再说长江》这个大片跟各位网友进行一番交流,因为我是两个身份,一方面是作为一个客观的研究者,另一方面也是参与《再说长江》的策划者,所以很希望和大家交流,也希望得到网友们的批评,得到你们的非常精采的新锐的意见。

 

       [嘉宾:王甫]: 大家好,今天来说《再说长江》应该说有很多很多话要说,说起长江就想起那首诗,“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今天,我们在网上,君在网之头,我在网之尾,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我们能答多少答多少,但肯定是实话实说。

 

厚积薄发,喷薄而出的“大片”品质

 

       [网络主持人]我们看到胡智峰教授博客里面的一篇文章,诗情画意地谈起了《再说长江》。200310月份,总制片人刘文带着很多编导到胡教授办公室策划《再说长江》。胡教授能谈谈具体的策划过程吗?

      

       [特邀嘉宾:胡智锋]: 去年央视海外专题部就有了这样一个重拍《再说长江》这个意图。这个意图起因于20周年以前19838月份正好20年。20年前《话说长江》曾经创造了中国电视史上的一个奇迹,收视率达到了40%以上,很多 观众可以说对它记忆非常深刻,当时有评论万人空巷的收视局面。时隔20年以后,以刘文为创作的集体,他们有了一个再度拍摄长江的意图和计划,但是究竟《再说长江》能不能成形,能不能获得中央电视台的批准、立项能够进行下去,用什么方式去拍,拍成什么样,应该说一切都是未知数,当时包括预计拍摄的难度、规模和它的可能遇到的很多很多问题都是完全预想不到的。经过三个月的筹备,他们从03年的8月份开始就花了很大的气力,首先对《话说长江》进行了一次重新观摩,同时把《话说长江》中没有播出的大量的影像资料重新翻看了一遍,也是上万分钟的素材;还有关于长江,以及沿长江流域几千年的文明积累,几百年的这种社会变迁,还有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和一些现实事件的成果,他们都尽可能做了一些整理。我记得他们在十月份到我办公室第一次正式起动策划的时候,卷宗大概就已经有了几百万字了,有了这么扎实的前期准备。所以我说大雪纷飞也很奇怪,那年就下了这么一场大雪,他们到了我的办公室,大家开始了第一次十几个人一起来策划。这个片子定位在哪儿?拍成多大的规模,其实那时候还没有正式立项,就是为了立项做准备的策划。

 

       [网络主持人]: 刚才说到博客,其实在王老师的博客中有很细致的观后感。因为我知道您每天一集不落地、很细致地在看;您之前也曾经看过一些《再说长江》的片断,反复来看有什么样的感受?

 

       [嘉宾:王甫]: 这个片子反复再看真是有点越看越细,越看越深,引起了很多思考。第一遍只是看,第二遍再看的时候一边在想,相对来说我可能看的电视技巧多一些,因为我们是搞电视研究的,但是我在有意识的注视电视技巧和电视方法的时候,仍然感到这个片子在主题上的突破还是很大的。它是一个大片,但是又有很多的细节,大与小,我觉得结合得还是很到位的。我们以前都觉得拍大片,我是大片我怕谁,实际上没有细节,也就没有大片,特别是里面很多细节用的运用。在我第二次看的时候,那些细节可能被我自己也放大了,反过来一看确实片子的细节在片子本来就挺显赫的,起的作用就挺明显的,这是我看片的很突出的感觉。

 

       [网络主持人]: 您提到的这些细节,在您的博客上那篇《高清+高清 》也有所表现。

 

       [嘉宾:王甫]: 高清不仅仅是技术指标,扫描线由以前的九百多行到现在的一千多行,不只是清晰度,还有观察社会的清晰度,这不是纯粹的技术问题。有些编导我很熟悉,但是有些编导不太熟悉。整个片子中,他们到现场深入的这么扎实,细节捕捉的这么详细,这么准确,我想这是我以前在大片里面觉得好象有些片子里有点忽视这个。再加上大片要表现的主题很重大,要表现的场景很多,要表现的人物也很多,你肯不肯拿出篇幅来给那些细节,就算你拍到了,肯不肯给它,能不能恰到好处用到里面,我觉得这个片子很多地方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的,大片和细节的关系够我们讨论一阵了。

 

谈《再说长江》镜头里面的人

      

       [网络主持人]: 有一篇媒体评论说,20年前的《话说长江》看了20多集能记住一个人吗,20年后《再说长江》没有人就不成立,也就是说《再说长江》对人的关注是不是在策划的时候也是有意为之的呢?

      

       [特邀嘉宾:胡智锋]: 你说的太对了,的确是我们非常明确的策划意图,我们认真观摩了80年代的话说长江,我们发现当时的电视理念是比较注意它的景观,这个也对,因为当时拍话说长江的前提是大部分中国人并没有真正的去全景式游览过、观赏过,领略过长江的自然和人文的景观,也就是说话说长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是要让中国人看到自己母亲河的全景,当时一般中国人很少出门,那时候生活并不那么富裕,交流和交通都不方便,很少有人有机会对长江有一个全景的扫描,所以话说长江也起到了这么一个介绍和展现长江母亲河景观的扫描和启蒙性使命和职责。有一点风光片的意思,20年后大不一样了,大部分的中国人无论从电视上,各种媒体上或者亲身领略过长江的景观也就是再用景观做启蒙性扫描性的播出工作已经远远不够了,更多是要感受它深层的东西,怎么办,新的景观还要呈现,还要用新的方式展现它的景观,但是另一方面一定要用人来表达,也就是没有人的长江只是一个具有景观意义的长江,但是有了人的长江就血肉丰满了。

 

       [网络主持人]: 好象对人的关注也是我们中国纪录片发展之路上面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就是以前所谓的“见山、见水、不见人”到“见山、见水、也见人了”?

 

       [特邀嘉宾:胡智锋]: 这应该是社会大的主流价值越来越倡导以人为本,关注人生,关注人的生存,这是构建和谐社会大的主流架构和潮流。从纪录片本身来看,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纪录片当中地也就是你刚才所讲的情况在越来越淡化,而以人为本为记录主体的这样一个创作趋向越来越突显,越来越成为主流,反而那种八十年代展现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东西越来越多,而以人为主体的东西越来越多。

 

       [网络主持人]: 我们看到话说长江,话说运河,望长城等都越来越对准人,我想问王老师,再说长江不仅有人文,历史,还有讲到的这个城市,您认为四大块内容是不是有一个比例分配的问题,您觉得在片中展现比例是否恰当?

 

       [嘉宾:王甫]: 话说长江和再说长江就差一个字,一个是话说一个是再说,所以说这里面它们说的长江实际上都是长江人,都是长江人的生活的变化,都是长江人的精神面貌的变化,或者说就是中国人在这二十年中人的变化。这部片中以人为本,以人为本不等于说每个镜头都是人的面孔和人的微笑和喜怒哀乐,但是就从片子画面类别上说,直接反映人的一大部分,反映人对自然的感受是一大部分,反映纯粹的自然景观的空镜头这又是一部分,相对来说,我觉得它在这里面注意到这种相互的关系,再一种就是反映也可能是自然的空镜头,也可能是人的活动和面孔,但是实际上它是在反映一种理念,我想这几种类别我总体把握上是错的,但是前几集里面可能是由于航拍的原因,高清航拍这些画面是如此珍贵和漂亮,也使编导不好下手,航拍镜头多了一些,这里面其实可以多加一些人的状态,连续的航拍镜头有时候在里面加入人的一些反打镜头我觉得效果可能更好,但是如果我要拿到那么多好的航拍素材我也下不了手,尽可能要用上,因为来之不易。

 

       [网络主持人]: 也许是长江那边人并不太多,越好后来好象人似乎在片子中占的比例越多,有一集专门反映三峡移民,还有水火山城反映重庆也展现了当地人的生活的变化,那么您认为 在展现人这块拍摄是否很成功?很到位?

 

       [嘉宾:王甫]: 展现人即便把构图三角分成几类,人的画面、面孔、躯体和情感,不管占的比例怎么样,这里面在再说长江这个片子里面它的一个很突出的标准就是能不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前后的变化,因为你在这个片子,在你播再说长江的时候,话说长江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大家都会在说20年前它怎么样,这个时候我觉得,前天我看到移民那一集,我觉得里面的船长他就拍得很饱满,不是说给他的镜头很饱满,不是说给他的镜头很多,我才认为他饱满,我认为他把前后的变化,反差表现的很充分,所以很饱满,如果说他作为一个船长我们不这样反映他,如果作为一个村干部我们也不这样反映他,或者一个做辣椒的小老板我们也不这么反映他,但是他从一个优秀的船长变成一个做辣椒的小老板,最后变成一个新农村的负责人,这样就饱满了,凡是一个人都要放在20年的变化里面,当然它这个人不一定本身要经历20年的完整过程,但是它有变化。这里面还有一个细节拍到峨嵋山顶的时候,一个道人和蜜蜂生活在一块,讲到天人合一的道理感触很深,实际上里面有一个细节,很普通的碗柜,里面坐着一个蜂窝,不管有意无意几次透露这个镜头碗柜旁边有一个煤气罐,这一个细节就可以表现出巨大的变化,这个镜头用得很巧,蜂窝已经五年十年了,但是道人五年用什么烧火做饭,现在用了煤气罐一个对现代的生活资料,这样的镜头在片子里面很多,如果我们留意一下,通过这些细节实际上是表现人生活变化,这样人就变的很饱满,变得很有感染力,这就导演的用心所在。

      

       [特邀嘉宾:胡智锋]: 我记得张长明台长作为《再说长江》的总编,在拍摄的时候说过六字的创作原则,“真实、细节、情感”。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实是同样做人,人是有不同的创作的境界和层面的,进入自然的生活状态,我们可以说叫真实,抓住他其中一些非常典型的、具有王老师说的煤气罐的细节就真实的展现了一种状态,而且20年中的变当中可以有怀疑,也有新旧对比当中,变化当中所产生的人的一种感怀,一种感慨,一种时光流逝当中带给人的多种多样的感慨这就是一种情感,所以说再说长江同样是做人,它通过真实、细节、情感的三个层面的挖掘,它使这个人更加立体,更加不呆板,更加深邃,更有回味的空间,这个要比一般的小制作,小制作它其实只抓住这个层面就够了,但是它是同时要求三个层面都要具备,所以说应该说还是颇下工夫的。

 

       [嘉宾:王甫]: 还有一个我注意到的细节,人都是生活在日常的环境里面,人都是普通的人,但是他把人拍得很神圣,拍得很庄严,给你一种仪式感,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这里面我为什么说到仪式感这个问题,也是看到长江移民那一集中有一个移民一直不愿一走,后来最后选择到安徽去移民,离开家乡以后,他之前和他的几个儿子到江边上祭败他的祖先,很普通的场景,但是拍得丰富有震撼力,他先表现在江边祭败,但是正好是夕阳夕夏的时候,拍得很美,那是一种对仙人膜拜的感觉,当时那个地方很有局限,是几个几位拍的,我真想问问是怎么拍出来的,那些东西从他前期采访的时候,在后期编辑的时候都是有精心设计的,不然的话表现人有一种仪式感来,表现出对人的那种精神的神圣的追求和那种膜拜的感觉,我觉得那是很不容易的。当然镜头一转,他们到了新的移民地他们又在做普通的生活,平常的日子,但是那时候在江边上侧面拍的镜头真得很美。

 

       [特邀嘉宾:胡智锋]: 刚才王主任说的你们也很感兴趣的影像的问题,我觉得也都很多网友交流当中提到的这个问题,也许是刚才王主任说的它的整体的影像的视觉系统太过有强烈的震撼力和冲击力,有的时候似乎是淡化了实际内容的感觉,但这种感觉我觉得是初次看这个片子的应该是一种直观,这种直观感觉有它的直觉,它的直觉是对的,但是不等于说形式取代内容,而是说这应该是再说长江,应该说在前期策划过程当中有意这么安排和设计的。我们就是要在第一次的播出中要造成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所以说在每个镜头的拍摄和它的后期的编辑过程当中,其实刚才王主任说的应该都是有所涉及的。王主任刚才用了一个非常准确的词仪式感的影像画面和视觉的系统,这种影像的获得我觉得它其实应该是整体的再说长江影像这个创作的要求,当然我们在策划的时候没有像王主任说的那么到位,叫仪式化,但是我们要求所有的镜头都要符合大制作的一种规格,大制作是什么,就是每个镜头可能都不是简简单单原生态记录,而是要给它一个审美张力,和留下给人的视觉想象空间,这个是我们要求的。比如刚才说的祭拜,如果一般性拍就是很一般的日常生活场景,但是我们策划的时候说过平凡的纪实一定要制造陌生化的效果,是为了制造出影像的一种奇观,如果大白天日常普通的机会,普通的角度,普通的光影拍摄的效果它一定是非常一般化的一个东西,但是我们用一个比如换一种视觉,换一种光影,换一种拍摄方式,它直观的像祭拜这样的镜头一定会产生陌生感,大家会感觉黑蒙蒙的,若明若暗剪影式的效果,他们在干什么,马上吸引你的关注,所以这种祭拜就产生了仪式感。

 

       [网络主持人]: 而且当时他们是离开原来居住的地方的时候是用了剪影,可是到了新的居住的地方,画面是很亮丽的,前后对比是很用心的。

 

       [嘉宾:王甫]: 说到这里,我们老是在谈人,这里面人和人的生活经历远远是不一样的,但是要找相通的地方,哪个人第一次看到长江不震撼,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说不出话来,我是北方人我先看到的黄河,我的崇敬里面长江应该是一条又宽又长,后来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长江原来也是黄的啊,这才是真实的河流,我想在下面几集也有的东西,看到的是普通的东西,但是这是一种人性的深层次的东西,而且这些和我们观众是互通的,通道一旦打开,大片的情形就出现了,就有这种资格成为一个大片。

 

超越原生态,打造史诗大片

 

       [网络主持人]: 说到大片,解说词也很重要,当年话说长江解说词就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影响,这次的解说词很多观众反映非常好,纪录片就是用镜头写作的诗歌就是这样,但是一些学术界的观点也认为纪录片解说词应当抑制自己的文学冲动,因为纪录片强调客观和站在他者的角度记录,那么这个应该怎么把握呢?

 

       [特邀嘉宾:胡智锋]: 记录其实也是多元化的,这么几十年下来,纪录片特别在中国是非常多元的方式或者一个道路选择,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大量的原生态的这种纪实,我们也非常高兴看到很多非常另类的扮演真实再现,我们也非常乐意看到代表了时代精神的一种高屋建瓴具有概括性、具有史诗价值和史诗一般追求的大制作,大片子的趋向,应该说这几种都是既相通又不同,也就是说对再说长江这样大制作来说,这种原生态的纪实需要,这种另类的真实再现也需要,但是它更需要的是要用一个总体的概括,一定要是超越这种原生态,超越一般性的再现,不然的话,那么它很难达到一种史诗般的气魄和气概,也很难驾驭一个大片所有每一集的丰富内容,必须高出一筹,这样对解说词要求就很高,我们当然希望它既通俗又明朗,又清新可爱,又有一点文学诗的意味,还有一点理性概括,这些对大片的解说词难度太大了,不太容易,应该说再说长江尽可能的兼顾了几个方面的口味,但是它还是一定要有一个姿态,就是它要有一个超越的概括性、总体性的风格,没有这样一个统一的风格去统摄,那么可能这个大片就是支离破碎的,很难有一个统一的话语系统去控制它,它就不是一个片子,就有可能零零碎碎。

 

       [网络主持人]: 我们还看到王老师在博客上谈到“多与少”的问题,说“高楼越来越多,邻居越来越少”等,您认为再说长江体验出了哪些多与少?

 

       [嘉宾:王甫]: 再说长江里面我原来看到他们主要反映变化的时候,相对来说反映人的变化还是很多的,但是并没有满足这一点,这个片子整个的立意在于反映人的变化和人的思想深处追求的变化,相对来说,我觉得在这里面讲不是多与少,是反映生活状态也很多,但是反映这种观念的变化,这方面的我看着力可能更多一些。另外如果说多与少,我觉得它对长江两边景观的变化非常注重,同一景别及同一构图的对比比较多,这种方法是比较多的及甚至同一个村子、同一户人家对比也比较多,相对来说单纯讲故事比较少。还有这个片子里面整个的容量很大,每集片子容量也应该说很大,这里面整体的思路应该说每一个片子它基本上是按照主题来结构,贯穿它的所有素材,但是它这里面又照顾到时空的自然的关系,照顾到事物发展的自然的关系,我觉得这个也是它多与少的表现,他以主题为主,同时也照顾到自然的时空转换,自然的事物的逻辑关系,这不能算是少,但是服从到主题,处理的关系比较好。

 

       [网络主持人]: 您觉得这个片子比如在四川反映开茶馆,在重庆的时候又反映火锅店的女老板,您觉得这些人物的选取是否和当,是否应该挖掘更多的人物,或者在人物上有更深度的挖掘呢?

 

       [嘉宾:王甫]: 这里面人物有的给的篇幅比较多,有的给了十几个镜头,甚至几分钟的镜头,有的人物给的比较少,几个画面就过去了,但是相对来说每一个人物它的故事是比较完整的,之所以说它完整,不是说它有一个很完整的情节,这个人物在我片子里面起什么作用,作用要完整表现出来,如果在我的片子里面表现一个变化,几个镜头能表现变化,那么这个人物就算完整了,如果要表现情感的起伏就要长一些,甚至表现一个地区,一个单位,一个城市的变化可能需要更多的镜头,但是如果把这个变化表达完整了,我觉得这个人物也就起到作用了,从这方面看出来,这个片子采访的素材很多,最后用的很少,有的时候剪的时候也是好中选优,优中选精,应该说这也是一个难题,据我们了解,他们拍了五万五千分钟素材,最后播出是三千多,我想它这里面肯定还有很多很好的故事,希望他们能在这些素材上继续下工夫,还会出来一批精品。

 

发展的长江,发展的纪录片制作水平

 

       [网络主持人]: 另外如果我们到纪录片发展史这个角度,同当前话说长江到现在的再说长江,他们之间的变化是不是正好个中国纪录片发展历史相吻合呢,如果说相吻合,再说长江又为纪录片发展史续写了怎样一笔呢?两位老师能不能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谈谈?

                                                           

两位专家的对话、讨论

       [特邀嘉宾:胡智锋]: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应该客观说,20多年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的确这两部大片也是从一个侧面它见证了中国电视纪录片本身发展的进程,话说长江应该说代表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电视纪录片的一个水准,那个时期比如说影像制作,它的这种采访,它的报道,它的整体的构思和它所达到的传播效果,包括它采用的各种纪录说法,应该说是典型的八十年代专题片的方式,专题片的方式就是主题是明确的,过程是简短的,结果重于过程,主题先行于事实,还有宏大的情节甚于细微的典型的细节,还有就是对于一些不可替代的因素,也就是预料之中的拍摄大于不可预测的抓拍等等这样一些特征,典型体现了话说长江,也就是说话说长江结构很饱满,但是完整封闭,但是它是一个主题先行的,是一个八十年代专题片的思路,过程比较少,细节比较少,鲜活的不可预测的采访拍摄比较说,但是在再说长江当中,我们明显感觉20多年以后,经过了纪录片的各种各样的探索,包括90年代掀起的纪实主义的浪潮,也包括世纪之交几十年之间,真实再说,口述历史等等这样方式的探索,到了再说长江里面,明显的感觉到除了影像拍摄技术那是20年前不能比的,我们有高清了,包括录音系统、航拍水平等等,技术能力不可同日而语,同时我们的纪录理念也吸纳了20年间比如有口述历史的一些方式,有真实在再现的一些手段,也有大量的这中纪实性的抓拍的不可预测性的细节的展开,这样一些东西都是以往在话说长江时代所没有的。

 

       [网络主持人]: 说到纪录片,很多网友都非常喜欢看,而且现在探索发现还有美国国家地理拍摄的纪录片都大行其道,他们很多人认为这是娱乐型的纪录片,两位老师认同吗?

 

       [嘉宾:王甫]: 这些纪录片应该还是优秀的,有些片子创作手法,创作理念,他们的主题,包括纪录片的营销方式上很多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社会主题上也有一些糟泊的东西。再说长江现在播了一半了,如果和纪录片主题挂起来,首先它是非常充分的很准确的继承了纪录片的光荣传统,比如说它的纪实,比如和社会主题紧密关联,比如对很深刻东西的解读,比如说片子编导人员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这些都是继承了老一代纪录片人的光荣传统,另外从纪录片创作的主要结构上讲,现在它的片子主题重大,主题深刻,主题和每一个人都有关联,有普遍性,这一点上我觉得决定了这个片子成功的一个重要前提,如果这个片子和我没有关系,拍得再好像探索发现,之所以窄播,在特定观众里面,就是因为主题的原因,这个片子是一个大主题,接触到长江这个中国人的图腾和骄傲,哪个中国人不想看,这就是纪录片的生命所在,如果我们就玩技巧,玩悬念,就玩技术,不管主题,那么这个纪录片要想成功很是难的,再加上是故宫之后再一次推出这样大型纪录片,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来,一方面对创作人员有启发,有借鉴意义,比如高清、航拍,讲述方式,解说词写作,特技,搬演,动画,这些都值得我们分析、借鉴,更重要的是它在黄金时间连续这样的播出,在中国最好的频道,最好的平台,最好的时段上这样播出,给电视观众的欣赏习惯带来一个挑战,这个是非常的。好象说我不给你推销产品,但是我给你开拓市场,市场开拓好了,还怕你的产品推销不出去吗,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以后这种宏大的深刻主题的纪录片,表现手法很稳重,结构很完整,同时也很注意抓取生活细节,另外适当采用最新技术,高清、连线、动画、搬演、现场采访、口述历史,甚至说一些最新的娱乐节目的一些手法,一些谈话节目的手法,一些益智类节目的手法都运用了,比如表现知识新,介绍一些珍奇物种的时候,不管一个动物也好,一个植物也好,随时打上一个名字,这个植物叫什么,这个动物叫什么,这些实际上既是它做这种科普宣传的义务,同样也是服务性,让观众看的时候增长知识,这些编导都注意到了,它能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片子,给我们创作人员一个很好的例子,另外它开拓的市场现在都很难估量,所以对这一点我们要充分的研究。

 

用《再说长江》引导观众的审美取向

 

       [特邀嘉宾:胡智锋]: 王主任说到再说长江的价值核心,也就是再说长江对于电视专业人士而言,是一部代表今天高端的创作水准的一部大片,那么刚才王主任已经详细阐述了它可借鉴的很多创作理念和手法、技巧等等,同时更重要的是对全社会而言,你国家电视台扮演什么角色,要承担一种社会责任,要引导观众的趣味,观众的趣味实际上是跟主流媒体的引导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我们把什么样的节目放在最好的平台上,最好的时段上,最好的电视频道上去传播,那么其实它也意味着你这个电视台的一种价值趋向,你对于观众的姿态,你期待引导观众的一种趣味,我觉得这个太重要的,这是电视文化生态的问题,因为我们必须注意到,在前一个时期,特别是去年之前有一个时期,以超女为代表的这种娱乐狂潮,应该说对中国电视的文化生态产生了深刻影响,但是不是超女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我的态度是这样的,超女是必要的,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类型,但是它不是唯一的,但是它不可以担当主流价值的标杆,它担当不了,而恰恰是再说长江这样慎重考虑经过长期的准备,代表了国家的主流立场,同时吸纳的最新的创作理念,这种主流的大片,主流的大制作,这才是你国家电视台应该大书特书和大规模推广的这么一种节目。而这样的节目其实不是老百姓不喜欢的,而是它不太常见或者不大容易见到,相当长的时间里面,一个是创作的原因,我们也没有创作出来足够分量的节目,另外一个就是老百姓在漫长的时间期待中慢慢的它适应了电视剧的趣味,适应了看电视剧,适应了看娱乐节目,也许口味上已经不太适应这种主流大片的口味和趣味,这个再说长江应该说在这个时间连续不断半个月推出,马上81号开要重播,还有可能白天时段再重播,我相信经过这几轮的重播,一定会让对正义、崇高、庄严、神圣和主流价值有需求的真正能够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观众的心理,占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他的注意力,央视对改变整个的电视文化生态,改变老百姓的观赏意义是潜在的。

 

       [网络主持人]: 其实中央电视台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包括前一段时间播的《故宫》和《新丝绸之路》,在观众心目中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我想《故宫》和《新丝绸之路》两部纪录片也比较优秀,他们两个一是反映了过去的历史文化,而且反映的人是比较少的,再说长江恰恰反映的是非常贴近现实生活的,离我们非常近的这段历史,它所主要讲述的是以人为主的,您两位是怎么看待这三部纪录片的优缺点?

                                                           

在线现场全景

       [嘉宾:王甫]: 这三部片子都是很优秀的片子,各有各的特色,相对来说故宫是反映人类文化遗产,是无价之宝,丝绸之路既有自然景观也有人文,两者结合,长江更加侧重自然景观,更侧重于自然的遗产。刚才我们说到长江,我们说的是它有了这种基础和资格进入了大片,虽然说现在只是播到一半,但是应该说我们从一半上讲我们认为它现在也可以说是一个大片,大片不只是大制作,周期长,人员多,投入大,不仅仅是指这个,也不仅仅指画面很饱满,节奏很快捷,人物很鲜明,这个大片主要是指大主题,主题够不够这个分量,主题够不够这个定位,刚才胡老师已经谈到,我们说这次《再说长江》这个片子,我的感觉是使集体本位这种思想又一次得到了提升,或者又一次得到了大家的认同,我们知道以前我们一直强调我们要张扬个性,要展示自我,这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讲都是重要的,在这个同时,中国人的这种集体本位这是民族精神的一个特色,像有些西方国家,它是以个体本位的,就是强调自我,强调个体,当然个体本位不等于个人主义,我们说的集体本位也指集体主义,在中国这个地方,经济取得了这么大的发展,社会、文化、军事、科技各方面20年中日新月异,某种意义上讲,个人的能力,个体本位的思想受到大家多处的追捧,但是集体本位不那么认同,通过这个片子,中国这么地大物博的国家,我们必须强调我们集体的力量和民族的力量,话说长江里面把这种集体本位就化成一条河,一条母亲河,我们都是长江的子孙,我们都是龙的子孙,我们都是有一个共同图腾的子孙。我们都在一个旗帜下,集体本位对我们民族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以至于中央提出社会主义荣辱观,八荣八耻就是就以热爱国家为荣,在这里面长江就是我们这个集体,就是我们民族,从这一意义上讲,我觉得这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教育也是有一样意义的。这个片子使得我们对社会主义荣辱观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张长明台长也谈到20年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所有的场景、城市、人物20年中都有变化,这种变化里面还有一种永恒的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起码是集体主义精神和集体本位主义精神,通过这次要把这种精神发扬光大,让社会得到更多的认同,我们在张扬自我的时候,展现自我的时候别忘了我们在这个大家庭里面,离开这个大家庭任何天才都将一事无成。

 

       [嘉宾:王甫]: 我非常赞成,我今天早上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对再说长江的评价,这是一部振奋民族精神的精品力作,再说长江从更大的不仅仅从电视文化生态的建构来看它的特殊意义,包括它和故宫新丝绸一样,特别由于它是把历史与现实,自然与人文有机结合在一起的大制作,一部大片,它所蕴含的潜在思想容量应该说对今天整体的精神文明建设,文化建设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是一个新爱国主义,新英雄主义,新集体主义的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深度的一个具有教育意义的大片。也就是说它有时代特质,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英雄主义,它融入了时代性的内涵,但是它又重新张扬这种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它的思想意义和文化意义是不可低谷的。    

责编:胡悦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