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记者手记]出征前的48小时  
移动用户
联通用户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27日 17:57 来源:CCTV.com

  

 
       

(cctv.com郑伟报道)我原来不知道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出征前的48小时让我对自己显现出的那种焦虑和亢奋真的感到了惊讶。

    当我得知网站领导在几小时之内作出的决定:2天后派我参加此次《再说长江》长江源拍摄活动的随队采访时,焦虑带来的压力甚至畏惧远远超过了兴奋。

    在零下20多度的长江源坚持10多个夜晚;在没有正常通讯设备的旷野及时发稿;在空气稀薄的青藏高原拍摄图片;算上往返途中时间将近20天不能洗澡……这是摄制组的黄卫向我描述的拍摄生活。于是刺骨的寒风、漫天的雨雪、泥泞的沼泽、尖利的冰崖、漆黑的荒原、还有眩目的紫外线……我,开始出现幻觉。

    因为刚从东北的森林里钻出来,脚不沾地马上要出发去西北采访了,时间和空间上几乎没有过度,我还真有点找不到方向和感觉。

    摄制组的田原在电话里催我去体检,说很急,就差我了。一大早,带着满脑子的东北印象和此次行程只言片语的描述,边吃边跑到体检中心。糟了,我忘记了检查要空腹!开始语无伦次地和小护士解释缘由,寻找着解决方案,无奈最后还是抽了血,签下字“餐后化验,后果自负”。在漫长的身体各零件的检测中,我从医院的一个长椅上挪到另一个长椅,一上午就在心急如焚的等待中度过了。

    中午回到单位一堆旧帐还等着我——开始整理东北的专题素材,好在图片文字现成的,又有同事的帮助,2个小时后终于有了眉目。

    来不及歇气一路小跑到了摄制组的办公地,了解行程、注意事项,然后开始试装、领装备。又与节目统筹赵冲谈网络技术需求,讨论行程报道形式和方案。

    这时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用海事卫星电话上网只能达到2KB的传输速率。当初在珠峰中央电视台做直播时,因为是大兵团作战,电信是专门拉了机站过去,可以保证通讯设备多渠道的上网。但这次下了格尔木就不再有常规通讯设备了,只有依靠海事卫星电话,而这昂贵的东西又无法满足传输图片的需求,以一张网络新闻基本标准50K的图片来讲,理论上传输就需要25分钟!加之海事卫星电话的信号时会中断,20天时时跟踪报道现在几乎成为了不可能。寻找与海事卫星电话对接的快速上网方式一下子成了眼下的当务之急。

    不停地擦汗,不停的打着电话,台里、技术部门、朋友……到处询问、求助,不放弃一丝希望。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希望依旧渺茫,而天色却渐渐暗下来了……

    马不停蹄的赶回家,打开洗衣机把所有从东北带回的脏衣服通通塞进去,开到“短时洗”,我已估计到明天可能得在办公室熬夜做出发前的准备了,这些衣服明天一早要收进箱子带走。因为畏惧寒冷,我把好几个冬天都没穿过的绒衣绒裤也都一股脑塞进了背囊。自己草草拉了个清单之后又是一阵的翻箱捣柜,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想找的东西,头灯、日用品、登山杖……胡乱的塞进大背囊,因为还有装备散在办公室和摄制组,为了使其达到最合理的空间利用,那么所有的东西在动身前还要重新整理。

    满头大汗的看看表:凌晨3点钟。

    天哪,整整20多个小时过后,一件正事还没落实,我不知如何是好,眼睛直直,毫无困意。

    睡了3个小时的我7:00到办公室开始用网上的搜索引擎收集有关长江源头的资料,成果并不明显,可怜的一点数据让我有些担心。

    9:00前到摄制组开动员和策划会,没有授旗仪式,没有合影,也没有慷慨激昂的宣誓,好在会不长,而且又是拍摄行程中的要点,我边拍照边记,从行程到拍摄,从节目到技术,总算对活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采访计划也开始有了个大概轮廓。

    会后我又开始请示有关通讯传输的问题,这是我要解决的头等大事。总领队刘文听后考虑了一分钟:保证宣传效果,你有什么技术需求,支持你!于是马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联系。

    中午去照相器材城配齐了镜头和电池,回来抽空开始写上午动员会的稿子,整理照片。这时联系到的台里传送中心的贾培宏来了电话,热心的他告诉我那种ADSL无线上网卡有了消息,这种连接海事卫星电话的ADSL无线上网卡可以比较大的提高传输速度。虽然调试地点很远开车要一个多小时,他还是爽快的答应马上和我一起过去帮助调试。

    没想到由于软件和海事卫星技术参数设定的问题,调试很不顺利,安装、连接、调试、查资料、打电话咨询,再安装……2个多小时我几近绝望的时候,笔记本的右下角开始闪烁连接畅通的标志,那兰色的小图标差点让我掉下眼泪。

    回来路上仍然遇到堵车,但解决了心腹大事的我觉得路依旧那么宽,天依旧是那么的蓝。

    捱到了办公室继续写稿,修图、发稿,交接剩下的工作。继续整理行程资料,并交替着开始测试设备。检测借来的笔记本和相机就用了2个多小时,因为这是我最重要的武器,上了前线拉不开拴可是无颜江东父老的。上午开会时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马宏杰提醒我,在格拉丹东的冰原不要说晚上,就是白天恶劣天气下数码相机的锂电池也有可能被冻住,到时无法开机那才叫欲哭无泪呢。所以我又特地回去取了自己的胶片相机,以备不时之需。

    晚上10:00开始打点行装。看到同办公室的同事史健中午帮我打的饭,这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我还没有吃饭。两天48小时里只吃了一早、一晚两顿饭,又饿又渴,我有点盯不住了。

    饭有点凉,但很香。

    充电器上最后一块电池的红灯慢节奏地闪烁着,我的心跳也开始趋于平稳,开始浏览网上《再说长江》专题里的内容,了解我们的队员。我不知道那些摄制组的弟兄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出征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我相信他们不会象我这么狼狈,但为了保证各自每个环节顺利畅通,他们所付出的辛劳有许多是旁人所不知道的。

    凌晨2点,离出发只有3个小时了。点上一支烟,我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那20天。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