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记者行动:酒鬼酒巨额资金失踪调查(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21日 09:48 来源:CCTV.com

  主持人: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了解了酒鬼酒4.2亿元的巨款是如何消失的,这一事件背后的主谋就是公司董事长刘虹,这次他拿了钱以后,就再也没回公司,那么钱到底去哪了?刘虹又在哪里呢?我们接着来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记者了解到酒鬼酒出事之后,湘西自治州立刻成立了由副州长秦湘赛为组长的40人工作小组,开始全面处理酒泉酒事件。秦湘赛向记者透露了事件发生的详细经过。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是9月9号的下午,我们收到了湖南证监局的紧急通报,这个通报中间呢表明酒鬼公司在长沙的三个帐户,当时剩下的只有503块钱了

   记者:那当时您知道这个消息,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反映感到十分的震惊,我们感到这个事态相当严重,我们立即反映出了就是,感觉到成功集团这个酒鬼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发生了重大的违法违规的行为

  解说:那么湖南证监局的紧急通报究竟内容是什么呢,在州长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这份通报。经湖南证监局清查发现,截至2005年9月7日,酒鬼酒公司账上4.2亿资金均被成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全部转出,三个账户内的资金余额只剩下了可怜的503元

   记者:这里就是长沙市商业银行建湘支行,酒鬼酒存在这里三个账户上的4.2亿元的资金就是在这里被董事长刘虹神不知鬼不觉的划走了。

  解说:湖南证监局调查发现酒鬼酒存放在长沙商业银行建湘支行4.2亿的巨款,其中有1.8亿多元转入成功集团关联方成功开发投资有限公司,1600万元转入关联方湖南福莱特信息有限公司,其余约2.2亿元资金早已不在公司账上。由州政府组成的紧急工作小组立刻开始了工作。

   记者: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第一呢我们决定采取法律的手段,追溯和追缴被成功集团转走的酒鬼公司的资金,那么在9月10号,我们就由第二大股东湘泉集团提出,由州中级人民法院采用了诉前保全的这个措施,连夜呢,就派了我们法院的干部到了省会长沙,对成功集团能够涉及到的帐户资产进行了司法的保全。

  解说: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工作组在对酒鬼酒大股东成功集团资产进行了司法保全后,立即更换了酒鬼酒的董事长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我们的依据就是,第一大股东成功集团,包括刘虹发生了重大的违法违规的问题,他已经不适合,也不适应再继续担任这个董事长。那么我们在9月13号,按照董事会的章程,也是依法依规地董事会更换了董事长,由我们第二大股东的杨波同志担任了代理董事长。

   杨波 酒鬼酒代理董事长

  第一件事情就是全面接管企业,按照湖南证管局和州政府的要求,我们公司开了董事会,调整了班子,同时的话就加强这个,资产的保护和管理,包括财务管理等等资金方面的管理,把现有公司资产保护好

  解说:尽管吉首市中院对刘虹控控制的成功集团资产和帐户进行了查封,那么这4.2个亿能否收回来呢

   记者:现在从追讨的情况来看,难度大不大?

  国资局局长:从目前情况看比较大,因为现金基本上没有,因为我从北京刚刚出来,我刚听到的情况,他们通过司法程序查了一下,在帐上的现金并不多,主要是资产,资产最近也在和他们研究,他的资产也就是长沙还有些土地。

  解说:据记者了解刘虹控制的成功集团实际的资产并不是很多,现在刘虹已经提出了几个方案包括用土地等资产来抵债。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这个责任还在他身上,所以他也在,目前的态度还是积极的,做这一块工作,所以如果说,我们今天下午研究这个事,完了以后就要分头落实他所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看行不行

   记者:当时把成功集团的那些资产查封之后,发现成功集团这些资产能够归还这些上市上司欠的这些款项吗?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成功集团从目前,因为法律的追诉还正在进行,一些具体情况还有待于工作的进一步的深入,但是这个呢,我们也有信心,通过依法依规的追缴追诉,应该说最终能够比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至少能够使这个公司的损失减少到最小的程度。

  解说:那么这4.2个亿对酒鬼酒意味着什么呢,仅仅从财务角度来看,酒鬼酒的货币资金将从4.36亿元变为0.16亿元,其他应收款将由原来的1.1亿元变更为5.3亿元。但是这笔巨款对酒鬼酒的影响远不只这些。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4个多亿,如果这个资金没有一个好的,没有追缴到位,或者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的话,那么就预示着我们公司将无法去面临出现十分严重的亏损。那么将会遭到中国证监会的极其严厉的稽查和查处。我们湘西州自治州唯一的一个上市公司那就会彻底地崩溃,不是崩溃的边缘,那将会是彻底的崩溃

  解说:记者在酒鬼酒看到,诺大的生产厂区仅有一个包装车间在生产,其它车间都在进行停产检修。

   记者:这次这个事件是不是对你们的生产也已经造成影响了,因为有些车间都没有生产了?

   杨波 酒鬼酒代理董事长

  这个没什么大的影响,它因为什么呢,今天你去看了,它是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一个说的话,像我们白酒行业,到夏天比较热的时候,它一般都要停产,主要是出酒率比较低,对生产不利,成本比较高,所以一般都要停几个月,按我们原来的安排,就准备到10月8号进行开产

  解说:尽管按照杨波的说法,目前的停产似乎是白酒企业的惯例,但实际上,现在的酒鬼酒如果不依靠湘西州政府500万元的紧急拨款,恐怕已无法保证10月8日的按时生产,但是500万元用完了呢,这不能不让人再次想到那个将4.2亿元神秘抽走的刘虹。

   记者:现在就是市场传言,酒鬼的董事长刘虹在把资金转移完之后,就已经失踪了,甚至有些报道说已经人间蒸发了,我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实的吗?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这个说法是没有根据的,那么刘虹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问:那么您刚才提到的这个控制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被刑事拘留?

  答:这个现在呢因为我们司法方面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那么具体这方面的情况主要是我们按照法律的程序在办这个事。

  解说:刘虹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法规,吉首市公安局已经将刘虹从长沙带回吉首进行刑事刑事拘留,罪名是虚假出资和抽逃上市公司资金。

   记者:刘虹现在这个人的情况怎么样?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刘宏他自己,在我们依法依规的追缴和我们严厉的指出他这种重大的违法违规问题的这个情况下,他也感觉到这个问题是十分严重的,他也感觉到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很好的解决,那么对这个公司的影响是很大的,那么他要担任这件事所引起严重的后果,所以因此现在来说他还是想积极地配合,做好资金归还到位的工作。

  解说:根据有关规定,记者最终没能采访到正在拘押的刘虹,也无法得知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胆大妄为,如此铤而走险,或许身在高强内的刘虹不会想到,他的所作所为,为高墙外的人带来了怎样的思考。? 

  邱生顺 湖南湘西自治州国资委主任

  虽然是一个股份制企业,实际上变成比国有企业更国有,股份制企业变得比国有企业更国有,把私人企业更个人化,在这个企业他完全变成以他个人的企业,没有一个团队精神,什么事情靠他一个人来,可以说是单枪匹马地做战,他没有一个团队,那么为什么企业出现这些问题,就是靠他一个人做。

   记者:在酒鬼酒的办公楼前,我们可以看到,团体起来,共度难关这样的条幅,酒鬼酒这个难关正是由于它的董事长轻易地划走了4.2亿元的巨额资金造成的,从而也暴露出来了酒鬼酒存在的问题,因此应当尽快地加快上市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的力度,并且依法地加大上市公司对于高官层的监管力度,将会使这些董事长真正董事起来,中国证券记者湖南吉首报道。

  主持人:好在刘虹没有跑掉,我们似乎应该感到庆幸,但抓住了刘虹,这个“鬼故事”就结束了吗?刘虹“捣鬼”如此轻松,相关人员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作为上市公司,是不是该给投资者一个说法呢?根据我们掌握最新消息,10月8号,酒鬼酒已经开工了,在粮酒会的销售还不错,湘西州政府也已计划引入新的股东重组酒鬼酒,接触过的公司包括五粮液等企业,公司4.2亿资金能否收回?重组之路能否一路顺风?我们将继续关注。

责编:刘子瑜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