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晓夏:用我的手救我的肾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11日 22:00 来源:CCTV.com

编导 邹天奇    摄像 田新华

【解说】2006年1月28日,正是中国农历的除夕,这天晚上,人们都沉浸在喜庆的气氛里,而中国辽宁省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也正在进行当中,国内著名歌手毛宁在舞台上深情地演唱着一首歌曲,舞台下,有一对母子不断擦拭着眼泪。表演结束后,毛宁还径直走到台下,特别向这对母子表达了祝福。

【歌手毛宁】有一句话我想我们都要对你说,好人会一生平安的!

主持人观众朋友,这里是《中华医药》,洪涛在北京向海内外的观众朋友问好,今天的节目就从刚才这感人的一幕开始,您也许不知道,舞台下那个泣不成声的小伙子,其实正是毛宁所演唱歌曲的词作者,而毛宁之所以会选择演唱他写的这首歌,并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著名的音乐填词人,而是因为在这首歌曲的背后,有着一个不平凡的故事。那么,这背后到底发生些了什么呢?

【解说】在联欢会上泣不成声的男子名叫晓夏,今年28岁。1996年,十八岁的他便考入了沈阳艺术学院,可是,就在他刚刚踏入校门不久,一天,发生在卫生间里的一幕让他的命运从此改变。

【晓夏】早晨起来上洗手间,看到便池里面,整个便池都是血。

【解说】看着便池里的血,晓夏一下子懵了,他马上叫醒了母亲。

【晓夏的母亲】我一看他刚尿完的尿全是红色的,当时心都哆嗦了,手都有点发颤了。

【解说】看着晓夏尿出的鲜血,母亲急忙带着他来到医院。年纪轻轻,怎么突然尿血了呢?为了确诊,医生对晓夏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晓夏】当时医生好像也没说太多,就说你不能上学了,你得休学,然后你要吃药什么的。

【解说】虽然并没有透露晓夏真实的病情,但是,医生的话让他和母亲的心里都忐忑不安!八个小时后,医生通过晓夏的化验单及其它诊断结果,很快找到了他的原因。虽然当时晓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晓夏的母亲却率先听到了他所患疾病的名字——肾小球肾炎。

【晓夏的母亲】我就到书店去买了4到5本,买看到的书,就是肾脏为什么,怎么得的,什么情况。我一看肾小球肾炎是最不好治的。

【主持人】为什么说肾小球肾炎是最不好治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张图片,我们知道,肾对人体的重要性,主要是体现在它能够过滤身体代谢中产生的废物和垃圾,而承担这个工作的最核心部位就是图中这些红色的部分——肾小球。晓夏所患的肾小球肾炎,指的就是起过滤作用的肾小球发生了损伤,而这个损伤的危险性不仅仅是会导致尿血,关键是它的功能很难恢复,患者必须卧床休息,接受治疗,即使如此,仍然有可能会慢性发展,越来越多的肾小球可能受到损伤,患者会逐渐丧失整个肾脏的功能,最终会导致肾功能衰竭。所以对于年仅18岁的晓夏来说,这个病应该说是一个不祥的征兆。

【解说】因为肾小球发生损伤,常常会感到头晕、乏力,所以自从1996年被确诊为肾小球肾炎,晓夏刚刚开始的大学梦便结束了。除了服药治疗之外,他只能在家休养,不幸的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晓夏却并没有好起来的迹象,尽管一直靠药物维持,但他的身体状况却一天不如一天。

【晓夏】自己上楼的时候会突然晕倒在楼梯上,走不动了,自己的心跳会很厉害,浑身出虚汗,然后只能躺在楼梯上躺一会儿,躺十几分钟,身体恢复了然后自己再上楼。

【解说】2004年12月,晓夏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当化验结果出来时,母亲吓了一跳。

【晓夏的母亲】肌酐升到1000多,当时那种感觉真是用语言都没法形容的。

【解说】肌酐超过1000,这意味着什么呢?平常人也许不太了解,而对于晓夏来说,这个数字却决定着自己的命!肌酐——代表人体内的垃圾,肌酐值越高就表示人体内的垃圾和毒素越多,也就表示肾脏清除体内垃圾的能力越低,当肌酐大于770时,就表明,一个人的肾脏功能几乎丧失,而晓夏的肌酐到达了1000,根据这个结果,医生判定,晓夏还是没能挽救他的肾小球,他的肾功能已经严重衰竭,也就是已经发展到了尿毒症。

【晓夏的母亲】这孩子这么年轻,这个生命就维持不下去了,尿毒症患者,就意味着是死亡。

【主持人】一个尿毒症患者,存积在他体内的毒素会因为无法得到肾脏的过滤,会侵害到他的心、肺、胃、肝等一些器官。最终,这个尿毒症患者会因为各种器官的衰竭而死,那么我们说回到晓夏,晓夏就真的没救了吗?其实面对尿毒症,晓夏是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的,一条就是在他以后的生活中,必须每周接受2到3次的透析治疗,那这种方法只能够延续他的生命,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还有一条路就是换肾,然而,要想找到与自己的身体合适的肾脏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有的尿毒症患者好多年都等不到与自己的身体相匹配的肾,最后不得不面对死亡的现实。那么晓夏该怎么办呢?

【解说】2005年初,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肾源,晓夏不得不暂时接受透析治疗。透析机就像一个人造的肾脏,可以代替晓夏功能衰竭的肾,过滤他充满代谢垃圾和毒素的血液,然后再送回他的体内。可是机器固然是机器,并不会像真正的肾脏那样周到安全。

一天,晓夏像往常一样透析完回家,全然不知道危险正一步一步靠近。

【晓夏】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喉咙被卡住了,然后就醒了。

【解说】晓夏来不及说话,便冲进了卫生间。

【晓夏】等到洗手间,然后我一吐出来,自己吓一跳当时,自己吐的都是那种浓浓的血块。

【解说】看着洗手池里的鲜血,晓夏绝望了,难道这一天真的来临了?

【晓夏的母亲】当时我心里就是特别紧张。

【晓夏】我怎么会吐血呀,然后当时就想,可能我真的是不行了。

【解说】惊慌失措的晓夏被送到了医院,让医生纳闷的是,吐血并非尿毒症患者该有的症状,而多半是由于胃溃疡或者其它胃病所导致,可经过检查,晓夏也没有上述疾病。那又是为什么呢?

【晓夏】总是吐一口之后,马上另外一口把嘴胀满又吐了一大口血,经常是这样的那时候。

【解说】胃部病变发生的吐血,往往伴有强烈的呕吐,而晓夏仅仅是嘴巴里面不断冒血,医生掰开晓夏的嘴,很快就在牙床上看到了一个正在往外不断冒血的伤口。

晓夏】下午透完之后,因为是夏天回到家晚上,吃完饭之后,自己吃了一个水果,水果把牙齿碰了一点点小伤口。

【解说】而医生认为,正是这一点点小伤口,就是造成晓夏不断吐血的原因。

【主持人】我们普通人,就算是被刀割伤一个很大的伤口,血液也会很快凝固、结痂。晓夏牙床上的一个小小的伤口怎么就会让他吐血不止呢?问题就出在他下午的透析治疗上,原来为了防止在体外循环的血液凝固,透析时都会在患者体内注射一种抗凝血的药物,晓夏透析完之后,抗凝血药物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于是,晓夏牙床上的这个伤口就不断的往外冒血,淤积在他嘴和喉咙里,以至于出现大口吐血的情况。这次意外,让晓夏明白了透析也有危险,唯有尽快换肾才是最终保住自己命的一条路。

【解说】如今,肾病的死亡率几乎和癌症相当,等着换肾的人也很多,什么时候才会轮到晓夏呢?就算等到了,肾源就一定合适吗?就算肾源合适,对于晓夏全家来说,仍然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难题。

【晓夏】一旦手术你就需要很庞大的一笔费用,这个钱你从哪来。

【解说】换一个肾的手术费用,在当时是13万左右,这样一个数字,让这个普通的家庭该怎么办呢?

【晓夏的母亲】他这十年当中十几万都花进去了,不单纯是中药,西药,另外路费!

【解说】患病十年,打针、吃药再加上一周三次,每次将近500元的透析费用,让这个家庭已经不堪重负。

【晓夏的母亲】也不敢想象去换肾去,但是不敢想怎么办呢?

【解说】不知道何时能够换肾,也不知道钱从何来,父母四处奔走,到处借钱。

【晓夏】我因为生病了,父母要为我继续去承担很多的责任。

【解说】2005年5月的一天,一直酷爱歌词创作的晓夏坐在书桌前,怀着对父母的感动,写下了歌词《妈妈》。

当晚,晓夏将这段歌词登在自己的博客上,没想到引来了无数网友的跟贴,晓夏的博客点击率也一路攀升。许多网友也都鼓励晓夏继续创作。

看着网友们鼓励的文字,晓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晓夏】我也要做点事情,我不能光躺在病床上,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写一些东西,写我的歌词。

【解说】自从歌词《妈妈》被人们所认识,晓夏也就萌生出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晓夏】出一张唱片,目的是想筹集我自己换肾的钱,也是证明我自己的能力和价值。

【解说】出一张唱片,谈何容易。更何况当时的晓夏还是一位重症尿毒症患者。尿毒症患者最需要长期卧床休息,稍不注意,就可能引发身体其他器官的衰竭,导致死亡,而要出唱片又怎么能卧床休息呢?

【晓夏的母亲】每天写歌词的时候一遍不行可以两遍,两遍不行三遍,当时我就很担心他的身体。

【晓夏】词有了曲怎么办,曲有了录音怎么办,录音有了编曲怎么办,编曲有了印刷怎么办,封面怎么办,发行怎么办。好多好多事情。

【晓夏的母亲】身体是一天比一天消瘦,我说你不能太累了,得注意身体。尿毒症患者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解说】2005年12月,接近一年的时间,唱片的进展远远没有想象中顺利,而肾源的消息也迟迟没有出现。

【解说】直到12月的一天,一个电话终于让他们一家看到了新的希望。

【晓夏】有一天突然医院打电话来,说你已经排上了,有一个比较好的肾源适合你,你做不做。

【解说】盼望已久的肾源终于出现了,对晓夏一家来说,无疑是个天大喜讯。

【晓夏】我说我这次做不了,我说我的唱片没做出来,我没有钱。

【解说】真要等唱片做出来才去换肾吗?晓夏的决定让父母非常担心。

【晓夏的母亲】我真挺担心的,我说你那个唱片那么容易出啊?完了最后我们老两口也着急了。

【解说】晓夏不愿再增加父母的经济负担,想通过出唱片来筹集自己换肾的钱,可是,错过了肾源,就要再次开始遥遥无期的等待。

【晓夏的母亲】他父亲说咱俩把房子卖了,得给孩子换肾吧。

【解说】卖掉父母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家业,晓夏说什么也不愿同意。对于他来说,一个选择是卖房换肾,但是必须停掉唱片的制作,另一个选择是放弃手术,继续等待肾源。

【晓夏】当时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就是这样的现状,我专辑都已经做到快收尾了,我能不做吗,况且当时已经这么多人在帮我了,我有责任做下去。

【解说】最后,晓夏放弃了这次机会,坚持制作唱片来筹集自己换肾的钱,但唱片何时能完成,肾源何时再出现仍然悬而未决。

【解说】2006年春节前夕,一位北京的音乐人听说了晓夏的故事,主动要求为专辑当中的歌曲《妈妈》谱曲,而辽宁电视台春节晚会制作人深受晓夏的故事感动,特地邀请他和母亲出席晚会,并指定歌手毛宁在现场首次演唱这首歌,于是有了节目开始时那感人的一幕。

【晓夏】自己的命运,其实在你自己的手上,当某些事情没发生之前,你能不能改变它,我相信是能的。

【主持人】2006年5月,晓夏的唱片《等我回来》终于发行了,而2006年7月12日,他也再次等来了合适的肾源,成功地接受了肾移植手术。虽然,唱片销售的收入对于换肾费用来说,最终其实是杯水车薪,但是一个尿毒症患者,坚持用自己的双手挽救自己的生命,还是给我们很深的启示,面对重大疾病,医生救治的只是你身体的机能,而自救所成就的却是心灵的力量。

责编:黄卫华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