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吴琼:06年是我充实有意义的一年 《红罗帕》是“吃饭”的戏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2月11日 08:47 来源:CCTV.com

    浏览更多吴琼在线精彩图片/进入在线访谈BBS

    [主持人王静]: 《中国文艺榜》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一期我们请来的嘉宾,是让几代人都非常熟悉,非常喜欢的著名的黄梅戏演员,现在也是时尚流行音乐人吴琼,欢迎吴琼。

    [嘉宾吴琼]: 所有的网友们你们好,很高兴今天在这个地方跟大家见面,其实类似这样的直播,我上的还是比较少,希望和大家沟通得愉快。

    [主持人王静]: 我认识你是在八几年的春节晚会上。

    [嘉宾吴琼]: 1989年。

    [主持人王静]: 那时候对你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大酒窝,现在看也是很喜庆,人家都说,长酒窝的人特别能喝酒,你觉得自己有这个特点吗?

    [嘉宾吴琼]: 我想可能会有这样的遗传因素,但是我并不很能喝酒,因为长时间从事这种歌唱的事业,所以很少去把这个遗传基因开发出来,我爸爸也有酒窝,我爸爸就比较能喝酒。

    [主持人王静]: 他不受这个专业的限制。

    [嘉宾吴琼]: 他比较顺其自然,想喝就喝,像我们有时候也有应酬,但是我们尽量回避,保护嗓子,保护一种状态,所以喝得很少。

    [主持人王静]: 这个酒窝给很多人留下了印象,我觉得这几年在媒体上都听到您的很多好消息,拍新戏,嫁个好老公了,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好消息带给我们?

    [嘉宾吴琼]: 最近因为到年底,我在做一些总结,整个2006年对吴琼来说是很有意义的,首先就是说4月份推出来一台新的黄梅戏的传统剧目,恢复演出。

    [主持人王静]: 叫什么?

    [嘉宾吴琼]: 叫《红罗帕》。这个戏超出我的想象,受欢迎的程度,而且演出的场次也比我预先设定的要超出不少。比如原来我想能演20场就是很大的数目了,结果演了超出30场。因为我戏曲很多年没有做了,出来这样好的成绩,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

    [主持人王静]: 这部戏是一个传统剧。

    [嘉宾吴琼]: 其实这部戏本来就有一个好的基础,为什么我们叫它黄梅戏的老三篇呢。它是根据《罗帕记》改编的。这是吃饭的戏,可以常演的,还有一个调侃就是说,黄梅戏是不是翻来复去只有这三出戏,就是说这个剧目的面比较窄,并不是很广,我今年是把它重新打造,重新整合,复排叫《红罗帕》,而且我把里面的主要的唱段跟作曲家,跟词作者进行了改编,根据人物的需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引入了歌剧的唱法,剧场效果非常非常好。

    [主持人王静]: 我们很多年轻的网友可能不太知道,《罗帕记》的前因后果,您给我们说一说。

    [嘉宾吴琼]: 这就是家常的伦理篇,我们有一个口号打出来叫“中国的奥赛罗”,因为一块手绢而产生的误会而产生的悲剧,把自己的爱人活活掐死。这个是皇上赐的红罗帕被人偷走了,让这个女人的丈夫相信是她送给朋友的,也是他的朋友,就写了休书,那个女人是尚书之女,家人也不留她,她自己最后流落街头,生下了孩子,把他养大,她的儿子当了状元为她报仇。这个戏跟奥赛罗最根本的区别是,奥赛罗的悲剧色彩更浓郁。而我们中国的戏是以情景交融,以喜剧结尾。最后说她原谅不原谅她的丈夫,她说原谅了,因为丈夫已经向她道歉了。我排的时候,就不主张这样,因为18年的苦难不会因为一个道歉,一个忏悔就改变了主人公的命运。我们最后就说不原谅他,让观众说了算。让观众说女主人公原不原谅她的丈夫,老年观众说算了,原谅他吧,年轻人说,不原谅他,离婚。现在完全改变了这种状态,现场观众,越演越互动,大家都在发话。

    [嘉宾吴琼]: 现在我们改编的更重要的就是说,这个手帕造成的误会其实是次要的,带来的人生悲剧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个男主人公叫王科举,从根子里产生出来的贞节胜于一切,宁可一死,要全名节,就是说人的生命是次要的,名节才是第一的,所以这种思想是一定要在我们这个剧里面得到彻底的批判,所以最后才不能原谅他,是这样一个故事。但是也有一些高层次的观众看到说,中国的东西缺少那种悲剧真正的那种深入到人心的那种东西,但是我想,一个戏曲其实它也就像外国的音乐剧一样,它要有大段的时间留给唱腔,两个半小时的节目算最长了,很难有更多的空间给人物深层次的展现,这也是中国的戏曲方面的一些局限。但是你到剧场里去看,观众的效果非常好,喜闻乐见,大家都是说,前面是悲剧,后面是喜剧,现场观众互动的东西非常好。

    [主持人王静]: 您是很多年没有拍过大戏了?

    [嘉宾吴琼]: 其实我到中国广播艺术团,跟大戏这块土壤离得比较远了。

    [主持人王静]: 这么多年没排大戏,现在排起来,觉得吃力吗?

    [嘉宾吴琼]: 因为还是做了准备的。从小十几岁就开始学这个。

    [主持人王静]: 非常深厚的功底在那。

    [嘉宾吴琼]: 也不能说有很深厚的功底,就是你在温习的过程中,有很多东西的状态还是能找到的。你还是会在一段时间内,比如说一个月,而且将近30场的演出,又有不断的改进,不断的变化,又领略到以前感受不到,领悟不到的东西,现在通过了实践,通过演出,会比以前更好一些。但是黄梅戏毕竟不是武戏,如果你让我把腿踢到这儿,那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的锻炼了。像身段,水袖的手段,很利于表达人物,你可能反而比以前更注重。

    [主持人王静]: 觉得唱腔呢,自己表达起来有没有到位?

    [嘉宾吴琼]: 唱腔我是这样觉得,在我的博客上也有一些人提一些建议,还有自己,刚开始首演的时候,第一场演出有人觉得可能是韵味会少一点,因为我以前的唱腔在所有的知道吴琼,或者喜欢吴琼的戏迷观众味道是最好的,他们觉得跟那个时候比,好像要缺一点。

    [主持人王静]: 因为很多流行元素在里头?

    [嘉宾吴琼]: 有多方面的因素吧,一个人在两个半小时的舞台剧里面要很好地驾驭,歌、舞、演要综合在一个人的身上,要驾驭得非常好。

    [主持人王静]: 这个戏排了多久?

    [嘉宾吴琼]: 连排带彩排,一个月吧。

    [主持人王静]: 那时间不算长。

    [嘉宾吴琼]: 因为毕竟有老戏的基础。

    [主持人王静]: 在北京什么时候公演呢?

    [嘉宾吴琼]: 想,因为今年4月份在长安大戏院演了4场,还想在北京还能不能再演。

    [主持人王静]: 要再演,我们有很多人没有看到呢。

    [嘉宾吴琼]: 我估计再演就有很多人要看了。

    [主持人王静]: 有一位叫上帝宠儿的,吴老师,我在网上搜集你的信息太多了,你真是一位才女,不知道你是怎么合理安排时间的,希望给我一个启发。

    [嘉宾吴琼]: 我一直觉得我时间安排得不够,我经常说生活像弹钢琴一样的,弹得不够好,每一个时间要配合好,这是很不容易的,只是我因为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肯定会更加地投入,付出的会更加多一点,可能别人会觉得好像挺神奇的,其实无非就是晚上睡觉,白天干活。

    [主持人王静]: 那还是应该有一个计划,比如2006年排了《红罗帕》,每一年是不是有一个主题的计划。

    [嘉宾吴琼]: 会的,一般的你比如说像《红罗帕》这出戏,虽然是今年排出来的,但实际上是在两年前我就有这个想法,但是一直时间也不能落实,不能落实的原因很多,包括你要考虑到的这出戏的重新打造,它的成功率会有多大,包括你要投入多少精力和财力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很细致很细致的一个表才能出来,才能实施到实际当中去。现在已经是2006年的年底了,2007年会做些什么呢。

    [主持人王静]: 给我们透露一下。

    [嘉宾吴琼]: 我还要排一个新戏。但现在不能透露。总觉得演戏还是跟唱歌有大大的不同。

    [主持人王静]: 演戏过瘾一些是不是?

    [嘉宾吴琼]: 演戏投入的更大,精力要更集中。

    [主持人王静]: 属于大悲大喜的那种。

    [嘉宾吴琼]: 一句话吧,付出多,成就大。就是这样,你付出的比别的都要多,但是你感觉的成就感比别的多。戏曲是这个样子的。唱歌呢就是一种轻松,快乐,自我的表达方式,演戏是演绎别人的情感。

    [主持人王静]: 去体验别人的人生。

    [嘉宾吴琼]: 对。

    [主持人王静]: 当年你从戏上转到流行音乐上也是很执着,整个动作很大的,一下子跨越到流行音乐上。

    [嘉宾吴琼]: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流行音乐,包括到现在为止。流行音乐,有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现在年轻人这么喜欢,最重要的一点是,很能贴近自己的生活状态和自己的心情。所以我为什么说唱歌是演绎自己呢,不管从音乐来说,还是歌词来说,你总能找到贴近自己心境的感觉,但如果是戏曲的话,它可能会被你演出的过程中打动或者感动,和他有接近的地方,但是他自己无法表达。

    [主持人王静]: 老是一个替代物。

    [嘉宾吴琼]: 唱歌就不一样了,你会唱我也会唱,唱歌的过程中,自娱自乐的东西就表达出来了。

    [主持人王静]: 你还在创作很多歌曲?

    [嘉宾吴琼]: 我以前是写过一些歌,比如说黄梅歌写过一些像《心想事成》《等你》《新盖头》,流行音乐像《魂断蓝桥》《不想看你的脸色》《男人三十》这些纯粹的东西我也写过,创作的过程其实也是挺有意思的。虽然像我没有经过什么很强制的,或者比较系统的学习,但是因为长时间在戏曲里面,接受的唱词很多,它会无形中让自己有很大的积累。所以在创作上,现在不了,现在我不大写了。

    [主持人王静]: 为什么?

    [嘉宾吴琼]: 那样太费精力。因为你不是专业搞这个的,就不像人家专业搞这个的人很便利,写出东西很快,你有时候就要这样想,那样想,就会费很大的精力。

    [主持人王静]: 还是因为今天可能比较忙,过两年你不排大戏的时候,遇到一个什么事情,或者什么心情,还会激发你再写的。我们观众都等着听呢。

    [嘉宾吴琼]: 我希望明年再排出大家都喜欢的戏,因为戏也一样,里面很多的唱词你也会跟老师一起斟酌,我想表达这样的意思,用这样的语言是不是更能贴合这个人物,让年轻人接受,这样的东西在讨论的过程中,也是一种愉悦的过程。

    [主持人王静]: 你唱流行乐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要超过黄梅戏的知名度,或者给自己定过一个什么样的尺度?

    [嘉宾吴琼]: 你选择它的时候,肯定希望它做得好。但有的时候事与愿违,比如流行音乐也有多种的困境。因为我出道的时候,我做流行音乐的时候,在黄梅戏上的知名度比较大,大家都是因为黄梅戏知道吴琼的,反过来黄梅戏和吴琼之间有一个不可分割的链接,大家知道吴琼,说她黄梅戏唱得好,这是第一个,如果我给大家唱流行音乐以后,再给大家唱黄梅戏,这个黄梅戏唱得实在太好听了,别人唱黄梅戏他们觉得好像唱不出这种味道,大家就觉得,流行唱到你这样的人很多,大把,大把,而黄梅戏唱到你这样的时候,寥寥无几,大家会认为你为什么唱这个,取这个,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我做流行音乐十多年了,虽然成绩不是非常大,但是我还是很感谢这十几年在流行音乐圈子里,我自己身在其中的一些感受。就是说其实还有不少的年轻人,是因为通过我的流行音乐,或者通过我带有黄梅戏元素的流行音乐认识我,从而对黄梅戏有更多的关注或者是喜欢。所以我的观众群或者是戏迷群,就是范围比较宽。

    [主持人王静]: 老中青都有,好几代人都很喜欢你。

    [嘉宾吴琼]: 不是很集中,还是有一定的好处的。再有就是好多年轻人因为这个,才喜欢传统音乐,这有什么不好,还是挺好的。

    [主持人王静]: 带动年轻人对黄梅戏的普及。其实说来说去,还是黄梅戏对你的影响最大。虽然这十几年,好像除了今年以外,看到你的流行歌比较多。

    [嘉宾吴琼]: 好的戏迷觉得吴琼的黄梅戏很好很好,原来我还有点排斥,怎么老是忘不了,忘不了,现在我很欣然接受大家对黄梅戏的喜好,对我很支持,一样的,都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主持人王静]: 你想想你付出了几十年的一门专业,一门艺术,怎么可能让人轻易就忘记呢。我们再来看看网友的提问。你觉得在改唱戏曲之后,会不会更多的人会更关注戏曲呢。丛林卫士的网友说,吴琼你好,能说说最近在忙什么吗,明年有新的计划吗?

    [嘉宾吴琼]: 最近因为刚刚在山西电视台录制了十六省市的新年戏曲晚会,也是一个戏曲的很大的一个省会,然后今年因为已经快到年底,已经到年底了,演出什么都比较忙一些,明年,我觉得在春节这个期间是人最容易思考的,这段时间虽然外面很繁华,很热闹,对我来说是这样,很多东西我会在春节之间,把我的一些零零碎碎的想法,会在那个时间集中,然后理出一个比较好的头绪来,在春节过后,逐步实施。

    [主持人王静]: 这就回答我们第一个网友说的,怎么合理地安排时间了。会在春节的时候整理自己的思绪和计划。有一个匿名的网友说,谈谈对未来有什么设想?

    [嘉宾吴琼]: 未来希望自己有好的作品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欢,还有一个,我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剧,就是像《红罗帕》这样适合自己的。《红罗帕》这个戏很适合我,还有能够排出一些全新的适合我的剧目。而且能够在黄梅戏的历史舞台上留下很重要的一笔。

    [主持人王静]: 会的,留下很多笔,不光是一笔。其实说到你在说给自己找一些合适的剧去演,我也想起来很多时候,你的拍戏,都是自己在策划,包括去拉资金,你还是一个很强大的女人,各方面的能力都具备。

    [嘉宾吴琼]: 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有政府来投入或者怎么样,但是我对这种现状我已经适应了,并且开始慢慢喜欢和接受,虽然没有强大的,因为现在戏曲,我觉得戏曲是需要政府支持的,戏曲这个大的环境并不是太好,不像我们八十年代,可以扛着背包在外面一演就演上三个月,现在市场上已经没有这么大的需求量给你了,如果你排出一个戏的话,演出不到场次你就得赔本,谁来赔呢,如果有政府的支持,戏曲还是很繁荣的。对于吴琼自己来说,刚开始我也希望有这样一个结果,可能现实中这样的事情会比较难,后来通过我社会上的集资也好,或者我自己投资也好,我觉得这也不是一件坏事,这样我会更关注市场,就是说这个戏一定要经受住市场的考验,一定要在市场的实际演出中,把这个成本收回来,我通过2003年的经典名剧展演,就是《女驸马》还有今年的《红罗帕》,市场反响都很好。包括下面这部戏,我还是希望用民营方式来做,因为是你从自己口袋拿出钱来做,所以就要负责,也要对观众负责。我以前做过《戏缘》,我就没有做很好的市场调查,虽然也是自己投入,没有做好市场调查,给我一个很深很深的教训。通过这件事以后,我就会觉得,我以后做任何事情,我一定要谨慎,这种财力和精力和人力,和人的智慧都是可贵的。

    [主持人王静]: 会因为这样的一种想法,成立自己的什么公司或者集团吗?

    [嘉宾吴琼]: 现在慢慢做吗,很多事情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王静]: 你需要一帮人,需要一帮得力的人去合作吗?

    [嘉宾吴琼]: 会做一个像我之前会跟很多有关的人去咨询,去了解,包括确认剧本,音乐,前期的工作要做得大,这样前期的工作做大,不是急功近利,那你这个成功的希望就会很大,如果你只是说,我现在要有一台歌颂我这个地方的什么什么样的名人,我要在什么时间里要出来这个戏,那有的时候就很仓促,我就想,我要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是对观众有利,对我有利,那你就会很长时间的考虑和琢磨。

    [主持人王静]: 下次我要再采访你,就多一个头衔了,是著名的黄梅戏剧制作人。

    [嘉宾吴琼]: 可以,我在这方面制作了挺多了。因为我交了昂贵的学费。

    [主持人王静]: 这是很少人能体验的。这有一位网友说,想听你现场唱一段黄梅戏,给我们来一段。

    [嘉宾吴琼]: 可以,一会儿要结束的时候我会唱。

    [主持人王静]: 有一位网友说,特别高兴能参加这个访谈,能亲眼看到你特别地兴奋。

    [嘉宾吴琼]: 我希望更多的人来关心戏曲,戏曲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愿意一下子接受它,是因为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主要是因为这个,这个节奏太快了,所以使人们更多的接受一些快餐的娱乐方式。

    [主持人王静]: 你唱的流行音乐其实属于快餐?

    [嘉宾吴琼]: 流行音乐好的作品,不能说是快餐吧,只是说它是另外一种表达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其实也是很好的。就像一些音乐剧,也会非常不错。

    [主持人王静]: 你会去选一些音乐剧去演吗?

    [嘉宾吴琼]: 看吧,如果是明年后年能够完成我心里想的目标,那今后还会有更大的一些作品,或者是更大的动作来做,现在还很难说。其实中国的音乐剧最适合在戏曲里产生,因为演员是属于,就是一个全能的演员,其实戏曲这方面是不错的,舞,唱,念等等这些,他是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的。

    [主持人王静]: 你是几岁开始的?

    [嘉宾吴琼]: 13岁。现在可能也开始培养多方面的演员了,比如说音乐剧的演员培养什么的,那还是跟戏曲不一样,戏曲在这方面它还是有很大的潜质的,其实中国的音乐剧,我个人认为,应该在戏曲里派生更合理,更有成功的可能。

    [主持人王静]: 更中国化一些。

    [嘉宾吴琼]: 更中国的东西会多一点,所以现在的好多音乐剧,现在很流行,也很时尚。

    [主持人王静]: 但是都是西方的,没有中国自己的。

    [嘉宾吴琼]: 为什么不能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呢。在北京只要有音乐剧我就会去看,我就会很关注这些。为什么音乐剧没有在观众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呢,真正要把它做成做好,可能还没有更好的切入点。

    [主持人王静]: 音乐剧可能也是你未来要做的事情。

    [嘉宾吴琼]: 我很关注它,如果能跟戏曲结合起来,我会做这方面的尝试。

    [主持人王静]: 你做过中央台的青歌赛。

    [嘉宾吴琼]: 对。

    [主持人王静]: 当时是以民歌?

    [嘉宾吴琼]: 《小二黑结婚》。

    [主持人王静]: 怎么会去参加那个比赛呢?

    [嘉宾吴琼]: 大家都想有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

    [主持人王静]: 那是几几年,很早了吧?

    [嘉宾吴琼]: 应该是1992年吧,要不然就是1990年。

    [主持人王静]: 现在的青歌赛您还关注吗?

    [嘉宾吴琼]: 偶尔。

    [主持人王静]: 现在跟您当年有什么不一样?

    [嘉宾吴琼]: 现在不是考综合知识吗,现在你把那些得过奖的人再来考一遍,也不太容易,毕竟自己学艺的人的知识面比较受到限制。更多的时间是在专业这方面比较多一点,而且在专业上显示他才能的人,一般是从小在专业上有一种天赋,所以忽略了对综合素质的培养,所以大多数人,我一看那个题目,我说完了,这个题目我也搞不清楚。

    [主持人王静]: 你的综合素质应该算是高的。你的专业在那,但是你又能搞创作,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你又自己做那么大的戏,你是不是有意识在培养自己这方面的。

    [嘉宾吴琼]: 不是培养,这是天生的,天生就喜欢干这些事情,我觉得有些事情从小可以培养,现在让我们去学英语,就比较难,就要花费更多的精力了,但是综合素质我应该是说还可以,但是说文化的这个底蕴方面来说,还有很多自己是触摸不到的。这个有一定的局限,因为毕竟13岁就到艺术学校去学习艺术,那时候虽然有文化课,但是文化课在我们的意识里都感觉很薄弱,基础打得不牢。

    [主持人王静]: 能从那个时候学得很少,到现在做这些大事已经很不错了。

    [嘉宾吴琼]: 还好了。

    [主持人王静]: 你还演过很多电视剧。

    [嘉宾吴琼]: 我就演过一个电视剧,叫《君子好逑》,在中央台放过的。就演过这一个。

    [主持人王静]: 演电视跟排戏来讲,有什么感受?

    [嘉宾吴琼]: 在舞台上演戏是不能错的,而且完整,人物情感线顺畅,拍戏一截一截的,恨不得一句话都是你一个人来说,跟别人连不上。

    [主持人王静]: 觉得不过瘾。

    [嘉宾吴琼]: 也不是不过瘾,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东西。那天看见刘莉莉,她说拍电视也要有定力的。我看她讲完以后,我又把她的电视剧看了看,因为我很喜欢她,就是很多东西,看起来很接近,但是还有很大的差别。

    [主持人王静]: 因为它没有连贯性,所以你后来就不拍了。

    [嘉宾吴琼]: 也不是,因为拍戏并不是自己很强的东西,你强的东西是自己的声音,歌喉,这方面是强项,其他方面还是薄弱一点。我对拍戏还是很有兴趣的,特别是对喜剧的表达。前两天在山西台戏曲晚会的时候,我还客串了一个喜剧的小品。我在我的戏园里,很多小戏就是喜剧,比如说《打豆腐》《戏牡丹》这些小戏就是喜剧的,带有很浓郁的生活情趣的东西,也比较好看。

    [主持人王静]: 还有这样的一个偏爱。

    [嘉宾吴琼]: 希望以后有机会演喜剧。

    [主持人王静]: 大家在一块儿会很和谐。给我们唱一首歌吧。再唱一段黄梅戏。

    [嘉宾吴琼]: 看来我确实多才多艺,又能写,又能策划,又能唱黄梅戏,又能唱歌,这样的人上哪儿找。

    [主持人王静]: 网友们都等得很着急。

    [嘉宾吴琼]: 今天我在家里,在整理唱腔的时候,其实黄梅戏有很多的小调都是很好听的。

    [主持人王静]: 那就唱一个小调。

    [嘉宾吴琼]: 大家比较喜欢《女驸马》《天仙配》《对花》。给大家唱一段《头戴一枝花》吧。词我不一定记得了,唱到哪儿是哪。

    [主持人王静]: 没关系。

    [嘉宾吴琼]: 黄梅戏其实小调非常强,就是说它不一定有很强的那种板腔体。

    [主持人王静]: 其实在黄梅戏里面是比较通俗的表达。

    [嘉宾吴琼]: 再给大家唱一段我的《红罗帕》里边一段新的吧。我在新浪上在线的时候,也唱了一段,后来我跟戏迷交流了一下,我觉得新了一点,现在唱一下老版的。叫《魂牵梦绕》。等于是两段视频,同一段词,唱了两个版本的。

    [主持人王静]: 好听,记得下次在北京演一定要告诉我们,通知我们《中国文艺榜》。

    [嘉宾吴琼]: 其实这段唱腔本来是很传统的唱腔,但是后来的那一句,我把它夸大了,黄梅戏除了柔美度以后,它的力度,或者是展现的东西有的时候会弱一些,所以那个结尾部分,我沿用了一些梆子的元素在里面。

    [主持人王静]: 让它更立体,更丰富。

    [嘉宾吴琼]: 所以比较受欢迎。

    [主持人王静]: 我们今天时间差不多了,非常欢迎你跟我们网友们渡过了这么愉快的时光。

    [嘉宾吴琼]: 希望通过今天的在线聊天,能够对吴琼,对黄梅戏有更深入的了解。

    [主持人王静]: 网友们,再见。

    [嘉宾吴琼]: 再见。

责编:陈国良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多哈亚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