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艺频道 > 幕后 > 正文

《幕后》主持人系列:张腾岳的周末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18日 14:29)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央视的《幕后》栏目一直和《走进科学》的节目主持人张腾岳在一起,不过不是为了休闲聚会,而是一起体验他的忙碌生活。无疑,这样的周末对一个主持人来说,如同他们的家常便饭般普通、平常。

  这一天是星期六,一大早,张腾岳就匆匆离开家,赶往中央电视台五一特别节目《状元360》的录制现场。虽然没有稿子,却不等于没有准备,现场的张腾岳侃侃而谈,当然这功夫都下在了戏外,不过张腾岳第一次做节目时可不是这样。

  那是在1996年,当时中央电视台有一个系列科普节目,叫做《奇妙的电》。还在读大二的张腾岳得到了一个前去实习的机会。不过第一次出镜,张腾岳便被训了个狗血淋头。“当时有一段镜头是在一个过街天桥上拍的,词儿呢,是导演给我写好的,然后让我去背。我那时紧张啊,说错一遍又来一遍,连旁边人都看烦了。”有人不耐烦地喊道:“哎,你到底会不会呀?你要不会,我来。”一番话把在场的人逗得哈哈大笑,只有摄影机前略显稚气的张腾岳羞得涨红了脸。后来,连导演也气极了,开始拼命地骂张腾岳说:“你学过播音吗?你是干这个的吗?”张腾岳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在想,“这桥底下如果有辆高点的车开过,我跳上马上就走,我不干拜拜了”。

  博闻强记张腾岳

  晚上,张腾岳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准备完第二天节目所需要的资料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只睡了几个小时的张腾岳,大清早和母亲打了一声招呼后,又匆匆离开了家。今天要录制的节目是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历程》节目,《历程》面对的嘉宾都是专家学者,今天的嘉宾就是一位中国科学院的考古专家。

  节目中的张腾岳和嘉宾一起追溯着人类历史文明的渊源和脉络,溯古论今,旁征博引,张腾岳的主持显得逻辑缜密,从容不迫。从一开始的连稿子都读不下来,到现在已经有了自己一定的风格,此时的张腾岳已经不是那个大学同学眼中青涩的大男孩,他长大了,也成熟了。朋友们是最为了解张腾岳这近十年的点滴转变的人,他们都说,这种能力的变化,跟张腾岳的好学分不开。“比如说什么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国内国际他都关心,只要他想知道的他都要弄清楚为什么,会怎么样。”

  “做一个好主持人,不可能比专家还精,除非你本身是学那个的,否则你只能去做一个杂家,所谓杂家就是博览群书、博闻强记,我不能说自己博览群书,博闻强记还有一些吧。只要我感兴趣的内容,我看上一两遍之后,我基本能记个大概。”

  下午三点,接下来张腾岳要录的节目是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的《影像地带》,刚才还在和古人类学者正襟危坐侃侃而谈,此时又要面对一群古怪精灵的小朋友们,张腾岳能适应过来吗?

  “不适应也得适应,你得想办法调整自己。”看来面对这样的角色转换,张腾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般这种情况下,我要让自己单独待上一两分钟,琢磨一下它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样。甚至抽根烟定定神什么的。”以前张腾岳的确也有缓不过神来的时候,他试着用小朋友的语气来跟他们说话,最后连自己也觉得肉麻。“所以后来我就干脆既不把他们当成大人看,也不拿他们当小孩看。把他们想成普普通通的人,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而这样的方式也受到了小朋友们的肯定。“我觉得他特别像我哥哥”,听到这样的话,张腾岳会露出会心的一笑,那一刻心也就舒坦了。

  好厨艺的张腾岳

  这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此时的张腾岳看上去有一点疲惫,他拦上一辆的士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堂堂一个主持人,难倒没有自己的车?“不是我不想开车,是因为我没有时间学车。”张腾岳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大概从2003年10月到现在,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张腾岳都把自己的周末时光交给了电视台。

  至于吃饭,“经常只是胡乱地对付一口。”一年三百六十天,张腾岳算了算,自己大概得吃三百天的盒饭。工作之后,他落下了胃痛的毛病。哪些小馆子去了之后,很快就能吃得上,还特别好吃的,张腾岳摸得特别清楚。“新影厂门口有一个牛肉面,那做得真是棒。我是兰州人,本身就喜欢吃牛肉面,有的时候节目录完了,吃一碗就回家了。”张腾岳不忘分享他的“美食地图”。

  回到家时,正是傍晚,此时的张腾岳终于可以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而大多数时候,真正属于张腾岳自己的时间是从晚上十二点以后开始的,而今天是难得的一次在夜幕降临前回到家里,和妈妈说说话、一起做做饭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看着张腾岳还算娴熟的厨艺有些吃惊,而张腾岳也像个大男孩般不忘得意地“卖弄”说:“我觉得我在做饭这方面确实有天分,得了我爸的真传吧。”说完,张腾岳回忆起了自己的“第一次”。第一次尝试做“菜”是张腾岳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午去同学家,一群小伙伴无聊到商量着做点什么来吃。“我给你们做拔丝土豆吧!”这是张爸爸的拿手菜,张腾岳早就在老爸做菜的时候跟在身后偷了师,正苦于没有地方施展自己的身手呢。大家都说好,张腾岳也不含糊,认认真真地拿着土豆上了灶。做完之后,大家吃得很是高兴,但第二天去学校,张腾岳才知道那个同学后来被他爸打了一顿,因为张腾岳把他们家的糖全用完了。

  妈妈此时揭了张腾岳的“底”。“他平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做饭。”这也全是辛苦惹的祸。“我有时都说,要知道你这么辛苦,根本不让你去干这行。可是他已经干了,我们只能支持他。”儿子的累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张腾岳既然干上了这一行,也爱上了这一行。“我喜欢在这种忙碌的工作当中,寻找每一次完成一期节目之后,工作本身带给我的那种挑战,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四五十岁,一个男人的魅力基本上达到最辉煌的时候,在主持人这个行当中做得比较优秀。”张腾岳的眼神此刻很虔诚,透着对未来的期待。

责编:晓宇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