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和江源有个美丽的约会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18日 21:08 来源:CCTV.com

    大型电视纪录片《再说长江》从7月16日起在CCTV-1黄金时段播出。央视国际于7月18日14:00-15:00邀请该片编导董鑫、航拍赵翀、摄影朱奕做客网站,与网友畅谈创作体会,共话长江20年波澜画卷。

嘉宾与主持人交流创作体会

    说不尽的长江情结

    [网络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大家在这里又见面了。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我们正在直播的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再说长江》的主创在线访谈。

    [嘉宾:赵翀]:我是赵翀,主要负责航拍的工作。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长江”的拍摄,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见识了整个长江的全貌。

    [嘉宾:董鑫]:非常高兴和网友见面,我今天刚刚走到这个演播室的时候看到这个背景,心里特别温暖。我就是去了长江源头拍摄了长江第一滴水,看到这个背景心里特别温暖。

    [嘉宾:朱奕]:我出生在湖南长沙,所以天天在江里面游泳。这次拍“长江”好像在家里面玩水一样。

    [网络主持人]:这个时候网友们也提出了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在拍片之前几位老师不一定都到过长江,几位老师谈谈之前之后的印象和感情?

    [嘉宾:朱奕]:我觉得长江就是玩水,就是家门前的那段长江。但拍了这个篇子之后,我感觉长江真的是一段历史,从头拍到尾一直在讲述中国的这段历史。

    [嘉宾:董鑫]:我虽然不是在长江边上,但是20年前播《话说长江》的时候我是一个初一的学生,当是我在承德第九中学上学的,有一天放学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家,老师说布置大家一个任务就是看《话说长江》。当时有电视机的不多,同学们集中到我家看,印象极其深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文字上看到赤壁,没想到中国真的有赤壁,通过“长江”见到中国的大好山河,而且最深刻的就是片头的第一滴水的画面,还有《长江之歌》。没想到20年之后我作为一个编导重新寻找第一滴水,重新拍摄第一滴水。后来我们真的到了长江源头拍摄第一滴水,所以那种心情,那种激动,那种敬仰之情真是发自肺腑。

    [嘉宾:赵翀]:我是黄河边长大的,以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到过长江很多次,我们就是看长江的某一片区域,对整个全貌了解的比较少。我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印象逐渐清晰。等我真正上了长江源头之后,以及我在空中整个俯瞰了长江之后,现在我对长江的感觉却好像回家似的,即使回到了北京,也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拉在了长江。长江情结可能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一个情结。

    航拍:插上黑鹰的翅膀

    [网络主持人]:说到航拍可能是网友最感兴趣的事情。而且网友看到我们网上的照片,有的网友说这是黑鹰,现在我们替网友求证一下,这是黑鹰吗?

《再说长江》航拍赵翀做客CCTV.com

    [嘉宾:赵翀]:看来这位网友对飞机知识还是比较了解的,确实是黑鹰。一般在飞机在高海拔的地区很难起飞,我们经过跟部队协调,得到了部队的支持,派出了三架黑鹰。应该说飞机的稳定性是非常好的,但是它和下游我们主要的干流区域的拍摄最大的不同,我们有一个重要的航拍仪器——陀螺仪,这是非常先进的技术,可以克服飞行中的抖动,保证画面的稳定性。但黑鹰上没有这个装置。

    [网络主持人]:那你们在拍摄中是怎么克服这些困难的呢?

    [嘉宾:朱奕]:其实当时还有一个摄影师是广西的,他是一个岩洞拍摄第一人,他的经验非常丰富,我当时跟他学了不少。其实这种保护措施,其实就是登山绳绑上几个支点就够了。我记得有一次,觉得那个山太美了,一下子整个人就探身过去了。那个时候感觉到耳朵边全部是风声。我一直坚持,直至窒息到自己扛不住了。但是那个地方确实非常美。那个时候眼睛被风一吹,眼泪哗哗地流。然后还带一个耳机,听导播的话。那个时候感觉像是在水底憋气。

    [网络主持人]:你们当时航拍的摄像机是平时的摄像机还是便携的?你们拍摄的过程当中首先是很沉,有没有往下“拽”的那种力量?

    [嘉宾:朱奕]:其实那个时候你就知道风的力量有多大,那个时候你不是它往下坠,是你把它拉着不被风吹跑了。

    [嘉宾:赵翀]:你会发现脸靠舱门比较近时,会感觉脸上的面罩不是吹开,而是被撕开。

    [网络主持人]:我想知道像这样高难度的拍摄工作,我们的摄像师在上面一次要连续工作多长时间?

    [嘉宾:朱奕]:其实这个真的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其实我们在上面工作时间并不太长,长的是等待飞机来的时间。在一个月前飞机已经在成都了,可能过几天就过来了,结果过几天到西安了,然后又在等,一等就是半个月。就是这个等的过程,你每天都提着这个劲,但事实上你等了将近一个多月,你那个劲已经崩到最后了。

    [嘉宾:赵翀]:飞机来了时候我感觉快哭了。

    [嘉宾:董鑫]:为什么没来啊?主要是天气的原因。那么大的高原只有黑鹰飞机能飞过去。如果天气不好的话,得不到安全保障。

    [嘉宾:赵翀]:因为我们源头航拍有比较大的难度,一个是没有作为航拍基地的机场,其次我们在飞行当中没有高原上系统的气象资料。所以我们只能问当地的人,大概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并且高原地区变化特别大,一天当中各种天气变化都能见到。所以说我们在飞行当中随时要准备回避天气的影响。因为本身高原上高海拔地区的起飞对于飞机的动力影响就非常大,再加上气流的影响,再加上颠簸,对他们来说,每一次颠簸我在上面的感觉还是需要一些心理素质的,对生理、心理都是一些挑战。往往是我们在拍摄当中注意力太集中了,我们都意识不多颠簸什么时候发生,只有在猛一动的时候,才发觉飞机颠的很厉害,这个时候感觉还是挺怵的。

    [嘉宾:朱奕]:每次我们拍摄回来都一起看回放,我印象中每个飞机上两个飞行员,飞行员也坐在一起看,人家也是在比赛,看谁飞的好。因为航拍有的时候真的不是拍出来的,而是飞出来的。

    [嘉宾:赵翀]:应该说航拍,50%是摄像拍出来的,50%是飞行员飞出来的。每天晚上在看片子的时候他们会说这个飞的好,我们也说飞的好,但是如果侧一点就更好,他就知道了,记在心里,后来配合越来越默契。

    [网络主持人]:长江源头航拍的经历对于这三位飞行员也是第一次是吧?

    [嘉宾:赵翀]:对,对于他们也是第一次。

    [网络主持人]:他们在飞行也有导航吗?

    [嘉宾:赵翀]:本身他们每架飞机上配有导航员。我们有通讯车,通讯车有一个电台可以直接和飞机上联系。三架飞机就是相互监视,相互配合,相互照看一下。在拍摄时,我一再和飞行员说尽可能地低,因为低一些有一个高度的变化,冲击力会大一些。但是机长说不能再低了,动力不够。我就一直在说“再低一些”,后来机长大声喊“再低就不行了”。

    “不要喘气,我要录下水的滴答声”

    [网络主持人]:在航拍中咱们获得了这么多珍贵的素材,要把他们裁减成片,还要靠编导。董鑫老师,这些地理风光是怎么跟人物故事配合的,能否大概给我们介绍一下?

《再说长江》编导董鑫做客CCTV.com

    [嘉宾:董鑫]:航拍是从雁石坪出发,飞到姜根迪如大概用50分钟。而我们要开车过去,没有公路,我们大概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到了姜根迪如地区。有很多的冰河,实际上有很多的资料我们还没有剪辑到,更加不可想象。因为有些河,你不知道它的深浅。怎么走一切靠我们的藏族向导,他们只看山形水势,过冰河的时候,有时候全是冰,他就知道,拿石头砸那个冰,看这段结实不结实,一走一停一走一停,他砸出一条路,我们按照那个路匀速冲过去,后面的车再跟着过去,否则就很危险。后来我们沿着东边的小道向姜根迪如穿行,走的是放羊的小道,一直往里走,后来包括回到大本营的时候,我坐那个车的后轮子只有一个螺丝还拧着,觉得特别万幸。后来等我们到了姜根迪如以后,大概有三公里的路就不能坐车了,那个时候的海拔就已经是5000米左右了,我们只能步行。感觉呼吸不够,走两步就喘气,耳边全是同事的喘气声。大概我们走了半个小时的时候,突然一片开阔,那就是源头,就觉得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看到了长江源头,这里可能就是我们的长江第一滴水,激动是激动,但是想干活是不可能的,因为全部趴下了。冰川是蓝色的,非常漂亮,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叫摄影师赶快拍,但是叫了半天根本没有人来,回头一看我们的摄影脸色发白、嘴唇发紫,赶快给他吸氧。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将近5800米了。后来大概过了30多分钟逐渐适应了,但是在上面全是喘气声,后来我们录音师说:“不要喘气,我要录下水的滴答声”,但是谁能憋的住呢?根本憋不住。

    [网络主持人]:说到这里,我想问一下,咱们片子里面出现的声音是同期采集的吗?

    [嘉宾:董鑫]:对,是同期采集。在《重上江源》这集里,快到姜根迪如的时候,不知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有没有感受到喘气的声音,那些都是真实的声音,是我们真实的感受。你看到冰川以后,这里就是万里长江的源头,那种感受无以言表。

    [嘉宾:朱奕]:其实现在都两年多了,特别是看到这几天播的几集的时候,一下子就感觉我太怀念那会儿了。

    [嘉宾:董鑫]:反正每集看到自己熟悉的场景的时候心里特酸。这两天播出的时候是自己动感情最多的时候。

    [嘉宾:赵翀]:当时觉得那么艰苦,但现在想起那些日子,还真是挺有意义的。

    江源第一家

    [嘉宾:朱奕]:我们那个时候在江源第一户人家住了三天,拍摄他们的生活。看着他们,有什么活动就去拍他们,在他家里面还有20年前的报纸。

    [网络主持人]:他们是不是也很少见到外面来的人?

    [嘉宾:董鑫]:去了江源第一家人以后,我们去的一个藏族小伙子看上那家的姑娘了。

《再说长江》摄影朱奕做客CCTV.com

    [嘉宾:朱奕]:我们那个向导是可可西里的民警,他看上了那个藏族女孩,但是那个时候那家藏族家里面妈妈走的早,所以必须儿子娶回来媳妇,女儿才可以嫁出去。这是藏族女人自我牺牲的一方面。

    [网络主持人]:那当时那个小伙子成功了吗?

    [嘉宾:朱奕]:被我制止了。(笑)

    江源的天,小孩的脸

    [嘉宾:董鑫]:江源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确实是这样,一次我们拍了三个小时,立刻天就变了,天昏地暗,当时我们就赶快往下撤,往大本营撤。我们要走大概一个半小时,我们分成两个组,一个组留下,第二天再补拍一些,但是第二天没办法拍了,因为大雪,伸手不见五指。

    [嘉宾:赵翀]:航拍的时候也碰到过这样恶劣的情况,我们起飞的时候天气非常好,我们飞得很高兴。但是接近到陀陀河的时候,接到信息说赶紧回来,有乌云。非常快,我们就几分钟的时间飞机落地,然后给飞机盖上棉被,刚盖上冰雹就下来了。我们都来不及躲开,只能扯起被子的一角躲在下面。

    [网络主持人]:当时航拍的时候很多画面是一次拍成的还是反复拍的?

    [嘉宾:赵翀]:我们航拍一个是源头的航拍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很其他地方不一样,它不能重复拍摄,一个在那个地方太危险了,你要等到天气各方面都实现不太好等。但是在某一个点我们可能多旋转一圈,然后大家磨合。

    [嘉宾:朱奕]:比如看到一群藏羚羊了,就转一圈,所拍一些。

    [嘉宾:赵翀]:我们也想把所有的东西都记录下来,但是有些东西不会太精雕细琢,毕竟和地面不一样,但是应该说我们上去以后不关机,把每一个镜头全记录下来。

    [嘉宾:董鑫]:电视是遗憾的艺术,但是我们没有留下遗憾。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没有什么遗憾,竭尽全力的100%的投入。

    护送高原精灵回家

    [网络主持人]:每个节目28分钟,它除了风光还有藏族的这户人家,还有藏羚羊的故事,这个片子一下子有了人文关怀的色彩,您是怎么处理的?

    [嘉宾:董鑫]:实际上,我们在做《重上江源》的时候自己也感受到了,这集比较难做,因为江源是无人区,基本比较难见到人,你只能记录物,记录冰山“变与不变”。当时我们商量的时候觉得这集讲长江源头,讲什么,就讲长江源头的“不变”。但是我自己心里一致认为,的确有全球气候变暖这样的大变化,但是我觉得它应该有不变的东西,后来我们找到七十年代的航拍图,还有2002年的卫星遥感图,一对比非常有意思,有一些冰川缩小了,但是也有20多条冰川向外延伸了,此消彼长。长江源头不会枯竭,当然有赖于我们后人对于环保的认识。

回想当年,娓娓道来

    [网络主持人]:那你们做的《生命的高原》这集,也拍摄了保护藏羚羊的,这一集是怎么考虑的?

    [嘉宾:董鑫]:三江源生态的保护就是找了一个点作为贯穿,就是藏羚羊,我们自己也拍到了很多藏羚羊的迁徙。当时有一个镜头我在编辑的时候也特别激动,我们的摄影无意当中拍到的,当时藏羚羊过公路,我们正在拍这个镜头的时候,藏羚羊正在犹豫,突然一辆汽车过来了,藏羚羊很害怕,但恰恰在这时候,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那个车一个急刹车。可见对藏羚羊有非常强的保护意识。我们的摄影一直在盯着那个镜头,藏羚羊犹豫,最后终于有一个藏羚羊下决心了,它试探着上去了,觉得没事,又走了几步,一使劲就跑过去了。后面藏羚羊都过去了,有的比较绅士、有的撒着欢跑了过去。

    [嘉宾:朱奕]:当时我们用的是40倍的长焦,不能特别近。

    [嘉宾:赵翀]:因为它特别敏感,如果听到一点儿声音,它马上就会惊惶失措。

    [嘉宾:朱奕]:这几年藏羚羊对于汽车还比较认可,知道不是敌人,但火车还是一个重点。

    [嘉宾:董鑫]:火车如果通行,藏羚羊会不会影响,我们的镜头已经拍到了,藏羚羊好像已经有一些在适应。它可以穿过。

    [嘉宾:赵翀]:其实这两年在青藏公路上所有司机对藏羚羊保护意识的认识程度还是很高的。

    [嘉宾:董鑫]:因为青藏铁路是特别繁忙的一个路段。遇到藏羚羊迁徙的时候很多人不管多急都停车,用目光护送着藏羚羊通过。它一过好几百只,很长时间的,但是没有人着急。

    摄像机像哨兵一样站岗

    [网络主持人]:这几集《再说长江》的解说词非常优美,也很有气势,但也有一种说法,认为解说词是不是应该抑制自己的文学冲动,更加客观一些,你作为编导把握解说词的基调,您是怎么考虑这个尺度的?

    [嘉宾:董鑫]:面对像长江这样的片子,尤其是长江源头和生命高原这样的解说词,你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创作激情的。也有人说用大量的同期声、效果声来表现,但我觉得在《重上江源》《生命的高原》这两集中还是需要大量的解说词的。

这个问题有意思,仔细看看

    [网络主持人]:也有我们网友在问摄像如何把握镜头的运用?是推拉摇移还是长时间的等待?

    [嘉宾:朱奕]:其实我们去之前我们有一个总摄影师金贵荣,金老师有一个要求,基本上都是以静态为准。实际上这里面还有一些我们叫延时拍摄,这是我们只是这款机器才有的。我们看到云在飞快地跑,就是用延时拍摄。

    [网络主持人]:那延时拍摄最长的时间是多少?比如说是一天?

    [嘉宾:朱奕]:在那儿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你要看到有云,就抓住一切机会。

    [嘉宾:赵翀]:我们在源头拍摄的时候,在我们的大本营总会有一个小帐篷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盯着机器,像哨兵站岗一样。虽说源头到处都是景,但真要拍摄下来,还是非常难,因为舍不得割舍掉什么。

    丽江的温柔时光

    [网络主持人]:说到拍摄,我就想到朱老师既拍摄《重上江源》这样恢弘大气的镜头,又拍了《金沙流韵》里的富有情调的丽江古城,你是怎么完成这种转换的?

    [嘉宾:朱奕]:这对我是脑子的一个大转弯。丽江我们拍了挺长时间,将近三个月。其实丽江最难拍的就是拍过的人太多了,想在里面再有一个新的拍法很难。我们后来落到两个点:一个是“水”,再一个就是那里面的人和去那里的人的状态。李实一家人很有特点。他们小时候在四方街那儿把自己放在盆里飘回自己的家,后来越琢磨这一家越觉得有意思。丽江有一批这样的人,老人提笼架鸟,他把鹰养大了以后就把它放掉,他们也特别注重自己的文化。

    [网络主持人]:而且我当时看到在拍摄丽江的时候也运用了摇臂,我觉得在高原和丽江运用摇臂可能有比较大的困难。你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嘉宾:朱奕]:这次能够把摇臂拉到源头我觉得真的是一次壮举。600公斤的东西,从一个地方挪到另外一个地方基本上是可可西里的干警在帮我们运的。

    [嘉宾:赵翀]:下了车以后我们要找石头垫车,就这么大一个的石头我连50米都走不了。

    [嘉宾:朱奕]:丽江用摇臂就不一样了。因为那个地方实在拍的太多了。你怎么把那个摇臂用好。它要跟着水的节奏走。

    [网络主持人]:你们在拍摄的时候怎么讲究镜头的构图?色彩,包括有一个画面,是早上有点儿雾的村庄的全景,感觉特别美,还有洗街的那个场景。

    [嘉宾:朱奕]:其实说句实话,丽江你怎么拍她都是美的,因为她真的是一步一景,你走不动。所以昨天还在跟导演说那个镜头怎么没用上,这个镜头怎么没用上,这真的是一个遗憾的艺术。那里原生态的东西保存的非常好。我们爬上山头的时候并不知道会有炊烟这样的景色,只想拍一个全景,后来一家冒起来了,第二家冒起来了,组成了非常经典的镜头。

在线演播室全景

    相濡以沫 难忘长江

    [网络主持人]:最后我们想请三位老师谈谈整个拍摄过程中最难忘的经历和感受?

    [嘉宾:赵翀]:航拍当中,我比较难忘的实际上是朱老师在飞机上遇险那次,突然间出现一个故障,等过了两个小时修好了之后再起飞。那个时候真的很难忘,我们体会了朋友、同事、兄弟之间的心相连的感觉。

    [嘉宾:董鑫]:说到难忘,我想到上源头之前我们在开了一次小会,说到了源头谁跟谁发火都不要生气,因为源头气压低,人很烦躁,火气很大。但是实际上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和另外一个人约好在一个地方相见,那天突然下起了雪,我们互相找不到了,非常着急,后来见到面他以后跟我发火,你为什么不打着一个红旗?让我们能看见你?我说红旗是有,但是哪儿来的棍子?高原都是低矮的小灌木啊。这是开一个小玩笑,大家实际非常和谐。

    [嘉宾:朱奕]:我特别体会到彼此的相爱,其实我们有时在外面,经常给组里面提出苛刻的要求,他们每次都把这些东西赶紧地给你寄过来,真的当成自己的事情一样。这是特别值得珍惜的一点。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