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刘玉玲被授予“三下乡”先进个人 憧憬农村城市同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2月04日 12:22 来源:CCTV.com

点击欣赏更多精彩图片

进入在线访谈BBS

现场演唱《长征》     《王宝钏》

    [主持人王静]: 《中国文艺榜》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的在线嘉宾,请来的可是一位大家,她曾两度获得中国戏剧的梅花奖,在戏曲界也是创造了很多的第一,她就是被誉为京梆子代表人物的刘玉玲老师。

    [嘉宾刘玉玲]: 《中国文艺榜》的朋友们,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

    [主持人王静]: 刘老师您知道吗,我刚才介绍您说在戏曲界创造了很多个第一,今天您又创造了一个第一。

    [嘉宾刘玉玲]: 哈哈,是什么?

    [主持人王静]: 您是《中国文艺榜》请来的第一位戏曲嘉宾。

    [嘉宾刘玉玲]: 可能水平有限,希望大家多包涵包涵我。

    [主持人王静]: 我对京梆子原来了解不是特别多,所以想通过今天跟您学习学习。现在包括一些年轻的朋友,他们可能对京梆子也是比较陌生的,所以希望通过您的聊天,让大家多一些认识,了解京梆子。

    [嘉宾刘玉玲]: 今天有这么个机会,来和朋友们互相交流一下,尤其是有我们这么一位靓丽的小姑娘来主持,所以你今天来主持,我也很高兴。这样通过跟你来聊,跟年轻的网友们来聊,能对我们的剧种,对我们的剧团都有了解,了解了以后,通过交流有感情了,今后我们这碗饭也好吃了,那么在和谐的社会里,我们也愿意给大家奉献更好的文艺作品。那么有了文艺作品得有人看,所以如果我今天的作用能起到这么一点点,让你们喜爱这个剧种,喜爱这个团,能够来看我们的演出,那么也就不枉此行了。

    [主持人王静]: 您给我们讲讲京梆子的起源。

    [嘉宾刘玉玲]: 我心中一直有一种苦恼,是很深很深的苦恼,也是一种很无奈的苦恼。因为我只是一名小小的演员。到今天还没有能解决,就是我们这个剧种生在北京,而且在北京比徽班进京还要早,在北京的生存。可是1952年叫了河北梆子,所以就引起了很多的误解,不能把我们这个剧种,尤其是九十年代以后,不能融入到北京的文化现象当中去。那么我要跟咱们网友朋友们聊一聊这个梆子剧种。前些时候我参加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戏曲发展与保护座谈会,开了一整天,我在那个会上,我又学到了知识,所以他们说刘玉玲你怎么老那么谦虚,不是,而是你在你的生活当中,你接触的,你就不懂,或者你知之甚少,通过学习,通过参加一些活动,你明白了。那么你就知道了,这人呐,就得学一辈子。我在那个活动当中,我知道了,中国梆子确切地说,大概将近有20种。它的中国梆子的根,我现在嘴里为什么要说中国梆子呢,那是因为在前几年我们去希腊演出的时候,我们《北京日报》的负责人,是非常能干的一位女强人,初小玲同志,从希腊发回的新闻报道,就叫《中国梆子惊艳希腊》,梆子的起源是在山西和陕西一带,那么通过传播,传播到山西就有四大梆子。原来叫山西梆子,现在叫晋剧,还有北路梆子,中路梆子等,这四大梆子的流派非常明显,而且这四大梆子的艺术家百花齐放,人才辈出。这是山西。

    [嘉宾刘玉玲]: 那么在陕西就叫秦腔,其实也叫陕西梆子,传到了河南就叫河南梆子,后来叫豫剧。山东就叫山东梆子,再往东传,就传到了北京,根据专家书上的记载,我学到的是,大概就是在明末清初,也就是在乾隆年间,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李自成造反,杀进了北京城,这个大的农民起义队伍当中,就带来了梆子。说那会儿就进到了北京。那么就是比徽班进京大概还要早一二百年。梆子进京以后,受到了京地方,京城的语言影响,那么唱的就是用北京语言,再加上徽班进京以后,又跟京剧的互相交流借鉴,我们这个就等于是京腔京韵,山陕那一带的梆子艺人,管北京的这一带的梆子就叫京梆子。后来又传播到了天津,河北石家庄,河北省这一带,最早河北省的省会是在天津,那会北京还有个京腔两下锅,所以袁世凯就说京腔两下锅就是京剧梆子两下锅,没有什么河北梆子一说。那是1952年,由政府部门,因为天津定为是河北省的省会了,所以就叫河北梆子。

    [嘉宾刘玉玲]: 我们北京的老师们,现在看来就是保护这个品牌,这个意识不强,认为都是梆子,大同小异,包括天津和河北的也基本上是用普通话来演唱的。所以我们北京的老式的剧团就跟着,原来叫秦剧工作团,秦还是在陕西,还是老祖宗的根在那,从改了河北梆子以后,我们就叫了河北梆子。叫了河北梆子以后,有一段时间,有些政府领导部门就觉得河北梆子就应该到河北去,就要把这个团,说点儿难听话吧,就是撤了,赶出北京城。归到河北省梆子里了,我的老师他是不同意的,经过千方百计,到处去说服,去申诉,再有专家的支持,主要是彭真老师的支持,那么就是把我师傅这个新中华秦剧团这个文艺单位留了下来。

    [嘉宾刘玉玲]: 我师傅这个团跟中国京剧院的李少春的那个京剧团,中国评剧院的小白玉霜的那个团,都是解放初期,党领导下的三个文艺团体,那么彭真同志支持了,这个团就留下来了,留下来了就办了学员班,我就是学员班二期的学员。所以这么一代一代传到了今天。这就是京梆子的历史。到了九十年代,我排完了《孙尚香》以后,也获了不少奖。以后又有一种认识,就认为河北梆子是河北的,咱们北京资金也这么紧,精力这么有限,抓不过来,那么河北梆子就归到河北了。所以在支持方面,投资方面的力度都不够,我们那些年比较艰难了。

    [主持人王静]: 那时候您是什么年纪?

    [嘉宾刘玉玲]: 我到明年1月的3号,阴历的12月12日,我就走入60岁了。

    [主持人王静]: 可真是不像,您像是刚40几岁的人。

    [嘉宾刘玉玲]: 现在我们团还可以吧,领导得还比较好。

    [主持人王静]: 在那个年代,您其实是最鼎盛的时期,就是您说的第二次危机。

    [嘉宾刘玉玲]: 按照年岁讲,应该是,所以很苦恼嘛。到处希望能不能改成北京梆子剧院,让我们从名字上就融入到咱们北京的文化现象当中去。别拿我们当作外来的客人,是不是。梆子艺人这么一代一代在北京。北京梆子它是用普通话来演唱的。它除了梆子的高亢激越以外,它又加进了柔美、委婉,受京剧的影响,京剧的锣鼓什么唱腔啊,过门呀,有很多都是受梆子的影响。所以北京梆子剧团在咱们北京这个国家的首都,那么现在又往国际大都市这个目标去发展的话,你想想,我们北京的梆子剧团,身在北京,应该是有所贡献,应该做中国梆子的这么一个带头的,比较好的,这么一个文艺单位,在继承与发展上,应该是有所作为。我也不知道讲清楚了没有。

    [主持人王静]: 讲得非常清楚。我们很难得能听到这么生动的一堂课。我在看您的很多经历,您的艺术经历上,也是一段又一段非常丰富而精彩的一些人生的旅途。您给我们讲讲,您从小学戏开始,这样的一段艺术道路。

    [嘉宾刘玉玲]: 我是从小学即将毕业的时候,我在小学是一个文艺积极分子,什么打腰鼓,什么合唱队的指挥,什么少年之家的舞蹈队的领舞,这个少年之家搞联欢,我们请来的劳模,王崇伦等这些老劳模都是我去献花,在学校年年去慰问军属,这些都少不了我们这些文艺队伍。所以我们的合唱队,在北京市宣武区,我是城隍庙小学,萧老师也是音乐造诣非常深的一位老师,所以我很幸福的,在小学就有这么一位这么好的老师培养我。在小学即将毕业的时候,我为什么动了学戏的念头呢,我们住的这条胡同里,住的都是搞京剧的大爷,大叔们,有的像朱志刚大叔,是给程砚秋拉京胡的,还有钱二叔是在北京戏校做教师的,韩大爷是唱男旦的彩旦,所以在那个环境里,我在家做着功课,我就听对面吊嗓子呢。我在学校又唱歌跳舞这样,我妈妈也没什么文化,是家庭妇女,我妈就给我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泡泡纱的连衣裙,带着我去考试。我那会儿太小,10岁,1957年吧,就领我,去了以后,人家老师好像接见了一下,我现在不记得了。

    [主持人王静]: 现在查起来大概是1957年搞反右运动什么的,听说是那年他们学校没招生。

    [嘉宾刘玉玲]: 结果1958年,我们家说第二次去考,就不知道。

    [主持人王静]: 那就学京剧了。

    [嘉宾刘玉玲]: 学梆子也不错,不过就是比他们好像观众面窄一些。1958年年初,经过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把我带到了我的恩师李桂云老师办的班里,我去了以后,一个是我喜欢,再一个我那时候也愿意给爹妈减轻家里的负担。

    [主持人王静]: 没想到怎么学习吗?

    [嘉宾刘玉玲]: 不懂,到现在孩子就是挑这个,挑那个,我那会就觉得唱戏不就是唱歌跳舞这样吗,也不知道什么喜欢梆子了,不喜欢京戏了,或者喜欢京戏,不喜欢梆子了,那会没有。到那让我喊嗓子我就跟着喊,我是领舞的。也有基础。就觉得很简单,我就算考进去了,就拿着铺盖卷就住进去了,条件很差的。到老师一教我的时候一唱,怎么不是那个味道,就等于不是京剧的旋律,我说老师,这叫什么戏呀。说这叫梆子呀,我说哦,梆子,就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就这么学下来了,一直学到了今天。

    [主持人王静]: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它了呢?

    [嘉宾刘玉玲]: 怎么说,一个人的思想进程他还是有变化的。我从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儿,1958年学戏到1961年毕业,毕业以后,我就挣了工资了。就一分不少的交给爸爸妈妈。

    [主持人王静]: 那会挣多少工资?

    [嘉宾刘玉玲]: 那会因为我还小,我1958年才11岁,我1961年就工作了,因为那会在我的同学当中,我的业务是,所以还小,领导让我多挣钱了,就说刘玉玲55,剩下的你们自己报吧。现在看不少了。后来又涨到62了。全交给家里了,那会儿就知道好好学戏,挣的钱交给爸爸妈妈。从进学员班以后,我们的领导都是那些延安的老革命,像江枫什么的,他们就逐渐给我们在灌输,给我们上大课,什么《矛盾论》《实践论》,什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一直这么讲,而且我们演出的对象就是咱们的老百姓,不但在城里演,我们还到矿区演,到工厂演,到农村去演,所以我们这个剧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说只能为城里演,也不是说,光天天到农村去,只有农民才能看的戏。我的这个经历来讲,就是说北京演,武汉我们也去,也演,东北沈阳也演,延安也演,西安也演,我们到门头沟煤矿也演,演得还相当火,北京郊区也演,河北省的县、镇、村也演,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坐着牛车,把铺盖卷,我一说你都觉得新鲜。

    [主持人王静]: 对,我觉得好有意思。

    [嘉宾刘玉玲]: 所以现在的生活我们不觉得苦。我们那会儿就是,怎么说呢,我等于是从我学戏到现在这一个阶段,我深深感到了我们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没有文革的话,我跟你讲,现在大概咱们国家就成为全世界,我觉得应该是最棒的,最好的一个国家了。如果要不是文革的话。你想想我们那会儿演出的时候,我们住的都是,我们在这铺草,搭地铺,那边就是牲口在那吃草呢。有时候都艰苦到这份儿上,而且从这个台口到那个台口,中间我们怎么坐车的,坐牛车,我们打好铺盖卷,搁在牛车上,我们一个车上坐几个小学员,这个大襟是这样按的,下雨了,累,演出也累,我们那会儿的体制就是边演边挣钱,边养活自己。现在不了,现在都是国家给60%的工资,40%自己挣了。那会是睡着睡着下雨了,都不知道。到现在讲和谐社会,讲我们的民意,要跟老百姓贴近,尤其是要把我们农村的文化阵地要占领住,要给农民送去高尚的精神食粮,使他们受益,精神上受益,思想上受益了,他就会勤奋,就会聪明,就会想方设法地把自己家园建设好,缩小城乡差别,搞一个和谐的中国社会。所以我们现在再下乡的话。

    [主持人王静]: 您现在还下吗?

    [嘉宾刘玉玲]: 下呀。

    [主持人王静]: 您现在还在下?

    [嘉宾刘玉玲]: 对,听说最近我还要得一个“三下乡”先进个人,已经让我写材料了。

    [主持人王静]: 是吗?那先祝贺您。

    [嘉宾刘玉玲]: 我不会写,我找团里给拿材料,我说我下乡的时候没想到得奖。我的艺术生活就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说是一个,我们这行就是说,你说不孝敬父母吗,很孝敬,但是实际上,工作上又是让你不能去完全孝敬,包括对爱人,对孩子,都不能说百分之百的那样。那么我们现在再下到农村的话,我都觉得条件不错了。

    [主持人王静]: 有正规的剧场吧?

    [嘉宾刘玉玲]: 但是我还是心里头对农民朋友们,我觉得很难过的,我每次下去,我就跟当地的领导讲,你们再省点钱,再省点钱,让他们搞硬件设施,把农民的剧场搞好,你比如说城里的这些制作灯光布景这么好的戏,为什么我们农民看不到呢,就是硬件跟不上。现在中央政策就是好,如果搞不好的话,是下边的干部执行中央的政策,不是全心全意的。如果是坏人的话,那他就是贪污腐败的,是不是?中央的政策真是为农民想的,你看这次我们开文代,我听了胡锦涛同志的讲话,听了温家宝总理的讲话,那共产党就是为老百姓的。所以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农村的文化建设设施会跟上来,如果剧场好的话,我们的灯光,布景,服装,道具都可以,在城里怎么演,给农民怎么演。我想我们这个文艺的市场,不是越来越没有前途,而是有广阔的前途。只要你的创作,你看我是梅花奖评委专家部的一个成员了,最近又看了很多好戏,戏曲不会消亡,哪个编剧编得好,导演导得好,演员演得好。我看了非常羡慕。

    [主持人王静]: 非常羡慕?为什么?

    [嘉宾刘玉玲]: 因为我自己没有这样的好剧本,我是二度梅,不容易,因为是综合艺术。我相信只要有好剧,你贴近了生活,说出了人民的心声的话,人民拥护,那演员的粉丝也有,剧团的粉丝也有,你走到哪就跟到哪看戏,因为我们一开座谈会,就特别感动人。一出去演几百场,现在农民的消费意识跟不上,农民的消费水平还没有,你不能难为他,所以这方面,你看我们北京搞得特别好,那么北京的政策就是,你下去了以后,你演了,国家补助你一场,我们演职人员也有饭吃,我们不是生活得不好,也不是这样,所以我说人要知足,如果说人比人的话,我要跟那白领一个月1万块钱的话,我得挣几个月,是不是。如果要跟我们走的这个道路比,我觉得社会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嘉宾刘玉玲]: 所以你说,要爱这个国家,要爱我们的人民,这样你才能有那种社会的责任感,对不对。用我们的文艺去起到启迪人民,在主题思想的教育下,我们自己也受教育,你才能有责任感,你才能排出好戏,你才不能像前些日子,正开文代会的时候,央视曝光的三点试就在那演,那都是占领我们农村的文化市场,建设新农村的文化工作还没有做好,尤其是那些干部,他不清理这些残渣,没尽到职。所以我们的专业剧团这个任务,不是说我们就为了生存,天天就是不要那样的做,你放眼一看的话,你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很神圣的。所以我们就是由挣钱交给爸爸妈妈那么一个孝顺的女儿,现在变成一个有追求,愿意为老百姓拿出好戏来奉献的,因为老百姓的三百六十行,对不对,谁缺谁都不成,你们种了粮食我来吃,我演戏你们来看,做衣服的给咱们做好衣服,就是做一个和谐社会中的一员,就是大家多要从我做起。都是自己要拿出自己专业上质量最好的来,你想这个社会和谐不和谐。我现在装修呢,人家说刘老师,你一定要先留一万或者两万,你先别交给他,装修完了再交给他。我说人家打工的也不容易,我说算了吧,好了,我就认为是和谐社会,我把钱全交给他,他现在不好好给我做,给我弄的都是假冒伪劣产品。我很伤心,所以我说现在好人很难做,但是难做我也要做。为什么,因为你做起来的话,你要感动他们。现在这小伙子说什么呢,刘老师,虽然咱们没做成,我相信咱们还是好朋友。说得多了点,没跑题吧?

    [主持人王静]: 没有跑题。因为您今天谈河北梆子,同时又带来了文代会的精神,对我们都是很有益的。咱们下面看看您这些百姓的粉丝,给您提的一些问题。这有一位。

    [嘉宾刘玉玲]: 这位网友说的:“刘老师,您能现场给我们唱几句吗,谢谢。”不用谢,不用谢,通过我的唱,你们能喜欢咱们北京的梆子,都来看看我们的戏,我们就已经是很高兴了。如果你要想学,就跟我联系,我就教教你。但是你要跟我学的话,可不是轻易学的。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要去带一拨爱梆子的朋友,你要光自己学,不教别人我就不教你了。那么我现在就唱,我唱唱施光南先生谱曲的《长征》好不好。因为咱们现在在纪念长征,以此悼念为咱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牺牲的老前辈们。

点击观看刘玉玲现场演唱《长征》

    [主持人王静]: 唱得太棒了。

    [嘉宾刘玉玲]: 没有伴奏,单着唱,就是考验演员的。今天打60分吧,连61分都不够。我就在北京的外交学院住,你们要是愿意找我呢,你们就给我打个电话,那个门卫都认识我,绝对让你们进去。跟我日程不撞车的话,咱们就在家也可以办个训练班,不要钱,大家放心,我管茶水,你们自己带个录音机,我就唱给你们,你们就录下来,一个月会一次课,半个月会一次课,这种事情我是做过的。我是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我直接下到了北京市大兴区的求贤村,求贤村有个梆子剧团,那的人特别好,男女老少爱唱梆子。我去了以后,我就教给他们《王宝钏》,我给他们联系了大兴县的电视台,到那去现场,就像咱们今天这样,现场的男唱女唱,女唱男唱,这么来教的,听说大兴区放了很就,这样的工作我非常愿意做。有时候他们来看我,坐满一屋子人,还给我送来了打的两只野兔子送给我。很有感情的。这样我想我们这个剧种,一个是给你们演,你们喜欢,一个是我们深入到学校,大学、中学、小学,或者是教科书上有,没有的音乐课我们都可以去教的,再有也离不开咱们观众的支持,你们要是愿意学的话,我是特别愿意教给你们。梆子很难普及,因为它调门高。现在这个问题年轻人学起来不容易,咱们可以把调门降一降,这个也是我们搞专业继承与发展当中,一定不要给后人再留下这样的难事,我们这一代应该解决的就是男女同功同调的问题。所以咱们的观众朋友们要学的话,咱们可以降调门,都没关系的。

    [主持人王静]: 您说了这么多,我觉得很多人会好奇,比如说您说我的嗓子,会适合唱吗,他会有这样的疑问,您说什么样的音色,什么样的嗓子能有条件来学您这个京梆。

    [嘉宾刘玉玲]: 是这样,第一爹妈,怎么说呢,这就跟你看你这长这么漂亮,后天要爱护自己,不要破相,要保护皮肤,但是这个模子是爹妈给的,声带也是这样,先天条件很重要,先天条件不是那种高音特别嘶哑的那种嗓子,我想自娱自乐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你比如“红军不怕”,就这样就行了,你在家洗个衣服,洗个菜,“红军不怕远征难”,谁敢说你唱的调门低呢,我觉得学一句这样的唱,我还有一个业余的徒弟叫高殿军,他就是搞企业的。他是学男旦的,我说你花这个钱来搞文艺,这个比那个挣了钱以后不务正业,比那种花钱要值得多得多。他喜欢这个,他在那么累的工作情况下,化上妆,唱一场,他是愉悦。

    [主持人王静]: 这有一位网友问到了,就是说,作为戏曲演员,您能谈谈梆子戏怎样走进现代人的生活吗?

    [嘉宾刘玉玲]: 我是觉得这样,从我个人的演唱来讲的话,我还是有追求的。不见得我已经做到了,我就希望我的唱,因为我从小爱唱歌嘛,那么学了梆子以后,声乐界,美声的,民族的,六十年代初就开始向我们梆子学习,他们觉得学了梆子好,其实我在教他们梆子腔的时候,我也跟他们学习了科学的发声方法。你比如咱们京剧的名演员唱《东方红》,他唱了这么多年的本职的戏以后,味道是不会变的,我觉得是这样,你比如“东方红,太阳升”,他们都这么唱,就像唱京戏似的。我学了一辈子梆子戏了,那个味道是根深蒂固的,在味道不能改变的情况下,这个原则是绝对不能变的,那么你去学一学科学的发声方法的话,它会给你的艺术青春,演唱青春延年益寿,是不是这样。所以我的追求要在科学的方法的基础上,演唱起来要做到刚柔相济,有硬有软,强弱分明,高低自如,你不能让人看着你唱得很累,就像我刚才唱的累就不好,不美了。

    [嘉宾刘玉玲]: 高低自如,强弱分明,刚柔相济。还有四个追求,“歌唱美”不管你懂不懂梆子戏的,一听起码得好听,这是第一个要求,歌唱美,旋律美,音色要美,再有就是女性的美。你比如说高亢激越,气吞山河,这是贺敬之老部长看了我的专场以后给我的评价。所以还有三追求就是要老观众听了我唱的梆子,觉得是梆子,不是别的,不是串味的梆子,不让他们失望。年轻人听了我的唱,好听,爱听。第三个就是我们专业的声乐家,专业的老前辈,老师们,承认我唱的梆子是科学的。所以我想,这么下去的话,我想梆子,我自己努力吧,还是应该慢慢发展的。再有创作,你的剧本,当然了,你说我们演出的传统戏,那就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个遗产了,里边有很多哲理,对今天的人来讲,你比如“和谐”,闹了半天是多少多少年前就讲和谐的,并不是现在才创出来的和谐。

    [嘉宾刘玉玲]: 老戏里边的很多道理,对今人来讲都是很好的,什么《秦香莲》什么《王宝钏》,都是我们演的老戏了,但是还是要创作当今现实生活中的题材,我觉得这样的话,你比如我唱“金牌调来银牌宣”,你们年轻人会觉得什么“金牌调银牌宣”,还有常香玉那个“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个互相要尊重,谁也不要看不起谁,河南梆子的同行你们别不爱听,还真是有这个因素,歌星唱了多少“刘大哥讲话”,他们都知道这是豫剧,那么他那个唱词,就决定了唱词的内容,老百姓就喜欢。你说国内唱,城市唱,农村唱,你到了全世界去唱,妇女绝对都喜欢,“谁说女子不如男”,那么说我们的创作,一定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这样的话,我觉得还能有争取更多的观众。

    [主持人王静]: 你现在在参与创作吗?

    [嘉宾刘玉玲]: 我要做到问心无愧,我要做到不管成与否,我努力了,我要做到这个,所以我们团前两年排的《窦娥冤》,是我跟团长进行策划的。我们团还排了移植了河南的《李天成》,大家反映也很好。我们团最近在排《叫魂》,这是一出主题思想非常好的戏,大概大家看了影视剧叫《母亲》,就是母亲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了,他的上级家有人犯罪了,他明明知道,他包庇了,结果他的妈妈知道了以后,把她的儿子送上了法庭,这是一个农村的题材,我想这个题材农民要看了,会非常喜欢。你比如最近我们看的《十二月的狼》,这是湖北花鼓,那写的是农村的打工人,全部都走到城里去了,家里剩下老弱病残,那么咱们国家又派了很大的一部分干部取支农支边的,有技术的干部下到村里去,怎么带着村里的妇女建设的这么一个题材。所以我希望咱们的编剧朋友们,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把你们的担子担得再重一些,给我们演员提供一些这样的好剧。怎么说呢,就把我们中央政府,共产党关心的这些“三农”问题,比如说城里下岗职工的问题,比如说贪污腐化干部怎么来打击的问题等等等等这些社会的这些现象,等等等等这些好的干部,你看现在电视台天天都有这种,每天都播一个英雄,那些事迹那么感人,如果搞成剧本,我们从正面去歌颂,我们从侧面去批判那些坏的,我想我们这个文艺工作应该做这些工作。我们社会还是这句话,和谐了,进步了,那我们在世界的民族之林当中,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去做,我想也不虚此生了。

    [主持人王静]: 有您这样带有使命感的呼吁,我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

    [嘉宾刘玉玲]: 所以在三下乡,我们北京市文联搞的边村行,就是整个河北周边的这些地方,凡是跟外地接壤的这些老少边穷地区,我们都送文艺,重文艺,所以这样的活动。我的颈椎,腰椎的病是很厉害的。

    [主持人王静]: 是累出来的吗?

    [嘉宾刘玉玲]: 也不是,现在能走路了,但是我觉得我直起来了,其实人家一看,就知道我还是撅着屁股呢。我是从小就练功经历了疼痛的过程。我能忍着,我下去以后,看到老百姓那么爱我,我就觉得得到了愉悦,我不觉得怎么苦。所以这次三下乡的边村行,我跟着去了以后,我非常高兴。我们团也获得过农村文艺建设的先进单位,所以我们团的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我觉得在咱们北京市文艺界来讲,还应该是挑大拇哥的。我们团还有一个燕山情文艺工作团,专门是执行北京市的文艺工作的。

    [主持人王静]: 说起你们团,在2002年排了一个希腊的悲剧,到国外去演出,今年好像也出去过。

    [嘉宾刘玉玲]: 去哥伦比亚。

    [主持人王静]: 在外面咱们京梆子是什么效果?

    [嘉宾刘玉玲]: 这是作为一个中国戏曲演员的骄傲了。人家看你,我们的唱、坐、念、打,在那来讲的话,非常受欢迎。我就知道我那句唱,我还没唱完呢,观众真是暴风雨般的掌声,外国人叫好那么激情,而且叫完了,不是咱们剧场演出,都是票友,懂戏,他们叫了就没完了。这个掌声我再唱散板都听不见我唱什么了,那个掌声不断,说明他们还是很喜欢我们的戏,加上他们那边的故事,他们都熟悉,像咱们的《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等,经过咱们的服装道具,咱们这种表演形式,他们看了以后,评价非常之高,对我也非常喜爱。

    [主持人王静]: 说是剧本写了是60分,您唱出了100分的水准。

    [嘉宾刘玉玲]: 不是,这是咱们音乐设计季军超老师,他谦虚,他鼓励我。不过我还要说了,演员的二度创作是非常重要的。你不能说拿过谱子来,就这么唱,不行的,你要把谱子唱出来注入了生命力,把简谱变活了,是由内心发出来的,那才加声情并茂呢,所以还不光是季军超老师,每个跟我合作的人都特别喜欢我,都特别爱我。就觉得怎么说呢,包括我们那个小团长,现在调走了,他设计的唱腔经过我一唱,他说没想到,刘老师,我这唱腔让您这一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也很高兴。我跟我的学生也这样讲,要把音符唱活,要把自己的情绪唱进去。要从内心唱出来,那该撕心裂肺就撕心裂肺,该愉悦的时候就欢笑,演员是疯子,台下的观众是傻子。你一哭,观众跟着哭,你笑观众跟着笑,那样台上台下才是融合了一体,那个戏演完了才有味道。

    [主持人王静]: 让您说得我,又有了一种需求,希望听您再唱一段传统戏。

    [嘉宾刘玉玲]: 那我就唱这个吧,我在1959年,1960年之间,李桂云老师,我的恩师带着我到中国唱片社,踩着小板凳灌制的第一张唱片《王宝钏》,我唱唱这个。

    [嘉宾刘玉玲]: 时间还够吗?

    [主持人王静]: 够。

    [嘉宾刘玉玲]: 我们现在唱的王宝钏就不下殿了,唱词有改动了,你们听。

点击观看刘玉玲现场演唱《王宝钏》

    [主持人王静]: 太棒了。时间真是太短了,觉得还不够呢。刘老师,今天听了您的谈话,您是当今河北梆子的代表人物,我觉得通过谈话,您还有一个称号,那就是当今最称职的人民艺术家,非常感谢您作客我们的《中国文艺榜》,网友们再见。

    [嘉宾刘玉玲]: 网友们,我舍不得你们。

    [主持人王静]: 欢迎多来。

    [嘉宾刘玉玲]: 谢谢。

责编:陈国良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多哈亚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