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艺频道 > 幕后 > 正文

周涛:先飞的“笨鸟”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26日 08:51)

  演员是善变的,他们通过各式不同的角色在人性中游走,而主持人,作为另一种在镜头前显露的职业,除了展现本色,剩下的便还是本色。一转眼,周涛做主持人也已经10多年了。从青涩到成熟,不变的依然是她的端庄典雅、落落大方。本期《幕后》就带您走近主持人周涛的经年过往,看她一步一个脚印走过的点点滴滴。

  有了机会也还要笨鸟先飞

  大学毕业的时候,按照当时的分配原则,周涛面临着分配回原籍安徽的命运。可四年的大学生活已经让周涛深深地爱上了北京这座城市,她义无反顾地想,“只要能留在北京,哪怕不让我做播音员、主持人的专业,干什么我都愿意”。

  最终周涛如愿以偿,被北京的一个单位招聘做资料片的配音工作,实现了她留在北京的梦想。但就是这样一个“大量时间都在喝茶,看报纸”的工作却让周涛很是郁闷。原来,学文科的周涛被分到了技术处,配音工作很少不说,还净是些修机器,看电路图的事。人是留在北京了,可专业不对口又成了周涛的心病:“学了4年的专业完全没用了,可惜而且惶恐。同班同学有的分配到各个省市电视台,已经干得风声水起了,自己以后怎么办呢?”周涛有些不甘心。

  就在前途备感渺茫的时候,周涛得到了一个去北京电视台学习的机会。但是北京电视台在哪儿呢?不知道,查114吧;北京电视台一个人都不认识,找谁呢?不知道,先找保卫处吧!就这样她一路懵懂地来到了电视台,又被保卫处带进了播音组。“我是学播音主持专业的,我不要求出镜,不要求工资,我只想到这儿来实习,如果你们觉得我可以的话。” 这是周涛进门说的第一句话,或许是她的真诚打动了对方,“你留下来吧”这句话之后改变了周涛的人生。

  重新回到电视台从事自己熟悉的专业,周涛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她用百倍的热情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当时周涛的第一任务是北京新闻的播音员,除了北京新闻、北京午间新闻、北京晚间新闻之外,周涛还一连兼了三个栏目,以及一些晚会的主持。工作量虽然很大,但在周涛回想起来,那却是“特别幸福的一段时间”,因为她“实在是太爱这个工作了”,所以“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

  “我的原则是笨鸟先飞。我可能不比别人条件好,但是我比别人做得多,就有可能比别人做得好。”高密度的工作量让周涛熟能生巧,也让她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从北京电视台的众多主持人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北京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之一。

  就算有10%的异议也不行

  虽说周涛在北京电视台火了起来,但要说广大观众对周涛的熟悉还是通过中央电视台的《综艺大观》。《综艺大观》成就了周涛在事业上的又一次跨越,但差一点,周涛就与这次机会擦肩而过。那时倪萍刚刚离开《综艺大观》,而倪萍的形象又早已深入人心,谁有能力接手这块烫人的山芋呢?当《综艺大观》的制片人接通周涛的电话,希望她能去参加下期节目的直播时,周涛却一口回绝了。原来,周涛此时正在安徽老家料理爷爷的后事,全家人都笼罩在失去亲人的伤恸中,周涛也不例外,她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个邀请对于自己的事业意味着什么。

  “这是我们集体的一个决定,因为我们看了你在北京台的很多节目,觉得你确实很不错,我们希望你不要放弃这个机会。”尽管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十几分钟后,《综艺大观》又锲而不舍地打来了电话,试图说服周涛。在父母的支持下,周涛最终接受了邀请,星期三办完爷爷的丧事,星期四赶了北京,星期六就参加了节目的直播。

  中央电视台对所有的主持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诱惑,但对周涛而言,从北京台到中央台,自己却经历了一番颇为激烈的思想斗争。在北京台,周涛已经是众星捧月,而来到中央台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周涛却突然发现不见了自己的位置。虽然对周涛肯定的报道占了大多数,但一个王牌节目,又更换了新主持,难免招致异议。可即使有10%的异议已经让周涛受不了了。“从小我都是被表扬被鼓励的,从来没有被人否定被人置疑过。”周涛不停地自责自己,“是我太幼稚,是我不成熟”。还好,在领导的鼓励和周涛的努力下,周涛最后坚持了下来。节目做了快一年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渐渐不像开始那么激烈了,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综艺大观》就是周涛和王刚主持的模式,而周涛自己也渐渐地度过了从新闻播音员到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转型期,在主持上更加得心应手了。

  连领导都冲她竖起大拇指

  春节联欢晚会是央视最重要的一台晚会,也是最受全国人民瞩目的一场晚会,幸运的周涛从进从进中央电视台的那一年起,就参加了春节晚会的主持工作,到今年有整整10年了。周涛说,1997年的春节晚会是她真正意义上经受住大型节目考验的一次春节晚会。

  “我记得那一年除夕的晚上大概是在11点40分左右,还有20分钟就要响起新年的钟声了。”周涛算了算时间,节目结束后还多了一分40多秒才到12点。如果把后面的节目拿上来,这点时间只够演一半,会造成节目的不完满,怎么办呢,领导临时做出了决定:“这1分40秒我们不加节目了,让主持人把世界各地给春节晚会拍来的贺电,用念电报的形式把对亲人的祝福,对祖国的祝福传达出去。”领导匆匆交代完,就有一撂电报送到了周涛的手上,有的字迹不是很清晰,有的词有些改动,周涛只是粗略地翻了一下,还没看清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就听见耳边传来“该你了,上!”的“命令”。

  好在得益于在北京台做新闻播音员时的经验,“我大概能够控制自己的语速,我知道自己一分钟大概能读多少字,我知道大概还剩30秒的时候我还能够读几篇,”周涛表情从容镇定地念了起来,但其实此刻她的心早已经揪得紧紧地了。在规定的时间里,周涛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地做了一个完整的结束语,下来之后连领导都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从那以后,周涛主持的晚会越来越多,几乎所有重大晚会都少不了她的身影。从最初的一个还带着青涩的主持人到现在一举手一投足的成熟风范,周涛经受住了一次次节目对她的考验。前面的路还很长,但周涛永远相信“笨鸟先飞”是成功的不二法门。

责编:晓宇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