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王茜:与“狼”搏命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18日 22:00 来源:CCTV.com

  

        编导 朱辉    摄像 姜可千

【解说】2001年8月的一天,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的新华医院,转来了一位病人,可是就在医务人员准备接诊的时候,他们却大吃一惊。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刘世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危重的病人。

【解说】究竟是什么样的重病患者,能让行医多年的刘世玉主任医师都感到吃惊呢?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全身大大小小有120几个溃疡。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刘世玉】有好几个地方都可以看得见骨骼了。

【解说】原来这个被送来的患者,浑身上下布满了溃疡伤口,乍一看,就像被狼啃咬过一样。这位患者不仅症状吓人,而且病情也十分严重,全身的脏器已经开始衰竭。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急性左心衰死掉。

【解说】那么这个特殊的患者是什么人,她到底怎么了,身上为什么又如此严重的症状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这里是《中华医药》,洪涛在北京向海内外的观众朋友们问好。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体无完肤,全身非常可怕的患者的名字叫王茜,她是四川成都市公安局的一名警察,当时被转到新华医院的时候,她只有25岁,25岁的王茜,身上竟然有着120多处溃烂的伤口,真的是惨不忍睹,难怪当时有人就猜想说,她是不是被狼咬过,其实王茜被转到新华医院的时候,这种像被狼啃咬的痛苦日子,已经熬过了整整四年的时间,生命最后的一口气都几乎消耗殆尽,但是您现在再看看我们大屏幕上王茜的照片,这是2007年的王茜那种像被狼啃过的痕迹一点都没有了,那么王茜究竟遭遇了什么,她又是怎么度过难关的呢?

【解说】1997年10月1日,对于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的警察王茜和麦兴志来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那一天他们俩结婚了。您看,当时的新娘王茜漂亮的像花一样,她憧憬着幸福甜蜜的生活,可是王茜和麦兴志怎么都没有想到,新婚的甜蜜很快就被打破了。

【解说】原来,就在王茜和麦兴志蜜月旅行期间,有一天王茜突然觉得双腿疼痛难忍。

【王茜】走路都走不动了,然后下蹲,就蹲厕所也蹲不下去了。

【解说】两人起初以为是旅行太累了的缘故,于是麦兴志就把王茜背回了家里,可奇怪的是,休息了几天之后,王茜身上的疼痛却更加严重了。

【王茜丈夫 麦兴志】肌肉疼痛的不行了,用手去摸她,盖棉被都觉得压得她很疼的感觉。

【解说】紧接着,王茜又发现,自己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症状。

【王茜】变成那种猪肝颜色的那种,我觉得风湿热可能严重了。

【解说】王茜所说的风湿热,在寒冷潮湿地区比较多发的疾病,它的一部分症状就是身体乏力、皮肤出现红斑。结婚前,王茜的脸上就有一些红斑,当时被医生诊断是风湿热。

【王茜】觉得无所谓,因为成都很潮湿,然后就是得风湿热应该是很普遍的问题。

【解说】可此刻王茜脸上的红斑越来越严重,而且还浑身疼痛。是风湿热病严重了,还是有其它问题呢?王茜赶紧又去了医院,没想到医生不仅让她留下住院,还把她安排在一个特殊的病区。

【王茜】我就发现,像我这样的花脸很多,有的还是一片脸都是红的那种,只有眼珠在转,然后头也像南瓜一样,垛在身上,都已经是很胖了。 

【解说】看着一张张怪异的脸,王茜本能地担心起来,这些都是风湿热病人吗,自己也会是这样吗?

【解说】正在担心面容的王茜哪里想的到,医生已经怀疑她得了一种远比风湿热严重的多的疾病。

【王茜】后来我看见我的床头就写了一个皮肌炎。

【王茜丈夫 麦兴志】医生就说皮肌炎,是不能够治愈的,只能够控制维持。

【王茜】然后当时我看书上,马上去翻看皮肌炎,然后心就掉到冰窖里。

【主持人】皮肌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病,让王茜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呢,其实它不是一般的炎症,而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刚刚发病的时候就像王茜那样,先是脸上出现红斑,全身无力、疼痛,一旦控制不住,红斑水肿以后,迅速地会向全身蔓延,疼痛严重的时候肌肉萎缩变形,直到呼吸衰竭,甚至病发恶性肿瘤而死亡,所以皮肌炎也被称为软癌症,那么新婚的王茜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解说】知道自己是皮肌炎之后,王茜满脑子闪现的都是,她曾在这里看见过的那些患者的模样

【王茜】我觉得我不想变得面目全非去死,我觉得应该现在还不是很丑的时候,就快点死了好。

【王茜丈夫 麦兴志】我说你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们不会放弃的,我们一定会把你抢救回来的。

【解说】丈夫的鼓励,给了王茜很大的安慰和信心,从这以后,麦兴志就背着王茜四处求医,可是都被告知无法治愈。

 1998年底,王茜的病不但没有控制住,反而像医生所说的那样,全身都开始溃烂化脓。

【王茜】红了以后,颜色变深,然后你按一下,它好像在流动那种感觉,然后过不了多久,只要一破皮,就开始流脓。

【解说】对于王茜来说,每天两三个小时,经受碘酒在溃烂的伤口上消毒,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

【王茜】所以每天小麦一下班吃了饭以后我就紧张,痛苦的日子来了,但是你不洗不行啊,你得活下去你就得挤,你就得疼。

【解说】可即使这样,他们清洗的速度还是远远赶不上红斑溃烂的速度。

【王茜丈夫 麦兴志】溃烂的很深,你用棉签给她清洗,清洗不干净,最后我想了个办法就是用那种针筒,把前面的针头取掉,直接对着溃烂的部分,然后用针筒形成真空,把脓从里面抽出来。

【王茜】我又可以站起来,又可以走,但是觉得自己走路有些出不了气,上楼累,就是多说几句话也累,还有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小。

【解说】就这样,王茜身上的脓包溃烂越来越严重,溃烂最深的居然可以看到骨头,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

【王茜】就觉得喉咙太疼了,最后到喝水都疼,经常发一些低烧,从来不会超过38度。

【解说】2000年8月,王茜的口腔里面都开始溃烂,全身都像是被狼啃过一样,体无完肤。

【王茜丈夫 麦兴志】她自己感到自己心脏很不舒服,或者上厕所,小便也很难受,就又去住院。

【解说】然而辗转去过成都的很多家医院,王茜的病势都没有被控制住

【解说】2001年7月31日,几经周折,麦兴志把王茜送到了四川省人民医院,这一次,接诊她的王尚兰医生经过检查,对王茜被诊断为皮肌炎病,产生了一些怀疑。

【四川省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王尚兰】确实有的地方还很像一个皮肌炎的表现,但是呢她有些地方完全用皮肌炎来解释也不好解释,比如说她的头发脱落很明显,另外发烧,一直烧,烧到38度,还有她这个口腔溃疡,溃烂,吃东西非常困难。

【解说】种种症状让王尚兰医生怀疑,王茜的病情不只是皮肌炎病这么简单,很可能还伴有其它疾病,于是她又给王茜做了几项体检,而检查的结果,证实了王尚兰医生的怀疑。

【四川省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王尚兰】因此我考虑她有系统性红斑狼疮。

【王茜】我觉得红斑狼疮更恐怖,因为我在医院里,就是说本来皮肌炎很少见嘛,所以你看到死的人还比较少,但是红斑狼疮我亲眼看见几个都是红斑狼疮去世的,所以给我感觉红斑狼疮死的快一些。

【解说】那么系统性红斑狼疮究竟是什么样的病?王茜到底是皮肌炎,还是系统性红斑狼疮病?

【四川省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王尚兰】不是独立的一个皮肌炎,也不是独立的一个系统性红斑狼疮,它是一个重叠综合症,所谓重叠综合症就是说两个病在一个人身上存在。

【主持人】王茜被确诊是系统性红斑狼疮、皮肌炎重叠综合征,这就意味着王茜身上有两种病的症状,那么皮肌炎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系统性红斑狼疮又是什么病呢?红斑狼疮和皮肌炎一样都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最初也是皮肤出现红斑,全身肌肉疼痛,但是它所造成的红斑会蔓延到全身,渐渐水肿溃烂,就像被狼啃咬过一样,所以叫红斑狼疮,王茜当时已经出现了这种状况,而系统性红斑狼疮则意味着,不仅仅是皮肤,严重的时候,它会累及到人的肾、心、肝、肺等各个脏器,威胁生命。两种病,单独哪一种都是危险的,可恰恰是祸不单行,两种病都在王茜身上,那如果说之前王茜的身上只是像被狼咬过,那么此刻,王茜则好像真的已经被狼咬在了口里,她还能脱险吗?

【解说】在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皮肌炎重叠综合症后不久,也就是2001年8月20日,王茜除了大脑还有意识之外,身体很多的器官出现了衰竭。

【王茜丈夫】高血压也特别凶,就是躺在床上都躺不下去了,每天就只能我把床给她摇起来,然后用一个很大的枕头给她垫在背后,只能这样坐着,眼睛也看不见,就剩皮包骨了,总觉得可能五、六十斤吧。

【解说】当时的王茜只能靠打强心针维持生命,从731820,短短20天,医院已经给麦兴志下发了8次病危通知书。

【王茜丈夫】当时看她那种身体状况和她的形象,我就觉得自己感到很辛酸的感觉,也很难受。

【解说】2001年8月24日,这一天,所有的人都认为王茜的生命走到了最后的时刻。

【王茜母亲】我想她这么年轻,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怎么也想不通。

【解说】尽管非常绝望,但王茜的妈妈和麦兴志还是决定再次让王茜转院,寻找挽救她生命可能,但是成都的很多大医院都去过了,还能去哪里呢?

【王茜丈夫】她还活着,她毕竟是一条生命吗,我不可能就这样放弃。

【解说】怀着最后的侥幸,麦兴志又把王茜转到了就近的一个医院――成都市新华医院。

【解说】然而就在王茜被转到新华医院的当天,麦兴志就第9次接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全身大大小小有120几个溃疡,肩部的溃疡可以把肩胛骨看得见,病人心跳是140多。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刘世玉】传统的办法,常规的治疗措施大医院都已经用过,说明都没有什么效果。

【解说】此刻王茜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急性左心衰,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医生们决定孤注一掷,采取一个特殊的措施。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刘世玉】那么我们就只有拼一拼搏一搏,当时我就想到血浆置换了。

【主持人】血浆置换,就是通过置换机,把王茜身体里有毒的血液换成无毒健康的血液,这个方法虽然不能够根除皮肌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对王茜的损害,但是至少可以暂时缓解王茜身上皮肤溃烂和脏器衰竭的速度,延长王茜的生命,为医生下一步的治疗赢得一些时间,所以医生希望尽快给她进行血浆置换,应该说,血浆置换这个办法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可是医生给她血浆置换的困难和危险却是很难逾越的,因为王茜的心衰非常严重,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心跳,更不可能承受血浆置换这样一个复杂的过程,并且血浆置换之后,最终会不会给王茜带来转机,也都是未知的。

【解说】经过研究,医生们立即投入了对王茜的抢救工作,他们首先要想办法控制住王茜的心衰。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很幸运的是,三天时间,把她的心衰慢慢地控制住,她呼吸困难明显缓解。

【解说】王茜的心衰终于控制住了,刻不容缓,接下来就要进行血浆置换,可是血浆置换能够顺利完成吗?

【王茜丈夫】死马当成活马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抢救她。

【解说】2001年9月10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麦兴志把王茜送进了新华医院的血液置换病房。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恰恰我们在血浆置换的过程中就遇到问题了,病人低血糖发作,晕厥了。

【黑场字幕】第一次换血进行到一半被迫停止,十天之后被抢救过来的王茜,又继续开始换血。

【解说】所幸的是,王茜的血浆置换终于顺利地完成了。

【解说】血浆置换以后,王茜渐渐地能够说话,并且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医生还面临新的问题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怎么能够想办法,把她这个免疫指标能降下去,把她这个原发疾病的病因能够控制住。

【解说】这时候医生们给王茜用上了治疗皮肌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免疫制剂,他们希望这个能起作用。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就看到红斑不断消退,慢慢地免疫指标就从1:3200降到1:1000,那么在继续使用的情况下慢慢降到1:320。

【解说】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3个月之后,王茜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

【王茜】以前我太丑的时候不想照镜子,可以说这四、五年都没照过镜子,然后小麦说你照一下镜子,我觉得这个人我怎么不认识了,眉毛很粗,然后眼睛也大了。

【解说】1年之后,也就是2002年初,王茜身上那些像被狼咬过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好起来了。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胡立禄】到2006年11月27号我们复查,指标依然是阴性,这说明这个疾病被我们控制住了,那么这是一个很高兴的事情。

【主持人】王茜的腿由于在血浆置换之前溃烂得太严重了,没有来得及治疗,致使髌骨坏死,只能坐在轮椅上,目前她还在继续着接受治疗。应该说王茜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然而她今后仍然要面临着这种疾病复发的可能,但是王茜和麦兴志都说,经历了这么多年与顽疾的斗争,无论将来再经历怎样的病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们仍然会努力争取。我们在这里也衷心地祝愿王茜能够早日站起来,彻底战胜病魔。

责编:黄卫华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