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救心行动

CCTV.com  2007年11月30日 12:54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年仅16岁的李哲在学校拔河时突然发生心脏骤停,在被紧急送到辽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后,心脏依然没有恢复跳动的迹象。如果再没有有效得力的抢救措施,年轻的李哲就有可能再也难以醒来。在经过短暂思考后,医生们毅然地选择使用开胸直接按摩心脏的方法挽救李哲的生命。那么心脏停跳十几分钟的李哲能够再次苏醒过来吗?


  一位16岁男生在拔河时突然倒地,心脏骤停。班主任被这突发的事故吓呆了。

  李哲班主任: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我的怀里就没有的话,一个是害怕,再一个是作为老师来讲,我也挺难受的。

  面对如此年轻的生命,医生似乎已是无力回天。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采访:脉搏没有,颈动脉不搏动,心音听不到,呼吸没有,那就是说抬进来的是一个死人。

  父母如临灭顶之灾。一向爱运动、健健康康的儿子怎么就突然要离他们而去了呢?

  李哲的母亲采访:是放弃是治疗,就是治疗好了,孩子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当时我俩都呆了谁也没回答出来。

  主持人:我相信,刚才这个非常短的画面,已经把我们带到了当时那个万分紧急的情况之中。医生说了,孩子现在是万分危急,连呼吸都没有了,而父母呢,完全被吓傻了,根本搞不懂怎么回事,好好的儿子去上学了,怎么眨眼之间,这人似乎眼看着都保不住了。我们现在就回过头来说一说这个事情的一个简单的一个来龙去脉。孩子名叫李哲,今年16岁,上初中,1.81米的大个,性格内向,但是特别喜欢体育运动,体育老师们,田径队的老师们也都非常喜欢他。没有想到呢,就在一次运动的过程当中,拔河的过程当中,李哲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当时校医赶过来发现,校医认为这个孩子当时已经是心脏衰竭了,马上就送往了附近的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院。

  2007年4月30日,上午9:50,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突然,一群护士推着急救车匆匆地的出现在走廊里。 床上躺着的正是已经停止呼吸的李哲。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这患者已经浑身松软,胳膊腿往下耷拉那种状态,我用平车把他接进来的时候,边走边看着他,这个瞳孔散大固定,浑身苍白,那时候呼吸已经停了。

  对于一名已经停止呼吸的患者,医生们知道时间就代表着生命,心脏按压、呼吸机、电击所有能上的手段都使用上,然而几分钟过去了,李哲仍然没有任何的心脏重新搏动的迹象。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护士长:抢救三四分钟的时候,就是心脏按压,呼吸机都上去之后,孩子还是没有反应,心电监护还是直线,自主呼吸没有。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通过这个瞳孔散大固定,脉搏动消失,呼吸停止,这些就完全可以判定一个心脏骤停了。

  心脏骤停实际上也就是心脏猝死。人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他的心脏停止跳动就失去了供血功能,长时间没有血液的供应随之而来的就是死亡。因此在发生心脏猝死的情况下必须立刻进行人工呼吸、电击等医疗手段,在短时间内使骤停的心脏重新跳动。那么李哲经过了最初的紧急治疗,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是不是就可以判定他已经死亡了呢?

  主持人:在这里还是要给大家建立一个关于死亡的准确概念。虽然这个词我们不太愿意经常提,但是说实话,生老病死是任何一人都要经历的。那么现代医学认为死亡的标准应该是脑死亡,而不是说,我们在很多影视作品当中看到的一个人躺在那儿了,有人过去摸摸他的鼻子,有没有气,再摸摸它的脖子,心脏跳不跳动,如果这些都没有,我们就宣布它死亡,这是不对的。按照现代医学的观点,人死亡是指的脑死亡,也就是说我们大脑已经彻底的罢工了,不工作了,已经处于一个死亡状态了,我们才能说,这个人他真正的离开了人世。那么其实呢,心跳呼吸的停止对大脑的损害也是很大的,心跳没了、呼吸没了、血液当中自然就很少有氧气了,也不流动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大脑就得不到营养了,大脑一旦缺氧五分钟左右,就可能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伤,无论你今后采取什么样治疗的方案,已经死亡的脑细胞,它是绝不可能再活过来的。当然这是在现代的医疗基础条件之下,也许将来会有改变,我们不敢说。说能在现有的条件之下,我们对于李哲就处在这种特别困难的境地之中,首先医生们不知道确切的孩子到底什么时候,这个心脏停跳呢,因为他事发是在学校,而不是在医院里头,再有一点,那就是给他采用了各种现代医学常用的方法,他的心跳都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这个时候该怎么争取时间,让孩子的心脏重新恢复跳动,就把急诊室里的大夫急坏了。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这段时间心电监护显示是一点变化没有,除了我自己徒手心肺复苏按压出来的波形以外,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波形,所以这种情况下,看这个徒手心扉复苏这种抢救肯定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虽然手部按压等措施不见成效,但是医生们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做着最后的努力。而

  此时等候在急诊室外面的老师,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李哲的班主任:我就觉得非常意外,不应该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当时我反应,既然孩子这么严重,我得赶紧通知这个家长,然后就给家长打电话。

  李哲的母亲采访: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孩子到一楼抢救室,他就告我赶紧过来,孩子在抢救,在抢救室呢,我就合计孩子啥病啊?给我孩子做手术啊?

  刚接到电话的母亲并没有意识到儿子正面临着生死考验。一次次的按压电击之后,代表生命迹象的仪器没有任何的显示,生命的光环正一点点远去。难道年仅16岁的年轻生命就这样逝去了吗?不甘心失败的马毅突然在心头闪现了一个极为大胆地想法。为了慎重起见他让护士叫来了同样有丰富急诊经验的宋德明。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宋主任走到我身后的时候,我们因为以前这种情况也配合过,也遇到过心脏骤停,也做过开胸的,但是像这样,刚才说像这么年轻的,时间这么短的比较少见。可能也是心有灵犀,他走到我后面的就问了一句,说切开不,切开。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德明:如果不开胸,这病人肯定死,开胸了有一定的成功比率。


  为一个心脏猝死的病人进行开胸手术,这个办法能行吗?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还是代表医生们对李哲的病情束手无措呢?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当时下这个决定是因为什么,孩子比较年轻,比较小,另外,一米八多高大个,身体素质肯定比较好,时间比较短,我们就想能够通过我们努力,能够争取一下,能够把他救过来不是更好嘛。

  在紧急时刻,如果医生再不采取及时而有效的手段,错失救治良机,后果不言而喻。但要想进行这样的手术必须要经过本人和家属的签字同意才行,由于事发突然,李哲的家人仍然没有赶到,这个手术又不能有任何拖延,到底做还是不做呢?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主任:我和马主任我们就说,我说他爸他妈都不知道,像这样的病人没签字,将来能不能有啥说法,我们俩都担心。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这种紧急关头,我们没有时间等家长了,一分一秒对他都有很大影响,所以没有时间再去等家长了,只能很盲目,不要等家长了,我们自己切开吧。

  巨大的社会责任压力让他们有了一丝犹豫。然而时间再不允许拖延下去了。他们准备铤而走险,给李哲实行开胸手术。为了避免手术过程中,脑部缺氧严重,造成脑死亡,宋德明他们先为李哲切开呼吸管,建立了人工呼吸循环系统,使大脑有足够的氧气供给,为抢救争取足够的时间。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德明:胸壁肌肉切开以后都是白茬,因为血液中断了,它没血,我们就迅速地在隔神经外侧切开心包,把心脏托出到心包腔以外,用手直接按压。

  主持人:因为我父母本身都是搞医的,所以他们给我讲过一个类似于像李哲这样遭遇的病人。那是在70年代的时候,他们的病房突然送来了一个电击伤的病人,这个病人当时是呼吸心跳全都没有了,可是,当时的手术室被别人占着,在那种情况之下,确定采用这种心脏直接按摩的方式,用碘酒大面积消毒,消毒完了之后,立即打开胸腔,掰折肋骨,看见心包之后,用手抓住心脏,然后看着手表,一二三四,在坚持了十几分钟之后,这个病人居然有了呼吸、有了心跳,但非常可惜,因为当时那个条件,只能做简单地消毒,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条件跟现在是没法比,所以说那个病人在一星期之后,死于大面积的感染,所以说,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只有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我们才会采取这种办法,否则但凡有别的方式的话,一般情况下,医生是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的。但是我们说,现在李哲所在的医院,应该说比起20年前各方面条件都不知道强多少倍,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可以进行电刺激,可以进行人工的这种胸外按摩,干吗一定要采用打开胸腔直接按压孩子心脏的方式呢?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如果这么年轻的孩子,突然间你眼瞅着他没了肯定是一个很惋惜,很心痛,只要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尽量争取一下,把他救过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5分钟过去了,孩子没有任何变化。

  10分钟过去了,孩子还是一样。

  15分钟,18分钟,20分钟后……


  20分钟后,突然,一种电流般的感觉触动了宋主任。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主任:我们觉得心脏比原来大了,心肌柔软了,有一种按气球的感觉,证明我们建立的循环有效,另外颈动脉摸到搏动,散大的瞳孔开始缩小,口唇开始红润,刀口渗血,这都是人工循环和人工呼吸的作用。

  一切迹象表明,此时李哲的生命正在被医生们的手牵引着一步步走出鬼门关。希望出现了,但救护人员手头上的工作依然没有放松。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主任:手都能感觉到,就是像正常人一样。

  李哲的心脏终于有了自主地跳动,在场的医务人员无不兴奋。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宋主任:我们年轻同志兴奋得很。

  护士长:内心就是激动,特别特别激动,就是我觉得有种想哭的感觉。

  正是他们这种不轻易放弃生命的信念,使得李哲的心脏奇迹般地复苏了。而此时,学校辗转找到的孩子母亲终于来到了医院。然而,一点没有心理准备的母亲,闯进急诊室时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李哲的母亲:进来一看孩子胸前有个刀口,当时大夫就说出去不要在这屋,不知道怎么说的,那意思就是要我出去,我到外面我就瘫了,脑袋一片空白,就知道哭了。

  实际上,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曾经救治过很多次类似心脏猝死的病人,但都是由于送来时已超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而宣告失败。这次李哲很幸运地恢复了心跳,让所有医生们都为之一振。然而心脏的复苏只能代表李哲有了活下来的可能,由于心脏停止跳动时间较长,全身和脑部极有可能受到严重损伤。要想让李哲完全恢复就必须再进入手术室,对他的脑部和全身机能进行进一步治疗。

  李哲的母亲:当时我知道孩子在车上躺着,当时他们跑得特快,当时我腿特软,好像离他车能有两三步那么远,好像我看着了孩子,他脸是露着的,就是给他盖到胸。

  几分钟后,病人被顺利地转移的手术室。而此时李哲的体温急剧升高,如果不能及时降温后果不堪设想。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我进了手术室之后,首先第一个做的就是把冰帽赶紧戴上,这样来降低脑组织的局部温度,对于保护脑细胞是非常必要的。

  主持人:其实准确地讲,这是一种人体自我保护的措施,这种自我保护。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什么呢?假如说有一个小飞虫,从我们眼前飞过去,或者有人突然吓唬我们一下,我们眼皮就会猛得合上,或者使劲地眨眼,这是在干什么呢?这个就是我们自己产生的一种应急反应,自我保护,保证有异物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球不受到伤害。同样,其实在上个世纪时候人们就发现,当人体一旦受伤的时候,我们自己会调节体温会把我们自己的体温给它降低,这样降低的好处是什么呢?新陈代谢就减缓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保证让我们的身体的各个器官,让它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所以,在手术室当中我们都会发现,手术室一进去,就会让人感觉到有一点冷,再有,像李哲这种重病病人,一般都要给戴冰帽,甚至还会铺上冰毯,就是要让他降低体温,让他受到的损害最小。因为,我们的脑细胞如果死亡了,他会释放出一种有害的化学信号,会让别的正常的脑细胞也会走向死亡,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李哲,这样的小病人而言,必须要给他戴上冰帽。谁曾想就在手术进行的过程当中,李哲原本已经恢复跳动的心脏他突然又不跳了!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那么我是清理一些比方说胸腔的积液,心包里的积液,要清理清理,当时我想用手探摸一下心脏到底是有什么畸形啊?或者有什么瓣膜的一些病变什么的,还没做那一步的情况,病人心跳就停了。

  手术室内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孩子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是什么原因导致李哲的心脏再次停跳呢?难道好不容易抢救过了的生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消逝吗?此时守候在手术室外的母亲很想知道孩子的情况。

  李哲的母亲:后来把我俩叫去了,当时就是说是放弃是治疗,就是治疗好了,孩子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当时我俩都呆了,谁也没回答出来,我老姨父当时抢过话,就说不能放弃,要治,一定要治。

  那么李哲的心脏为什么会再一次停止跳动呢?原来李哲是在开胸过程中,心脏由于受到外力的影响,压力骤然增大,从而膨胀到临界点,致使心肌因失去弹性而停止跳动。因此,要想让心脏重新跳动起来,惟一的方式就是给心脏降压,让心肌有弹跳的余地。李哲的生命再一次面临着死神的考验,降压对他来说能否起到作用呢?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这种情况下,我们只好快速地把病人的血压降下来,因为心肌再膨胀膨胀之后,对心肌本身损害是非常大的。

  李哲的情况,让医生们的神经再一次紧张起来。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麻醉师迅速地用药物把血压降下来,而且用了脱水药,之后,心脏明显的变小了。通过药物降压,手心脏按摩,再接着按摩之后,心脏很快就复跳了。

  李哲的生命又一次成功地夺了回来,孩子的心脏也慢慢地有了起色。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心肌的颜色慢慢地开始转红了。逐渐转红了,心跳也有力量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李哲的心脏开始正常地跳动,再也没有出现骤停的现象。随着治疗的继续进行,几天后李哲的意识也开始慢慢恢复,终于苏醒过来。一个生命的奇迹再次绽放。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主任倪志林:这个事我们是做对了,事实证明我们做对了,我们不但救活了一个心脏,还救活了一条性命,一个活生生的人。

  辽宁省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马主任:每救活一个患者,或者每治好一个患者心里都感到很欣慰,很高兴,累、苦、担惊受怕这种情况有的时候会感到后悔,但是反过来说从工作的成绩上看,我不后悔做医生。

  主持人:据医生分析,小李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恐怕就是运动性猝死。也就是说,当我们剧烈运动,拼命地运动的时候,体力消耗过大,结果我们的交感神经猛地就特别地兴奋,压力增大,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身体的各个器官需要的血液量需要的营养,需要的氧气量就特别大,这个时候累谁呢?不只是我们感到肌肉酸胀,不只是我们感到喘不上气来,最累的就是我们的心脏。我们的大水泵或者说大血泵,它要不停在不停地拼命地工作,就在这种状态之下,很容易出现心率失常,还有心肌失血,于是这样一来,像这种运动性猝死,也就发生了,那么现在,应该说小李的状况恢复得非常不错,可以说基本上已经完全康复了。那么他的父母一再表示,首先要感谢学校和学校的医生,再次就是感谢,这些医院的医护人员,没有他们这孩子不可能说是在鬼门关上走一招,又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其实刚才的采访当中,我们也听到了医生感觉到当时的压力特别大,医生也说了,说实在的,真有第二个孩子,他们也有一点不愿意再去做这个手术。但是我相信即便是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十个这样的孩子来,医生们肯定也会尽到他们救死扶伤的这份职责的。只不过我觉得有的时候,还是多说一句,我们经常听到医患关系紧张的这种问题,但是大家也可以设身处地的替这些人想一想,生命就在他们的手中,难道这两个字还不够压得他们的心里沉甸甸的吗?还是那句话说得好,我们的社会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宽容,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加美好,整个社会就会变得更加和谐。好,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编:走近科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