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记者行动:作为被告的德隆(三)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17日 09:22 来源:CCTV.com

  主持人:系列节目作为被告的德隆,已经播出两天了,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调查了德隆在资金方面的一系列违规举动,为了填平以前的违规资金窟窿,只有靠新的更大的违规借款才能摆平,这种恶性循环注定了德隆大厦必然轰然倒塌的最终宿命,但由此却留下了172亿的巨额资金黑洞,无法偿还的公众存款,不知又承载了多少人的血汗和心痛。那么,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重点看一看德隆是如何通过操纵股价,来攫取这部分巨额资金的。

  郝鹏洲:股市上曾经传着这样一句话,价不在高,有德就灵;股不在高,有隆则名,炒股时间长一些的投资者都知道,从96年开始到2003年,不管是牛市、熊市,德隆的三架马车,新疆屯河,湘火炬,合金投资这三只股票几乎就没跌过,那个时候,炒哪支股票如果能知道和德隆有关系肯定涨,那么这德隆到底有什么能耐呢。

  解说:早在1996年春天,德隆开始建仓湘火炬,1996年7月,湘火炬70%的流通股已被唐万新拿在手中,以2003年年底历史最高价与1996年年底相比较,德隆持有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的流通股数量,分别增长了9.69倍、22.22倍、10.89倍,流通市值分别增长了37.34倍、26.71倍、26.70倍,高峰时,“老三股”的总市值高达200多亿元。这期间,沪深股市经历了几番涨跌轮回,无论牛市、熊市,“老三股”的股价始终屹立不倒。德隆“股市第一庄”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陶武平 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唐万新他有一个理念,就是他在股市上他推行的这个做法,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呢,他借鉴了西方巴非特一个炒股的理论,什么呢?就是集中持股,长期持有。因为唐万新他自己始终在坚持一个思想,就是德隆内部,他是要搞分业经营,而是在德隆他所控制的金融机构当中,他来搞混业经营,但是他集中持股的这个理论,实际上他和我们现在所讲的,我们讲股市专家的做法是明显不同的。

  解说:那么德隆的做法究竟有何不同,它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在炒自己股票的呢?我们来看一段首次对外披露的采访。

  解说:2004年4月19日,《中国证券》记者在上海调查时发现,一家名为上海里奥高新技术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于2003年4月26日,与德隆控制的德恒证券签定了5000万元的委托理财合同,2003年4月28日,上海里奥高新又与德隆系的另一家企业伊斯兰信托签定了两笔5000万元的、合计1亿元的委托理财合同,保底收益率为10%。那么里奥高新又是什么样一家公司呢?记者在上海浦东工商分局调查时意外发现,在其股东名录中,赫然出现了一家新疆本地的上市公司——天利高新,它持有上海里奥28.5%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然而这1.5亿元的委托理财天利高新从未公开披露。

  记者赶到上海里奥高新公司了解情况时,公司投资部员工表示什么都不知道。那么究竟这笔钱现在情况如何,记者决定到作为上海里奥委托伊斯兰信托进行委托理财的第三方监管——银河证券上海浦东南路营业部了解情况。

  银河证券负责人:只知道他这里买了德隆(系)股票的,你没法知道是不是给德隆的。

  记者 郝鹏洲:他买的就是德隆股票?

  银河证券负责人:对,买的是德隆(系)股票,像交易所都有的查。

  解说: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现在“老三股”天天都在跌停,无人接盘,基本上都砸在了手里。果然,三个月后的2004年7月6日,天利高新发布公告称,公司参股的上海里奥将自有资金5000万元委托给德恒证券进行理财,未能全部收回,损失大约2250万元。

  王巍 万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因为它(德隆)已经自己救不了自己了,所以很多社会(上的人)认为说,(再给)德隆点时间,那是赌徒的心态,实际德隆本身,唐万新自己也知道,他融了300亿,收购做庄,做庄就亏了150亿,一半亏没了,所以他几乎一定是失败。

  解说:2004年4月3日,唐万新渡过了他此生难忘的40岁的生日。在十天之后开始的崩盘中,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连续跌停,近200亿元市值在十余个交易日中灰飞烟灭。盛极一时的唐氏德隆就此土崩瓦解。《中国证券》记者曾在德隆系股票开始跌停的第九天,采访了德隆主管金融的负责人,原副总裁李强。

  记者 郝鹏洲

  我们也注意到从4月13号开始,德隆系的这几只股票呢,基本上都出现了跌停的状态,那么我不知道为什么德隆会出现这样的信用危机呢?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准确的讲这是市场的一种行为和结果,而没有啥特定性,没有啥特殊性,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和影响,我是觉得可能是历史发展的阶段吧,也许过两年,像比德隆更大的这种企业出现这种问题的时候,根本在市场上就像现在目前对()实际上 大多投资人已经习惯了。很多投资人把它当做一种投资机会来把握的。不是一种像过去盲目的恐慌的了,不是这样的。

  记者 郝鹏洲

  我现在还有一个疑问就是,现在暴跌的时候,就是德恒证券这家营业部出现的暴跌,然后从昨天开始,你股票跌了以后,这几家营业部继续还是出现的。这个让我感觉你们股价。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技术操作层面的问题我觉得,这个答问题 我想问这个事情。

  记者 郝鹏洲

  因为这个德隆证券。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我刚才反复讲了,这些客户是通过我们德隆去营销的,他肯定愿意到我们这个,或者说我们的客户,增加业务量,也会把他我们营业部去做,来做这件事。现在量为啥还是,你的意思是暴跌,调完之后,就不应该在这里,还应该在这里,我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他为啥还在这里。我认为他反正就是这么一个结果,这个他不代表任何,就是说我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就是我觉得很正常的现象,它的背後并不蕴含着啥内容,现在它好多,我看到很多技术分析,他会经常看哪些交易量,经常去推量,我觉得这是信息最终的有效的办法。但是我刚才前面说,这个你最终结果是不是就是那个东西呢,还是这个东西只是验证你的一个判断呢,这是另外一个可能我觉得不确切的,不确定的。

  记者 郝鹏洲

  关键如果说这些股票你要是。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要按照你的这个想法,我今天要避嫌,你们所有在我们这里投资,你们的股票赶紧把这个我现在敢说这个话吗。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一直面对这个,但是他有一个历史原则,这些客户他就是我们营销经理出去营销的,他自然会在这里做,他自然交易量在这里,这个没有啥东西的。

  郝鹏洲:李强到底讲了些什么,你听明白了吗?说实话,很难明白。但有一点是明白的,这就是语无伦次后面的辩解和掩盖。李强说不明白,不要紧,只要你做了,有关部门就可以查得明白。

  解说:2005年12月,由武汉市公安局委托武汉正浩会计师事务所所做的审计报告显示:在德隆集团所控制的46783个股东账号中,经查实,自1997年到2004年4月14日,德隆为买卖“老三股”共使用了24705个股东账号。这段时间内,新疆德隆、金新信托、德隆国际和中企东方累计买入“老三股”金额678.36亿元,余股市值为113.14亿元,按移 动平均法的计算原理,计算余股成本为162.30亿元,累计共获既得盈利为98.61亿元。

  记者 郝鹏洲

  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只允许你们这些经理让客户买你们这三只股票。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千万不要说我们只允许这个。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概念就这么一丝一毫的差距,带来的后果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给客户经理推荐了股票,真的绝对是不是这三只,而且推荐的品种根本不只证券这一块资产,它不是这样的。

  记者 郝鹏洲

  为什么会涨也是它,跌也是它呢。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这个就是一个纯粹的一个历史 加技术的一个现状的结果,我没办法这件事,你要说我怎么要去,我要么取消,阻止这个现象,要么顺从这种现象,因为它是很自然的吗,你为啥要去 。当然这个现象引起大家关注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这种事情,我是事实讲。还是我刚才给你讲这种事情,我觉得要认同它这种事情,就是说你怀疑它也好,你不要再去说他,问他会是问题或者是啥,或者是坏的一个 动机啊,不要。

  解说:就在德隆系连续跌停的日子,就是由这位李强牵头,发动所有的德隆机构和员工加入买盘行列,购买“老三股”股票。部门经理1万股,普通员工1千股,并且要计入年终考核的任务指标。

  记者 郝鹏洲

  因为这几天我们和你们高层接触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说,你们也发动自己的员工也在买,发动朋友也在买,甚至德隆证券一个高层也说也在让自己所有的客户都在买,让我感觉好像这次下跌,你觉得德隆靠自己的能力,能抑制住自己的股票下跌吗?

  李强 时任德隆副总裁

  靠德隆能力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们才号召大家,主要是一个信用,再一个是信心,金融企业属于客户,股东它的关联性太高了。一致努力才能维持一件事情,或者才能促成一件事情,我们单靠德隆,这个股票别跌,实际上我们这次号召,就是希望我们这次股票早一点,赶快被大家接受,别再跌了,对我们压力真是蛮大的,客户的恐慌,我们这儿暴跌,本身我们已经千难万难了,我们真的现在就是说赶快别在跌了,我们天天都在想这个事,我们刚才前面说了,股票是有价值的,为啥一定要去跌。这个呢就是号召这个东西,不要理解为我们自己没有信心不是我们没有信心和能力的一个表现,反过来是我们对它的价值真是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一种信念和信任。

  解说:2006年1月19日,包括唐万新在内的五名德隆高管被控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陶武平 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最主要是操纵股价罪它里面有几个犯罪构成的基本特征,其中有一个最基本的特征,那就是集中资金优势,集中持股。然后造成股价被人为地控制,在这一点上,在这个特征上,应该说是与唐万新他们这个做法是完全吻合的。从2004年4月份,德隆的老三股,连续的跌停板,等到案发以后,知道了所有的事实,现在就发现圈内人,就讲他是衰庄,而媒体呢,说他是傻庄,为什么说他是傻庄,到最后你没套住别人,把自己套住了。你风险没转嫁给别人,结果风险全落到自己头上了。这个就直接体现了唐万新炒股的理论。

  郝鹏洲:衰庄也好,傻庄也好,反正到头来,德隆画了个大圈儿,把自己装了进去。更何况,唐万新既不衰也不傻,他拿走了98亿的巨额资金,相当于在7000万投资者的口袋中,每人被拿走了100多块钱,并且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叫什么呢?站在被告席上的唐万新,心里最清楚。德隆通过并购重组带来了产业整合,通过股价操纵拿走了巨额资金,那么德隆留下了什么呢?

  主持人:现在想想,德隆当时的做庄手法其实非常的小儿科,谈不上什么技巧,这在中国股市的发展史上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如今,股价已经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那么德隆到底又给市场留下了什么呢?明天同一时间,欢迎您继续收看系列节目《作为被告的德隆》——“德隆留下了什么?”

责编:刘子瑜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