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记者行动:酒鬼酒巨额资金失踪调查(上)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20日 09:31 来源:CCTV.com

  主持人:4.2个亿,有多少,用银行专用的装钱的箱子要装280箱,如果要用运钞车装这些钱要7车才能装完,这些钱能买什么呢,能买4200辆桑塔那,能买21万台29寸的彩电,如果一个月挣2000块钱,要挣4.2亿不吃不喝要17500年,这么大一个数字,在深圳上市的酒鬼酒公司的4.2个亿就不见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先从9月15日酒鬼酒的公告说起。

  解说:酒鬼酒消息一出一时间市场传闻四起,有消息说酒鬼酒董事长刘虹已经卷款失踪,这一事件使得原本晴朗的酒鬼酒厂区上空顿时乌云密布。

  记者 郝鹏洲

  一提起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大家有知道,有两个非常有名,一个就是美丽的风景,凤凰古城,山清水秀,另外一个就是酒鬼酒,我身后就是酒鬼酒的生产厂区,这些天酒鬼酒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是因为公司4.2亿元的巨额资金被公司的董事长划走。

  解说:记者在赶到酒鬼酒的时候,看到公司办公楼前打出了团结起来,共度难关这样的条幅,有人私下告诉记者,酒鬼酒在02,03年亏损的时候大家都没见过这样的横幅,可见这4.2亿给酒鬼酒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那么既然酒鬼酒连续出现亏损,这4.2个亿到底是什么钱呢,记者在公司并没有见到董事长刘虹,我们首先找到了酒鬼酒财务总监杨建军。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这个4.2个亿的话,一直就没有动用过,那么对酒鬼公司而言的话,这个钱实际上只是一个纸上富贵。

  解说:杨建军向记者透露,湘泉集团是酒鬼酒原来的第一大股东,由于欠上市公司钱无法归还,无奈之下,湘泉集团卖股还债。2002年9月,成功集团以3.53亿元的代价,拿到8800万股股权成为酒鬼酒的新东家。成功集团实际控制人刘虹出任酒鬼酒董事长,同时鸿仪投资斥资1.2亿元,购入3000万股成为酒鬼酒第三大股东。股权转让后湘泉集团将其中4.2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以偿债的方式还给了酒鬼酒,然而令包括杨建军在内的酒鬼酒员工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们越来越看不明白。

  刘虹70%

  成功集团 湘泉集团 鸿仪投资

  3.53亿             1.2亿

  29.04% 25.67% 9.90%

  酒鬼酒

  湘泉集团 4.2亿   酒鬼酒  

  这笔钱进来以后的话,应该说酒鬼公司的话自始自终的话就没有动用过这笔钱。

  解说:这一说法也在湘泉集团董事长杨波那里得到了证实。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因为当时上市公司想用这笔钱,但是由于这个钱是直接被大股东控制的,所以没办法用。

  解说:杨波现任酒鬼酒第二大股东湘泉集团董事长。并且他还是酒鬼酒的董事。据杨波回忆,当时把这笔钱还给酒鬼酒后按理说心里踏实了,但是之后发生的事让他对新来的大股东成功集团产生了怀疑。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总有一天可能会发生这个情况。

  问:你当时都有这样的预感?

  答:就感觉这个资金总是不能动,感觉还是有点问题,到底它今后怎么发展,那有可能有几个结果,有可能是转走,也可能采取其它一些方式。即使我怀疑那笔资金到哪去了,我没有依据,因为我没有证据,

  解说:尽管没有证据,但是杨建军觉得明明属于酒鬼酒的4.2个亿资金,由董事长刘虹一个人掌控。作为财务负责人他觉得风险太大。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其实在去年的时候,曾经也出现这种情况,当时我就没拿到对帐单,我就不敢填。那么刘董事长曾经电话跟我讲过多次,他说你这个风险月报表还是要给他们报上去,那我说这个对帐单我拿不到怎么办?他说反正原来数据是多少,原来是多少,反正你总得要支持一下,钱还在帐上,没问题的,跟我那么讲。

  解说:那么这一事件的核心人物刘虹又是何方神圣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酒鬼酒原董事长刘虹,现年38岁,成功集团董事长,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而在2002年《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排行榜中,刘虹以1.15亿美元身价,排名第68位。

  酒鬼酒原董事长 刘虹

  今天的酒鬼酒已经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公司去年已经成功的完成了改制重组,通过实现国有股转让,引进多元化投资主体,完善了法人制理结构和内部制理机制,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他原来可能是说,做这个资本市场的,搞资本运作的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他自己是法人代表,那么也就说的话,他的那个资金的运作过程中间,他实际上是绕开了公司的监管。

  解说:杨建军说尽管他是财务的负责人,实际上这笔钱他根本就不能过问,今年发生的一些事更加让他产生了怀疑.。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从今年的,大概从3月份开始,后面因为我一直拿不到银行对帐单,后来我就跟中国证监会这边我就讲了,我这边没法拿到银行对帐单,那么风险月报表里面其中,主要内容就反映大股东代用资金的问题,这个事情我就没办法如实填列。

  解说:与此同时,作为酒鬼酒董事的杨波发现了酒鬼酒的一些异常情况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帐上这3个亿,或者4.2个亿,现在主要说的是三个亿,它并不是帐上始终都3个亿,有时候是2个亿,有时候是1个多亿,一般都是1个多亿。

  解说:那么既然早就发现了这笔巨款有异常情况,为什么酒鬼酒不及早采取措施呢。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因为这个账有还是没有,为这个事情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的话,曾经到商业银行去,到这三个账户开户银行,我们要取银行对帐单的话,对方不提供。自己公司的都不提供,他就说的话这个东西,他就说你要你们公司董事长,让他指定人来取这个东西,那么作为我公司这方面我就没有办法取这个东西,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作为第二股东,当时已经发现了有这个资金已经划转出去这样的现象。

  问:你们给他提出来过没有?

  答:也多次的,包括我们找到刘虹,找到成功集团跟他说这个事情,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本身就是违规的,但是说了没什么效果,后来我们又跟主管部门和政府反映,政府也多次找他。

  解说:那么当时主管部门态度如何呢,为了了解情况,记者赶到了湘西州政府。

   邱生顺 湖南湘西自治州国资委主任

  这个酒鬼的资金被挪用的情况,很早以前我们已经发现了。大概是什么时候,因为湖南证监局向我们提出了这个,他们通过监督程序,发现它的资金长期不能动用,当时只是发现长期不能动用,在这个专用账户上控制,实际上就只有刘虹一个人控制,特别是在今年中报的时候,报表上公告的数字还是比较好看的,4.3个亿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很多人就提出了意见和疑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和刘虹多次谈到,找过他,最后湖南证监局看到这问题的严重性以后,向州人民政府发出了要求资金实行双控的函

  记者:双控的概念是什么?

  答:就是资金双控,就是不由他刘虹一个人调动资金

  解说:然而对这笔资金进行双控的建议遭到了刘虹的拒绝。

   邱生顺 湖南湘西自治州国资委主任

  因为现在银行的印件,包括签字都是刘虹一个人的,必须在双方形成共同意见以后,签署协议,同时告知银行,这样才能实现的,当时刘虹他就感觉到不好操作

  解说:对4.2亿进行双控,由于刘虹的不配合一直没有进展,邱生顺感觉也很麻烦。

  邱生顺 湖南湘西自治州国资委主任

  作为州人民政府来说也不好清查这个数字,因为它是个股份制企业,也不能干预企业。

  解说:就这样由于对4.2亿无法进行监控,也就为这笔巨款被神不知鬼不觉划走埋下了隐患,那么这些钱是如何被刘虹划走,又是在什么时候划走的呢?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当时划走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这个事情的话来,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大概是到,应该是9月10号左右,才知道这个事情。

  解说:然而记者在查阅酒鬼酒年报以及05年中报发现,报表上反映的货币资金有4个多亿。2005年7月29日公布的半年报,货币资金仍然有4.3亿元,意味着这笔钱在7月底前仍然在账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杨波 湘泉集团董事长

  他有时候把它转出去,有时候转进来,他根据监管部门有关要求,有一个几个时点,可能在做中报的时候,这个钱就回来了,中报完了这个钱又走了,它不断的变化,多的时候可能两三个亿,少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多亿,像这次全部转走还是最近的事情。

  杨建军 酒鬼酒财务总监

  那会也没有落实下来。

  问:为什么在报表中能够反映出来:

  答:但是毕竟来讲,他是我们的老板,是吧,一个是我们老板,作为有些东西我们也不至于就是说把一些东西都撕开,应该说有些记录,现在来讲是属于一种重要的失真,应该说在这方面,这家银行应该说对我们很多工作也造成非常大的一些麻烦。

  解说:就这样,刘虹采用了最简单的手段把本来就有漏洞的公司监管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堂而皇之的将4.2亿化为无形。

  记者:在我们赶到酒鬼酒的所在地湘西自治州之后,据我们了解,现在州政府已经成立了酒鬼酒的工作小组,来应对现在酒鬼酒突发的事件,现在马上就要召开的就是州委州政府的酒鬼酒的工作会议。

   邱生顺 湖南湘西自治州国资委主任

  中国证监会长沙湖南证监局对上市公司的不断巡查,发现了第一大股东成功集团在今年5月份以后大量地抽逃上市公司的资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组建了这么一个,在自治州历史上可以说是第一大的庞大的工作组。

  秦湘赛 湖南湘西自治州副州长

  成功集团抽走酒鬼酒公司巨额资金既有重大的违法违规行为,又有违法犯罪行为。

  主持人:看完记者的报道,大家可能也不难了解,酒鬼酒发生如此重大的问题,原来幕后的主使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刘宏,现在有媒体说刘宏已经失踪了,也有媒体说刘宏已经被公安机关监控了,到底他的情况怎样?而这笔钱最后又会有怎样明确的出路?请您接着收看我们明天下午播出的有关酒鬼酒的真相调查。关于酒鬼酒的问题,我们来和孙卫党做一些简单地交流,孙卫党,2005年中报时,酒鬼酒披露了它的净资产是10亿,经营活动的现金流是4200万,现在丢了4.2亿,你觉得意味着什么呢?

  孙卫党:10亿的净资产有4.2亿已经没有了,将近一半的净资产失踪了,这对于公司未来的经营发展压力应该说非常大。实际上从酒鬼酒目前的业绩情况也可以看出,公司的基本面压力,周转资金压力非常大,导致公司出现了经营亏损。

  主持人:现在给大家有一种感觉就是像酒鬼酒的问题,原来大股东是出现帐面的问题,成功集团重组控股之后又是帐面问题,而且好象是数额越来越大,而作为福布斯的富豪,好象也是很缺钱。

  孙卫党:是的,这实际上是反映出我们国家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问题,实际上原来是国有股是第一大股东,表面上看成功集团进入之后,股东的分散化加大了,而这样可能会有约束,但这种约束并没有体现出来。

  主持人:仍然是一股独大。

  孙卫党:原来是大股东占款,现在是大股东肆无忌惮挪用或者资金的抽逃。

  主持人:更加恶劣了,所以我想可能对于企业来说,治理结构仍然是一个很难破解的难题。

  孙卫党:应该说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这也是证监会目前着手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责编:刘子瑜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