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不可思议的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20日 13:57 来源:CCTV.com

  用手影表演两只小鸟的故事:两只小鸟从陌生到相互认识,最后还组成家庭,有了孩子。

  用手影表现一些生动的形象,对很多人来说并不稀奇,也许还有很多人玩过这样的游戏,但是能够表演的这样逼真形象,而且声情并茂的,恐怕并不多见。焦建东和他的搭档石磊就是这么两位。


  焦建东:我们俩原来最早是想用手影来配合口技,但现在有点喧宾夺主了,现在是口技得配合手影。

  手影是老百姓当中经常玩的一种游戏,表演手影对人手的灵活性有很高的要求,许多动物、人物的形象要想做到一步到位,并且不断变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经过长期的学习和锻炼。

  人的手是非常灵巧的器官,经过训练,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潜力。

  郭滨是中国杂技团的一名手技演员,他的拿手绝活是扔羽毛球拍。从8岁开始拜师学艺,到今天他已经练习了十六年的手技。手技表演对场地的要求不高,道具也很简单,曾是很多杂技团都喜欢演出的节目。

  郭滨: 我是2000年来这个团的,我是外聘的,那时候就是手技,等于是手技考到这个团的吧。

  最多的时候,郭滨可以抛接8个羽毛球拍,这在国内算是最高水平的手技演员了。2002年,他正是靠着这一手绝活考进了中国杂技团。但是现在,他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不得不放弃练了十几年的手技改演其他节目,这又是为什么呢?

  郭滨:我的手技现在,在这里算一个替补吧,你像我们上西班牙,去一个月的时候,我就是替补,因为我们在那演出的话,有的是剧场,特别小,有的是给你安排露天的,露天的有很多节目,必须要保险绳,就演不了,我就替补,就上了,我是露天的也可以,地方小了大了都可以,都可以,就是替补,替补也行。

  自己的拿手绝技沦落为替补节目,郭滨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十六年的时间里,郭滨为手技付出了常人难以体会的心血。与其他项目不同,练习手技身体上并不会受很多苦,但是心理上却要承受很大的折磨。郭滨原本是一个急脾气,可是几年的手技练下来,他却变成了一个慢性子。

  郭滨:可是这个是磨,因为你扔好了挺好,你要扔不好,脾气特别暴躁的,就摔了,撇了。挺烦躁,因为每天都对着它,对着墙,就开始扔,每天就这样,每天走一样的过程,特别反感。现在练不练都行,我感觉已经练到骨头缝里了。

  练习手技,除了特别刻苦的练习之外,对于人的先天条件要求也相当苛刻,需要人具有良好的身体协调能力。

  谢开文:练手技这东西,虽然它就是在其他方面要求不是特别严的话,但是它的协调性要求得特别严,就是演员的协调性好,他才能练这个手技,如果协调性不好的话,真的就是,他就练不出来这东西。

  要说接羽毛球拍,进行这种表演是手技里面难度最高的一种,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它的形状不规则,而球就不一样了,球没有上下左右,我怎么扔,怎么接都可以。但是扔羽毛球拍,它的前后左右的重量都是不一样的。那就要求什么呢?扔起来之后,接回来必须要抓住它握把这个位置,这样的话才算表演成功。要不说一次可以同时扔八个羽毛球拍的话,这样的手技演员,他的技术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第一流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演员居然会面临下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传统手技的表演形式比较单一,一个人的独角戏已经满足不了看惯了大场面的观众们的胃口。由于练习手技是非常耗费时间的项目,杂技团里练习手技的演员很少,没有人能够与郭滨配合演出。在这种情况下,郭滨不得不做出了痛苦的选择,参加了团里的一个集体节目。

  在观众的眼里是,在舞台上站满了,人挺多的那种集体活,都挺要好的,因为手技单一,一个舞台那么大,你自己在里面,太单一了,如果要有三四个人也行,可是我们这儿没有几个扔手技的,也配不了在一起。

  当郭滨的手技无奈的成为了一个替补节目的时候,中国杂技团的手技教师谢开文却带着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热火朝天地排练起了另一个手技节目,他们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一个人的表演主要是以单纯的技巧,如果他有四个人、五个人,他那种手技表演,他不但有技巧,就是我前面说的,把单人的技巧融入到里面来,然后再加上我们四五个人这种对传的技巧。这样一拿出来,我感觉如果像这样的话,可能我们手技的发展方向可能就比现在这种单打一的要好。

  谢老师和孩子们要排练的,就是一个扔草帽的团体手技节目。但是,这些孩子之前都没有经过系统的手技训练。为了突出节目的技巧性和观赏性,谢老师又在节目当中增加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能否完成这个创新性的节目,对他和这些孩子们来说,那都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谢开文:一个是它动作的变化多,观众看得眼花缭乱的,眼花缭乱的,然后就是达到一个数量的话,观众达到不可思议了,两个手能扔那么多,还不停地在翻个,那就达到你的目的了。

  要达到这样的目的,意味着训练的难度增加了许多,而手技又恰恰是最需要时间和精力来磨练的节目,对于谢老师来说,这些爱玩的孩子们能不能经受住枯燥的训练都是一个未知数。

  学生:刚开始我家人和我说,我感觉挺好玩,就喜欢练了,一来到这儿,又感觉不好玩了,也有不想练的时候。

  记者:你喜欢严格的老师还是不严格的老师?

  学生:严格的。

  记者:严格的?

  学生:假话。

  谢开文曾经也是个手技演员,在长期的表演和教学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为这些孩子年龄小,理解能力比较低,又没有基础,最初,他先要从基本的动作开始教起。

  每一个动作你要给他说的特别透彻,他才能领会过来,不像那些大的演员,我只给他一说,该怎么做怎么做,他马上就能领会过来,你像我们教的大一点的学生,我只给他一说,这个范儿怎么做怎么做,他就能做。你像这些小的,我还要做示范给他看,包括我们像草帽这个节目,包括跳出来的脚形,怎么跳啊,怎么动啊,都得要教他。


  为了突出这个节目与传统手技的区别,谢开文设计的这个节目里,翻跟斗与抛接草帽的动作是结合在一起的。除了每天保证足够的时间来练习手技,这些孩子们还要进行翻跟斗等基本功的训练。谢老师要求学生们在翻一个跟斗的同时至少要抛接三个草帽,这些动作以前从来没有人尝试过,他们能否成功呢?

  谢开文:我老得鼓励他们,小孩就得鼓励,你不鼓励他,你老不鼓励他们的话,练着练着没兴趣了,因为他老掉,老掉,而且现在他老翻,翻的话体力也挺累的。你像夏天的话我们的小孩翻的满头大汗的,所以说一个动作练起来挺难的也是。

  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用两张白纸,然后用你的左右手,左手画方,右手画圆,看看能不能画得又快又准,可能有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是像他这样的手技演员。的确如此,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身体实际上是靠我们大脑左右半球来控制,但是每个半球只控制一侧的身体,左半球控制右侧的身体,右半球控制左侧身体。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要是让我们的两只手分别完成不同的工作的话,就需要我们的大脑有一个非常好的协调过程。实际上我们的手技演员正是经过了大量的训练之后,能够让他们完成这种特殊的动作。就是说他们大脑的两个左右半球能够很好地进行协调互动。保证他们胜利地完成演出。那么说到这儿,他们的动作那么复杂,根本就不像我们想象的画一个圆、画一个方那么简单,他们的诀窍是什么,他们又是怎么进行训练的呢?

  节目编导刘文妍老师负责指导孩子们的表演。有时候这些调皮的男孩也会教刘老师几个基本的手技动作,但是,即使看起来最简单的动作,学舞蹈多年的刘老师也做不了。学习手技,必须掌握一些基本的练习技巧。

  谢开文:我就要求你的手形,要求你的手腕抖劲,然后你的轨迹的话,规则不能乱来,就是说你不能超过你的范围,你的手有多宽,你的肩有多宽,你的手得拿多宽,就是说你那种感觉的话,然后你扔上去的东西,不能超过你的手的范围,你超过就要乱,一乱你就不行。

  实际上,这正是练习手技的一个基本技巧,为了能顺利接到道具,演员必须保证抛出去的道具在自己身体的前方形成一个规则的面,让道具按照一定的轨迹在这个面的范围内运动,演员利用道具下落的时间差来完成抛接道具的动作。

  为了保证扔出去的道具不互相碰撞,道具必须按照一定的轨迹运行。比如在扔五个、七个奇数类的球拍的时候,球拍的轨迹是相互交叉的。而在扔偶数类的球拍的时候,球拍则是彼此分开的。但无论那种方式,都要求演员的两只手练到协调一致。

  郭滨:一般地,一个手去做这个事的时候,这个手就不能再动了,如果这个手再动,这个手就停了,不知道你们试过没有,确实我们这个练,时间一长,就把这个也加上了,慢慢、慢慢,这俩手感觉就像一个一样,脑子想的必须是一个。


  实际上,手技表演有多种形式。酒吧里,调酒师的花式调酒就是糅合了手技技巧的一种表演,酒瓶就是调酒师的道具。

  而在中国杂技团,一群年轻女孩在一位老人的指导下,日复一日地在练习另一种形式的手技节目:空竹。在这位老人的指点下,一种来自老百姓的普通玩具,却变成了一种变幻莫测的艺术。这位老人就是来自空竹世家的王桂琴。

  王桂琴:最早是我父亲,我的大姐跟着我父亲一块儿演,当然那是在旧社会了,那时候都是杂技艺人嘛,都是摞地,在天桥,在天桥撂地为生。

  最初,空竹只是民间的一种游戏,后来民间艺人们不断改进抖空竹的技巧,成了他们赖以养家糊口的一种技术。然而当王桂琴来到中国杂技团以后,空竹表演却成了团里每次演出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目。小小的空竹,在王桂琴的手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竟然变得如此不可替代了呢?

  我今天给大家带了两个空竹。大家都知道,空竹是一种很传统的玩具,很多人都会玩,而且玩得也都不错,其实要说空竹最早是这种的,只有一个边的,而这边没有,不像现在的这种空竹。空竹这种游戏据说就是起源于小男孩过去的那个抽陀螺,一个陀螺搁地上,转起来之后拿辫子不停地抽,让这个陀螺迅速地旋转起来。那么后来大家都喜欢玩空竹,就有很多民间艺人玩的花样越来越多,难度越来越高,最后就形成了一种表演性质的节目。这些艺人就拿它来养家糊口,所以说后来的杂技行里有一句话,把抖空竹的技术叫做出手活。

  在手技中,空竹是一种很特别的节目。在中国杂技团,练习空竹的多数都是女孩子,与过去不同的是,她们现在练习空竹,首先要练的是翻跟头。这种与众不同的要求,正是从王桂琴开始的,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王桂琴:现在孩子们比较全面,她腰、腿、跟头、顶,发展的非常全面,他的弹跳力什么的,远远是我们过去那一代人比不了的,跟他的条件训练各方面都比不了的。所以我就觉得这个空竹老是围着身上这样转,这么小巧玲珑这么什么,但是空竹也有个大的空间啊,是不是。能不能在孩子们当中,它有跟头 什么,我能不能让他把这些东西加在我的空竹里,更提高这样观赏性。

  其实,作为空竹教练的王桂琴也曾遭遇过和郭滨一样的难题,传统的空竹表演形式老化,已经难以吸引观众的眼球。如何为空竹找到一个新的出路,成了王桂琴最头疼的问题。

  王桂琴的爱人原来是中国京剧团的武生演员,而王桂琴本人也十分喜欢京剧。一个想法在王桂琴的脑子里逐渐形成:能否把京剧中的一些精彩动作嫁接到空竹表演中来呢?

  王桂琴:空竹是文活,搁我们杂技来讲,它是出手活,文活,我就提出一点 对自己,要“文活武练”。

  从此,王桂琴开始尝试把京剧武生的一些动作与空竹结合在一起,创作了一个新的集体空竹项目:花旦空竹。但是,要求这些女孩们既抖着空竹,还要像京剧演员那样完成一连串复杂的动作,在一些人看来,这些想法根本就是无法实现的。

  王桂琴:当然训练难度挺大的,孩子们也吃了不少苦,那个时候没有皮空竹,全是竹空竹。哪个人都伤过,哎呀,中间有一段。我去缝针的那个大夫都认识我了,哎呀磕了,带一个孩子过去缝了,磕了,带一个孩子缝,有点信心不足了,别给孩子磕坏了,这能不能成。

  杨迪和张玉都是王桂琴的学生,杨迪已经练了十年的空竹,十年来里她跟随过好几个老师,但是在她眼里,王桂琴是最特别的一个。

  杨迪::觉得王老师特别厉害,现在王老师好多了。

  王桂琴:为什么呢,她必须要吃苦,尤其是在一开始,前两年,一两年,你必须要让她成型,甭管是休息的时候还是练功的时候,只要王老师一看见我,就是跟我说练功上怎么不对啊,怎么这个,觉得天天脑袋都要炸了。

  我就是说前三脚必须要打出来,如果不打出来这个节目就完了。

  在节目里,王桂琴给杨迪设计了一个原地翻身的动作,一连二十几个翻身,即使是专业舞蹈演员,也是不容易做到的,而在此之前,杨迪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这样的训练。

  王桂琴:就她这个转,她这个手全部都是红血印、红点子。她翻身这个手带空竹,带的那个力量相当大了,你不信要搁点东西一打就飞。孩子们也哭,那时候也不愿意转,转得恶心,你想老这么翻身,老这么转,一天得照着几百转,这玩意也是恶心、吐,不想吃饭,不愿意。

  经过大量的训练,杨迪终于可以顺利完成这个动作了。而这时,王桂琴又把这个动作搬到了桌子上。在舞台上,这样的改变使得布局更加匀称,但是对演员来说,这一个小小的变动,难度又增加了很多。

  杨迪:站桌子上吓死了。别看就那么高,害怕。因为毕竟你站在上面,你抬着头一蹦啊,你看不见脚底下,老感觉自己要掉下去。就是这样。我们站在那儿以后,她就有安全感了,因为我们一站那以后她才开始来。因为我知道有很多眼睛看着我,我就不会掉下去,因为她们都看着我,如果快掉会喊一声,没人看着我的时候我自己来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我就觉得随时都会掉下去。

  空竹是一个集体节目,王桂琴为每个主要演员都设计了自己的特色动作,这些动作包括了空竹表演的所有高难度的技巧。

  但是在做这些高难度动作的时候,演员们几乎看不到空竹的位置,就可以准确无误地接到它,她们是怎么练成的呢?

  王桂琴:你不能一会儿扔在这儿,给这空竹,一会儿扔在那儿,一会儿扔在前,扔在后,拿人家怎么接啊,就是说我要求,老扔在一个位置,老扔在你右肩膀的上方,因为你拿右手去接,所以每次我在强调训练,现在他们一开始,也先练基本功,你明天一看,她只要一开始训练,全体都是扔高,全扔高,为什么?扔在一个位置上,就是说我十回都扔在一个位置上。

  在2003年武汉国际杂技邀请赛上,王桂琴和她的学生们的花旦空竹令现场的观众和评委们激动不已,虽然表演中有一个小小的失误,但还是获得了最高奖。在随后法国举行的国际杂技邀请赛上,花旦空竹又一次夺得最高奖: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

  王桂琴:说这不是杂技,太美了,是画、是诗。我还觉得奇怪,我们这孩子能演出诗来,为什么?他就觉得这编排,她这时玩呢,她是互相的逗乐、互相的玩耍,她在愉快当中、玩的当中有这么高难的技巧,而且合作的特别融洽,你扔给我,我扔给你,那么准确,一直到最后小辫一晃悠,他就觉得太美了,像几朵花,他们就讲,像诗、像画。

  在制作这期节目的时候,一位手技老师告诉我们说,练习手技确实可以让人变得越来越聪明,我们想这其中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这种活动可以同时锻炼我们大脑左右两个半球的活动。那么这样一来,肯定对大脑有很多的帮助。另外一个它肯定对我们的身体也有很多锻炼的作用,再有一点是手技它不像其他的一些杂技的表演项目,我们在家里就可以自己进行练习,随手找点什么苹果、桔子、梨,您就可以试一试,看您能不能做到,而且没准这么一试以后你就会发现,您是一个非常好的杂技天才。当然不是说今后您一定要登台表演,想一想,朋友欢聚的时候,您露上这么一手,那就会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同时也能增进朋友之间的感情。当然,最后一点还是要提醒您一下,练习的时候千万注意安全,被苹果砸中脑袋,它也是挺疼的一个事。

责编:戴昕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