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中国纪录片的探索之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0日 19:44 来源:CCTV.com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从7月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央视国际邀请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女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朱羽君女士在线点评,与网友畅谈中国纪录片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所走的探索之路。

    从“话说”到“再说”:影像的想像力

    [网络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在这里又见面了,我们现在正在为得到直播的是中央电视台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的一个在线访谈活动。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朱羽君女士,朱老师您好,您先跟大家讲几句话吧。

    [嘉宾:朱羽君]:我上网聊天是第一次,因为我觉得网友是年轻朋友,年龄的差距是不是能够让我的思想受到年轻朋友的喜爱,我不太有把握。

    [网络主持人]:您看了这几集《再说长江》,给我们谈谈观后感吧。

话说当年

    [嘉宾:朱羽君]:《再说长江》播出了好几集,对我来说,有很亲切的感觉,或者是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有一种时代的沧桑感,因为《话说长江》是20多年前播出,那时候我头发还是黑的,还是青壮年时候。那时候的《话说长江》,我记得在全国引起的震动是相当大的。因为那时候的纪录片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比较大型的纪录片的播出,而且是以长江为载体,是用非常丰富的影像资料,展示我们的母亲河长江,所以那时候很轰动,就像播非常有名的电视剧一样。那我那时候也是非常忠实的观众,因为那时候是研究中国纪录片非常好的时机,在这以前中国的纪录片都是用胶片拍的,非常的短小,到《话说长江》的时候,基本上是摄像机的时代,有充裕的摄像手段去展示空间和时间,也开始有航摄,在高空看到长江,充分展示长江两岸生活,所以那时候的《话说长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在我以后教学时,在讲中国纪录片发展的时候,我常常会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因为那时候《话说长江》、《话说运河》,以后的《望长城》,包括最早的《丝绸之路》,都是在中国的电视发展的纪录片史上有一种划时代的意义,它不但带有一种新的技术手段,也就是咱们电视从开始有录像或者那种模拟的设备,大大超过了电视台刚刚开始的胶片时代,等于从胶片时代跨到摄像的时代,给人的感觉非常震撼。

    过了20多年以后,我们看到《再说长江》,我当然有更深的感情,或者说更大的期望,更大的兴趣去看它,不过现在我看它还比较少,我只看了几集。在拍摄《再说长江》过程中,我参加了一些策划会和研讨会,所以我对它很有感情。首先我感觉到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中间有20多年的时间的流程,这个时间的流程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就使得在20多年以后,再拍《再说长江》有更多的素材,而且是一种更好的环境。

    [网络主持人]:我记得您以前说说纪录片有较长的记录,较大时间的跨度。

    [嘉宾:朱羽君]:时间是纪录片的第一因素,20多年的跨度会积累很多人文的优势,而且有一种比较的优势,有一种时间的跨度产生的沧桑感,这就使得《再说长江》有一个比较好的创作基础。另外20多年后有很多的手段也在发展,首先这次《再说长江》,影像本身有进步。我们知道20多年以前《话说长江》是用模拟设备,那时候外接话筒还很少,所以那时候的拍摄,不论是画面的清晰度,还是航摄的稳定感也好,都无法和现在相比。而这次我们用的是数字化的设备,数字高清晰,所以现在数字的影像就比那时候好。那时候《话说长江》,虽然做了很多努力,我们用了当时最好的设备,还是无法和现在相比。这次我们可以看到真正的长江源头,而且影像是那样的清晰,那么的雄浑。另外在影像的观念上也有很大的发展,比如在《话说长江》的时候,因为我们大家刚刚从胶片影像脱离出来,虽然用的是电子设备,但是拍摄方法,那种贴近感,那种对语言的运用,那种声画同步的记录,那种很人际化的交流比较少,所以《话说长江》虽然在当时很轰动,但是它的痕迹还是像电影时代的痕迹,构图很好,但那种声画同步的生活感比较少。这次在三峡那些集里,它就比较重视声画同步,以及生活自身的整体感,这也是影像很好的改变。

    另外以前《话说长江》还不是很开放,这次影像的思维比较开放,除了很好地航摄,而且有各种的高空摄影手段,遥控摄影手段,这样的话,就有许多常人难以见到一些角度和形象。另外它也不是很拘泥于某一种手法,很可能由于它的需要运用一些模拟的方式,情景的再现,包括电脑动画的方法的展示,剖析很多人文地理的形象,使得观众可以更好地认识它,在视觉上有一种视觉的想像力,所以在《再说长江》的时候,用的是数字化的手段,用的是数字化的语言和思维,所以在影像的层次上比较开阔和活跃。另外在人文上,比《话说长江》更加自由,更加重视人们的叙述和人们的心理活动、人际的交流,所以就显得比较平易,在心态上也比较贴近人们的生活。

    [网络主持人]:刚才听见您说到声音,《话说长江》的导演说当年还要用拟声,这次完全是运用的是同期声,由此可以见到技术的发展。

    [嘉宾:朱羽君]:对,和电影相比,电视在某种程度上是解放了声音的表现力。因为对人际交流来说,声音有时候比形象更有载负的能力,因为形象很重要,但是如果说形象是跟随着声音,实际上是跟随着他的内心世界,跟随着的观点他的生活方式,所以声画有各个方面的特点。现在的电视更重视声音,使得人的声音变得更加富有表现力,使得人际传播更加的完善,所以《再说长江》体现了这样一个特点。

    既用望远镜 又用显微镜

    [网络主持人]:这次《再说长江》特别重视人的因素,从名字上看,《再说长江》侧重风光地理,突出视觉效果,但实际上却有很多人文视角。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这么一个宏大的片子,自然风光和人文视角之间是如何配合的呢?

    [嘉宾:朱羽君]:因为无论从地理还是人文上,长江都是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的载体,它有很丰富的内涵,不单是地理位置,在大江两岸所蕴藏的中华民族的文化,以及在长江两岸生活的人,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纪录片的载体。但是无论怎么样纪录片有33集也好,哪怕有300集也好,你要穷尽长江是不可能的,它就需要一种概括力,这种概括力对电视来说,最好的方法是非常的宏观和非常的微观的碰撞,什么意思呢?非常的宏观就是用一个手段告诉你长江的那种气势,就像我们用很好的高清晰的航摄,各种高空手段和遥控手段来穷尽长江磅礴的气势,展示沿江的地理形势。 另外它也要特别的微观,比如三峡移民的心态,为了建设长江的未来要移民的时候,实际上很重要的是每个人的心情,你想它牵涉到每个人的生活,世世代代在长江的生活,他们的内心世界是非常的复杂和矛盾的,这个时候你要抓住这些人的心态。像片子里有一个船工,就很典型地贴近了这些人的心态,而且抓住了矛盾,他想给国家做出贡献,但是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付出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生活等等,但是我们并不回避,让他说出来,让他讲出来,让他对着摄影机镜头。到现在我还欣赏他那幅对联,他用一种非常朴实的中国对联式文化表现形式,反映了对三峡移民既矛盾又复杂又高昂的民族情感。

谈兴正浓

    另外,比方说讲到上海的变化的时候,也需要高度的概括,你想上海的变化是如此之大,我是从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一直到这个世纪我一直不断去上海,上海的变化是相当大的。我们的电视手段如果去展示这个变化,除了宏观之外,还有一种微观的体察,它抓住一个老百姓基的一个账本,最少的时候是四分钱一个冰棍,到现在3万块钱的装修,我们不但看到一个账本的变化,你可以看到中国人一种生活的务实的精神,上海人是很智慧的人,也是很务实的人,她能够几十年记一个账本,就体现了一个上海人的精神,他们的智慧,他们的精明,他们的计算,他们的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所以这种变化,就是把人放在一个很重要的地位,虽然是一个很小的事情,我觉得纪录片就是应该这样,它要把握两头。

    [网络主持人]:就是说,我们既用望远镜,又用显微镜。我记得您说过《话说长江》和《再说长江》的变化,让您体会到了一种影像的想像力,是不是就是刚才您说到的这种由大到小的出入自如?

    [嘉宾:朱羽君]:对,这带来一种冲撞。另外,为了展现变化,它表现一个摄影家不断拍同一个地方,这也体现一种人文的历史观,虽然是几张照片,但是他能干这个是事,就像那个人会记账一样,它是一种思维方式,它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这件事看起来很普通,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干的,但有的人就能站在一个角度,我今年拍一次,明年拍一次,十年以后拍一次,着就是摄影家对生活的感受,告诉观众对普通生活的态度,我们珍视时间,时间可以回报给我们许多的感受和记忆,这些都是能够抓住人一些微观的东西。所以我讲《再说长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有一些比较,前面有一个《话说长江》,所以它不断有一个对比。比如20年前,偶尔在南京街头抓住一个人骑自行车带孩子的镜头,可是到了20多年以后,我们再找到这个推车的人,再让她在《再说长江》里头再出现的时候,这种感觉也是电视形象展示那种超越感,那种沧桑感,而且这个人的孩子也长大了,而且也有了自己的车。而且她会说出当时你想象不到的故事,她说出你看了这个以后你想像不到的故事,原来她当时的心态是要躲开摄像机,她当时的心态是自行车坏了,她想,我是一个军人,我怎么能够让自己这个形象出现呢?《再说长江》的时候,她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了,所以这种故事性和韵味性就出现了。

    [网络主持人]:你刚才说的军人,我们也采访她了,她当时觉得很尴尬,但是她今天还是愿意出来,因为当时的尴尬现在已经变成一种怀念,一种对岁月的怀念了。

    [嘉宾:朱羽君]:这是一种戏剧性,有时候生活本身的戏剧性比电视上的戏剧性更真实,所以这些人物的故事、寻访也是《再说长江》的一个亮点。

    另眼看“超越”

    [网络主持人]:好多人在讨论《再说长江》会不会比超越当年的《话说长江》,实际上这两者之间的对比就是《再说长江》的一笔资源和财富。

    [嘉宾:朱羽君]:我们说的超越是个什么意义?超越就是本身时代的足迹,那时候拍也是时代本身的足迹,无论从拍摄的技术条件,无论从当时的拍摄观念,无论是拍摄人的生活,就是当时的。而现在我们的拍摄技术是现代,是数字化时代,我们的概念是比较跳跃的,比较活跃的,甚至于是快节奏的,是多方位整合的思维,它也不一样,你有这个时代的特点,所以不一定这个超越就是这个比那个好,《话说长江》在20多年前是很了不起的,同样《再说长江》在今天也是了不起的,纪录片就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它就是它自己,纪录片是一个时代的标志,是一个时代的里程碑。就看你是不是对这个时代的人理解了,对这个时代人的生活理解了,人的心态表现出来了,如果再过20多年,你像我一样头发都白了,是不是有人《三说长江》,其实也挺好,那时候你可能还有新的观念和方式,你看吧,在《话说长江》的时候,人们对影像的理解是比较按部就班的,而《再说长江》的时候影像是比较跳跃的,可是现在人能理解,就可以这样跳跃,就可以这样组合。所以这次在《再说长江》,它的语言结构也有它的节奏快、跳跃性强,多方位整合性强的特点,这也是它的一种适应时代的方式。

    纪录片的忧患意识

    [网络主持人]: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这两个片子之间的变化是不是也正好展现中国纪录片的发展,它们是不是也符合纪录片发展的轨迹呢?

    [嘉宾:朱羽君]:应该说是体现了,但是也很难说,因为我没有全篇看完,但是我觉得应该是这样,至少我感觉到我刚才讲的内容已经说明了这个时代变化的特点,这也是纪录片自身一个特点。另外不论是当年《话说长江》,或者是现在的《再说长江》,它显示的是一种气概,这种气概包括一种政治力量、经济力量、技术力量的整合,这种整合的条件并不是所有的媒体都能够具备的,所以它也是中央电视台这么一个大台的地位所决定的。首先它有这样政治的高度,另外它也有比较雄厚的经济实力,从人员的队伍来说,从它长期所积累的拍摄的经验,和它的大台的地位,都给它提供了这样的优势,比方说拍《故宫》也好,《再说长江》也好,包括拍《话说运河》也好,《丝绸之路》也好,都体现这种三种力量,都会整合在一起,比方说不是所有的台想干都有条件干,所以中央电视台应该懂得这一点,也应该珍视这一点,既然有这样的条件就应该把这个条件用好,把事情做好。

    再一个,我们也不否认这样,从《话说长江》,到今天的《再说长江》,也体现了我们国家的纪录片向来就有的中国特色,这种中国特色就是有比较强的宣传意识,也就是说我们的作品要更好的完成任务,它不只是一个纪录片的任务,它可能是完成的是好几个任务,一旦去拍《再说长江》,它不纯粹是纪录片的任务,它可能要完成的是政治上的任务,甚至要完成市场的任务,这些任务实际上都压在编辑的头上,他们都得考虑,既得考虑政治上的宣传任务,也得考虑经济上将来的市场前景,同样,还得考虑它的专业水平的发挥。所以我觉得这些编辑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三种力量往往对一个创作来说,不是完全同步的东西,可能是有一些相互矛盾,或者是相互制约,所以如果说这个片子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或者可能会这些人不满意这样,或者那部分人不满意那个,这个情况是可能的发生的。那么这个要看它发生的环境。所以无论从《话说长江》也好,或者《再说长江》也好,它的确有比较强的宣传意识。我认为这种宣传意识,我是能够理解的,我也是能够认同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央电视台这个大台是对外宣传的窗口,它要对外进行宣传,而且担任对内要振奋民族精神的任务,所以它一定的宣传意识也是很必要的。何况我们现在的电视娱乐的声浪实在是太高了,超女也好,选秀等等这些东西,娱乐也是人们的一种需求,但是人们还需要一种充满正气的声音!

谈笑风生

    那么《话说长江》,《再说长江》,今天的《丝绸之路》《故宫》等这样的大的片子担负着这样的任务,比方说更主流一些,更宣传一些,更振奋人一些,这样也是多种声音,使得电视屏幕更丰富,而且它也的确使我们能够在娱乐圈子外想得更多,一种责任感,或者一种热情,或者对自己生活的信心啊,或者对国家的一种前途的忧患意识,从《话说长江》到《再说长江》也体现这一点,因为我不光是宣传,我们也展现长江的忧患意识,它的污染也好,它的人口过于密集也好,在片子里头也会反映一些,这些是对的,告诉我们对自己的祖国要有一种忧患意识,告诉大家在一片娱乐声有一种责任感。的确,我也会想到忧患意识,不管多少青春偶像的东西,自己内心的深处我总会有一种忧患的意识,这种忧患意识就是我们国家,我们的民族,如何在这个先进的时代能够改变一些什么,怎么能制止一些污染,使得人们的生活、生产力不再那么原始,变得更加富有科技的含量,所以《再说长江》传达的忧患意识对观众来说是好的。

    [网络主持人]: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问过这个片子的制片人刘文,他说,我们不要片面理解“娱乐性”这几个字,它不光是哈哈大笑,也有含泪的微笑,观众的需求也是多方面的,所以您刚才说的是非常有道理的。

    纪录片=真实+真诚

    [网络主持人]:有网友说,这次拍摄是不是体现国内最高的水平和最尖端的科技?

    [嘉宾:朱羽君]:是不是最高的水平我还不能说,因为我的视野还是有限的。实际上有一种新的技术,就会有一种新的叙述方式,就会影响我们的思维和创作手段,会影响我们创作出来的形象的新颖程度。同样,《再说长江》也在运用,《故宫》也在运用。如果把技术发挥到应该发挥的地方,变成一种非常富有创造性的一种形式,那是需要一个从业者、编导去思考的,只有技术加智慧,才能产生新的创作的形式,或者新的创作的水平、观念。电视的每一个进步,比方说我们电视新闻的播报形式在不断的变化,技术在不断的变化,而且人的智慧到了这一步,所以有了更加大量的面对镜头的传播形式,这就是数字化的特点。

    应该说在这些方面我们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是我们还有差距的。比如我们的《再说长江》,对源头也好,对一些古文物,古代遗址的图解也好,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这里面还是很大的空间,和国际还有很大的距离。你们看过《鸟的飞行》,你看它的人文精神和技术手段合一,对鸟是像对待朋友一样,产生亲情,但是又用数字化去跟踪,所以就像给你一种完全数字化的视觉盛宴,这在中国还在努力之中,我们的财力、物力、智力还要一个阶段。比如美国的发现频道,他们很多人,他们很多精神,是人文精神加高科技,高科技必须要有很高的人文精神,更加重视人文、人的本质。

    [网络主持人]:刚才您刚才谈到人文精神,编导和摄影机,是站在一个冷眼旁观的角度,还是他们也投入感情,和当时采访的人的感情融入在一起?

    [嘉宾:朱羽君]:我觉得哪种方式都是拍摄者自己的心情、观念、个性所决定的,没有一个定势。但是有一点,就是说你要想完全的客观是没有的,任何纪录片都要注入自己的情感,只不过注入情感的方式不一样,像镜子式的反映那就不是创作了,任何一种叙述都需要主观情感的介入。但是同样,它又要有一种情感,就是要尊重客观生活,要尽可能贴近现实生活,要使得自己的情感能够真诚地与实际生活接触,而不是虚情假意,它特别尊重生活,能把人的情感和要报道的事情结合得非常的好,我觉得纪录片要是两个:一个是真实,一个是真诚,真实是我们有能够反映真实的能力,真诚是指我们是以一种尊重人,尊重生活的态度来表现,不要为了一些别的想法去制造一种效果,首先你必须尊重拍摄的对象,这种结合就是使得纪录片有更好的叙述的力量。

    [网络主持人]:你看的反映三峡移民的那一集是不是就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嘉宾:朱羽君]:我看的不是很全,我想他们是在努力这样做的。

    [网络主持人]:其实很多搞影像艺术的人,都是把纪录片视为自己至高的理想,纪录片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呢,它为什么让这么多人为之着迷呢?

    [嘉宾:朱羽君]:我自己也挺喜欢纪录片的,我记得我只要拿到摄像机去拍摄的时候就很激动,因为我是面对一个人。喜欢纪录片的人,我想是因为纪录片有更好的时空,这一点就能够吸引创作者,纪录片的出发点是人,是人和人一种接触,人和人之间沟通的一个最好的方式,所以一个纪录片工作者往往对生活对人生总是能够体现一种见解,能够体现出他自己的一种价值观,能够体现出人与人的情感。我研究纪录片,我也喜欢看纪录片,我也曾经担任过很多纪录片评奖的评委,一些成功的纪录片就是拍摄者的执著,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的尊重。

    [网络主持人]:今天网上聊天有什么感想,您能和我们说几句吗?

    [嘉宾:朱羽君]:我想网上的观众会对我谈的有各种各样的见解,但是我今天很放松,所以我讲的好还是不好我不介意,我介意的是在跟您谈话,在跟您交流,这才是重要的。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