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长江第一拖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2日 07:53 来源:

正在航行中的“千吨钢箱梁”拖带船队 宋伟 摄

  5月15日上午,103米长、19米宽、1400吨重的大型钢箱梁在重庆港务集团船务公司两艘拖轮的拖带下,从武汉安全浮运抵达目的地——重庆。把钢梁当成一个船体,放在水里由拖船提供动力,这样的运输方式属于世界首例,堪称长江航运史上的奇迹。

  中标承运

  长江与嘉陵江环绕重庆市,由于两江上先后建起了数十座桥梁,于是,重庆在拥有“江城”、“山城”别名时,同时又有了“桥都”之称。

  重庆石板坡长江大桥始建于七十年代末,是重庆主城区长江上的第一座跨江大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这座连接主城南北两岸的主干线车流量猛增,天天堵车。2003年,市政府决定对石桥坡长江大桥进行加宽改造,以解决这个令人头痛的交通瓶颈。

  在专家论证复线桥建造方案时,考虑到“黄金水道”的通航要求,且新、老桥型,布跨又必须一致,决定去掉江中心的6号桥墩,由此在5号和7号墩之间形成了一个330米的大跨,从而成为同类桥梁中的“世界第一跨”。经建桥专家科学论证后设计出了自重轻、强高度、刚性好的大型钢箱梁。由湖北省武昌造船厂建造的这个“世界第一跨钢箱梁”,通过焊接密封,在前端安装上一个假船头后,放入水中就像一艘半浮半潜的“潜水艇”。

  已有10多年特殊拖带历史的重庆港船务公司凭着诚信的服务、过硬的技术、丰富的经验、完善的方案中标负责“世界第一跨钢箱梁”的特殊拖带任务。

  虽然该公司曾出色地完成过诸如猎潜艇、海轮、出口缅甸客轮、重庆市六座大桥的钢箱梁等50余起特殊拖带任务,但这次承接的“千吨钢箱梁”漂浮拖带却是第一次,且史无前例。为此,重庆港务集团及船务公司领导均高度重视,通过近三个月的反复论证,研究制定了具体周密的拖带方案。

  启航

  4月30日下午4时,千吨钢箱梁顺利下水起浮定位后,早已等候在此的重庆港船务公司2艘拖轮和1艘驳船开始实施与钢箱梁捆绑编队。近40名水手在唐应谦总船长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用总计长2000余米的钢缆将3艘船和钢箱梁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编队结束后,渝港拖1003轮在钢箱梁的后面顶推,渝港拖802轮硬顶渝港甲800—1驳在左侧旁挂助推,整个船队总长150米,宽31米,从高处望去,三艘船夹着钢箱梁像一条飞机跑道,俨然一艘航空母舰。

  5月1日凌晨6时,在武汉海事部门2艘海巡艇一前一后的护航下,随着一声汽笛长鸣,钢箱梁运输船队从武昌船厂码头缓缓起航浩浩荡荡向目的地重庆进发。

  第一天由于湖北境内天气转晴,风速平和,水流不急,航速从每小时5.3公里提高到了8公里,原计划航行60公里后在牌洲锚泊过夜,最终多航行了32公里,停泊在离武汉上游92公里的金水峡过夜。

  过两闸一坝

  举世闻名的长江葛洲坝和三峡大坝船闸自建成以来,尚未有钢箱梁这种超长、超宽型的船队通过。特别是葛洲坝2号船闸仅宽32米,而钢箱梁特殊船队宽达31米,只有1米的空隙。

  5月8日上午9时,经层层论证和审查才得以特批通过的“钢梁航母”船队采取拖轮驳船紧靠南闸壁的方式,把仅有1米空隙留给钢梁以免碰撞和摩擦。在葛洲坝永久船闸调度室的指挥下,唐应谦与全体船员睁大眼睛,小心翼翼,精心呵护,45分钟后船队终于有惊无险地安全通过2号船闸。

  为了抢在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前头,船队驶出葛洲坝2号船闸后一鼓作气向三峡大坝挺进。14时船队停泊在三峡大坝船闸外的闸道上待命。考虑到钢箱梁船队不能夜航,三峡大坝通航管理局大开绿灯破例允许船队“插轮子”提前过闸,并派专人在指挥室监控指挥。

  翻越三峡大坝需通过四级船闸,从引道进入船室,关闭闸门,进入下一个船室……四级船闸最大通过能力是34米宽的船队,钢箱梁船队一路顺风安全通过,而尚未完全建成的第五级船闸的大坝底部,有两个正在修建的墩子,最大通航能力缩小到27.8米,为确保安全通过,船队在第四船室解缆,重新编队——由渝港拖1003轮一艘船在后面成一字形推动钢梁通过闸口。下午6时许,钢箱梁船队毫发无损安全翻过三峡大坝船闸,总船长唐应谦激动地松了一口气,全体船员欢呼雀跃。

  过险滩

  钢箱梁不允许擦挂,更不能经受剧烈碰撞,一旦变形,这个庞然大物将报废。江中行船走水变数很大,气候、水位、浅滩、险漕,意外情况无时不威胁着“钢梁潜艇”这个特殊船队的安全。为保证钢梁安全运抵重庆,从武汉到重庆全长1286公里的长江水域上,武汉、宜昌、三峡、重庆四个海事局要求所有船舶遇见该船队时必须主动停车避让,并派出了共计50余艘海巡艇进行接力式全程护航。在一些狭窄急弯和险滩漕口,必要时实行临时禁航管制。但意外情况仍有发生。

  5月6日凌晨,庞大的船队通过荆沙大桥后驶进了湖北沙市太平口,此处为著名的险要漕口。当船队正在漕口内逆流而上行驶时,突然发现前方有2个重载船队和数艘满载货物的千吨级机驳船相继顺流而下,快逼进漕口,其中拖带着4艘600吨级重载驳船的希水222船队已进入漕口,想强行闯关……

  唐船长用甚高频无线电话大声呼叫,要求下水船队停车避让,在前方护航的海巡艇也同时大声示意下水船队避让,但对方继续下驶……顿时,驾驶室内充满着紧张气氛,经验丰富的唐船长果断地抓起无线电话向荆沙大桥监督站紧急报告,接报后的监督站立即下达了紧急禁航令,命令下水船舶全部掉头上行避让,这时因水势较急,虽已掉头的希水222船队提不起车,横在漕口上方不动,护航的海巡艇主动靠上去加足马力助推其让出了航道,眼看就要发生的一起不堪设想的重大碰撞事故终于化险为夷。

  从武汉到重庆1286公里的航道上,著名的险滩、漕口有31处,为确保这次特殊拖带万无一失,重庆港船务公司派出了6名船长、2名大副、一名三副组成驾引团队,当船长22年经验丰富的唐应谦任总指挥。 每天航行中,钢箱梁左、右两则各站1名船长,船队的前后两端各站1名水手长手持无线电话协助瞭望、观察上、下水船舶及江面上的各种信息。由于钢梁体积庞大、长江沿岸没有码头可供它靠泊,每晚只能选择水流较缓,江面较宽的锚泊地抛下重达1.5吨的三口大铁锚和150米的长锚链稳固在江中过夜。同时还安排4名船员每4小时一换轮流值班巡查,以防船队走锚及各种意外情况的发生。

  经过15天的艰辛航程,千吨钢箱梁这个似船非船、不易控制、操纵性、灵活性极差的庞然大物,在渝港拖1003轮和渝港拖802轮及渝港甲800—1驳船的精心护卫下,过激流、闯险滩,逆流而上,终于完好无损整体浮运到了重庆,在长江航运史上又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记者:蒋朝东 来源:中国水运报社)

责编:戴昕

1/1页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