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鸭绿江的记忆(2007.12)

——(一)战歌嘹亮

CCTV.com  2007年11月28日 11:55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今天,究竟还有多少人知道,20世纪50年代《谁是最可爱的人》,究竟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依靠“一把炒面一把雪”,打败美帝野心狼的志愿军将士?《鸭绿江的记忆》将告诉你那段让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历史……

    *战歌壮征程

(8)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部队

    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大都熟悉当年志愿军抗美援朝的故事,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的画面和“志愿军战歌”, 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符号,深深地印在人们的心里(图8)。

    有一张多次发表在报刊上的志愿军部队过江照片,是志愿军第64军的战地记者黎民当时拍摄的。

(9)黎民接受采访

    黎民:我记得部队昼夜行进,我是军的摄影组长,晚上照不了,因为没有闪光设备。有一天下午3点钟的样子,天气很晴朗,我看到过江的两支纵队走得特别快,气势非常雄伟,就照下来了(图 9)。

    老人告诉我们,那时候许多认识他的战友都与他握手告别,有的同志见他胸前挂着两架照相机,纷纷请他在出国参战前给自己留个影,他一一满足了战友们的要求。

    黎民:现在我还保留有一张,是192师576团团长刘凤柯和政委赵清景的。他们在桥上说:黎民,给我们照张像吧,如果我们光荣了,就给你作个留念;如果我们回来了,你再把照片给我们。我说,你们一定能回来,我们一定能胜利,等凯旋回来我再跟你们照相。我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儿。为什么?朝鲜战场上,美帝国主义在军事上占绝对优势,战斗的残酷无法想象,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回来呀?

    听了照片背后的故事,我们在这些记录历史瞬间的画面中,看到了其中永恒而厚重的内涵,同时又产生了一个大大的疑问:志愿军不是夜间秘密过江吗?为什么我们看到的镜头却是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地过江场面呢?

    当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随军摄影队的领队徐肖冰,向我们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徐肖冰:因为敌人的飞机太多,志愿军部队只能晚上过江。我们摄影器材不行,晚上过江根本拍不了。所以就调动了一些部队在白天过江,让我们拍摄。

    徐老还告诉我们,那次拍摄过江,辽东军区军乐队在那里演奏歌曲,鼓舞士气,热烈的场面让人终生难忘。

    在丹东市委宣传部的安排下,我们见到了当年欢送志愿军过江的乐队成员王健。

    王 健:我那时在文工团乐队里演奏长笛。欢送志愿军过江我也参加了。

    王健老人高兴地拿出一张朝鲜发行的纪念邮票给我们看,她说邮票上的那幅照片就是当年他们演出时照的。

    王 健:过江的位置在马市和九连城。马市是浮桥,原来有个大桥被美军飞机炸毁了。浮桥临时搭的木棱子,战士们就这么踩过去。

    我们在鸭绿江浮桥遗址修建工地,见到了当年的乐队指挥韩文昌老人。

(10)高亢的旋律鼓舞着志愿军将士奔向战场

    韩文昌:这块儿叫马市。1950年冬天,我在辽东文工团的乐队作指挥,这个位置是我们乐队的位置,从这里指挥乐队欢送志愿军过江的(图10)。

    王 健:志愿军过江,白天晚上都有,一般是夜间过的多。送一批再等10多分钟,一批一批地过,直到第二天早晨天快亮时才暂时停止。那个电影不是白天拍的吗?估计是为了拍这个片子,才组织一些部队白天过江。

    韩文昌:那时志愿军战歌还没有呢,我们主要是演奏骑兵进行曲,解放军进行曲还有苏联的一些军乐。

    听了韩文昌老人的介绍我们才知道,当年志愿军过江时他们演奏的并不是《志愿军战歌》,因为那时《志愿军战歌》还没有问世。

    那首脍炙人口的战歌究竟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又是由谁创作的呢?

    我们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找到了答案。这首歌正式发表于1950年10月30日的《人民日报》上,它的词作者是志愿军炮兵某师26团5连指导员麻扶摇。我们在保定的一个干休所见到了这位老人。

    麻扶摇:部队要入朝了,连、营、团层层宣誓。要宣誓就要有誓词,我有那么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总觉得要写点什么。有一天晚上,趴在被窝里头写出来了。

    麻扶摇写的原稿是:雄赳赳,气昂昂,横渡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鲜,打败美帝野心狼……。

    麻扶摇: 第二天我就把连队集合起来,把它写在黑板上。我说,用这首诗来作誓言,大家有没有意见?大家一致同意,认为反映了全连指战员的共同心声。

    后来在全团的誓师大会上,麻扶摇代表全连官兵宣读这首诗歌誓言,引起了全体指战员的共鸣。

    这首诗歌很快被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发现,不久就发表在《战地通讯》上,后来由作曲家周巍峙谱曲。这首歌曲很快在志愿军中流行,并唱响了大江南北,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美援朝斗争的士气。

(11)《志愿军战歌》的词作者麻扶摇{右}和曲作者周巍峙{左}

    《志愿军战歌》让麻扶摇和作曲家周巍峙成了从未见过面的好朋友(图 11)。

    麻扶摇:1990年我专程去拜访作曲家周巍峙。那时我已经60多岁了,我们俩以前虽然没见过面,但一见如故,跟知心的老朋友一样。据他讲,他在报纸上看到了这首诗,当时轻声地念着,感到很上口,就在腿上这么敲打敲打,也就半个多小时,就把这个旋律敲打出来了: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彭德怀司令员听了这首歌后非常高兴,他说:“就把这首歌,当作志愿军战歌吧。”

    这首穿透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风尘,至今让人耳熟能详的歌曲,以它昂扬的旋律,激励着一代中华儿女,为了正义,为了和平,带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壮志豪情,踏上了朝鲜的三千里江山。

    从1950年10月19日夜间到22日凌晨,第一批赴朝参战的13兵团26万大军,全部渡过鸭绿江向预定地点集结。

    此时兵团指挥部得到紧急情报:“联合国军”正以4个军10个师共13万多人的兵力,快速向鸭绿江推进,其先头部队美军第1骑兵师已接近我预定集结地点。

    就在兵团司令员邓华和指挥员们紧急商讨如何应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数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万分焦虑的事情。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下期请看《鸭绿江的记忆——(二)碧血丹心》

责编:常颖

4/4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