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频道 > 中华民族 > 正文

《边地传奇》系列节目(九)大苗山里的法国女人(2005—第14期) 

央视国际 (2005年05月12日 17:30)


  中华民族2005-14大苗山里的法国女人

  《边地传奇》系列节目(九)

  播出时间:2005年4月18日

  编导:刘剑魁

  内容简介:

  一位来自巴黎的法国女人,孤身一人在广西的大苗山区生活了十几年,穿民族服饰、学民族语言、住民族木楼。潜心研究少数民族文化,还组织扶助了三千多名少数民族女童上学读书。

  文稿:

  片头预告解说:

  远离都市的广西苗乡

  高鼻褐发的异国女性

  钟情少数民族文化

  扶助贫困儿童上学

  本期请看——大苗山里的法国女人

  解说:你能想象吗?广西——柳州——融水县——大年乡,在这个遥远的村寨,居然能听到法语的童声合唱,纯洁的声音与自然的山水,变奏出不同民族的文化交融。

  教孩子们唱歌的是法国人,她的中国名字叫方芳。她在巴黎念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汉语。毕业后,她一直在中国从事导游或者翻译工作。2000年,她干脆在大苗山定居下来,成了一个高鼻子的大苗山村民。方芳目前是一所法国的慈善性民间团体中国色彩协会的驻中国代表。她在大年乡的主要目的,是扶助这里的少数民族贫困儿童上学。

  柳州机场距离方芳在大年乡的家,要坐七八个小时的汽车,方芳平时很少到这里来。今天,方芳要来迎接的是中国色彩协会的会长一行。中国色彩协会是一个在法国注册的民间团体,主要的工作是扶助中国的少数民族儿童上学以及从事一定的少数民族文化研究。

  广西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在大年乡里,就有苗族、壮族、侗族、瑶族等多个民族生活。在融江河畔这个侗族村寨里,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无疑是修建鼓楼。对于侗族来说,没有了鼓楼,就没有了根。

  经过八个小时的车程后,方芳带她的同事们第一个来看的项目,就是这座鼓楼,也许像这里的村民一样,在方芳的眼里,鼓楼也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中国色彩协会最近扶助的项目里,最有特色的一个了。

  鼓楼是侗族人民的标志,也是侗族人民团结的象征。侗族民间有"建寨先建楼"的说法。每个侗寨都应当至少有一座鼓楼,有的侗寨多达四五座。鼓楼至今仍是侗家人议事、休息和娱乐的场所。侗寨鼓楼,外型像个多面体的宝塔,而层数则一般为单数,层数越多越好。在大年乡修建的这座鼓楼里,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它的外形,而是它梁柱上的对联和横批。这些字句也许是法国女性方芳多年来对大年人的影响所致。

  同期(方芳):这个楼是侗族的鼓楼,侗族的鼓楼是一个很有侗族文化代表性的一种建筑,这个楼是,原来这里有一个,所以这个村叫古楼,就是因为以前有一个很古老的一个鼓楼,后来这个鼓楼由于时间长坏了,后来就倒塌了。

  解说:这里的鼓楼,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后来年久失修;于宣统年间重修,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毁,从此后,这座村庄就一直没有鼓楼了。

  同期(方芳):他们一直很想再做一个(鼓楼),可是没有钱,所以他们要求我们帮他们,我很长时间找不到人,后来就找到一个在上海生活的德国人,他愿意做这方面的投资,所以我们就把这个资金带到这里做一个新的鼓楼。

  解说:当年为了纪念建楼而立的两块功德碑中间,恰巧还有一块空地,也许,就是先人们为第三次建楼而准备好的建碑之地吧。

  同期(方芳):

  方芳:以后不写这个宣统、光绪、写方芳。是不是这样?要写扶助的那个人、是个德国人、是一个德国人扶助这个楼。

  石校长:以后跟你再了解谁投资。

  对,他可能会来的,他来过一次,他来过一次大年,他会来, 他是一个在上海工作的德国人。

  方芳:反正我跟你了解,了解清楚了好写这个功德碑

  方芳:对,是啊,是啊,以后我给你们他的名字。

  解说:除了查看鼓楼的施工进度以外,方芳还带着她的同事们,考察了侗寨的生活水平和独具民族特色的民居,这些都是中国色彩协会关注的内容。

  同期(方芳):我们帮学校、我们帮教育,教育是政府安排的教育,还有另外一种教育就是传统教育,因为他们的传统教育还有很多的道德、还有,他们民族的各种历史原因,这些也是很重要,对他们来说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身份,所以有这个鼓楼对保持他们的民族传统是非常重要的。

  解说:古楼村的这座鼓楼,已经投资了五万元,预计将于今年五月峻工。据说,那个时候,这座鼓楼将是融江河上的第一座鼓楼了。

  同期(方芳):我原来是在法国巴黎出生的,后来我读大学的时候学了汉语,学了四年得了一个硕士毕业证,后来有十几年的时间我带旅行团,从法国来中国旅游。就是在这个期间我就产生了对少数民族的一定的兴趣。

  解说:有人说,追求事物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物我一物,融为一体的境界。对于方芳来说,这种说法倒是相当的准确。2000年,方芳把家从北京搬到大年乡之后,就盖起了这座极具少数民族风格的木楼。如今,这座木楼已经和方芳一样,成为大年乡村民了解外部世界的一个窗口了。

  同期(方芳):我想盖这个木楼,原来是想住在一个自己觉得比较舒服一点的地方,有另外一个事情就是,我觉得这里的木楼,非常好看,我也想给这里的人,就是给他们看一个木楼不一定是一个落后的住宅,不一定要盖一个砖房,才是一个现代化的东西,一个木楼如果设备很齐全,也是一个很现代化的东西。我的房子是一个在卫生方面、在取暖或者是别的方面,是比较、比较现代化的,所以是,想做一种给别人看的,给这里的人看,不一定要放弃木楼,就是木楼也要改善的。

  解说:如果说方芳的这座木楼里,她最想展示给村民们的,是那种将现代生活用品与传统木楼相结合的生活方式的话,那么,她最想展示给自己的,无疑就是这些她四处搜集而来的瑶族的传统挂画,她把这些挂画,悬挂在二楼大厅里最显眼儿的位置,也许对于方芳来说,想更深切地感受这些民族几千年的历史沉积,让它无时无刻地保持在视野里,才是最佳的方式。

  同期(方芳):最骄傲的可能是我采集的那些瑶族的那些,可以说是他们宗教方面的一个东西,这种画是很古老的、现在很难找的一些画,它们的每个方面都是画得非常好的、非常的仔细的,还有很有传统的、也是代表他们民族的,有很多的故事在里面。

  解说:对于文人来说,字画是藏品,对于商人来说,古玩是藏品,对于方芳来说,这些她放在自己家里二楼的转角处的东西,就是她的藏品。每一个到家里来的客人,第一眼都能看到这些她引为得意的收集。也许,当地的村民也不如她收集得多。但正是身边这些我们不太注意的物品,总能给我们带来意料不到的惊喜。

  可能只有这个书架,才能不时地提醒来访者,这所住宅的主人,是一位来自异域的学者。方芳在法国出版了《中国南方少数民族马赛克》一书。

  同期(方芳):排列就是在中国南方的30个少数民族,一个一个地介绍,一个一个地介绍,先介绍他们的语言特点,另外是他们的历史,后来就是介绍他们的风俗,就是各方面的风俗,就是婚俗、或者是葬礼、或者是什么歌曲,还有什么别的有意思的风俗。我搜集这些资料可能有10年的时间差不多。

  我在法国的一些图书馆,找到一些中国在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写的一些人类学的一些在少数民族地区的研究,都是非常有意思的,都是很详细的,我就用这些书做我的基本的材料,后来我用我自己的一些经验还有一些法国人以前写的一些东西,全部放在一起,然后产生一本书。

  解说:对于方芳来说,大年最吸引她留下的,除了这里的青山绿水以外,就是这里淳朴的村民。

  同期(方芳):可以说我是一个爱少数民族的人,爱中国少数民族的人,特别是爱大苗山的少数民族的人。

  方芳和我们这里的少数民族的关系非常好,她非常喜爱我们这些民族,包括我们这些,苗族的这些盖瓦的这些木房子,她非常喜爱,所以她自己在那边做了一个木房。

  同期(方芳):(那一年)水灾,很多的路塌方了,塌方了以后,没办法,这个车没办法去拉木头,那帮我做这个房子的人,他说我们怎么样,如果不能拉木头,房子也做不了,你还有,以后做这个房子的费用,越等越高。

  同期(石校长):我们知道这些情况以后,我们就找村里面,找人,帮她修路。

  同期(方芳):他们定了一个时间,他们都来了,就把这个路的有塌方的可能十几个地方,每一个地方可能有三十个人差不多,在每一个地方,一共来了可能有三百个人来了,那一天天气特别热,这个太阳很辣的,他们在那里很辛苦,也总是有这个微笑,我抱了一个老奶奶我就哭了,我一想我就要哭了,真的是我最感动的事情。

  解说:几经努力,方芳的木楼终于修建起来,而她的家里,也成了方芳研究民族文化和了解少数民族生活的平台,四里八乡的村民,也经常到这里来,与这位来自异域的女性,共享一杯清茶,闲话几句家常。

  由于房间比较多,方芳把一些房间布置成客房,有朋友和客人来的时候,就可以住在这里,享受山野的宁静。

  在这山清水秀的天地里,方芳在木楼里享受着山里的生活,也始终牵挂着那些孩子们。

  解说:这天早上,方芳要带着她的法国同事去考察被扶助儿童上学的具体情况,这是他们此次广西之行的重点内容。这一天要去的两个村庄,都不通公路,必须步行前往。有意思的是,他们大多穿上了别具中国特色的解放鞋。

  同期(方芳):这里只有这种鞋合适,这个路泥泞得很,就是下雨的时候路很烂啊,很容易滑很容易摔跤,这个是安全鞋,我最早我当然经常摔跤了,后来他们告诉我要穿这个,后来我爬坡的时候肯定要穿这个,我离不开,我可能一年用几双

  解说:如今,在方芳家里,还有一个木桶,里面装着十几双各种尺码、新旧不一的解放鞋,方芳说,一到下雨天,这些貌不起眼的解放鞋,就会大派用场了。

  同期(方芳):对,那就是我给我的朋友,因为有时候我们没有时间上街去买,所以我准备一些,给他们用,有时候他们也自己去买,自己去买就,就丢在我的房子,他们不带走,所以我都洗了以后,装进那个桶里,他们可以随便用,每个大小都有。

  解说:在这些来自他乡的客人行进的路上,不时有当地的村民与方芳打招呼,而方芳也用当地的语言和他们交流。

  同期(方芳):现在我也会说一点苗话跟他们交流,就是基本的交流。就是苗族不说你好,苗族没有这个你好这个说法,他们说你去哪里,你从哪里来,侗族的地方我跟他们说,就是我不会说侗族话,我叫方芳,我问他们你叫什么。他们总是说你吃饭了没有。

  解说:融水县的许多村庄,还十分落后。“狗不耕田,女不读书”的陋习仍然存在,由于贫困的生活,许多儿童特别是女童无法接受教育。中国色彩协会扶助的对象,也就以女童为主。从1998年开始到现在,接受扶助的对象,已经遍布融水县和旁边的三江县还有贵州省的从江县。在当地的许多学校里,所有的女学生都是方芳他们扶助的对象。

  同期(方芳):有很多,特别是那些孩子,就是我们扶助的那些孩子,他们现在很多会说法语的,有几个,像我们说你好,很多会说的,然后他们也是说再见,都会说。

  几个女孩:(法语)你好!

  方芳:还有些唱法国歌,有的唱得比较好的 一些法国歌。

  没有忘记啊

  这个是以前跟我去北京的一个。

  方芳你好

  方芳:你好 ,你好。

  方芳:就是最早认识她,她们都是有一点点野蛮的小女孩,就是她们都是天天在坡上看牛的那些小女孩,当然是有点害怕,有一点害怕,有外来的人来,不管是不是外国人,他们怕别人,就是不是他们村里的不像她们妈妈的那种人,她们有点害怕,有点害羞。

  女孩:开始的时候是她先来抱我,所以我才敢抱她。

  不怕,就是跟她认识多年了,抱她没有什么怕的感觉。

  方芳:后来我到学校,我教她们唱一些歌,后来她们就慢慢熟悉我,后来她们也经常到我家来看我,到我家来画画。

  女孩:有时候她说我是她的女儿,有时候我叫她干妈,这样子。

  韦老师:孩子们就像方芳的孩子一样,孩子们也没有什么感谢她,就是在学校认真读书,然后到期末考试,只能把最好的成绩去报答他们的干爸爸妈妈。

  解说:给新的需要扶助的对象建立档案是开始扶助的第一步。

  同期(方芳):后来我把孩子放进我的有扶助学生的名单,给他拍一个照片,带一个小黑板写他的名字、他的学校。然后通过这个照片,我把所有的地址、年纪、学校都写清楚,现在我把这些照片全部寄给我们协会的中心,让他们自己发给每一个人,有一个新的扶助者愿意扶助,他们寄一个照片给他,然后登记好一点,扶助者有一个对象,我们就是要把这个管理得要比较好一点,因为是不能弄错的。

  同期(孩子):(法语)我爱你们

  解说:中国色彩协会组织参与扶助的人来自法国、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等国家,人数已经超过了1500名,而接受扶助的学童,已经超过了3000名。

  中国政府2007年将全面推行对贫困地区学童的“两免一补”政策,到那时,这里还需要方芳吗?方芳希望能够继续留在大年,为这里的孩子们多做点什么。

责编:郭翠潇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