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长江人”的远古祖先
移动用户
联通用户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10日 16:58 来源:CCTV.com

  人类的远古祖先是原上猿和埃及猿,现代人是由腊玛古猿——南方古猿——直立人——智人进化而来的。从现有的考古材料看,中国境内的早期人类是从长江上游云贵高原逐渐向长江下游和黄河流域扩散、迁徙的,长江上游的云贵高原所在的亚洲高原很可能是人类的起源地之一。张之恒、吴健民:《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第141页。他们成了我们人类的共同的祖先。

  一、“人猿相揖别”

  毛泽东在《贺新郎·咏史》中吟道:“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诗人用生动形象的笔调描绘人类远古时代的“小儿时节”,人与猿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几个石头磨过”,是富有想象力的。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能否创造使用工具,人类能够使用并创造工具,动物则不能。当时所使用的工具,多为石器,人类使用石器作为工具的时代便是石器时代。石器根据制作的不同,又可分为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使用打制石器的时代是旧石器时代,使用磨制石器的时代便是新石器时代。严格说来,在旧石器时代,磨制石器是不见或不多见的。当人刚与猿分离时,他们的区别或许只是“几个石头打过”。

  长江流域已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早期古人类遗存有:元谋猿人,巫山猿人,郧县猿人,郧西猿人,和县人以及贵州黔西观音洞文化和湖北大冶县的石龙头文化。

  巫山猿人是1986年10月在四川(今属重庆市)巫山县大庙龙骨坡发现的。古人类化石计有:乳门齿2枚,恒门齿1枚,带有2颗牙齿的左下颔骨1块。其年代距今约为201一204万年。文物编辑委员会编:《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9)》,文物出版社,1991年,第251页。这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古人类化石之一,对探索人类的起源具有重要意义。

  元谋猿人是1965年5月在云南元谋县上那蚌村附近发现的,出土了属同一青年男性个体的左、右上内侧门齿两颗,其形态与北京人相似。与元谋猿人牙齿伴出有多件石器和29种哺乳动物化石。根据对哺乳动物化石和草本植物的抱粉所作的分析,表明当时为亚热带的草原——森林环境景观。元谋猿人生存的年代,目前尚有争议,一说距今160——170万年,一说距今50——60万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文物出版社,1984年,第2—3页。

  郧县猿人是1975年5月在湖北郧县梅铺乡杜家沟的一个龙骨洞穴中发现的。共获得4枚古人类牙齿化石和1件有人工打制痕迹的石核,与之伴出的动物化石20多件。其生存年代距今100万年。1989年在郧县曲远河口发现的猿人化石以及郧西猿人的年代均略晚于郧县猿人。杨宝成主编:《湖北考古发现与研究》,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5年,第9—12页。

  和县猿人系1980年在安徽和县陶店镇汪家山龙潭洞里发现的。包括一具目前国内保存最完整的头盖骨化石。在含猿人化石的棕红色砂质粘土中,还发现了石器、成批的骨器以及烧过的骨头、牙齿及灰烬。伴出的哺乳动物化石既有华南大熊猫——东方剑齿象动物群特征,又有华北类型的肿骨大角鹿、大河狸等,兼具南北动物群系的特征。这与和县地处南北交汇的地理位置是相符的。和县猿人距今的年代大约为20万年。

  贵州黔西观音洞文化共发现石制品3000多件,石器原料多为燧石,打片方法以锤击为主,其中80%为刮削器,石器大小悬殊,形状不甚规则,以中小型石器为主。这是迄今为止在长江以南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早期一处最大的文化遗址。对了解我国旧石器时代南方地区文化的发展和继承具有重要意义。

  长江流域另一处重要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址,是在湖北大冶湖水乡章山村发现的,被命名为石龙头文化。在全部88件石制品中,石核34件,石片27件,砍砸器17件,刮削器10件。制作方法仍以锤击法为主,有些砍砸器在刃缘相对的一边或一端加以适当的处理,似乎是修理把手的措施。根据北京大学考古实验室的铀系法测定,石龙头第一层的年代约为距今28.4万年,已是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晚段。原思训:《华南若干旧石器时代地点的铀系年代》,《人类学学报》1986年3期。

  上述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使我们对于长江流域古代人类的活动情形窥知一二。这些早期的“长江人”(姑且如此称呼)们,居住在山洞里。山洞的背后是高山,山洞的前面是缓缓流过的河流小溪。他们从山上捕获小动物,采集果实;从水中捕捞鱼虾,汲取生活用水。日常生活所需食物基本无忧。他们已开始用火,烧烤食物是人类文化史上的一大进步。当然,火还可以用来照明,驱散严寒,防御猛兽的侵犯,其作用可谓大矣。所以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民族都有过火崇拜或太阳崇拜,想必就是远古时代人们对于用火的留恋。虽则远古时代的人类留给我们一些打制石器,但我们对于他们的生活“细节”实在所知不多。我们知道石龙头的打制石器比观音洞的石器更规整更精致,由此可以推测石器的制作技术有了进步。石器的种类并不多,可见当时生产方式十分简单,生产工具也很简陋。根据大量的动物化石与古人类化石伴出的事实,我们可以推测人与动物的界限实在很难区分,此外,根据世界其他地方的考古发现和民族志材料,这时候的婚姻状况也很混乱,大致还处于群婚阶段,当然谈不上家庭。

  由于技术十分幼稚,社会劳动主要由女性承担。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一片混钝,似乎与动物界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们终究从那些打制的石片和用火后残留的灰烬上,看到了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也看到了长江文化的一线曙光。我们得感谢这些长江人的遥远的祖先们,是他们拉开了长江文化的序幕,并上演了长江文化史剧的第一幕。

  二、蒙昧与野蛮

  大约在距今20万年的更新世晚期,人类进化到早期智人阶段,在考古学文化上则属于旧时器石代中期,相应的社会组织则为蒙昧时代中期。

  长江流域早期智人化石有长阳人,旧石器时代中期遗址有:贵州桐梓,湖南新晃大桥溪。湖北枝城九道沟,安徽巢湖银山等。长阳人遗址位于湖北长阳县赵家堰区黄家塘乡下钟家湾关老山南坡的一个龙洞中。长阳人化石主要是一件残破的左上颔骨,上面有两颗臼齿和一颗单独的臼齿。从牙齿的形态分析,长阳人介于猿人与现代人之间,是典型的早期智人。与长阳人伴生的动物属于典型的华南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距今年代约为19.5万年。

  1972年在贵州桐梓县云峰岩石灰洞内,发现两颗牙齿,10多件石制品,2块烧骨,25种动物化石,以及大量的炭屑。桐梓发现的石制品都是用锤击法打片,有的石器还经过进一步的修理加工,与贵州黔西观音洞文化有明显的继承关系。这在南方地区是不多见的。

  新晃大桥溪遗址位于湖南湘西新晃侗族自治县大桥溪,1979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进行试掘,发现石片、石核、砍砸器、刮削器、尖状器等20余件石制品。石器出土的地层为更新世网纹红上层,从石器的特征分析,该遗址为旧石器时代中期。《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0年)》,第204页。

  枝城九道沟遗址位于湖北省枝城市(原宜都县)青龙嘴九道沟村。1989年8月发现,随后进行多次发掘。共获得石制品395件和动物化石10多种。石器种类包括石片、石核、砍砸器、刮削器等,制作规整,出现明显的台面修理技术,反映了石器制作技术的进步。

  综观长江流域旧石器时代中期诸文化,石器的制作技术虽有进步,但这种进步还是相当缓慢的。

  如果说旧石器时代中期长江流域的古人类分布还较稀疏的话,那么,到了距今5万年至1万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址的分布己相当普遍了。仅就《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9)》一书统计,四川省(含重庆市)有5处,贵州省有10余处,云南省有10多处,西藏3处,湖北省4处,湖南省则多达60余处(含旧石器时代早中期,但以晚期为主),江西省2处,安徽省共有旧石器地点12处,江苏省3处。这个统计数据当然还不完备,数量的多少往往和一个地方的考古工作成效有关。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发现,长江上中下游各省区都古人类的足迹。从遗址所处的地理位置看,既有山区洞穴,又有丘陵岗地,还有平原湖区。这表明,古人类已由山地走向平原,人类活动的范围大大地扩展了。

  从人类进化的角度看,长江流域旧石器时代新人(晚期智人)阶段的体质特征已与现代人基本相同,具有黄色人种的大多数基本特征,显示出他们与黄种人以及现中国人之间存在着亲缘关系。

  从石器的种类和制作技术上看,种类主要有石片、石核、石叶、砍砸器、尖状器、刮削器、雕刻器等,较之以前已有增加,制作的技术不仅有锤击法和直接打击法,还出现了间接打击法。

  石器的加工更加精细、复杂。在贵州省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比较普遍地发现骨器,总数达千余件,种类计有:铲、锥、叉等,制作方法大体有打、琢、刮、磨四道工序,表明制骨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在云南省保山市塘子沟遗址中,发现骨、牙、角制品124件,计有骨锥、骨针、骨镞,角锥、角铲、角矛头等,这些制品都普遍采用打磨和刮削技术,制作较精。遗址中还发现了房屋遗迹,有火塘、柱洞及夯土面。火塘呈不规则形,塘内残留烧土、炭屑及烧骨。类似的居住遗址在湖北江陵鸡公山也有发现。鸡公山遗址由此还入选1992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中国92年十大考古发现》,《中国文物报》1993年1月17日。

  长江流域现已发现的古人类化石,不仅有直立人,还有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这对于人类的起源和进化无疑具有重要意义。长江流域古人类体质的进化,显示出与黄种人和现代中国人之间存在着血缘上的连续性,这对中华民族的起源、形成和发展亦具有重要意义。

  长江流域旧石器时代石器制作技术的不断进步,骨、角、牙器的出现和使用,为后来的新石器时代的到来准备了技术条件。箭头出现了,弓箭的发明对于古人类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极大地推动了渔猎经济的发展,扩大了食物的来源,正是在旧石器晚期生产增长,食物丰富的基础之上,新石器时代的制陶业和原始种植业才有了可能。(来源:《中华长江文化大系》)

责编:郭翠潇

1/1页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