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摇摆中的平衡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20日 16:00 来源:CCTV.com

  这是一群正处花样年华的姑娘们,最大的二十二岁,最小的仅仅只有十五六岁,但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了从艺十年以上的历史,她们付出的是时间,汗水,收获的不仅是一身的才艺,还有对一切无所畏惧的勇气。

  中国杂技团接到了一个大的订单,然而演出商提出了一个非常过分的要求,他要求增加一个集体车技节目,而且还不许增加既定的演出人数。这就意味着必须在这群姑娘里面挑出一个集体车技的表演队,而实际的情况却是:这群姑娘里面,连会骑车的都没有几个。此时,距离正式的演出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这群花季的少女,在一个近乎不近人情的教练的率领下,向这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发起了冲击……


  赵燕平教练:笑,笑,对了,真灿烂.

  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练出这样一份车技吗?眼前这群姑娘已经给出了答案,就在两个月前,她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经过任何车技训练,有的甚至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如今她们却已经可以轻盈地在车上飞舞,这对演员的平衡能力要求很高,它要求在演员在运动的自行车上不仅能保持身体的平衡,同时还要完成一系列复杂的动作,一不小心就有摔倒的危险。

  张玉在训练中突然摔倒在地。

  赵燕平教练:你咋了,你们俩咋了?怎么完了“啪”一下,过来!不是倒了吗?第一点,要看他们摔伤了没有,第二个要马上上车,你们如果刚才是一场演出,你怎么办?让观众替你们急心,你这样一下先窝这儿,不行,给你拉下去,懂不懂,没事,马上上车。任媛马上给我调整,就是别按正常的,但是又不能让观众看出来,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不管你摔伤也好什么也好,只要你上车,你就面带笑容,观众一定会给你们掌声的,你想刚才这样皱着眉头那就不行了,你们要考虑到一个,这是考验你们意志的时候。

  在科研工作者的眼里,意志大多数时候是被排除在研究对象之外的因素,究竟必须具备什么样的平衡能力,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训练出如此高超的技巧?这群杂技演员引起了研究人员的强烈兴趣,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系统仿真实验室通过对几万例样本的研究发现,通过一系列的参数可以绘制出人体的重心运动曲线,从而评定人体的重心平衡能力,先测出普通人的重心运动曲线,再与这些杂技演员对比,他们有了惊人的发现:这群演员的平衡能力甚至大大超过了经过极其严格训练的国旗班的战士。

  国家体育总局运动体育科学研究所体育系统仿真试验室李祥晨:这批演员的平衡能力非常出色,比国旗班的还强。

  王跃芬收到的这份传真,来自法国的一位大演出商,在传真里,他邀请中国杂技团最精英的一批演员赴法国参加一次为期半年的巡演,并承诺出巨资为演出做包装。

  中国杂技团党委书记王跃芬:这次演出要力争轰动法国。

  根据预计,此次巡演将取得不错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然而演出商提出的一个要求,让王跃芬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他要求在人数已经限定的情况下增加一个集体车技的节目。

  中国杂技团演出中心主任刘勇: 这个节目咱们有两份,有一份现在在以色列演出,有一份现在在意大利演出。那就说去法国这部分人相应的就有一部分空竹演员,空竹演员实际上就是女孩了,然后还有一部分软功演员。

  法兰西共和国素有艺术之国的美称,那里的人民高贵而又浪漫,成为艺术家寻找知音的理想之国,然而,这个增加集体车技的要求却让通往法国的道路出现了巨大的障碍,现有的车技组都有了演出任务,无法脱身,即便能抽得出人,单独增加一个车技组,人数也大大超过了规定的名额,而如果不能满足对方的要求,在谈判席上显然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导致合作的失败。

  现在要解决的难题,就是必须在不增加人数的情况下,拉出一个集体车技的表演队伍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从已经定下来要去的演员队伍里挑出人来,问题又来了,这些演员里面连会骑车的都不多,更何况是表演高难度的杂技动作?

  记者:你不会骑车?

  中国杂技团演员邸惠:对。

  记者:当时谁跟你说让你练车技的?

  邸惠:是孙老师,孙团长。

  记者:你当时什么反应?

  邸惠:当时挺害怕的,因为我连自行车都不会,说让我练车技,心里有点恐惧吧。

  任媛:之前没有太多的接触,现在我们是14个人,只有其中的5、6个接触过。


  杂技之所以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舞台艺术,就在于它匪夷所思的表演和对人类身体极限的不断挑战。而为了练成自己的绝技,杂技演员所付出的努力,远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往往需要练上数年之久,因此眼前这十几个姑娘,将要面临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她们从未受过车技的训练,有的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却必须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练成一份可以登台表演的车技。

  自行车从二十世纪初开始传入中国,当年被软禁在宫中的末代皇帝傅仪就喜欢和他的皇后骑着自行车在已经落败的宫廷里转来转去,为此他还将故宫内大部分门槛锯掉以方便行驶,一个名叫刘续章的民间艺人据说曾当过他的车技教练,而刘续章就是赵燕平的外祖父。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我外祖父的学生不少,对于中国车技有影响的其中一个就是蔡少武,他是在沈阳的,作为东北地区来说是一个老大级的人物了,按我们说是一个老前辈了。

  赵燕平并没有得过外祖父刘续章的真传,但是出身车技世家的他也是同样的技艺非凡,他曾经凭借这手绝活获得过世界杂技的最高奖项——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2004年,赵燕平指导的大连女子车技参加了第六届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的比赛,当参赛的其余60多个杂技团体得知后,竟然不约而同地全部放弃了准备好的车技节目。如果赵燕平能出任这个车技组的教练,无疑会带来更多成功的希望。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老师:我不想接,因为时间太短,这在过去的训练当中是根本不可能的,达不到的。

  记者:当时是什么让您改变了?

  赵燕平老师:一个是孙团长,因为我们过去关系都很好,另外就是这批学生我曾经带着我的学生去比赛的时候我见过她们,因为当时她们是空竹,我们是车技,在那个时候我就对大部分的学生认识,而且我也很喜欢她们,她们的空竹确实是非常的精彩,所以让我教他们,从这种心态来说我是愿意的。

  赵燕平老师:带子呢?机子开了吗?从今天开始,这小椅子就搁在中间了,我不跑了啊,现在你们觉得当老师特舒服了吧,任组,好了,告诉我。

  就这样赵燕平当上了这个车技组的临时教练,演员们也加倍的用心,那些从来没有碰过自行车的演员用了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学会了骑自行车。但是,骑车和表演车技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会骑自行车的人都知道,哪怕是一个根本不会骑车的人,扶着他把车骑快起来,只要心不慌,都不容易摔倒,这在科学上也很容易解释。这样一个硬币,如果不动是很难将它立着的,我只要将它滚动起来,或是一转它,它就可以在运动中保持平衡。

  高速旋转的物体,都有一种使转动轴保持不变的能力,这种能力能够起到辅助平衡甚至完全保持平衡的作用,这就是转动的陀螺在不平的支持面上仍然能够保持不倒的原因,飞行器上的陀螺仪就是根据这个原理来确定精确的方向。

  使车轮转动起来,车轮就具备了保持转动轴不变的能力,即便车轮发生了一定的倾斜,这种能力也可以将车轮自动调节回到原来的平衡状态,这就是运动状态下的自行车不会翻倒的原因。而车技的表演就与之完全不同了。

  杂技表演艺术家金业勤:这个杂技的特点都是发挥人的,怎么说?人的体能的极限,你像杂技,如果我来个普通人都会的,这样的动作那就不算杂技了,所以必须是高难这样的技巧,称为杂技的这个剧种的内核。

  车技的表演有时候需要车速很快,表现出惊险性,有的时候又需要将车速控制得很慢,以此来体现技巧的高低。

  由于这批车技组的成员几乎都没有基础,刚开始的训练只能在垫有胶垫的场地进行,或是在地板上铺上厚厚的地毯。

  记者:摔吗?

  中国杂技团演员邸惠:摔,摔得惨,又狠。

  记者:怎么一个摔法?

  邸惠:不会骑,老师撒手了以后自己就往地上摔,胳膊,腿,屁股全都摔过。


  每次训练,姑娘们身上都穿着厚厚的护具,即便如此,几天的摔打之后,这群姑娘总算有了成绩,学的快的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单人车动作,然而,这毕竟只是开始,要适应所有的场地,胶垫和地毯是靠不住的。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胶垫的概念跟地板的概念完全是不一样的,因为地板它有一层薄土它很滑,它有一层漆,胶垫上它很抓带,那么以往的有些团体都是一看地板滑那就抹松香,甚至打可乐,那么作为我的教学风格我是完全不使用这些东西的,我就完全凭借他们自己的真本事去应付任何的舞台,所以他们也遇见我这个倒霉的老师了,所以其中他们真的是遭了不少罪……刚开始这些学生训练的时候就骑车都能摔倒了,你简直不能相信。

  记者:骑着骑着就摔到?

  赵老师:骑着骑着就摔倒。

  记者:没有做任何动作?

  赵老师:没有做任何动作,连把都没撒开就摔倒了。

  车技组组长任媛:你必须要精神百倍集中,你一个放松就容易趴那,因为它车速很快,因为车都是铁做的,像我们这个车前后都有拐子,而且它有脚登,有把,你磕到哪儿都是一块青,比较严重的就是一个包,就是一般情况下都得肿几天。

  记者:疼吗?

  任媛:疼,不趴车上,你磕地下你还得掉层皮呢。

  同样是掌握平衡的高手,柔术演员邸惠在这支车技队伍里属于基本功最好的演员之一,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身扎实的基本功却让她吃尽了苦头。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这个就是我在中国杂技团教学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因为,第一个,我对这些学生几乎就是没有了解,另外一个最关键的就是他们过去所练的节目掌握的平衡跟我现在需要他们的平衡是完全两回事,为此我和我的学生都吃了很多的苦头。你比如说我这车技伸胳膊,我需要她五指伸,伸平了,就让她任何一个关节部分都不能松的,是要她绷着的,那么这一点本身就这么一个伸手指头它跟柔术那是完全相反,如果一个软功老师看我们这么教学生教软功的话,那就等于开个大笑话似的,但是在我车技里我必须要相反的。

  中国杂技团演员邸惠:比如说来三人车的时候吧,我从第一个女孩的后背上翻到另一女孩的车把上面,那个需要一定的力度和结实量,就觉得那个比较困难。


  人体保持平衡的原理非常复杂,柔术表演的平衡属于静态平衡,而车技表演的平衡属于动态平衡,虽然掌管平衡的关键都在人体的内耳中,然而这两个平衡却分别由不同的器官掌管,前庭中的椭圆囊、球状囊主要负责人体的静态平衡,而与前庭相连接的半规管掌管着人体的动态平衡,半规管是由三个互相垂直曲半圆形小骨管组成的,半规管内充满了淋巴液,当头发生转动时,小管里的淋巴液便发生流动,刺激了感觉细胞产生冲动,通过神经传到大脑后发出信号使相关肌肉收缩,以保持身体的平衡。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 特别是她们还有一个问题,她们上午要练自己的节目,她们必须要马上从思维上,从各方面要转回去,去软,下午到我这里来需要硬,所以有的时候她们会出于一种迷盲的状态,甚至她们有的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硬,也许在自己节目里不应该怎么样去软。毕竟是孩子,你听这日程我都心疼,我这车技有时候是下午两点到五点,有时候是晚上还加班,她们八点多起来就开始她们自己的空竹,然后中午形体,吃完饭半个小时以后就是舞蹈训练。

  这本是学员阶段的时候每天的生活内容,已经是金奖演员的她们早已经告别这样的日子,没有人可以强迫她们必须从头温习一边那段痛苦的学员生涯,然而,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重新选择了一次让人更加梦魇的魔鬼般的训练。赵燕平深深的知道这一点,然而他更明白,在训练场上,他必须得克制自己的感情。

  赵燕平:没活动开?那就不行,任媛,我不许听见没活动开,谁没活动开,你必须给我活动,不行,不行,笑脸跟你活动开没活动开是两回事,我有时候趴在地板上我还笑呢,你觉得我太傻了,跟地板我笑啥,起来吧。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应该首先要跟他们交朋友。但是在练功场上就不能以这个交朋友的这个,因为你是老师,他们要绝对服从于你,在私下上这些学生非常的可爱,我愿意跟她们交朋友。

  这次参加车技训练的大部分都是演出任务繁重的金奖演员,她们随时都有可能接到出国演出的政治任务,绝对不能出现因为受伤而影响演出的情况,然而,谁都明白,练杂技没有不受伤的,只是轻重问题,这个阴影一直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赵燕平甚至觉得,他已经定下了一个不见不散的死约,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

  在训练中突然发现情况,赵老师大喊:注意后面,快起来,上车!

  赵燕平:我跟你们讲,我车技最不希望就是车毁人亡,趴地上,这叫大的抛脱,出现大的抛脱,你马上给我处理,马上就让舞台干净了,不能一下锥这动不了,就算说实话,你爬也得给我爬下去,或者是给我爬起来,明白吗?咱们是演员,明白吗?

  中国杂技团演员中心主任刘勇:当时她摔的时候我好像在场,那天我在场,是因为一个动作可能没有做到位,这个脚直接就处在链条这一块了,这个脚整个就肿了。

  中国杂技团演员杨海静:一次别折六根车条,然后脚脱骨了。

  中国杂技团演员中心主任刘勇:当时脚就肿了,脚肿了以后我一看这麻烦了,这怎么办,这一受伤,主要演员受伤了。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这事过以后我们在开玩笑,还说幸亏现在条的质量不结实,如果条的质量结实的话条不折她的脚就得折,连续五次,她有一个动作对于她来说造成的心里的压力太大了,她甚至含着眼泪她跟我说,她说老师我不来这个动作,我一来这个动作我想到的,给我想的就是我的脚在条里。


  尽管作了无数的思想工作,却仍然无法让屡屡受伤的杨海静恢复信心,她怎么也无法摆脱心理的阴影。

  中国杂技团演员杨海静:就是特别的害怕,就怎么着就不敢跳,只要海面有一辆车就不敢跳,站在前面就站着可以,就是不敢跳,不敢动,就是说死了就不敢动了。

  记者:当时什么感觉?

  杨海静:就感觉站在那个后拐上,以前是只要一跳就有,后来就是站在那个拐子上就感觉心里特别发空,就感觉后面好像,只要再跳的话,没有跳上去什么感觉,只有别着脚是什么感觉。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我不可能把她舍掉。从我的概念来说,我的一个学生为此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我不能轻易的就让她放弃,所以我是在鼓励她,一遍一遍的连哄带劝,那么对她来说我特别又加了更多的防范,其他的学生撤掉了,她还没有撤,我就是想用其他的学生撤掉的方法来激励她,那么最后一点一点,也加上她的努力,也加上我们保托的这种措施,或者对她的一种刺激,她最后有一天终于她下决心了,她说老师我试一下。杨海静开始表演。

  车技组教练赵燕平:在练功的时候你都不可能有这种情形,她眼睛真是含着眼泪,激动的那种状态不亚于我们去拿上了世界冠军,不亚于这种情景,可是你想只是一个普通的训练,导致她这样,我想她是真是自己花费了一番思想斗争也好,是激烈也好,如何什么,她是战胜她自己了。

  现在大家一起来做个实验,让我们先闭上双眼,然后弯起一只腿保持单腿站立的姿势,怎么样?是不是马上感觉到自己在左右右晃?在节目录制之前我曾经在家里试了一下,最多也就只能支持个一分钟左右,就再也站不稳了,而我们现在画面中的这个仅仅只有八岁的小女孩,她闭着眼睛单腿在钢丝上却能稳如泰山,由此可见,这些经过训练过的杂技演员的平衡能力确实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望尘莫及的。最后要告诉大家的是,在我们这期节目录制到了尾声的时候,中国杂技团的姑娘们也已经踏上了去法国的漫漫征程,刚刚他们那边传来了消息,说已经成功地进行了首场演出,在这里我们也由衷地祝愿这些吃尽了苦头的姑娘们能够苦尽甘来,尽享成功的喜悦。

责编:戴昕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