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谢 谢

——2008年1月1日《疼痛的记忆》编导手记

CCTV.com  2007年12月27日 09:26  来源:CCTV.com  

  “谢谢了”,当我们带着老太太从城里的医院回来之后,儿子罗炳文握着我的手连声说道。当时我感觉自己的身后站着无数的人,这些感谢透过我,传向他们。

  我的身份自始至终是一个中介。我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很多人,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就采取自己的行动来对这件事情做出反馈。老太太的事情也是这样,如果事情不够离奇,也许她不会受到这么高的关注。然而值得高兴的是,人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按照猎奇的方向去演绎,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母子俩那种牢不可分的感情上,这份感情也许才是我们真正要寻找的真情。

  当我走进那昏暗屋子,老罗打开一个巨大的木箱,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各个年代的医学书籍。老罗小学文化,在城里打工的时候专研医术,这个箱子里装满了他这60多年的记忆,因为这里所有的书都是为了母亲而购买的。试想,如果我们在北京的某个工地旁看到一个工人手捧一本医学书籍,我们压根不会在意他。但也许,那个人背后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遗憾的是我们就这样和他擦肩而过了。可以肯定地是,我们身边有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那些真情谁将发现呢,谁又将对谁说谢谢呢?

  作为记者的特权在于可以亲历见证许多感人事件,说谢谢和接受谢谢的双方都以我为中介相互问候着。也许谁也看不见我后面站着的人是什么样的,是什么身份,但我却很明白他们是谁,是谁的手更应该被紧握--------那些人就是在我片子里给予老太太帮助的所有人。 (编导:董浩珉)

责编:走近科学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