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留住生命的真相(下)

CCTV.com  2007年12月22日 17:25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  在拍摄人体标本的过程中,赵欣渐渐发现,拍好人体标本是一项极富挑战的工作,专业灵感让她逐渐摸索出了拍摄标本的一些规律和方法。然而,在一次拍摄中,一个站立的标本意外勾住了她的衣服,赵欣当天晚上梦见标本开口说话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终于击跨了赵欣,她放弃了拍摄人体标本的工作。之后不久,赵欣的生活中发生了三次重大变故,这些事让她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赵欣再次回到了拍摄现场,要用自己的镜头向人们展现生命的真相。现在,赵欣参与拍摄的图谱已经应用在教学和科普展览中。

  主持人:解剖学专家隋教授给赵欣讲解了人类这五百年来在探索自身过程中取得的经验和相关的资料之后,赵欣恍然大悟,原来这五百年的过程当中,不仅仅是医学家能够投身到这个工作当中去,像一些大艺术家,达•芬奇这样的画家,还包括一些能工巧匠,甚至是最早期完成人体解剖的理发师们,都在这里倾注了巨大的心血,那么赵欣通过一些图片也大概了解了这个过程,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些图片给大家简单地说一下,我们看到的第一张图片是心肺联合体的图片,其实它是纯手工绘制出来的,那么第二张图片我们看到是保存在意大利一个博物馆当中的用蜡制作出的一个心肺联合体的模型,已经有两百多年了,第三张图片就是赵欣用自己的照相机拍摄出来的我们人体心肺联合这样一个结构。其实不管我们说,达•芬奇也好,维萨里也好,早期的理发师也好,甚至到现在的赵欣也好,大家也能看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人类为了了解我们自身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了解到这些情况,赵欣有些动摇了,自己真的要放弃这项重要的工作吗?还有一件事让她不忍心丢下拍摄工作,因为她感受到了解剖工作者的艰辛和不易。

  赵欣:可能是得解剖十几个才能找到一个他们特别特别满意的东西,如果他们因为摄影技术记录不了的话,他们也觉得特别遗憾,那么其实他们给我讲了这些的时候,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原因让我做下去。

  在之前的拍摄中,赵欣边拍边总结,发现了拍摄标本的一些特点和规律。在拍摄理论中,从暗到亮,划分了十一个光区域,在拍摄人体标本的时候,如果暗部太暗,某些细节就不能在照片中看到;如果太亮,又会让标本失去层次。为了保证各个部分都清晰、准确,最好把标本的每个部分都安排在中间亮度的光区域里;另外,在曝光值的选择中,以重点表现的部分作为测光点;还有一点就是,摄影师不能加入太多的艺术效果,以免影响科学性的展现。

  专业人员也非常希望她能把标本摄影工作继续下去。最终,赵欣还是留在了人体标本的拍摄现场。尽管丈夫小徐还有些不情愿,但是看到赵欣如此执着,也只好沉默了。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赵欣并不知道,在与人体标本的“对话”中,还有更大的考验等着她。

  2004年冬天的一个傍晚,赵欣正准备拍摄当天的最后一组照片,为一个站立的标本拍照。为了达到好的拍摄效果,摄影棚里其它的灯都关闭了,只留下一盏摄影灯。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见快门的咔嚓声,一切都很静谧。突然,她觉得被谁拽了一下。

  赵欣:我当时往前走,走不动,就感觉后面有人拽我,当时也是特别特别害怕,也不敢回头看是谁拽我,这个屋里就我一个人。正常女生面对恐怖的时候肯定会叫出来,但是我的感觉是什么,等到了害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已经叫不出来了。

  主持人:任何人,胆子再大,铁打的汉子,往这一站,赶上赵欣这事,我相信恐怕也得吓得一身激灵,更多的人马上魂飞魄散,更别说赵欣人家是一个女孩儿了。赵欣自己说,当时觉得脑子嗡的一声,赶快往外冲,冷风一吹,哎呀,不会是遇到鬼了,想去找人又怕被别人笑话,想一想还是自己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进去之后,赵欣可以说,自己都想笑出声来了,因为她发现这个标本本身是站立的,她过去测光的时候,正好她衣服上的帽子勾到了标本的手上,所以她一转身,往前一走,怎么有人?我呀,于是就感觉到脖颈子后头发凉。咱们先抛开赵欣不谈,可能您也注意到了,这个标本很有意思,它不是泡在福尔马林池子里的,也不是搁在大瓶子里的,而是干干净净,身上不带一滴水的站在那里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标本呢?


  这样的好奇赵欣也有过。两年前,她刚刚开始拍摄人体标本不久,为了增加对标本的认识,她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大连医科大学的标本制作室。出乎赵欣的意料,这里的标本并不像之前看到的,都要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而是保存在自然环境中。这样做,标本不会变质吗?研究人员告诉赵欣,这种新型的标本叫生物塑化标本,它们完全可以暴露在空气中,不需要特殊的保护,而且经久耐用。

  隋教授:生物塑化技术说白了就是把生物标本给塑料化,就是用高分子材料来把组织当中容易腐败的水,脂肪,蛋白质,溶酶体?等等这些物质给替代,这样的话达到长期保存的目的,这样就不再需要福尔马林了,所以从塑化标本的特点来讲,它可以保存几百年乃至上千年。

  那么这项技术是如何发明的呢?福尔马林强烈的刺激性,让人们无法停止继续寻找的脚步。究竟什么物质可以和福尔马林相媲美,它,躲藏在哪里?德国病理学博士冯•哈根斯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他设想用硅胶替换人体标本中的水分、脂肪以及容易腐烂的物质。防腐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主持人:现在是要做这种新的人体标本就必须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把人体当中的水分包括脂肪中的水分,包括脂肪本身,都要和硅胶进行一种替换,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二传手,一个媒介物质,因为水和硅胶之间是很难融的,这个物质能够一把就把水抓住,一把把硅胶抓住,然后完美地让这两个东西进行替换。哈根斯找到了这个物质,这个物质就是丙酮。原理我们可以这样解释一下,大家也都知道,在一个标准大气压的状况之下,水的汽化温度也就是它的沸点,应该是在摄氏100度,可是如果我们把水拿到高原地区,不使用任何加压设备,也就是不使用高压锅的话,这个水可能九十几度,八十几度,甚至七十几度就达到沸点,就会沸腾,冒出水蒸汽了。丙酮也是同样如此。于是哈根斯就想到,我把气压给它降低,让它变成几毫米汞柱,在这种情况之下,原本五十六度才能沸腾的丙酮,它的沸点,就是汽化的温度,就会急剧地降低。首先把人体标本放到丙酮溶液当中浸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让丙酮溶液很好地进入到标本的细胞当中,于是和水,脂肪融在一起,然后再把它取出来,放到另外一个池子当中。这个池子当中注满了硅胶溶液,并且有一个盖,这个盖起什么作用呢,这可以让我们抽真空。抽真空的同时,再人为地把温度降低,在这种状况下,温度下来了,气压也降下来了,于是丙酮的沸点自然也就降低了,它能够在这种状况下迅速地汽化,从标本的细胞当中,以气泡的形式释放出来,这样一来,毫无疑问,标本体内的压力就变小了,于是溶液当中的硅胶自然就进入到标本当中了。经过这样一系列复杂的过程之后,这种人体塑化标本也就做成功了。

  生物塑化技术对解剖学,生物学等形态科学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1994年,大连医科大学隋鸿锦教授和同事们掌握了这一技术,并且实现了国产化。目前,塑化标本不仅应用于教学和研究,而且在人体科普展览中,越来越发挥着作用。赵欣拍摄的许多图片,成为科普展览中的重要内容。

  但是,在长期与人体标本打交道的过程中,赵欣落下了心病,很害怕看标本的眼睛,她总觉得标本要和她说话;还有一件事,让赵欣心里很委曲,每次回家,丈夫小徐都要盘问她。

  赵欣:我回去之后,他问我的第一句话,今天你碰没碰到这个标本,他还不说尸体,只说碰没碰过标本。我说有可能吧,我也没有太多印象,他跟我说你今天不要碰我,今天不用你做饭。

  小徐:她每次回来之后,然后把衣服挂在那之后,然后我就偷着把她衣服给洗了。她都不知道。

  一天晚上,赵欣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朦胧之中,她又回到了摄影棚。正当赵欣接通电源准备为标本测光的时候,突然,标本身上的黑布滑了下来。

  赵欣:就是特别木讷,好像是想说话,想告诉我什么,


  紧接着,当赵欣站起身的时候,标本发出了声音。

  赵欣:开口跟我讲话说我身上这些东西太沉了,你帮我挪一挪。

  标本怎么开口说话了?死人真的能复活吗?就在这时,赵欣被吓醒了,原来是自己做的噩梦。她回忆起,相同的梦境已经出现第二次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受不了了。最终,压力和焦虑击垮了赵欣,她停止了标本的拍摄工作。

  杨老师:如果我自己到一个黑屋子里看到这么多尸体的话,我也很害怕,这是人之常情,这个我是很理解的。

  隋教授:但是理解之余也是非常遗憾,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赵欣已经体现出她的这个专业的素质,包括她这种敬业的精神。

  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拍摄标本了,少了这项工作,赵欣和丈夫小徐也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她和小徐正打算生一个自己的宝宝。就在这时,一个接一个的噩耗降临到这个温馨的家,赵欣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位亲人相继去逝。特别是堂哥的意外离去,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赵欣: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往火化的那个炉子里头推的那一瞬间,那个时候,因为我哥特别胖,大概能有210多斤,等到他火化之后拿出来的东西可能就一小把的骨灰,留下的东西可能只是在脑子里头,再也看不到他们以前一起玩,一起笑,一起过年,这些东西就都没有了。

  堂哥去逝后,赵欣做出了两个决定:自己死后,将遗体捐献,用于医学研究。第二,重新进行标本拍摄,用自己的镜头向人们展示生命的奥秘。

  经过几年的积累,赵欣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她拍摄的作品被医学书籍采用,在国内外许多人体科普展览中都有她拍摄的图片。

  隋教授:所以我现在我总是说这是一个从事解剖学工作的一个艺术家。

  赵欣:当时看到自己的这个书,自己的拍摄的照片不只以中文的这个形式,可能还有国外的,英文的,还有捷克语的印刷发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也挺自豪的。


  成功为赵欣带来了喜悦,但是,要想成为一名专业的医学摄影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06年暑假,赵欣准备拍摄一组心脏图谱。以往的拍摄,大多是赵欣和一位解剖教研室的老师一起完成,但是这次拍摄却来了四位专业人员,其中两位临床医生,两位解剖老师。赵欣很纳闷,今天的拍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当赵欣拍摄了一组心脏标本照片之后,几位专家看完之后,竟然发生了争论。他们在争什么呢?

  赵欣拍的这组照片,将来是要给心脏外科医生看的。现代医学对于心脏病的治疗有一种新方法,叫介入治疗。在心脏的内部有一些空间,如果心脏出现问题,某些情况下,不再需要开胸手术,只要把一根携带药物的导管送入心脏,医生在体外操作,何时用药,用多少,都可以人为控制,非常方便。采用这种方法,心脏的受损面积小,病人恢复所需要的时间也短。但是,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们不能亲眼看到病变的位置,而是借助影像学的帮忙,所以他们非常希望有一些多角度的心脏解剖图谱,用来指导介入治疗。但是在拍摄这些图片时,摄影师站立的角度,心脏摆放的位置应该是怎么样的,解剖教研室的老师和临床医生出现了意见分歧。

  张老师:我要选择侧位的原因就是我消融的部位和冠脉血管的部位如果正位看,两者重叠,因而我不敢进行手术介入治疗,但是我从侧位看两者之间就有明显的距离,也是血管和我要摧毁病灶这一点的真实的距离,那么我就能够进行手术治疗。

  但是,于老师并不同意这样的拍摄,他认为解剖学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对位置和角度有严格的界定。

  于老师:比如说内侧、外侧、前后、深、浅,如果我们在这个方位术语下来描述这个人体结构,在国内也好,在世界也好,他马上就明白在什么一个位置,如果我们不在这个位置上来做这个图谱,就会产生混乱。

  赵欣不理解,而且她觉得专家们所说的角度,通过相机的位置变化,完全可以实现,他们干吗还在争论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高老师:病人是活生生躺在手术台上,最好是按照我们要求的角度你都给我照到,最终让看到这些图的人在脑子里能形成一个三维的空间的概念,永远的牢牢的放在自己的脑子里,不论碰到什么情况,都会有应变能力。

  主持人:现在我拿的就是人体心脏的一个模型,但是高教授他们需要的不是这个,需要的是病人躺在病床上,他们准备下刀或者是进行别的手术的时候,他们的视角和病人之间的关系,谁都知道,病人躺到手术台上,您不能说来翻个身劳驾,我们得重新找个位置,那不可能,病人只能躺在那儿,麻醉之后,等待你来开刀。而且况且,现在这种介入疗法又不需要开大的伤口,在这种情况之下,医生一方面是要借助影像学的资料,另一方面,就是要凭经验和你掌握的积累的这些东西,在大脑当中感觉到病人心脏的结构和具体的位置,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高教授也好,张教授也好,都希望赵欣给他们提供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病人躺在病床上之后,与医生之间形成的这种特殊角度的时候,心脏结构的图片。

  于老师:我们一开始是争论了,争论解决,但是最终我们觉得解剖还是要为医学服务,医学最终的目的是治病救人,要临床的医师看得懂,真正不是为了做学问而做学问,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

  赵欣在一旁听得很认真,专家们对待每个环节都一丝不苟,这让她很敬佩。几年来,赵欣拍摄的图片得到了专业人员的肯定,她拍摄的图片不断出现在医学书籍中。赵欣把对亲人的怀念和对生命的理解倾注到每一张图片中,用镜头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赵欣参与拍摄的图谱,陆续出版了。现在,一些医学院的学生正在使用她所拍摄的医学图谱,探究人体奥秘;不久的将来,赵欣的作品将会为介入治疗的临床医生提供帮助,在治病救人的第一线发挥作用。

  赵欣:现在再看到它们的时候是愿意用自己的镜头去记录这些人体的奥秘或者是秘密,向更多的人展示人体的基本的结构,让人们了解自己,去研究自己。

  赵欣给自己的拍摄工作定义为医学摄影,在工作中,她不仅为医学工作者拍摄了大量的专业图片,同时,还找到了自己摄影事业的一个突破口,人体标本已经成为她艺术创作的素材,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许会看到赵欣的医学摄影艺术展。

  依然想做母亲,依然想做自己的个人艺术展。在赵欣的内心,还有很多美好的愿望要去实现。她正在寻找艺术与科学的完美结合。

责编:走近科学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