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谢莉斯:死而复生的大脑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3月28日 22:00 来源:CCTV.com

  

 

编导 宋铮    摄像 田新华王燕通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这里是《中华医药》三月特别推出的系列节目“健康身心关爱女性”,这段熟悉的歌曲《校园的早晨》,仿佛又把大家带到了二十多年前,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谢莉斯与王洁实的合唱曲目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漂亮的女歌手谢莉斯,更是那个年代的青春偶像,被誉为歌坛金嗓子和常青树,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年近半百的她还活跃在舞台上。然而就在她的歌声最为炉火纯青的时候,这位歌唱家却不幸遭受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解说】1997年10月3日傍晚,一辆救护车在成都的街道上疾驰而过,几名医护人员迅速将一位女士送入急诊室,这位女士不是别人,正是著名歌唱家谢莉斯。当时的医护人员都很奇怪,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就在10月2号还看到了谢莉斯的演出,怎么会在一天之后她就突然进了医院呢?其实,危险起源于10月3号的一顿晚餐。

【歌唱家 谢莉斯】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问朋友,我说我的嘴你们看着歪不歪。有的朋友看了说不歪,我说我怎么感觉嘴越来越歪。

【解说】长期的歌唱生涯让谢莉斯对自己的嘴格外敏感,然而最初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歌唱家 谢莉斯】就发现嘴有点不听使唤,有点麻。

【解说】随着嘴麻的程度越来越严重,谢莉斯又开始头晕眼花,是不是自己的老毛病高血压又犯了,事不宜迟,朋友们赶紧把她送进了抢救室。第二天早晨,谢莉斯被自己吓坏了。

【歌唱家 谢莉斯】嘴越来越厉害,然后说话都不清楚,语无伦次的,去检查B超,B超又没照出什么名堂来。

【解说】医院的诊断并不明确,如果不是高血压发作,难道是晚餐吃了什么让自己中毒的东西吗?谢莉斯越想越害怕,尽管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对于歌唱家来说嘴巴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为了尽快检查清楚,谢莉斯马上在朋友的护送下回到了北京,一下飞机就被送到了中日友好医院。

【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主医师 朱加加医生】当时的嘴有一点点偏,然后等她要出现哭,或者是讲话,或者口形有动作的时候,会有一点口形的偏。

【解说】朱加加医生正是当时谢莉斯的主治医师,表面看起来,她也觉得这位有着高血压病史的病人只是因为演出劳累,神经过度兴奋而造成了面神经麻痹,然而当她拿到谢莉斯的几项检查结果时,却不禁惊呆了。

【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主医师 朱加加医生】我觉得她根本不能接受,她当时完全不能接受。

【解说】到底是什么病让医生有这样的判断呢?这是谢莉斯发病的第三天,除了面部麻痹、口齿不清,谢莉斯也渐渐的出现了肢体的麻木,然而对于她的病情,医生们却总是躲躲闪闪,这更让她紧张不安。这一天,她拖着不太灵活的双腿,悄悄来到了医生办公室门口,偷听了医生的谈话。

【歌唱家 谢莉斯】她就沉默了半天,她说太年轻了。然后我一听这话可了不得。

【解说】医生的话真像当头一棒。这种说法,不就意味着自己的病已经不可救药了吗?当时的谢莉斯还没过50岁的生日,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就已经病入膏肓了。因为就在三天前,她还在舞台上唱歌,就在三个月前,她还连续在全国各地巡演。

【歌唱家 谢莉斯】每天7场5场那么演。一天演完了以后,还兴奋还唱歌。别人说那时候就叫我金嗓子,就好像唱不倒似的。

【解说】7场歌曲,每场15首,就是一天当中要唱105首歌,那时精力是何等充沛,到底是什么病让自己在短短三天内就变成这样,并且医生又不愿意对她解释清楚呢?迫切相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的谢莉斯,又一次偷偷来到医生办公室。

【歌唱家 谢莉斯】我在旁边就听专家说,这个片子,看这个片子我不知道这个人有多大,起码有80岁的脑子吧,就一塌糊涂,然后一说我就更害怕了,一塌糊涂?

【解说】50岁的人怎么会有80岁的脑子呢?难道是脑子里面出了什么问题呢吗?没想到医生接下来的话,就更是让谢莉斯从头凉到了脚。

【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主医师 朱加加医生】她是有一个多发性的腔隙性脑梗塞。额纹的减少,眼睛的下垂,嘴巴的偏,舌头的偏,这都会出现。

【主持人】当时,谢莉斯被自己的病情吓坏了,那这种多发腔隙性脑梗塞究竟是一种什么病呢,能够如此可怕?其实这种腔隙性脑梗塞就是大脑深部的众多细小血管出现了堵塞,看起来很轻,但事实上由于堵塞的面积大,血管众多,而且血管又非常得细小,所以很难疏通,很难恢复,加之谢莉斯长期的高血压更使得她大脑中很多缺血性坏死不可逆转,所以她很有可能从面部麻木、语言障碍进一步发展成瘫痪,甚至有变成脑痴呆的危险。而各项检查又显示,她当时的脑功能已经像80岁的人了。对这位三十多年来一直在屏幕上光彩夺目的歌唱家来说,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结局呢?

【解说】1997年10月13日,距离谢莉斯发病仅仅过去了10天。10天之中,医生们竭尽全力地控制谢莉斯的病情,但是,在这个阴雨绵绵的早晨,最让人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主医师 朱加加医生】她自己在房间里,没有食欲,也失眠,哭。

【歌唱家 谢莉斯】眼泪哗哗流,我一看镜子我嘴是歪的,我就彻底失望了,我就觉得完了。

【解说】当时,谢莉斯的先生,电视剧导演郎文曜得知了这个消息,马上从山西的拍摄现场赶回了北京。

【谢莉斯的先生 郎文曜】当时确实很突然,就是一下就觉得这人怎么就这样了。

【歌唱家 谢莉斯】眼瞅着一天天的,就越来越厉害。嘴越来越麻,越来越说不清,叫什么也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

【解说】当时谢莉斯的状况越来越严重,面容扭曲、口齿不清,甚至连走路和自由行动也成了问题。

【歌唱家 谢莉斯】担心就走不了,因为那个腿特别沉,像拖了千斤重一样的。

【解说】谢莉斯并不知道,当时的脑损伤对自己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她只是急切地想改变自己的状况。

【歌唱家 谢莉斯】我就想让大夫拿最好的药治我,大夫说给你用了最好的药了,中日医院最贵的药都给我了。

【解说】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之后,药物帮助谢莉斯脱离了最危险的阶段,但是她却不得不面临就连最先进的药物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主医师 朱加加医生】她脑子那些病理的改变,不可复原,就是说她仍然有多发腔隙的梗塞,有的病人就完全不能恢复。

【解说】已经发生的脑损伤是药物治疗无法改变的,康复将是一个遥遥无期的过程!1998年的春节刚刚过去不久,谢莉斯就出院回到了家,而此时就连昔日与谢莉斯亲密无间的朋友,好像也完全不认识眼前的谢莉斯了。

【谢莉斯的朋友】她的情绪,还有语言都有一些障碍。

【谢莉斯的朋友】我觉得恐怕站不了舞台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才非常着急。

【解说】然而当时的谢莉斯却不愿意让亲人和朋友看到自己这种生活无法自理又面目全非的状态,她甚至拒绝了所有的帮助和探望。

【歌唱家 谢莉斯】我那时候很少说话,我就觉得,好像怎么老天对我这么,太不公平了。

【解说】迫于电视剧制作的紧张周期,在将妻子安顿好之后,郎文曜就不得不赶回了剧组,而那段日子,谢莉斯就经常动也不动地躺上一整天, 1998年5月11日,又到了谢莉斯必须出门去医院复查的时间,而那天的天气也格外阴沉。

【歌唱家 谢莉斯】我是拖着地在走,腿好像离不开地那个样子似的。朋友就使劲儿拽着我走。我确实我就不想人家扶持我,但是我自己走不动。

【解说】看着自己僵硬的身体,谢莉斯甚至希望这双腿不是自己的。

【歌唱家 谢莉斯】那时候我特别讨厌自己,我说自己刚50岁,是老太太吗?要人来扶持吗?我说我这么年轻就这样了,将来还怎么还了得。所以我就下定决心,回来一定要锻炼。

【解说】1998年12月,冬天里的第一场雪悄然降落,谢莉斯等家里人都出去了,就开始自己摸索着走下床。让她想不到的是,走路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行为却是这么艰难。

【歌唱家 谢莉斯】心里想,谢莉斯你怎么现在这么懦弱啊?你把年轻时的那个劲儿咬牙一过的那个劲儿,拿出来吧,趁现在赶紧拿出来。

【解说】出生重庆的谢莉斯,此时终于拿出了自己骨子里的泼辣劲儿,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再不下决心,也许就永远都走不出去了。

【歌唱家 谢莉斯】心脏跳得特别厉害,就好像跟长跑了一次一样。就跟跑了八百米那种,跑下来就不行了。

【解说】这条从前再熟悉不过的路好像一下子变得异常坎坷,但是不知不觉的,谢莉斯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完了整整一圈。

【歌唱家 谢莉斯】第二天我就跟干儿子在院儿里头,我要求走五圈,他就说妈妈你能走吗?我说我一定能走,最后我走了五圈,第三天又说走了十五圈,每天加量加量,后来走了五十圈一百圈。

【主持人】昔日在舞台上边跳边唱的歌唱家如今却要为自己能够重新走路而兴奋不已,其实,走步这项运动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对当时的谢莉斯来说却是难比登天,但它也的确是对疾病很有帮助的一项运动,因为谢莉斯的多发腔隙性脑梗塞实际上就是在慢慢破坏她的行动能力,如果听从命运的安排,不进行锻炼,那就会发展得越来越快,而走路正好是最简便易行的恢复行动能力的一个办法,谢莉斯这样做,就是在跟疾病做着有效的抗争。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顺利,在谢莉斯兴致勃勃地进行康复计划的时候,又出现了新的危机。

【解说】1999年初,谢莉斯的肢体活动能力正渐渐恢复,她在为这难得的状况而暗暗高兴,却没想到家里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歌唱家 谢莉斯】北京电视台搞春节晚会,文艺圈朋友来电话说,你怎么现在不出来了?

【解说】一个电话让谢莉斯的心上似乎又被刺了一刀,自从发病以来,她尽力不去想过去那个辉煌的舞台,然而这个电话此时却让她不得不重新面对这个问题。

【歌唱家 谢莉斯】那时候社会上传说很多,有的说谢莉斯现在不能唱歌了,基本上都退出舞台了。

【解说】其实那些传言也多少说出了谢莉斯当时的状态,就在接到电话的当天晚上,谢莉斯就不得不又一次经历了一个尴尬难堪的现实。

【歌唱家 谢莉斯】吃饭之前,我说的要拿东西,明明是明明说我是让女儿拿筷子,我说拿勺,你把那个勺拿来,她拿勺,我说不是,是那个筷子。

【解说】把筷子说成勺子,这样颠三倒四地说话,正是因为谢莉斯大脑中枢神经的语言功能没有完全恢复造成的。

【歌唱家 谢莉斯】我跟王洁实提出来,我说我不想唱了,我说你自己再找个人唱。王洁实说为什么?我说这个嘴张不开,好像那根筋好像就不是我的,就怎么在里面扯着扯着,张不开。

【解说】王洁实,这个与谢莉斯搭档了二十多年的老伙伴突然听到了这个意外的决定,当时远在美国的他马上给谢莉斯打了电话。

【谢莉斯的搭档 歌唱家王洁实】我说你现在刚得病你就说咱们唱不了,这为时过早,你先治疗吧,另外你感觉稍微好一点儿的时候了自己在家里练练声呀,练习说话什么的,我觉得能够恢复。

【歌唱家 谢莉斯】他说,我听你唱歌,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只是你自己思想上有负担,他说你不要想得那么严重。

【解说】对于从前的谢莉斯来说,唱歌确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此时她要开始慢慢恢复,却要像小孩子呀呀学语一样从头开始。

【歌唱家 谢莉斯】慢慢练拿嘴来练,那么够。

每天都做这种动作。

怪里怪气的动作。别人好像感觉神经病一样的,嘴乱动。

【解说】那时,谢莉斯每天至少用两个小时进行强制的发声练习,同时尽力恢复自己的语音语调。

【歌唱家 谢莉斯】比如是正常人说话,你把那东西拿来,你把东西拿来故意这么加大那个声这么说,装腔作势这么说。

【解说】两个月的练习过去了,谢莉斯试着重新坐在自己心爱的钢琴前面。

【歌唱家 谢莉斯】它就能,声音就能够通过口腔发出来了,我心里就痛快,我想终于又战胜了自己。

【解说】就是这首《外婆的澎湖湾》让谢莉斯和王洁实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红遍大江南北。恢复发音后,谢莉斯就从这首最熟悉的歌开始练起,当时她虽然能唱下来,但却不敢去想能像从前那样再次登上舞台。

【解说】然而,命运弄人, 2000年秋季的一天,一封邀请函偏偏给了谢莉斯一个机会。

【歌唱家 谢莉斯】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特别节目,国庆节的时候,让我和王洁实唱《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解说】距离1997年那次发病已经过去三年了,再次正式地接到媒体的邀请,谢莉斯的心头却左右为难。

【歌唱家 谢莉斯】主要是心里没底,就是对自己的表演,还是不像原来那么满意。

【解说】是接受还是拒绝呢?谢莉斯在心里犹豫了很久。

【歌唱家 谢莉斯】就为了考验吧,就为了向观众证明我还在舞台上,就这样的目的去的

【解说】就这样,2000年秋天,在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节目的录制现场,又响起了谢莉斯的歌声,人们终于发现,在几乎消失了三年之后,当年那个活泼的金嗓子谢莉斯又回来了。

【主持人】谢莉斯再度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们在她的脑核磁共振图中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谢莉斯被损伤的脑血管的周围已经建立起了新的循环组织,也就是说谢莉斯的大脑正在神奇般的康复中。其实像谢莉斯这样患有腔隙性脑梗塞的病人为数并不少,但是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患者都在任凭疾病的发展,慢慢变成瘫痪或者是痴呆。而如今谢莉斯已经用她的歌声让我们相信,对医学领域里还无法对抗和解救的疾病,自己的信心和抗争是多么的重要。

 

 

责编:黄卫华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