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留住生命的真相(上)

CCTV.com  2007年12月22日 17:21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  年轻的摄影老师赵欣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为人体标本拍摄照片。当她看到人体标本时,感到了死亡的恐惧。几经周折,赵欣开始拍摄标本了,并且找到了一些拍摄标本的方法。但是有一天,一位老师把两个标本送到了赵欣的家里,当赵欣和丈夫打开包装,突然看到两个人头标本赫然出现在家里!于是,一场家庭战争爆发了。赵欣决定放弃拍摄工作,当她前去辞职的时候却发现,几百年前,达•芬奇曾经留下了大量人体解剖的绘图手稿。解剖学怎么会和艺术大师联系在一起?这中间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

  旁晚六点多钟,一位主妇正在准备晚饭。她的名字叫赵欣。就在赵欣做饭的工夫,有一个人心急火燎,步履匆匆。今天是休息日,赵欣特地做了好吃的,等丈夫回来,一起安安静静吃顿晚饭。那个人手里的黑色带子,看起来沉甸甸的。他急急忙忙究竟要去哪里?

  赵欣没有过问袋子里的东西是什么,看来她和来人很熟悉,于是,这个黑色的袋子就在赵欣家的角落里静静地呆了二十多分钟。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呢?做完了饭,赵欣想起了那个黑袋子,当她一层一层打开包装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她感到了巨大的恐惧。

  赵欣:当我打开的时候,标本的那两个眼睛,我的感觉就是看着我一样。当时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主持人:在这个带子里居然装的是两颗人头,准确地讲是两个颅骨标本,看到这儿所有的人我相信都会被吓一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简单说一下,这位女士姓赵,是大连医科大学教摄影的老师。这个男的叫于胜波,是大连医科大学教解剖的老师。咱们说教解剖的老师带上这么两个东西一点都不奇怪,问题就在于赵老师她是教摄影的,教摄影的怎么会和教解剖的打起交道来呢,而且教解剖的怎么会把颅骨标本送到人家里去呢,这不吓人一大跳。这其中又有什么缘由呢?咱们接着往下看。

  2000年,赵欣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离开生活了四年的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她和丈夫小徐一起来到了美丽的滨海城市大连。原本梦想做一名专业摄影师的赵欣,最终成为了大连医科大学影像艺术学院的一名老师。在与学生们的相处中,她渐渐爱上了这份工作。

  赵欣:当学生进步的时候可能比我自己取得这个成绩我还要高兴,还要兴奋,尤其听到学生,因为我的指导进步或者获奖,我非常非常幸福。


  教书育人虽然不是赵欣最初的理想,但是,学生们的每一次进步都让她满心欢喜。渐渐地,她觉得和学生们打一辈子交道也是一件快乐的事。然而有一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打破了赵欣平静的生活。那天下午,院长找到了赵欣,安排她去为人体标本拍照片。

  杨院长:因为赵欣她是受过专业训练,她在上课的时候也讲这方面基础课,所以她的条件比较好,照片拍得不错,我觉得她一定能很好地胜任这件事情。

  赵欣:一听到这样的事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恐怖,有的时候看到那个尸体被白布盖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脊柱后面有一种冒凉风的感觉,还是不喜欢,不接受。

  赵欣身高1.6米,体重只有40多千克,平时和同学们在一起,很难区分谁是老师,谁是学生。解剖学教研室的隋教授第一次见到赵欣也很纳闷,院长怎么派来一个小女生。

  隋教授:应该说我是大吃一惊,因为我强调要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有这方面专业知识,专业经验的人来。所以当我第一次见到赵欣,怎么这样一个小女孩,她能行吗?解剖工作我们从来都说三个字,苦、脏和累,总是和苦脏累打交道,她能行吗?能坚持下来吗?

  主持人:我现在拿的就是一个人体解剖学标本彩色图谱,说实话,以前我们家这种书特别多,因为我父母都是搞医的,但是现在我再翻开这个书,跟以前我看到这部书的时候感觉是一样,那就是发晕,觉得难受,一是,咱们普通人没有见过很多人体内部的器官,再有就是,看到它上面很多词要么是感觉这字不认识,要么就是说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上下图看着完全一样,它写的词又不一样呢,其实这种困惑不仅我们普通人有,就连很多刚刚学医的学生们同样也有如此的困惑,困惑在哪里呢,就是说人体的具体解剖图样如果说仅仅从文字角度讲,它不仅晦涩难懂,而且你很难记得住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应该是一本工具书,无论你是学生还是医护人员,都是需要随时翻看的。在这种状况下,隋老师他们希望赵欣提供什么呢,提供的就是一个不仅让大家一看就能记住的图片,更主要的是还得把过去一些比较艰涩的地方变得让人很容易记住,一看就明白。因此讲,这个难度还是非常高的,所以隋老师他们比较担心,赵欣能不能拍出符合他们要求的图片。

  其实连赵欣自己心里也没底,因为她连做梦都没想过,学习了几年摄影专业,有一天会为尸体拍照。带着复杂的心情,赵欣第一次走进了解剖教学室。


  赵欣:恶心,因为咱们以前看到的可能我见过的尸体,可能几个小时,皮肤稍微有点变青,但是还没这么看过黑的,发黑的,像木乃伊一样的,有液体渗出来这种感觉都没有过,我第一个感觉就是特别反胃。进到那里面的时候,就是闻到福尔马林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这个工作最大的挑战可能不是摄影技术上的,是自己从心理上能不能接受这个场景,接受这些东西。

  那些人体标本,让赵欣感到了死亡的恐惧。除了恐惧,她还感到窒息,一种呛人的气味让她喉头发紧,眼睛流泪。这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呢?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味是福尔马林溶液散发出来的,不过赵欣可能没有想到,这个让她难以忍受的福尔马林,却是解剖学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早在100多年前,有一个人同样闻到了这种刺鼻的味道。1867年,德国化学家霍夫曼在一次化学试验中,闻到了一股特殊气体的味道。也许是化学家的敏感,他当即收集样品进行化验,于是,甲醛气体被第一次记录在案。甲醛气体溶于水,可以成为一种很好的消毒剂。十九世纪末,含有35%-40%甲醛的水溶液以“福尔马林”的商品名出现在市场上。这项重大发现,让解剖学研究有了飞速的发展,从那时起,人们可以将宝贵的尸体保存起来,用于教学和研究。那么,福尔马林是怎样防止尸体腐烂的呢?

  陈克铨:因为它是能杀菌的,把病原微生物细菌都杀死,这样人死了以后,外头没有那些污染的东西了,它就不容易腐烂。第二个它又把人体本身的一些蛋白质凝固起来了,这样外头不会进去腐蚀它,本身它又不变就达到了防腐固定的目的。

  这一发现令人们兴奋不已,但同时,使用者也发现了它的危害,如果接触到福尔马林溶液,或者吸入它的挥发气体,人体的健康组织也会被破坏。如同赵欣的感受一样,很多人,特别是医学工作者,都在忍受着这种危害。

  赵欣打心眼里不想拍标本的照片,但是眼看着医学图谱出版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她只好硬着头皮开始了拍摄工作。解剖专业人员对赵欣又有什么期望呢?

  隋教授: 我们曾经出过神经外科的解剖图谱,那么这些图最初都是我们自己去拍的,当时感觉这些图也不错,可以用,但是随着工作进行得越来越深入,逐渐我们就发现自己的专业之外的一些不足了,尤其涉及到一些微细的结构,我们经常需要显示一些结构位置比较深,而它的视野又比较小,对我们来讲就束手无策了。


  赵欣:我以前是喜欢比较艺术的这样的一些照片,那么我拍的基本上光比比较大,反差比较大,就是黑的和白的对比比较强烈,刚开始接这个工作的时候我还是按照我的这种习惯去拍,但是跟解剖老师进行交流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我自己的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主持人:咱们可能看到这儿都会觉得奇怪,赵欣是专业学摄影的,并且是大学老师教摄影的,怎么会连这样的照片都拍不好呢?其实这绝对不能怪赵欣,只不过呢,拍照片的目的各不相同,需求不一样,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们说无论是数码相机还是使用胶卷的相机,还是我们人的眼睛,其实看到东西时的成像原理基本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当外界物体的反射光线进入到我们的眼睛,进入到镜头当中之后,在我们的眼睛里面,或者是在感光材料上最终成像,产生一定的变化,让我们能够看到。这个原理是相通的。但是我们的人眼有很强的自我调节功能,怎么理解呢,您比如说,我们就拿这样一块黑旗,在这儿我要拍这本黑颜色的书,如果我只是简单地把它往上这么一搁的话,很有可能照相机,摄像机不经过调整,它很难分辨出这个东西的边缘,因此说这个东西,这本黑书,就淹没在了黑旗之中,但是我们的眼睛具有细微的调节功能,我们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必须在用光上,在照相机的调节上做一些文章了。赵欣一开始采用的就是我要用大的明暗对比的方式,把这个标本拍得很美,反差比较大,亮的地方很亮,暗的地方可以说是相对模糊的,但是没有想到,拿到教授手里,教授不满意,说你这样一来,可能给我的学生带来误导,暗的地方虽然看起来很美,但是我说不清楚它到底是凸起的还是凹陷的,以及与周围组织的关系,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东西。那赵欣提出,我要换背景,可是教授还是不同意,你必须要使用黑背景,对于赵欣来说,这确实也很让她头痛,那好,既然你不让我有层次,既然你不让我拍出艺术效果,既然你要一个特别清楚的东西的话,那么也简单,我把被摄物体往这一立,然后我在它的周围给它布上光,前面打上主侧光,周围也给它打上光,这样把所有的地方都给它打亮,照得明明白白的,赵欣觉得,这下恐怕就应该可以了吧。

  拍标本的日子,赵欣是掐着手指头过的,她希望任务早点完成,之后就不干了。不过有一天,赵欣看到一些特殊的标本,让她一下有了灵感。标本的制作方法非常精细,如果没有专业人士的介绍,根本看不出它们是人体的一部分,而更像是艺术品。拍完这组照片后,赵欣很兴奋,职业好奇心让她开始研究怎么将各类标本拍摄得更好。

  不知不觉中一年过去了,赵欣已经没有开始时的抵触情绪,她拍摄的标本照片,越来越符合医学专业的需要了。

  然而,就在2004年夏天,赵欣的家里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她开始动摇了。一天下午,解剖教研室的于老师来到赵欣的家,送来两样东西,请赵欣拍照。当时赵欣正在做饭,匆忙之中也没有问清要拍摄的标本究竟是什么。

  于老师:当时标本刚刚出来,而且特别着急拍照片,当时正好我赶上出差,出差的时候我就把标本放到她家里的时候,也没多说,我转身就走了。

  等赵欣做完了饭,打开塑料袋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她毛骨悚然。——竟然是两个人头标本!

  主持人:你于老师您是搞解剖的,不觉得这两个人头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赵欣,虽然说她自己接触到这些,但是她的家人对这些还是感觉很可怕的东西,你怎么能直接送到人家,而且又不说明呢?等赵欣打开塑料带一看到是两个人头,正在这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的爱人小徐回来了,小徐原本是赵欣的同学、校友,本身就不太支持她搞标本摄影,但是后来还是出于对自己妻子的爱,勉强同意了,但是没有想到,好嘛,您在学校拍就拍吧,这回还把人头拿回家了,这下,小徐可有点压不住自己的火了。

  徐国强:因为我俩很少吵架,那是第一次吵架,而且也是记忆最深的一次。


  赵 欣:他说你怎么能把这个东西往家里带呢,他就觉得这种标本或者尸体这些东西,搬到家里,他觉得是一种特别忌讳的。

  被惊吓,又被数落,赵欣觉得一肚子的委屈。她在心里埋怨于老师,为什么送标本的时候不告诉自己是什么东西?别的也就罢了,送人头也不打个招呼。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这件事发生之后,赵欣和小徐之间开始了冷战。小徐想不通,当摄影老师挺好的,为什么非要拍人体标本。

  徐国强:每天晚上回来都腿疼或者肩疼,其实她很年轻,现在这个身体就这样,以后怎么办。

  赵欣想起那两个颅骨标本也觉得不舒服,不想再拍下去了。而且自己和爱人都很想有个孩子,31岁的赵欣,正打算做妈妈,这种环境和气味,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健康呢?

  人头事件发生一周后,赵欣找到了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准备向他辞职,再也不拍人体标本了。隋教授知道赵欣的来意之后,没有批评她,而是拿出了一些书给她看。在书中赵欣发现,有很多艺术大师的手稿都是记录解剖过程的,难道说像达•芬奇这样的艺术大师也会为解剖学绘制图谱吗?赵欣没有想错,解剖学诞生五百年来,学生们一直都在用手绘图谱上课。而这些图谱,最早的绘制者很多都是艺术大师。

  在解剖学奠基人维萨里的巨著《人体的构造》一书中,有300多幅插图,当时并没有先进的照相技术,这不免让人有些疑惑,复杂的结构是如何被精确地记录下来的?

  这是一张老者的脸,布满了沟壑,长满了须髯,炯炯的双眸注视了我们几百年。他就是蒙娜丽莎的创造者——达•芬奇。蒙娜丽莎的脸生动细致,栩栩如生,现代人猜测,只凭一支画笔恐怕无法达到如此高的水准,那么达•芬奇绘画以外的技巧又来自哪里呢?

  艺术学院教授:在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与其说是艺术,不如说是一种科学,像达•芬奇这些人,在极力把绘画上升到科学的这么一个地位,提高画家的地位。按照一些记载就是说达•芬奇他亲自动手解剖过30多具尸体,有的也说米开朗基罗做过12年尸体解剖,他亲自去研究,去揣摩人体的结构,它的肌肉,它的关系,为他进行塑造更好的人体艺术打下基础,但另一方面达•芬奇这种人他本身做解剖,他有两方面意义,其中很重要一方面意义也就是为科学,他在探索人体的秘密。

  然而,几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这些科学与艺术结合的作品时,发现了其中的遗憾。

  隋教授:由于它是手绘的,就是绘图者它的解剖学知识就限制了他的绘图的一些准确性,打比方说达•芬奇画的一个人体,就是肩胛骨和肋骨之间关系的图片,那么他把肩胛骨的下角画在第十肋或者第十一肋这个位置,而正常情况下,人体的肩胛骨下角应该是在第七肋这个位置。所以这样的话,这个错误来讲就是由于他的解剖知识的不足,导致了这个错误的产生。

  对比字幕如果在那个年代就有照相技术,也许这些遗憾和错误就可以避免。图谱的发展有两个流派,一个是手绘图谱,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而摄影图谱的发展,是近几十年的事。赵欣参与出版的图谱,是为介入治疗编写的,目的就是要将与之相关的解剖学知识集中到一本书中,这正是临床医生急需的解剖书籍。

  主持人:赵欣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辞职的,但是在了解了人类对于自我了解的这个过程之后,她又实在太佩服以前像达•芬奇这样的人了,达•芬奇是一个艺术家,但是他都对解剖,对于人体有如此充分的了解,自己呢如果能踏踏实实从事这份工作的话,同样会为医学进程做出很大的贡献,但问题就在于,毕竟现实当中一些生活琐事,夫妻之间的矛盾困扰着他。让她真是处在一个犹豫不定的状态,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家庭生活又发生了几个重大的变故,正是这些变故又让她重新理解到了生命以及人体本身的意义,那这一系列变故会是什么呢,欢迎大家明天接着收看《走近科学》。

责编:走近科学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