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留住希望

CCTV.com  2007年11月23日 11:16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湖北仙桃花鼓戏剧团的演员熊丽和丈夫一道下乡演出后,怀有身孕的熊丽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全身被严重烧伤,腿部又发生骨折,生命垂危,辗转来到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们又面临重重困难,治疗深度烧伤,用药和手术势必伤及胎儿,可能导致胎死腹中;保住胎儿,延缓烧伤治疗,又有可能伤口感染危及孕妇生命。面对这些两难抉择,医生利用精湛的医术,投入极大的爱心,使得孕期八个月的孩子安全出生,孕妇的烧伤也得到很好的治疗,演绎了一段生命的传奇。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现在我们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这对青年演员,身着戏装出现在舞台之上,一看就扮演的是才子佳人,他们是湖北省仙桃市某剧团的花鼓戏演员,应该说他们俩的演技还是相当出色的,在台上,一个是小生,一个是花旦,从来都是恩爱夫妻;下了台之后,两个人共同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日子过地是和和美美幸幸福福的。2006年12月的时候,他们再一次下乡去演出,应该说这次演出对他们来讲意义非同一般,因为这个时候 女演员已经身怀有孕,6个多月了,所以说打算就是孩子降生之前的最后一次演出,应该说也是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但是没有想到,就在演出完毕回家的途中呢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绝对是飞来的横祸,让夫妻俩经受了一次九死一生的灾难。

  这是一对因戏而结缘的夫妇,女的名叫熊丽,2006年岁末,她和丈夫唐红刚一道,在距离仙桃不远的临近乡镇进行演出。在这种临时搭起的戏台上,夫妻俩夫唱妇随,连续四天演出了《秦香莲》等多个剧目,赢得了百姓们的一片喝彩。

  演出十分圆满,夫妇俩很是欣慰,对于熊丽来说,最后一次演出结束后,就可以安心回家休息,静等肚子里宝宝的降生了,这是她和丈夫多年爱情的结晶。2006年12月27日,终于可以回家啦,由于担心妻子坐剧团的卡车回家路上颠簸,下午,丈夫特意把身怀六甲的妻子送往车站,让她先坐客车回去。把妻子送上车,丈夫小唐和妻子依依惜别。

  坐在车上,有点晕车的熊丽没多久就打起盹来。客车驶出车站后不远,路边突然窜出的一辆摩托车,一下子让客车躲闪不及,车还没来得及刹住,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拦腰撞成两截。车祸当场造成一人死亡九人受伤,伤者多是被卡车上泄漏的烧碱烧伤。

  熊丽:车走了因为我可能是睡着了,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已经昏迷了,出车祸,我都不记得了。

  车祸发生后,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潜江市中心医院接到报警,迅速派救护车赶往现场进行抢救,非常不幸的是,坐在车窗边的熊丽烧伤最为严重。

  潜江市中心医院妇产科主任王卫兵:当时烧的时候人是穿着衣服的,还有这些表面的物体这样附着在身上,这些处理起来当时看着肯定是很吓人,面目全非。


  潜江市中心医院副院长邓德勤:烧伤面积达到了30%,整个面部、背部,胸部 双大腿全部烧伤。

  处于严重休克状态的熊丽被立刻送进医院救抢室,医生迅速对熊丽的烧伤创面进行清洗、消炎、包扎,根据医生的判断,熊丽除了深三度的大面积烧伤,还怀有快七个月的身孕,腿部发现有粉碎性骨折,如此严重复杂的烧伤病人医院还从没有接治过,因此医院决定,等熊丽稍有好转,就立刻转往武汉的烧伤专科医院进行进一步抢救。此时,匆忙赶到医院的小唐,看到自己刚刚送上车的漂亮妻子突然变得面目全非,实在难以接受。

  熊丽爱人唐红刚:我就一看身上全部都是黑痂,黑痂的脸上全部都肿的,都肿的看吓死人了,我就问医生 医生就说,反正小孩,这个小孩可能保不住,随时有流产的危险。

  经过一夜的抢救观察,第二天下午,唐丽被立即转往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位于这里的湖北省烧伤治疗中心,有着非常丰富的烧伤治疗经验。然而,当一直处于休克状态的唐丽被送进急救室时,面对如此严重的烧伤,这里的医生还是大吃一惊。

  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田晖:还没有见过她这种这么深度的创面,而且是合并怀孕和右下肢骨折了,病情非常复杂,而且病人的病情也是很危重,可以说是生命危在旦夕。

  主持人:那么熊丽现在这个状况大家已经看到了,她本身属于是化学烧伤,是强碱对他的皮肤造成的一种腐蚀,在这种状况之下,皮肤本身是我们人体的一大屏障,有它的存在,致病微生物是不可能进入的。问题就在于,现在熊丽身上有百分之三十的面积是属于化学烧伤,这样的状况之下,如果说一旦出现了感染等等问题就比较麻烦,因为在此时,她的体液和血液都是在不断地向外损失,在这种状况之下,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胎儿,胎儿也需要营养。大家可以想一想,她自己的需要、孩子的需要、以及伤口不断向外渗出的这些组织液、体液等等,就造成她的营养负担是极重的,这样就给她的肾脏、心脏、肝脏等等一系列脏器,无形之中增大了很多的生理需求,这么一来的话,如果内部器官一旦挺不住,毫无疑问,母子的生命可就真悬了。

  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谢卫国:大面积的烧伤,特别是在烧伤面积在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患者,如果合并有妊娠的话,那么要么就是很多胎儿就是胎死腹中,文献报道的话,至少有二分之一以上会死胎,或者自然流产。

  非常幸运的是,医生们在对熊丽进行检查时发现,她体内的胎儿发育良好。按照治疗惯例,只有保住母亲的生命,胎儿的存活才有希望。然而,要确保母亲安全,就必须及时治疗随时有感染危险的烧伤,但是,让医生们感到头疼的是,治疗烧伤的用药,对胎儿会造成很大的威胁。

  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主任医生田晖:首先就是要清洗创面,清洗创面了之后就要涂一种药,这个药就是说是可以让全身的焦痂保持干燥,而且有很好的抗感染的作用。但是她不能用,因为这个药对胎儿会有影响,甚至就是胎儿出生之后都会影响胎儿的。

  为此,医生们在征得熊丽家人的同意后,决定先保大人,尽量在治疗烧伤时减少用药,等熊丽度过生命危险期,再考虑后续的保胎和烧伤治疗。经过快速补液和抢救, 一直处于休克状态的熊丽终于有了意识.,但是,她醒来的第一个要求却是要先保孩子。

  熊丽:只要孩子能保住,我心里舒服,没有想到自己烧伤挺重啊 没有想这么多 反正我就是我肚子里孩子重要。

  熊丽爱人唐红刚:我就跟熊丽说,我说我们以后再生,再等你好了,我说到时候再生,她说不行,不给她治疗要保这个小孩,我心里也是很痛苦的。


  熊丽的这一决定不仅让家人痛苦,更让她的主治大夫田晖,感到左右为难,同样身为母亲的她完全理解熊丽想要孩子的心情,但是她非常清楚,如果坚持保护腹中胎儿,就意味着治疗烧伤的常规药物都不能用,植皮手术也不能做,因为这些药物包括麻醉药都会通过胎盘伤害到孩子. 然而,不这样做的话,熊丽的烧伤一旦感染,势必会危及生命。

  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主任医生田晖:遇到这个情况说实在话,对我们的工作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为在国内来说这种病情也是非常罕见的。

  面对像熊丽这样复杂的病情,又没有类似的治疗方案可供借鉴,医院专门组织了烧伤科、妇产科、骨科等各方面专家,成立抢救小组进行会诊,经过反复研讨病情,医生们决定先采取保守疗法,确保烧伤面不受感染,等胎儿孕育成熟,再做更进一步的烧伤治疗。

  田晖:用一些物理的方法,用治疗仪烧伤治疗仪烘烤,让她焦痂呀 保持干燥,就延长溶痂的时间, 再就是每天给她清洗创面 就是说减少细菌滋生。

  然而,要让这些保守治疗顺利进行,首先要面对的是熊丽骨折的右腿,此时,她的骨折部位已经出现内出血和严重肿胀,必须马上进行骨科手术。

  谢卫国:粉碎性的这种完全性的骨折的话,随时可以刺破上肢的血管,引起大出血。

  那么,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将骨折部位接起来呢,这又给医生们出了一道难题。由于熊丽的腿部和背部都有大面积烧伤,为了避免手术对皮肤创面的再次伤害,骨科医生首先想到的是,对骨折部位进行牵引保守疗法,再用石膏或钢板固定起来。

  田晖:常规的话就是做牵引 然后接着就要复位,复位了之后就要石膏固定,石膏固定了之后病人就不能动了,那肯定翻身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长期不翻身的话,后躯的创面长期受压,就会感染。


  谢卫国:而且这个患者体位一点都不能够改变的话,对于胎儿也是不利的,你想想这个妈妈二十四小时维持在一个体位,烧伤创面非常痛,妈妈得不到休息实际上胎儿也得不到休息,那么对胎儿也是非常不利的。

  经过慎重考虑,医生还是决定实施骨折手术,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后面的烧伤治疗根本无法进行。

  谢卫国:我们给她做了第一个手术,就是从她的这个烧伤创面,把皮肤切开,把她那个骨折端给它进行一个固定,打了一个骨髓钉把骨折两端完全固定起来,这样的话就是说,她就可以变换体位,这个病人就可以得到休息,而且我们烧伤创面的换药,治疗才能够进行。

  主持人:2007年1月5日,医院给熊丽进行了第一次骨折地方的固定手术,手术相当成功,虽然使用了麻醉药,但是对于孩子而言,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负面影响,可以说到了这一关的时候,熊丽算是度过了烧伤病人的休克关和第一次手术关,可以翻身换药了,全家人都是非常高兴。那么在这种状况之下,医生其实一直采用的是一种物理疗法,保证她的伤口始终是干燥的,这样便于它结痂,结了痂后,等于就是有了一层保护层,防止细菌进一步侵入和感染。医生预计,如果保持这个势头的话,到了8个月也就是孩子32周的时候,就可以实施人工引产了,这样就可以把烧伤治疗和孩子的问题同时解决了。但是没有想到,到了7个多月的时候,在熊丽身上的这个痂出现了溶痂现象,也就是我们说的这些组织开始腐烂坏死,恰恰就是因为这种状况的出现,让熊丽的治疗来到了一个紧要关头。

  田晖:腐烂的话这一层坏死组织它就是细菌的一个很好的滋生地,那么就会有大量的细菌繁殖,然后侵入她的体内,这样子大量的毒素和细菌吸收之后,就会对胎儿的生长发育就会有影响,就有可能甚至它会引起死胎,死在妈妈肚子里面。

  除此以外,后面还有更大的危险等待着妈妈。

  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主治医师杨俊:胎死宫内以后,会形成大量的毒素,吸收入产妇的血液里面,有可能会导致她产后血液不凝固,导致产后大出血,全身大出血。

  因此,医生唯一能选择的办法就是,通过手术,迅速削除坏死组织,减少细菌增长和毒素的吸收,以确保母子平安。而此时熊丽一家已经无力支付高额的医疗费,为了给熊丽一家省下点手术费,田医生经常利用下班时间来到病房,为熊丽一点点削除腐肉,每次完成这种手术,都要花费至少两三个小时,还要忍受一种刺鼻的气味。

  田晖:创面当时溶痂的时候,因为大量的细菌滋生创面感染,就引起创面有一股特别臭,可以说是恶臭。

  然而,在田医生看来,这种恶臭的侵袭与熊丽所忍受的痛苦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田晖:熊丽她为了保证不让她的胎儿受到一点影响,所以她拒绝用镇痛药,宁愿自己忍受痛苦。她就一直就是有一个信念,就是要把她的小孩生下来,这个可能是她的一个精神支柱。

  熊丽和腹中胎儿的安危,一直牵动着母亲和丈夫的心,他们日夜守候在病床前,按照医生教的方法,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听胎声,数胎动,而医生们则随时观察熊丽创伤的变化,检测胎儿在体内是否正常。在家人和医生的精心呵护下,熊丽的创面感染逐渐有所好转。此时,熊丽腹中的胎儿已经快8个月了,再过一两周,就可以考虑给孩子做引产手术了。

  杨俊:所以就决定在32周,而且是在烧伤科准备做第二次大手术之前,把胎儿引产出来,为什么呢 因为她32周的时候,这个胎儿发育相对来说存活率要高一些。

  就在大家盼着胎儿快点成熟早点降生的时候,熊丽却突然发起了高烧,连续几天不退,这使得熊丽和腹中胎儿再次面临着生死危机。而医生们面对的则是又一次的生死抉择。

  田晖:这小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能再等了,如果继续等下去的话,那么母子的生命都有可能保不住,所以我们只能权衡利弊了之后,只能提前让小孩生下来,这样子才有希望能够保证母子平安。

  主持人:那么对于现在母子俩的状况,医生建议是赶快把孩子生下来,问题就在于,早产可能对于孩子有很大的不利;再有一点就是,对于这样一个病人而言,有人建议,用剖腹产可能会好一点,但是这个剖腹产无疑要给产妇多增加一道伤口,这样就会大大增加被感染的机会,这可能是不妥当的,所以考虑再三,最终决定给她使用药物引产的方法。鉴于熊丽现在是处于高烧不断的状况,医生决定这个手术还是越早进行越好,但是面对这是一个危重病人,对她进行药物引产,是否会导致身体出现一系列的不适反应呢?这一切都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

  引产手术之前,医生专门在病房里给熊丽做了心电图等一系列检查,为了预防引产时可能出现的意外,产房特意被安排在了手术室。

  杨俊:因为这个烧伤的病人,她身上带有大量的细菌,她不能在我们这种产房里头生产,我们产房里头是无菌的,因为她生产的话 会给其她的产妇造成交叉感染,所以我们说只有选择他们烧伤科的手术室为她接生。

  在为熊丽手术引产的前一天,医院抢救小组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详细讨论了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万一引产失败,就对产妇实施剖腹产。

  此时,熊丽的母亲和爱人都守护在病床前,想到马上到来的手术有可能生离死别,禁不住泪眼涟涟。而此刻,熊丽则显得十分平静,对于她来说,经历了一个多月的疼痛煎熬和浴血守望,就是为了孩子出生这一刻的到来。

  熊丽:我只想把孩子生下来就行,生孩子是一个大难关,我要坚强,我是这么想。

  2007年2月2日中午,熊丽被推进了手术室。母亲和爱人只能等在手术室外焦灼守望。让医生们高兴的是,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感染发烧之后,熊丽今天的身体状态十分稳定。

  杨俊:打了催产针以后,后来过了两个小时,熊丽就有反应了,我们心里感觉看到了希望,她的胎心一直都比较正常,所以这个小孩还是很顽强的。

  然而,当手术进行过程中,意想不到的麻烦还是出现了。

  杨俊:她这种位置,就像一个强迫体位一样的,非常不利于生产,因为她下肢骨折,她不能曲曲。

  熊丽:腿一直不能弓,一直绑着那个棉絮腿不能弓着,只能这样支着,当时生小孩,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在孩子出生的紧要关头,医生们竭尽全力帮助和鼓励熊丽忍住疼痛,咬牙坚持。下午一点十分,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所有医务人员紧绷的心都放了下来,经过30多个日日夜夜的护理、治疗和坚守,希望终于变成了现实。

  杨俊:大家都非常高兴,尤其是熊丽,你不知道熊丽当时的表情,她哭啊,她在那个刚刚生下小孩的时候使劲哭,最激动的应该是她。

  让人欣慰的是,孩子出生以后,非常健康。看着自己的孩子,熊丽似乎忘记了所受的一切伤痛。接下来的治疗十分顺利,经过几次植皮手术后,熊丽全身的创面已经全部修复。据医生介绍说,再经过以后一步步的整容手术,熊丽将来有望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重享生活和家庭的欢乐。

  主持人:现在熊丽已经是出院了,虽然说她此次遭受了这么大的劫难,但不管怎么讲,在医生的努力之下还是母子平安了,医生告诉我们说,即便是通过整容手术,恐怕熊丽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在舞台上面的风采了,但是我们还是不得不佩服地说一声,她这种母爱之心让她能够坚持下来,确实让人非常敬佩,我们希望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有一天能够早日还熊丽一付姣好的容颜,我们也希望母子今后都一生平安。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期《走近科学》再见。

责编:走近科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