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柔女硬功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20日 13:44 来源:CCTV.com

  概述:

  按照运动解剖学专家的解释,我们普通人活动的范围,比如说,我们前屈大概是九十度,后仰是三十度,侧屈是二十度,旋转是三十度。

  但是本片的主人公——中国杂技团柔术演员邸惠,她身体的柔韧程度和活动幅度远远超出了我们普通人的范围。既然她会做出如此让人叹为观止的表演,那么她到底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呢?

  十一岁才开始练习柔术,先天条件又不好,这个差点被杂技团拒之门外的女孩却在短短四个月内登台表演,这中间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七年刻苦训练,为参赛五个月内练成双人滚杯,邸惠终于为自己赢得了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万没想到却在比赛前一个星期胸骨骨裂,她将何去何从,还能去参赛吗?


  主持人:您看到的是绝对真实的画面。千万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也不要误以为是电脑特技处理过的镜头。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动作,这个人做起来却是如此的柔若无骨、轻松自如。难道是天方夜谭中的女主角现身?在这些美轮美奂且令人叹为观止的动作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您能够想象一个人她可以坐在自己的头上吗?这话听起来都跟玩笑似的。但是看了刚才那个画面,我相信每个人都不得不佩服我们杂技演员她们技艺的高超。按照运动解剖学专家的解释,我们普通人,我们活动的范围多大呢?比如,我们前屈大概是能做到九十度,但是我们的后仰呢是三十度,我们的侧屈是二十度,我们旋转大概是三十度。这是对我们普通人而言的。但是杂技演员身体的柔韧程度和活动幅度远远超出了我们普通人这个范围。那可能很多人都会想,既然她们会做出如此让人叹为观止的表演,那么她们到底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呢?

  邸惠:我的胸趴在地上,然后一条腿伸到前面,上面抗着她,还不能有一丝的晃动,难度系数很高,就在我落地的那一刹那,胸贴地的那一刹那,听到这里面,就是发生了“嘣”一声,我当时就想,没什么事吧,就是觉得疼。

  此时,这个女孩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声响不仅意味着身体的一次重创,也险些把一个即将实现的梦变成泡影。

  邸惠,中国杂技团演员。十一岁开始练习柔术,七年来,在她心里一直有个梦。

  邸惠:拿奖是我最大的愿望,因为它是一个你付出了之后的一个认可。

  孙力力:我培养的学生,有30多个演员都是金奖演员,惟独邸惠没有。

  邸惠:别人能达到了,为什么我邸惠达不到?我不但要达到,我还要比她们强。

  此刻,实现梦想的机会终于来了。一个星期后,邸惠将参加在法国玛希举行的国际马戏节。


  柔术是杂技中的文活,表演人数少,与一些火爆、惊险的大型节目相比,在国际比赛中很难有竞争力,参赛机会本来就很少,再加上柔术演员的艺术生命又是杂技各门类中最短的,所以对于已经十七岁的邸惠来说,一个星期后的法国之行,可能是她柔术生涯最后的机会了。

  此时,上午的训练已经过去七个小时了,可胸口的疼痛为什么没有丝毫缓解?这让邸惠有了一丝不祥的感觉。七年的艰辛和期待,就是为几天后赛场上全力一搏。这个时候不能有一点闪失。但阵阵钻心的疼痛终于让她无法逃避。

  邸惠:第二天实在受不了了,去医院一检查,是胸骨第一根骨骨裂。那是在301医院检查的吧,那个著名的一个大夫,他说你这个如果不休息好的话,就会导致这个神经,然后串着这根胳膊,可能以后就残废了。

  骨裂造成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邸惠,医生可怕的警告让她几近崩溃的边缘,胸骨不能再承受任何一点儿压力,否则,胳膊就有可能残废,那就意味着必须告别为之奋斗了七年的杂技,更意味着终身的残疾。难道真的只能放弃了吗?

  邸惠:也想过我自己行吗?就是有时候做梦好像也在想,比赛的时候,我突然间失误了,因为我这骨裂,我把我的小尖儿给扔下来了,杯子也碎了,然后奖也没有拿到,然后很让我妈妈失望,然后也让孙团长失望,然后经常就是半夜醒来,就是浑身都发冷汗的那样。

  这个时候,除了放弃这次比赛之外,对于邸惠来说似乎别无选择了。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这个看起来理所当然的选择邸惠却没有这么去做。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轻易的就这么放弃了。难道,这其中还真的藏着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理由吗?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理由呢?原来,八岁那年,邸惠的父母分手了。

  邸惠:小的时候我觉着学校里的老师和幼儿园的老师都不喜欢我。

  妈妈:孩子那时候虽然不说吧,心里可能有自卑感,挺压抑的。

  然而,每当音乐响起,喜欢唱歌跳舞的小邸惠就会忘掉自卑,尽情绽放自己。这让妈妈看到了一丝希望。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杂技老师对邸惠的妈妈说,既然孩子喜欢文艺,不如去杂技团试试。为了让女儿走出自卑,找到自己的快乐,妈妈最终下定决心。可是,正当母女俩兴冲冲地准备报考中国杂技团时,等待她们的却是被拒之门外的遭遇。

  孙力力:杂技就是腰、腿、顶、跟头四项。

  邸惠:腰硬,腿硬,没有顶,也没有跟头,最基本的一个基本项目你都达不到,还做什么杂技演员呢?

  孙力力:所以当时她来考杂技团的时候,我特别不想接收这个孩子,后来我就动员她家长给她领回去,结果这孩子就是哭呀,就是坐在那儿不走,就是非得要练。

  也许就是这股倔强的劲头打动了孙团长,她给了小邸惠史无前例的三个月考察期。当时团里正缺少柔术节目,邸惠被分给周月香老师学习柔术。

  周月香:我第一天给她扳腰的时候,扳腿的时候,我就想我说这么硬,能练出来吗?

  这里是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人体科学学院,我国运动人体科学研究领域的最重要基地。罗冬梅教授是该学院运动解剖学教研室的主任,一直从事运动人体科学和运动解剖学方面的研究和教学工作。

  罗冬梅:遗传对柔韧性的影响是很大的,它大概能够占到70%左右。先天柔韧性好,那她用我们的话就说很柔软,做什么动作,比方说手指头,她一下可以扳到我们常人所扳不到的水平,这就是说先天她这些组织、肌肉等等,它的柔韧性就是很好。这样呢你在训练,尤其像做柔术的时候,它可能给你提供一个好的基础。

  显然,邸惠并没有练习柔术的好基础,更糟糕的是,毕竟她已经十一岁了。

  罗冬梅:柔韧性它的最好的时期是儿童时期,它的发展最快,我们叫敏感期,6到10岁,因为年龄小,肌肉中的那种有机物成分也多,水分也多,骨啊,关节里的韧带都相对比较好。


  虽然邸惠练柔术的先天条件不好,年龄又偏大,但是,竞争激烈的杂技团并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如果在三个月里练不出来,只能被淘汰。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周老师,也没有把握。她甚至想放弃这个孩子,但是邸惠的一个举动却打消了她的这个念头。

  周月香:我给别的孩子扳腿,孩子一疼了他就喊,他就哭,她也不喊,她也不哭,有的时候我就想,她那腿那么硬,我说我给她使点劲给她扳,孩子肯定受不了,我就给她轻一点扳吧,她就说话了,老师你给我使点劲吧,我能忍受。

  邸惠:老师是这样,也是拿一个比较高的一个东西吧,然后垫在脚上,把横叉打开,那一开始我呢?就是只能到这种程度,老师就踩着屁股,或者是手摁着屁股,然后一点一点的给你往下压,也是一开始压的时候,很疼很疼,撕心裂肺的疼,因为他要把你那跟筋和韧带从一个非常紧绷的状态压得很软。

  肌肉在人的运动中是动的,这是我们的肘关节。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像皮筋一样,共同跨越肘关节,形成一对互相对抗的肌肉。当肱二头肌收缩时,带动肘关节产生运动,与此同时,它的对抗肌肱三头肌必须拉伸。否则这个动作就无法完成。

  罗冬梅:决定柔韧性的因素,老百姓通常的都说韧带,拉韧带,拉关节,但是现在比较新的研究实际上更多的在肌肉,是在把要肌肉能够很好的一个拉长,这样你整个的柔韧性才能提高,它的主要因素应该是在肌肉上。

  要更快的拉长肌肉,静力性拉伸训练是最有效的办法。这个拉元宝的动作演员在台上最多表演十秒钟,但训练时一靠就是十几分钟。只有这样才能对腰、腹和腿部肌肉有一个比较深的刺激,保证拉伸的效果。

  虽然肌肉是可以塑造的,但是肌肉里面有神经,我们都有压腿的经验,稍微使点儿劲就会感到疼,这时很多人都无法坚持下去。可是对于先天条件不好的邸惠来说,为了达到那种超乎想象的柔韧性,她又要付出怎样的艰辛呢?

  邸惠:去掰你的腰,撕你的腿,这个是我觉得比打你一棒子还痛苦的那样,而且每天都要不断的重复训练,比如说我今天老师给我扳得很疼,然后我第二天就会想昨天那么疼,今天就不要扳了,而老师会扳得比前一天还要严重,只有这样,你才能达到那个软度,所以每天就像上刑一样。


  三个月,九十多天,一千三百多个小时,就是这样的训练,终于让邸惠顺利渡过了考察期,赢得了继续留在杂技团的机会。不仅如此,仅仅四个多月后,她还成功登上了梦想的舞台,用美丽的身体造型写下了杂技生涯第一个动人乐章。

  虽然邸惠她练柔术的话先天条件并不太好,但是通过个人不断的努力,她终于获得了第一次登台的机会。但是,正是因为这个先天条件不太好,所以邸惠无论怎么努力,怎么辛苦的去训练,她的成绩总是比其他的演员来说呢,要略输一筹。当跟她同时进行训练的杂技演员已经有的成为了金牌、金奖演员的时候呢,她还没有获得过这种大奖,甚至连参赛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对她来说,能够上台比赛,夺得一次大奖,拿回一块金牌,那是她心中最大的愿望。没有想到,眼看愿望就要实现了,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但是,对于要强的邸惠来说呢,她要克服所有的困难,去完成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做出决定之后,邸惠焦急地盼望着赛前这几天的治疗和静养,能够尽快让骨裂的伤势有所好转。没想到就在这时,自己坚持比赛的决定遭到了一个人的强烈反对。

  妈妈:这个时候我考虑在三,我说姑娘,咱们不练了,回来吧。

  邸惠:一听我可能以后连这个胳膊都会要废了吗?

  妈妈:这种情况,怎么还能去参赛呢?是不是?这不是生命危险吗?

  邸惠:我妈妈就是哭得跟泪人似的。

  妈妈:当时的心特别辛酸,就想把她留住。

  父母分手后,邸惠一直与妈妈相依为命,面对这个自己最亲爱的人的苦苦劝说,邸惠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邸惠:我也很心疼她,因为我知道她为我担心。

  妈妈:怎么做工作,说咱不去了,这次放弃,以后还有机会,她都不肯。

  邸惠:这个奖,我是一定要拿回来的,而且我身体就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然后我就让她放心,我尽量的让她就是不要那么激动。

  妈妈:她就是这一次她说服了我,特别坚强。

  邸惠:我比赛是我多少年来的一个愿望和一个梦想,我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放弃的。

  不会放弃,难道仅仅是因为对比赛和获奖的渴望吗?也许只有邸惠自己明白,为了在法国玛希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在过去的五个月里,她毅然接受了一项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邸惠以前一直练的是单人滚杯,如果想在法国的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必须大幅度提高难度。为此,王静华教练为邸惠选择了双人滚杯。就是在单人节目的基础上,把原来她脚上几千克重的道具换成几十千克的搭档演员曹伟。也就是说,在整个表演中,邸惠要自始至终靠一人的力量支撑起相当于自己体重四分之三的质量,动作难度还丝毫不能降低。

  罗冬梅:往往力量和柔韧性是一个矛盾体,那么力量好的人相对柔韧性都要差一些,柔韧性好的人他的力量肯定会差,我们如果专门做柔韧性训练,它一定是以牺牲力量为代价,你柔韧性好了嘛,肌肉长了嘛,但是肌肉收缩力就会下降。

  看来,对于练了七年柔术的邸惠来说,力量的增加会更困难。内蒙古杂技团曾经练过双人滚杯,可她们前后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在当时看来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而此时距离法国的比赛还有不到五个月。只花人家三分之一的时间,却要拿到高手如林的国际赛场上一争高下,巨大的压力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邸惠:那会儿说要去比赛嘛,我一下子掉了七八斤肉,无形中的就这样就减了下来。

  王静华: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就要拿出来,确实心里没有底,不知道能不能成。

  要在短短五个月内,把托举的重量由几千克增加到几十千克,惟一的办法就是加大训练量,提高训练强度。刚开始的时候,邸惠每次总要先在腿上绑上几千克的沙袋,然后再蹬上搭档耗时间。原本几秒钟的动作,她们一耗就要耗上十几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

  罗冬梅:柔术演员,他的力量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拿着一个杠铃,拿着一个哑铃,拿着一个什么,就叫力量训练,他很多力量的获得都是在他做动作中获得,他这一个动作他不断地在做,在这个过程中间,由最开始的跳不起来到后来能跳起来,一开始能控制一秒钟,到后面能控制30秒钟到一分钟,这个过程就是他力量在增长的过程。

  在时间和训练量的不断累积中,邸惠和曹伟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加,但要练成双人滚杯,力量仅仅是一个基础,两个人的默契配合更为关键。离大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大家焦急万分。

  王静华:因为那个反肩顶,本身这把顶就很难,她这个顶,像一般人,就是光拿这把顶她都拿不起来。

  邸惠:脚上这回加了一个人,还不能把他扔下去,稍微重心要是偏一点的话,她又从我的脚这边过去了,要起不来了呢,她就到前面折过去了。

  王静华:再一个尖儿呢就是必须要跟底座也得合作,自己不能动,首先你要保持自己,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重负之下,还要做出如此超乎想象的动作,绝对是一个综合素质的体现,无论是下面的邸惠还是上面的曹伟,对自己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块肌肉,都要非常精准的控制。

  当我们闭上双眼,把手伸出去,这个手虽然我们看不见它在一个空间上的什么位置,但是高、矮,大概的什么地方,我们基本上能够判断出来,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本体感觉。因为我们手当中的神经系统呢,可以把相关的这些信息、信号传递给我们的大脑,我们的大脑经过自己的处理之后就会告诉我们,虽然你闭着眼睛,但你的手在什么位置上。当然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本体感觉。那么,对于像邸惠这样的柔术演员来说,她必须有非常好的本体感觉,这样的话,当她托举起一个演员的时候,才能够很好的保证自己身体的平衡,这样,上面的演员也不会掉下来。在这种训练的过程当中,教练要随时盯住了,并且告诉她,你看你这个腿的位置不错,但是手的位置可能有点问题,正是经过这样大量的训练之后,邸惠才能有一个非常正确、非常好的本体感觉。

  一个柔术演员,她的柔韧性,她的力量还有她做动作时正确的本体感觉就是从这几千次乃至上万次的训练中获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换来的是双人滚杯表演的日益稳定和成熟。

  罗冬梅:人的那种情况是错综复杂。她有刻苦的训练,她又具备某些潜质,也不是说她柔韧性相对硬一点差一点就说她不好,也不是这样。再加上她训练上又比较合理,比较科学,有些事情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

  付出和收获永远是成正比的,在通往成功的路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短短五个月中,在教练的帮助下,邸惠终于练成了双人滚杯。虽然此时骨裂并没有愈合,但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她去法国参赛了。

  2004年1月10日,法国玛希,第12届国际马戏节。

  此刻,邸惠终于站在了她梦寐以求的赛场上,奏响了杂技生涯的华彩乐章。为了这一刻,一个先天条件不好的女孩十一岁才开始练习柔术,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她做到了;为了这一刻,短短五个月内练成双人滚杯,她又一次把不可能的事情变为现实。从北京到玛希,这条路邸惠整整走了七年。七年里枯燥的重复、毅力的累积、汗水的挥洒,不仅让这个酷爱杂技的女孩化蛹成蝶,也最终成就了观众眼中的完美极限。也许,在对美和毅力的赞赏之外,人们还应该对自身的了解更深一层。

  最终,《双人滚杯》获得了最高奖——水晶大奖。

  经过艰辛的努力,邸惠终于完成了这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获得了世界金奖,我们真的是替她高兴。当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没有机会的时候,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意志品质,最终夺得了大奖,圆了自己的一个梦。真的是让人非常佩服。其实大家想一想,这类的例子在我们生活中比比皆是。就拿我们著名的乒乓球国手邓亚萍来说,当年她练球的时候,谁能看好过这么一个小个子的女生呢?但是没有想到,经过后天不断的训练,她的移动速度的迅速,她的意志品质的顽强,终于成就了她成为世界冠军的这样一个梦想。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有志者,事竟成”。

责编:戴昕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