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魔光幻影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20日 13:27 来源:CCTV.com

  主持人:川剧变脸的绝活在我们中国绝对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精彩的表演它可不只是变脸这么简单的。我们看到,它有变脸、有变伞、还有变服装,因此这个表演又被人称之为是《三变》。这在我们很多人看来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但是李宁,也就是我们今天片子的主人公,中国现代的魔术师,和他的助手们、还有专家们共同完成了这个设计,并且凭借出色的发挥在蒙特卡罗举行的世界最高级别的魔术大奖赛上夺得了冠军“金魔棒奖”。因此,李宁也成为了获得此项殊荣的“亚洲第一人”。那么李宁的《三变》它到底是怎么完成的?他的魔法晚会又神奇在什么地方呢?今天您将会通过我们的节目感受一下李宁的魔法人生,从中去体会一下中国现代魔术的魅力。


  初学魔术

  李宁工作室是中国第一个魔术工作室,它坐落在一个小四合院里。正是在这个院子里,李宁和专家一起研制、设计着各种神奇的魔术。这里也是中国杂技团的老址,十多年前,由于出国演出人员调整的需要,李宁也正是从这个院子里走出去,离开了朝夕相伴的同学和熟悉的杂技舞台,开始南下桂林,拜师学艺。

  李宁:我的同学,我的伙伴儿们他们可能现在正兴高采烈地准备出国去演出。我说,我要从零开始了,我记得那时候我16岁吧,我想了很多很多。

  在师傅的教导下,李宁开始了漫长而寂寞的基本功练习。

  李宁:我记得是很枯燥的,没有人陪着我,当时刚刚开始教我第一个动作以后,我师父带着我师哥就说,我们走了,这一走就是四、五个钟头,我就自己跟家一遍、两遍、三遍、四遍那么练,无数遍,然后就这样夜以继日地去不断地练习研究。

  李宁:然后我总是在思考,当时我记得我总是在琢磨,而且我看我师父的表演每一次我都看得非常认真,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话,他为什么要这样的举止,因为搞魔术它前因后果,它是肯定有原因的,它都是经过人们二度创作,经过去设计去编排的。

  正如李宁所说,每一个魔术节目都是依据一定的科学原理编排设计的。但魔术毕竟是魔术,它和科学知识既密切相连,又有所不同。高明的魔术师所设计表演的魔术,常常是利用最简单的科学知识,演绎出最匪夷所思的魔术效果。

  北京市文化艺术科技研究所副所长 王建民:魔术当中经常用的这种办法之一,还有一种就是物理,就是物理现象,大家都不太注意的时候,魔术师注意到了,魔术设计人员注意到了,你比如说一个针扎气球。

  针扎气球是非常简单却又非常神奇的一个小魔术,一个锋利无比的针扎在一个吹得非常饱满的气球上,气球却不会爆,那么这又是利用了什么科学知识呢?

  三变形成

  北京市文化艺术科技研究所副所长 王建民:在一般人看来,扎了气球,气球就能破,可是忽略了它的顶部的厚度,那魔术师注意到,就会利用这块顶部的厚度,扎上针它不会破,他就使得这个针直接就从气球穿过去,大家觉得很玄妙,其实谁扎它那块,它也不会破的,这就是一种力学,或者物理现象在这方面的运用,只不过魔术师注意得更细,他就利用了大家不注意的这一块。

  熟练掌握了各种小魔术的基本手法和技巧之后,李宁开始参加国内的各种魔术比赛,但却总是只能拿到铜牌,被称为“铜奖专业户”。


  1999年,李宁代表北京,回到了拜师学艺的第二故乡桂林,参加一场国际魔术师邀请赛,打算在学成地摘掉“千年老三”的帽子,冲击冠军。

  李宁:我当时确实是通过了很长时间去准备这一次比赛,但是失利了,当时那种感觉,就是上车的那种大家擦肩而过,眼神的那种交流,我心里特明白。我知道了,就是说,我不管表演什么我要有自己的作品,让人家一看,哎呀,这是李宁的代表作,这是李宁的。

  桂林比赛失利之后,李宁再次体会了魔术中创新的重要性,开始查找资料,和专家助手一起设计,能够代表自己特色的作品。

  李宁:后来我在定位的时候,我就想我以什么形象出现,我是以这种现代的感觉呢,还是以我们传统民族的这种感觉,后来选择了以这种民族特色。

  李宁和助手开始在工作室不断地研究电影《变脸》每一个画面。

  李宁:当时对变脸喜欢得不得了,就想怎么能够把这些好的传统艺术给它融为一体,后来当时就想了几个东西,最后确定下来就是变脸,变服装,变伞。

  李宁:因为变服装是我喜欢的,我觉得挺帅的,一变一变,变伞呢,我又觉得有一点东方那种味道,我觉得那也比较适合我,所以就选择了这三个东西,作为我研究的要攻克的一个魔术的课题。

  变脸是川剧中的特色元素,将这种民族特色融入自己的作品,这是三变的魅力所在。但要想配合变脸,同时进行多套服装和伞的变化,难度非常之大。在同一瞬间完成三者的变换,这是《三变》最大的创新之处,但也正是困难所在。

  李宁:当时也是请老师,请设计师,请道具师,就是方方面面的这些个专家来创作。每一次我们实验成功的时候心里边都非常高兴,无比高兴。也许今天还很高兴,过两天再一试,哎呀,不行,这样是可以了,但下边怎么接呢?接不上了。失败,成功,失败,成功,反反复复,有的时候夜里边我为什么失眠,就是夜里边突然间想起一个东西来了就马上开始招呼,开始实验,开始比划,照着镜子。我最长一次就是我站得我两腿都没感觉了,什么都没吃,废寝忘食了,也吃不下,就有点钻牛角尖的感觉,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

  经过反复的实验和探索,李宁和专家终于完成了《三变》的创作。变脸、变伞、变服装,三者同时完成,多年的辛苦研究让不可思议变成了现实。李宁也凭借娴熟的表演和《三变》的巧妙设计,一举夺得了世界最高级别的魔术大奖“金魔棒奖”。

  在这之后,李宁又连续三次被请上了春节晚会的舞台,也开始把自己的作品带到国内外的各种重大场合。

  日常练习

  《三变》让李宁取得了成功,但对于牌、球、顶、扣等基本魔术技法的掌握和练习,仍旧是李宁日常必备的功课。那么这些看似神奇的小魔术,它们的秘密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在这个现实的生活里,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很多的这个视觉的场景,它都不是完全的连续的,尤其是一些视频的一些东西,但是我们在看电影的和看电视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连续的画面,那么这种情况,我们在心理学里叫动景错觉,那么实际上是一种运动错觉。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实际上在生活里这样的情况也比较多,那么在这个魔术里面可能这种现象可能体现得也会更多一些。可能这种时间上的这种错觉会产生很多魔术的效果,会在观众的心里会产生很多错误的知觉。

  主持人:那么大家刚才看到的这几个小魔术都是李宁为我们进行现场表演的。那么这些魔术呢,它的背后都是一些非常简单的科学知识来做支持的。有些专家说魔术的魅力就在于,我们可以用逻辑的思维去制造出一些非逻辑的现象。那我们也都知道,很多魔术师除了会经常使用一些物理、化学知识之外呢,还会使用一些现代化的科技手段来增强自己的舞台效果,营造那种魔法魔术的氛围。那么李宁可以说他凭借着《三变》达到了他自己艺术人生的一个高点。在这之后他就把目光锁定向了世界级的著名魔术师——大卫. 科波菲尔,他希望自己能够像大卫.科波菲尔那样在国内举办一台大型的魔术晚会。但是我们都知道,万事开头难,面对的时间、财力、物力等等这一系列的困难,李宁的演出能否顺利成功呢?

  晚会筹办

  以《三变》为支点,李宁又开始了魔术晚会的创作。但与《三变》相比,要想完成整台魔术晚会的设计,所牵扯的问题将会更多,面临的困难也将会更加复杂。

  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 中国杂技团李团长:我们也知道,打造这样一台晚会需要演员有很厚的功底,有很强的实力,需要我们团投入很多的资金,那么我们成立了李宁工作室,投入了400多万元。

  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 中国杂技团李团长:打造这个《魔法传奇》,但是后来真的没有想到是这么难。你不管是灯光,是舞美,是布景,都和一般的晚会不一样。


  李宁作为主演,一方面要排练,准备十几个节目的演出;另一方面还要和导演、灯光等一起,商量整台晚会的设计和运作。身与心的双重疲惫也给李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 中国杂技团李团长:李宁有一次跟我说,团长,我已经真的是快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了,为什么?他说,我白天全力以赴地去练,晚上我都在练,我已经不会睡觉了,我躺在床上都睡不着了。

  红绳断指的魔术让人惊叹,但其中的关键之处就在于红绳并没有真正地绕过手指。魔术师通过巧妙的手法,在缠绕的过程中实际上已经做了一点手脚,从而产生了红绳断指的效果。

  晚会中神奇的光

  空手悬人是现代魔术中的经典节目,难度非常之大。在《魔法传奇》的舞台上,也上演了这样精彩的一幕。李宁用双手使演员悬浮,平躺的演员可以做各种角度的旋转,似乎没有任何的支撑。那么空手悬人究竟是如何实现的?这其中的奥妙又在什么地方呢?

  香港魔术晚会的总导演:各个魔术表演专场晚会的灯光设计,跟整场晚会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就是应该给观众看得很清楚的,交代得很清楚的,我们给观众看,不应该给观众看得到的东西,他们是完完全全看不到,怎么看不到,很简单,关灯。现在我们是反过来,有可能是把灯光开得更亮。

  按照一般的生活常识,灯光更亮的地方似乎应该看得更清楚,那么为何在光线充足、甚至是强烈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李宁将火圈从悬浮的演员身上套过,却看不到任何悬挂的绳索或是其他的支撑物呢?魔术舞台上各种复杂的灯光,究竟只是舞美的装饰,还是魔术设计的需要呢?

  北京市文化艺术科技研究所副所长王建民:魔术还有一个大量运用的就是光学,光学你比如镜面反射,折射,入射和反射角(在)法线两侧,成比例的反射入射关系,在魔术上大量运用,你比如说用棱镜的办法使物体消失,使物体藏在后边,几次折射就可以把这个东西显没了,或者就隐藏掉。

  当光由一种介质斜射入另一种介质时,传播方向会发生改变,这就是物理学中所说的光的折射。通常,一面三棱镜可以使光发生两次折射。多面棱镜按一定的方位和角度组合,当一束光经过多次折射后,可能就被折射到我们的视野之外,就被隐藏掉了。魔术师正是运用这种简单的光学原理和巧妙的组合设计,让我们感受到了种种魔术的神奇魅力。

  北京市文化艺术科技研究所副所长王建民:还有一种就是把线给他消失掉。其实这个线又亮又粗,结果它这个角度反射,它反射到观众的视觉之外,所以观众就看不到这根线,它那个光线需要前面亮的时候,它就是反射,后面亮它就是透射,这个在光线当中一旦运用错了以后,几个关系,层次不对,那就彻底完了。


  晚会上映

  2004年春季,就在李宁的《魔法传奇》排练完毕,即将演出的时候,大卫带着自己的大型魔术来到北京巡演,刮起了一阵强烈的魔术旋风。《三变》成功后,李宁就一直被称为是中国的大卫.科波菲尔。但大卫的精彩演出,还是给李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李宁:作为一个魔术师他要掌握很多的,了解很多的知识和很多的东西。你的形象要归宗于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就是魔法师,神秘,神秘莫测,这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

  经过两年时间的努力,《魔法传奇》终于上映了。这台晚会开创了国内大型情景魔术晚会的先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三变》的神奇没能延续,魔术晚会的票房也不尽人意。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

  中国魔术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魔术史专家傅老师:现在我们的魔术除物质条件上还不够以外,那我们在创造力量上也比较分散,大卫.科博菲尔他就是总是有智囊团,另外我们还缺一环,就是在制作上,过去也都是小生产,就是做一点小道具,自己在一边做,这方面将来也是应该形成产业性的,那么这样就能够为各个团来提供一些创作。

  正如最初《三变》的创作一样,在受挫之后,李宁又开始行动起来,和专家一起讨论修改,对《魔法传奇》进行更进一步的改编和创新。经过辛苦的编排和巧妙的设计,全新的《魔法传奇》又将推出舞台,而中国现代魔术的神奇魅力也仍将继续。

  主持人:李宁自己经常说魔术是一门神奇的艺术。正是因为有了神奇,所以才能够被那么多人喜爱。也正是因为有了神奇,李宁才从杂技走向了魔术,才从《三变》走到了《魔法传奇》。今天,我们带领大家通过李宁的魔术人生,领略到了中国现代魔术的魅力。不过正如专家所说的那样,现代魔术它要依靠科技为依托,那么它所需的财力、物力都是过去我们所无法想象的。在这种条件下,要想把魔术发扬光大的话,我们必须要赋予它高品质的专业化的设计队伍,同时还得一种产业化的模式去经营和营销它。我们在这里也祝愿中国魔术能够有一个更加美好的前景。

责编:戴昕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精彩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