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清欠风暴“风后篇”上海科技:铁矿也“疯狂”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2月15日 19:09 来源:CCTV.com

  主持人:长期关注我们节目的观众一定都知道,从今年4月份开始,我们《中国证券》栏目在证监会和两个交易所的支持之下,推出了一个贯穿全年的大型系列专题节目“清欠风暴”。截止目前,我们已经播出了“风起篇”和“风劲篇”,共计8集的专题片。今天我们将播出整个系列的最后一部分:“风后篇”。

  今天是12月15日,离清欠的最后期限只剩下两周的时间,用“如坐针毡”来形容一些“老赖”目前的处境,恐怕一点都不为过。也正是在这样的情急之下,各种怪诞的还款方案开始登堂入室。今天我们要说的,上海科技的大股东南京斯威特集团就是如此。今年上半年,南京斯威特集团先是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承诺今年7月份之前还清占用上海科技的6亿多元占款,后在10月18日抛出又一个方案,用其背后实际控制人西安通邮刚刚买来的杨庄铁矿的探矿权抵债,然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就在短短的6天时间里,这个探矿权的评估价值竟神奇般的从100万元变成了16个亿!那么这个铁矿究竟是什么宝贝?凭借它,斯威特真的可以了结对上市公司巨额占款的责任吗?1600倍资产升值的后面,到底又隐藏着怎样的一个秘诀?请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今年以来,南京斯威特集团资产被冻结的消息接连不断,他到底拿什么来偿还占用上海科技的巨额欠款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西安通邮,南京斯威特集团大股东,上海科技幕后实际控制人,他的老板严晓群,在2006年即将尾声的时候,亮出了清欠的最后一张底牌——

  2006年10月12日,西安通邮向仕翔公司支付100万元获得杨庄铁矿探矿权,10月18日,该铁矿获得重大发现,评估储量高达1.8亿吨,探矿权升值1660倍,达到16.6亿元,上海科技的清欠工作由此得以再度启动。

  杨庄铁矿,你在哪?

  解说:按照上海科技公告中的信息,记者来到了杨庄铁矿所在地——安徽省马鞍山市所属的当涂县年陡镇。这里西临长江水路和宁芜铁路,对于矿业开采,交通条件可谓便利。大诗人李白的眷顾曾让这个小镇历史留名,而如今在互联网搜索,与它最相关的主题却是“杨庄铁矿”这四个字。那么这个看似不同凡响的亿吨大铁矿究竟在哪里呢?出乎我们的预料,在这个人口不过数万人小镇上,记者发现却很少有人知道。

  马鞍山市当涂县乡民

  您知道那里有一个叫杨庄铁矿的吗?

  不知道

  解说:一个亿吨大矿竟然无人知晓,不解之下,记者来到了镇政府。问路,问到了政府机关,这在记者的职业生涯当中还是第一次。这位镇长随后向记者道出了个中缘由,他说所谓的杨庄铁矿,现在还只是一个探测点儿,位于几里地以外的正觉村。对于家门口出了一个亿吨大矿,他表示难以置信。

  安徽当涂县年陡镇镇长

  这个储量讲2亿吨,这个是不可能的,2亿吨是什么概念,不可能的嘛,这个2亿吨,并不是网站就能发布这个消息的,这个必须是国家国土资源厅才能发布。这个东西发布我们肯定是知道的,我们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是知道的,储量是多少,品位是多少,这个我们是知道的,实际上这个探矿还没有结束。

  记者:探矿还没结束是吧?

  对,探矿我跟你讲,这个资料也是初步的资料,也不完全可行的。

  解说:为了探访这样一个铁矿,记者远道而来,这位镇长或许很难理解,但是我们由此却获得了一个重要线索。半个小时之后,村民将我们引到了这片绿油油的菜地。远远地记者看到,菜地中央有一个简易工棚,两个勘探工人正在里面忙着什么。难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铁矿吗?沿着泥泞的田埂,记者向这个铁矿走去。

  勘探工人

  这个勘探出来底下有铁矿吗?

  有铁矿,打了二百多米铁矿了

  铁矿已经打了二百多米了,现在矿层有二百多米了,现在打了八百多米了。

  记者:这储量有多大,你们勘探出来了吗?

  要经过化验

  记者:要经过化验?

  含量高

  记者:含量高。勘探多长时间了?

  我们勘探从去年年底开始

  记者 赵芳

  上海科技公告里所指,大股东用来抵债的杨庄铁矿指的就是这里,据我们所知,方圆几十公里的地下,确实存有铁矿,但是目前尚在勘测期,储量究竟有多大,最终是否会开采,何时能够开采,目前都还尚无定论。

  解说:就在我们茫然面对这样一个铁矿的时候,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告诉我们,20年前这里就发现有铁矿,来探矿的人也从没断过,但一直没听说有什么结果。这一次难道真的取得了重大发现吗?如果1.8亿吨储量是真的,它对于这个村子,对于这个乡镇意味着什么,应该不难想像,但为什么当地人表现出的却是一种陌然的态度呢?如果这1.8亿吨储量是真的,此前8天,这个铁矿原探矿权人中天仕翔公司又是在怎样的情形之下将其出手,而此刻又做何感想呢?记者随后转道合肥。

  记者 赵芳

  这里是安徽省合肥市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就是这家仕翔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在今年10月12号的时候,将杨庄铁矿的探测权以一百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上海科技的大股东。然而八天之后,上海科技的大股东就宣称,杨庄铁矿出现重大发现,储量由当初的一两千万吨,猛增到了两亿吨,评估价格也暴涨到了16.6亿元,仕翔矿业作为一家专业的探矿公司,为何在杨庄铁矿出现重大发现的八天之前,将手中的金娃娃转让给他人呢?

  解说:这幢两层别墅就是仕翔矿业公司的总部。走进公司,记者发现这里异常冷清,整幢楼里除了一个前台接待,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提起杨庄铁矿,他向我们介绍,他本人就是这个项目的参与人员,去年曾去过一次铁矿的勘探现场。

  仕翔矿业公司工作人员

  当时去年勘探的时候,那个矿非常好,就是我们公司现在,我们那个合肥这个地区的,将近十座矿是最好的。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探出来了的?

  反正去年,去年我知道,储矿量非常大。

  记者:那你们为什么转给其它的公司呢?

  我都不知道,不清楚,什么转让我也不清楚,一般高层决策,也不给我们员工说。

  解说:对于杨庄铁矿的转让,或许这位员工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问为什么,但在记者看来却十分蹊跷。如果早在2005年仕翔公司就已经发现了杨庄铁矿的丰厚储量,为什么却仅仅以100万元的价格,就把探矿权出手了?如果这是一种利益输送,那么这家公司与西安邮通又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记者随后了解到,这家民营企业的老总姓朱,来自河南,在采矿方面资历不浅。

  记者:您能不能给我一个朱总的手机(号码),我跟他联系一下,我问问他。

  仕翔矿业公司工作人员

  我用这个手机电话给你找出来,打一下试试。

  解说:由于仕翔公司朱总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决定前往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对杨庄铁矿储量的历史备案情况进行了解。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在那里一个更大的意外,正等待着我们。

  主持人:刚刚我们的记者带着您一起找到了上海科技大股东用来抵债的杨庄铁矿,村民说这个铁矿已经被勘探20多年了,一直没有结果,探矿人却表示去年就发现了重大储量,这让所有的观众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令人糊涂的买卖:卖矿的人不但隐瞒丰厚储量,还低价抛售,买矿的人杯水车薪,却换来亿万财富,如果这不是天方夜谭,那究竟又是什么呢?请继续收看记者的调查。

  还款真相,谁能告诉我?

  解说: 在安徽省国土资源厅,记者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杨庄铁矿储量的历史备案记录,看到的却是一张公安机关下发的公告?记者的目光不能不盯住这样一行文字:“由于涉嫌经济诈骗,从即日起停止中天仕翔公司一切探矿权转让”。记者注意到,这则通知下发的时间是2006年10月19日,而就在此前7天,也就是2006年的10月12日,仕翔公司刚刚把“杨庄铁矿”出手,至此记者的调查逐渐清晰起来。随后记者进一步发现,早在2003年,中天仕翔就拿到了杨庄铁矿的探矿权,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累计投入的探矿资金数百万元,然而最终却以100万元的价格进行了甩卖,是急于套现,才让西安通邮捡了便宜,还是瞒天过海,金蝉脱壳呢?面对新的疑问,在始终无法联系到仕翔公司负责人的情况下,记者转赴上海,见到了上海科技的董事会秘书胡兴堂。

  记者 赵芳

  上海科技像您有没有特意公司里面派专人去那个杨庄铁矿,还有相关的一些地方去看一看呢?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那么这个呢,我们公司董事会下面我们派了一个投资部一个人,到那边去看过,到现场去看过。

  记者 赵芳

  现在对杨庄铁矿的评估到底是一种什么态度?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是这样,在我们董事会讨论的时候,当时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我们没仔细去看,初步看了一下,也听了一下评估师的情况介绍。我们对这个行情确实是不了解,那么我们这边,相信了那个中介机构的那个评估师的那个结论报告,我们认为,我们开始的时候是有一点怀疑的,怎么那么高,怎么一个探矿权会那么高。

  记者 赵芳

  那现在呢,你看那么多媒体,还有投资者。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对。是这个问题,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后来董事会就决定,一定要叫大股东重新评估,这也是我们董事会经过努力以后,大股东才同意的。

  解说:胡兴堂告诉记者,实际上早在9月份,他们就清楚地认识到,如果现在大股东还拿不出一个还款方案,那么年底前完成清欠工作将面临极大的风险,因为后面还要经历股东大会,报批等一系列程序。情急之下,9月27号上市公司董事会和高管人员全部来到南京,向大股东斯威特以及它的实际控制人——西安通邮逼宫。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逼大股东把那个具体的方案要拿出来,那么当时他也已经有一个初步的方案,就是杨庄铁矿。那么后来,这个由于评估报告没出来,所以我们又返回到上海了。那么在10月份,在10月的18号,19号吧,我印象当中好像是,我们又连续开了两次会,那么这个评估报告是刚出来。

  解说:如果按照胡兴堂的介绍,也就意味着在上市公司集体逼宫的15天之后,也就是10月12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西安通邮才收购了所谓的“杨庄铁矿”探矿权,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还只是一个简易工棚的“杨庄铁矿”上面。

  记者 赵芳

  现在上海科技这边对他(大股东)这个杨庄铁矿,还有还款计划是怎么看的?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当时是这样的,实话来说,我们高层当中也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呢,认为就是说,我现在缺的是钱,我现在只要钱,不要其它的资产,任何东西都不要。你如果说有东西的,你把那个东西换成钱以后再过来。但是现在我们的认识是什么呢,一部分认为,现在时间已经到这个节点上了,你现在不要资产,到时候给其他人拿走了,你就没办法了。他是欠钱,他要认帐,到时候他什么资产都没有,什么东西都拿不到,倒霉的还是我们公司。

  解说:从仕翔到西安通邮,再从西安通邮到上海科技,杨庄探矿权的转让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接力赛,也衍生出了从100万到16亿神气的数字游戏。或许现行的国土资源法律并不能对其有严格的约束,但是如果第一棒面临的是刑事诉讼,那么后面的游戏又能维持多久呢?

  记者 赵芳

  以资抵债的这个方案,如果真的,证监会那边不通过,或者接着产生什么疑义的话,您觉得这个公司的股改?

  胡兴堂 上海科技董事会秘书

  那肯定不行了,怎么股改,怎么支付对价,没办法支付了。你不支付对价的话,你那个股东不会同意的

  解说:这里是位于南京市中心的斯威特大厦。在这里,记者看到,上海科技的这个大股东如今已经门庭冷落,一片萧条。据了解,来自各方的债主已经冻结了公司全部的资产。不论价值多少,只要能够抢回一块,已经成为债主们唯一现实的选择,因为有,总比没有强。而上海科技也只能以这样的心态,面对手中来自斯威特高达6亿元的欠条。

  解说:根据沪深交易所的相关通告统计,截至2006年11月30日,两市共有325家上市公司完成了清欠工作,56家上市公司部分完成清欠工作,合计清欠金额接近257亿元,占所需清偿资金总额的52%以上。同时,两市共有17家上市公司以股抵债或以资抵债方案已经获得股东大会的通过,进入清欠程序,合计金额将近23亿元。

  但是,截至11月底,沪深两市仍有86家公司存在资金占用问题,占用余额超过233亿元。并且未清欠公司普遍存在占用历史长、占用原因复杂、清欠难度大的特点。目前清欠工作大限将近,资金占用的总体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2006年11月6日,国家八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确保年内完成清欠工作。对限期内未完成清欠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主持人:截止到我们发稿,杨庄铁矿的重新评估仍然没有结果,在这里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由于仕翔矿业涉嫌经济诈骗,杨庄铁矿的最终归属是否存在疑问,都要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那么到今天我们持续一年的清欠风暴系列节目就全部结束了。

责编:刘子瑜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多哈亚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