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玉佛的故事

CCTV.com  2007年11月30日 12:58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精美的造型,纯净细腻的材质她是不是传说中已绝迹的传世珍品,人们对它的身 世众说纷纭,谁能给这尊充满着神秘的佛像做一个最终鉴定,彻底揭开玉佛身上 的重重迷团。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走进科学,俗话说得好;“盛世收藏”。就看看我们现在画面上给大家展示的这一看就是一个古玩市场来来往往这么多的人大家心态各异其实要说白了,这个古玩收藏也好鉴别古董也好,那时需要您下大功夫出大力气看无数书或者说上无数回荡才能练出来一个火眼金睛的,否则真的有可能搞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马桂兰:像寿山石是不是寿山石,它像田黄中的“将军洞”它的价格不逊于田黄. 田黄的价位是黄金的八到十倍。

  在徐州市户部山古玩城,这间古玩店的主人叫马桂兰。小马和丈夫一直喜欢收藏。近几年古玩市场火爆,他们看到了商机,夫妇俩就开了这间古玩店。小店平时人来人往,生意还过得去。

  但是最近一个时期,古玩店的常客和邻居们发现,小马每天早上都会变得非常古怪,甚至有些诡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小马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事情还得从这尊玉佛说起,自从开了这家古玩店小马和丈夫要经常到外地收购古董,有一次和丈夫回安徽老家探亲。

  马桂兰:借这个机会我们想掏点宝贝回来,就在黄山附近的一户农家里我们看到了一些古家具,我们先生跟主人攀谈了一段时间,他觉得我们是行家也是真想来买东西的,他就说我们家还有件东西给你们看看,然后他就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包袱来。

  当包袱一层层打开,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是一尊精美的玉佛,小马的眼睛放出了异样的光茫,情绪有些激动。

  马桂兰:当时我脑子的第一反应这是不是寿山石晶荧剔透的特别漂亮,然后就问主

  人有意出手吗主人说这个东西占时不想买即使买也得十万八万。

  经验丰富的丈夫按住了小马激动的情绪,接着就是一翻讨价还价,他们给出的价没能令卖主满意,他们也只有扫兴而归。

  马桂兰:回到宾馆以后当晚怎么也睡不着觉,老想着这是一件值得收藏的宝物。

  第二天一大早就小马和丈负再次蹬门,又是几番的讨价还价最终以五万元的价格终于请到了这尊另小马寝食难安的玉佛。


  马桂兰:当时心里挺高兴想把它放在家里珍藏吧。

  其实自从请来这尊玉佛,小马的心就没踏实过。小马的丈夫以经有近二十年的收藏经验,就是小马也在古玩行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看东西一般不会走眼。但从第一次见到这尊玉佛到现在,他二人始终看不明白这尊精美玉佛的材质和年代?

  那么,这尊神秘的玉佛背后,又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身世之谜?她对玉佛的顶礼膜拜并非出于信仰,而是她对这尊玉佛有着超乎寻常的期待。

  马桂兰:第一反应这是不是寿山石如果是这就是一个价值连城不得了的一件东西。

  不得已,小马请来古玩行里经验丰富的朋友帮着鉴定。就在小马请出玉佛的一瞬间,喧闹的聚会瞬时变的鸦雀无声。在玉佛润泽而又古朴的躯体里,似乎发散出一股摄人神魄的力量。

  专家:这块石头就产在加良山,原来叫“天峰洞”,“天峰洞”产的也就是芙蓉石,后来有一位将军爱好寿山石他就把“天峰洞”霸占了,霸占了以后就改名为“将军洞”了。以后这个洞塌了,这石种也就绝迹了,像这么大块的冻石是很少见的,到清代后期到明间还能看到,他的价格不低于田黄,我同意他刚才的观点,应该是清朝后期的。

  说玉佛的材质是“将军洞”年分是清代后期,这一说法让小马喜出望外,这正是小马长期以来所期待的结果。

  著名的国宝田黄石是寿山石中的极品,小马他们口中的“将军洞”,实际上指的是寿山石里,芙蓉石的一种。为芙蓉石上品,据传,清朝初年,“将军洞”突然神秘的崩塌,从此之后,出产于将军洞的芙蓉石就成了绝世珍品。“将军洞”现在的市场价格丝毫不逊于田黄石。目前田黄石的价格是黄金的八到十倍,这尊近两公斤重的玉佛,单单是材质的价值就将是当初收进价格的几十甚至上百倍。也就是说:小马可能真的淘到了一件绝世珍品。

  然而就在小马兴奋之余,另一位藏友对玉佛又有了新的看法。

  藏友:从造型看年份不算老,如果是明清时期的那包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

  藏友:如果它是新的,像你们说是新的包浆是作出来的,那么它何必要作的这么脏呢?做得干干净净卖就是了,比现在价格更高,何必要作旧呢?它不可能是作的。

  激烈的争论后,却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而小马心里的疑问也变的越来越重了。

  然而从小马把玉佛拿给行里人看了之后,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她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几个从全国各地打来的电话,这些电话的目的竟然出奇的一致:都是要买玉佛。一些看好玉佛的行里人甚至隔三差五就跑到店里和她商量能否转让玉佛。这些人反常的举动让小马心头的疑云更重了。她觉得,这些人中有些是真喜欢这尊玉佛,想请回家收藏;还有一些人则是认为自己的眼力不会错,趁大家都没看明白的时候想捡个漏。

  这更加证实了小马当初的判断,她相信是玉佛隐隐透出的那股神韵吸引了大家。她不甘心在事情还没弄个水落石出的时候就这样把玉佛出手。


  主持人:明明是一件挺有争议的东西,但是那却有好多人争相购买,这个是我们外人可能好像不大理解,可是到了古玩行里之后也许它就成为了大家共同去默默遵守的一些规律,比如,我们说您到古玩摊上去,咱这不懂行的问人家您这是真的假的,人肯定不理你,您不能这么问,您得问什么那,您这是新货还是旧货这是行话,但是现在有很多影视据里,也反映了古玩行里面各种情节各种故事我们看多了之后,那也能学上那么一招半式的,不过就是现在我们到古玩行里走一走的话,您也会发现还真的是古玩真真假假言语虚虚实实。不过,这也许就是这个行业里最大的魅力所在。

  谢绝了络绎不绝的收购者,小马心里的疑问却一直没有解开。就在这个时候,小马又得到一个令她兴奋不已的消息:徐州市举办了一次规模盛大的民间收藏赛宝大会。整个淮海经济区有十九个市县参与了这次活动,活动期间户部山古玩城有近千个摊位,来此淘宝的人更是成千上万。为了这次赛宝活动,徐州民间收藏协会组织了一支由民间收藏家、玩家和古玩行里人组成的鉴定组,几个月来想参赛送宝的人持续不断。

  小马看到不少行里人都送宝参赛了,就和丈夫商量,想把这尊玉佛也送去参赛。出乎意料的是,丈夫却不同意小马的想法,因为经过前段时间的收购风波,他不想再让更多人知道他家藏有这样一尊玉佛。

  其实小马有着自己的想法:她想借此机会,请专家们给这尊充满了神秘色彩的佛像做一个最终鉴定,彻底揭开玉佛身上的重重谜团。

  经过再三的心理斗争,夫妇俩最终还是决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把玉佛请出去,让专家们给个说法。他们觉得,能否解开玉佛的秘密,就在此一举了!

  然而当小马把玉佛从包里取出,放置在展台中央的时候,所有在场人的视线全集中到了玉佛上,这使得现场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藏友:我问一下,你说这个东西是从那得到的?

  小马:从安徽,五年前在安徽农村出来的,收来后一直在家放着,今天想借这个赛宝大会请各位专家给帮忙长长眼,看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将军洞,这东西肯定不是玉,它是一种石料,为什么呢?他的硬度和密度跟玉不一样,与冻石类么比较接近,也比较纯净。

  专家:从造型上看,像现代风格的,一个是从人物的摆件或者佛像的摆件,一个是衣纹的刻法,一个就是面部的开相.人物面部开相很像现代风格,还有一个,你看这个发髻,唐宋元明清都说不上,这就是现代的,不对。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小马的预料,专家对玉佛的鉴定评论使得她神情开始有些恍惚。曾经被大家认为价值连城的玉佛难道竟是普通的石头?

  专家:他像田黄中的“将军洞”也像巴灵石,现在有的巴灵石是比较纯净的也很细腻,确定它是一个现代的,石质材料雕刻的艺术品。

  马桂兰:大家都说它是新的东西,那它到底是什么材料的?


  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张继超:这个不好讲。不懂就是不懂,看不准就是看不准,但有一个基本原则这件东西就是新的。

  小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的结论。难道真的走了眼花五万元买了件工艺品。究竟玉佛的背后掩盖着什么样高深莫测的玄谜,经验丰富的专家都鉴定不了呢?

  古玩行里常常出现这样的事情,争议越大的藏品,也往往越具有另人意想到的隐藏价值。这样的鉴定结果简直让小马寝食难安,她不惜放下生意,再次带着玉佛在徐州走访高人,找到了从事石文化研究多年和原徐州市博物馆考古专家王文正、王文志老先生。两位专家又能给出什么结论哪?

  王文志:这块石头大家想知道是否是寿山石芙蓉品种,你既然征求我的意见,我作为赏石界的来看,这尊佛祖他的色彩比较白,比较好,但他的光韵似乎不像寿山石那种光韵,因此我从这尊佛的材质来讲还确实拿不准。

  看不准,是古玩行里人常说的一句话,潜在的意思是,东西不对是新活,这个鉴定结果简直另小马有些绝望了。但这时坐在一旁的王文志先生提出了一个建议。

  王文志:我们用科学的方法来检测一下,特别是从鉴定角度来讲,咱先确定它是不是寿山石一类的,你看行不行?用一种土法来确定它的硬度。

  那么这个检测又能证明什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王文志首先选择了几块不同种类的寿山石,接着用一把铜钥匙分别在几块寿山石上刻画,结果每块寿山石上都划出了深深的痕迹和粉末,这证明铜钥匙的硬度要高于寿山石。

  接下来,用同一把钥匙刻画玉佛,小马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心疼,然而测试的结果却大出小马的预料:铜粉末留在了玉佛上,这证明了玉佛的材质比铜硬度高。

  最后又选择了一块软玉来刻画,结果玉佛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王文志:刚才我们用铜钥匙来划动了寿山石类的艾叶绿和芙蓉石,结果划出了一道痕迹,还有粉末,这说明寿山石要比铜钥匙磨氏硬度低它只在1.5度左右,而铜钥匙的硬度在两度左右。同样我们用铜钥匙划这尊释迦摩尼佛像的底部,也看到了划痕,但是铜末他把铜钥匙划动了,说明它比铜钥匙硬度要高,用这个最简便的方法就可以鉴定他是否是寿山石的问题,现在我们又谈到他是否是别的石种,我们又用像俄罗斯玉、青海玉,进行划刻,如果他比软玉还软,能把它划动。那么这是不是一种新的玉种出现了有待进一步的再研究研究它。

  这个简单的科学方法使小马不得不承认现实,然而在这有些残酷现实的背后还是隐藏着一个谜团,既然佛像不是寿山石也不是软玉,那它到底是什么材质,难道竟是人工合成材料做成的?

  说也巧,中国矿业大学就在徐州市,急切之下她决定干脆把玉佛送去作一下科学检测。我们一同来到了矿大的矿石分析研究中心,小马说明来意,研究人员马上对玉佛进行取样,上仪器进行测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真正的谜底即将揭开。我们急切等待着测试结果,而这时的小马却似乎比我们更平静,她细细端详着玉佛,不知道此时心理在想些什么?十几分钟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初步的数据。

  研究人员:常见的“地开石”和“叶腊石”应该在二十度之前有峰,现在在二十度之前没有峰就有可能不是了。

  初步的数据说明王文志先生的土法试验结果是正确的,玉佛不属于寿山石种,有资料可查,铜钥匙的硬度为莫氏3度,寿山石为莫氏2度左右,软玉的硬度在莫氏6度至6.5度之间,那么,玉佛又属于什么材质,科学的检测即将揭开玉佛谜一样的身世。至此,长久以来她围绕着这尊佛像所有的期望,全部破灭了。

  研究人员:从我们测试结果来看这个样品主体成分是“方解石”,跟那个“方解石”的标准资料吻合得非常好,不是“地开石”跟“地开石”的标准资料完全不吻合。现在上面的曲线是,红线上面的短线条,而这上面红色线条是标准资料,而标准资料跟我们的测试结果吻合的非常好,所以上面显示的是“方解石” ,“方解石”一般俗称就是石灰石,石灰石的主体成分就是“方解石”, “方解石”它的化学分子式就是碳酸钙。

  但研究人员接下来的这句话应该又使小马心里产生了一种对这尊精美玉佛新的期望。

  研究人员:像质地这么好的“方解石”,而且外观颜色那么好看,晶莹剔透我们原来也没见过外观那么好看,外观那么好的“方解石”。

  研究人员告诉我们普通山石就是“方解石”那么,这尊精美玉佛的材质又产自那座大山之中哪?

  主持人:我们说科学往往可以帮助我们破解一些谜团,但有的时候那我们又会觉得它来的太执白太干脆太残酷了就好比马女士的这尊玉佛一样,其实我们倒是真的非常佩服她,觉得她真得很了不起,就在于谁都不知道这尊玉佛的情况之下,她敢拿着这尊玉佛到处找专家作鉴定,最终确定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材质的,也许这样一来会让她在经济是大受损失,所以说我们非常佩服她,但是想一想,古语有云:玉,石之美者,如果我们从这个笼统的概念来看,只要是石头,只要具备美,只要具备有艺术欣赏地方的话,那么他就可以被称之为玉,当然,有些玩古玩的人不太赞同我这个说法,其实这个收藏本身也是随着您的心境而来的,您要觉得它美,要是值那个价钱的话,那它就是美就是值钱的,如果您要是觉得它一文不值,在您这它肯定是什么都不如,因此我们说古玩行里面有太多太多的门道,当然我们也盼着有高人能够出现指点我们一下告诉我们一下,马女士的这个东西它到底是什么?好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进科学,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责编:走近科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