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文艺榜》系列访谈之六:王馥荔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14日 19:12 来源:CCTV.com

7月14日16:30,天下第一嫂-王馥荔做客《中国文艺榜》在线直播

她是京剧小花旦出身,却在后来改行进了影视圈;她主演过多部影视剧,并获得了很多大奖;她的角色大多是农村的嫂子形象,实际上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城里女性;除了影视表演,她还是四届的政协委员,为身边的百姓提出了很多实际的议案。她便是有“天下第一嫂”美称的王馥荔;本周五做客中国文艺榜在线直播,向您诉说“嫂子”的艺术人生。--在首届《中国文艺榜》的内地电影女演榜人气排行中有着优秀成绩-第27周排列第二名……

王馥荔:从影迷壮大成了影星

[主持人刘云丹]:网友大家好,现在是馥荔大姐已经来了。

[嘉宾王馥荔]:大家好,今天能来我觉得非常亲切,很高兴能和大家在这儿聊天。

[主持人刘云丹]:我相信大家现在都跟我心情是一样的,馥荔大姐,您现在看上去依然年轻、风采依旧,我们是看着您的戏长大的,所以今天非常激动,而且你在我们《中国文艺榜》点击率非常高,说明大家非常喜欢您;我查了一下您的资料,您第一部让大家非常熟悉和喜欢的戏,就是1973年的《金光大道》。

[嘉宾王馥荔]:那是我的第一戏电影,演的是二林嫂子。

[主持人刘云丹]:您记得自己演了多少角色吗?

[嘉宾王馥荔]:几十部吧,自己塑造的角色都是很用心的,所以很难说最喜欢哪一个,都有自己觉着满意的地方,也都有遗憾的地方,总想下一个角色一定要弥补过来。所以我觉得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鲜感,每演一个角色总想下一个角色更进一步。

[主持人刘云丹]:大家应该从馥荔大姐的声音中听到京剧腔,学京剧的为什么演戏呢?

[嘉宾王馥荔]: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我大舅妈是卖电影票的,我每天晚上都去给他送晚饭,实际上送饭以后我就赶紧钻进去看电影,而且姐姐周末的时候也会拉着我去电影院看。那时候看的都是苏联影片,以及一些好的片子,我也是一个影迷,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拍电影。我当时演的京剧《龙江颂》,被一些专家看了以后,他们说他们拍故事片的时候可以请我看故事片,因为那时候没有故事片看,基本上都是样板戏之类,所以电影演员也都拍话剧去了,后来没有想到到了第二年他们真的来找我了,但是那个片子叫水上游击队,应该说我第一部片子是八一场找我的,是写抗日战争时期一个在苏北游击队,我演游击队长,为这个戏我学会了撑船、游泳,而且拍了100多个镜头,后来这个戏没有拍完就下马了,我又回来演京剧。但是在八一厂的院子里遇到了一位导演,我当时打羽毛球,他说小鬼,你是哪儿的,我说是江苏的,他说来这儿干什么?我说八一厂让我拍电影,他说我能不能给你拍一张照片,我是八一厂的副导演,我说可以,我没有想到我的照片就到了他的资料本本里边,后来我回到南京演京剧的时候,长影要拍《金光大道》,怎么也挑不到合适的嫂子,年龄合适的好象气质不合适,气质合适的又好象形象不合适,就到处找,最后找到北影,在北影的资料馆子里边找到我的照片,他们追到南京,之后我就被选上了演这个角色。

[主持人刘云丹]:水上游击队没有被拍成,但是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嘉宾王馥荔]:是的。

[主持人刘云丹]:但是在水上游击队的时候,你才20刚出头。但是《金光大道》中的嫂子应该是找成熟点的,可是还很年轻呀。

[嘉宾王馥荔]:是的,我还没有结婚。我开始也是试演的,我听说是试戏就赶紧找来小说看,我刚才跟我的先生正在谈恋爱,他认为分家的那场戏肯定是重要的,他就写了一个小品,他演小叔子的感觉,从小我等于像母亲一样把他带大了,这样就进入分家了,所以排练完以后自己心理有底了,果不其然后来试了就是这场戏,一试导演就拍板。

王馥荔:因为演戏找到了自己崇拜的爱人 找到了家

[主持人刘云丹]:我觉得你最应该感谢水上游击队了,因为是它开始了您的星光大道,而且也由于您这个契机您认识了您的先生,这个过程可不可以给我们讲讲?

[嘉宾王馥荔]:这个大家都知道吧,就是《艺术人生》都采访过,我简单说一下。

[主持人刘云丹]:我觉得你们特别的甜蜜,到现在30多年了,特别甜蜜和和谐。您作为成功的女性还有那么好的事业,而且又有那么多的影迷喜欢您,您能够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我相信家庭给您的力量一定是非常非常强劲的,所以我们特别想知道到底是怎样好的丈夫?

[嘉宾王馥荔]:他其实挺普通的,他也是演员,他最早到八一厂拍过《万水千山》,所以八一厂很了解他,在演游击队的时候我演游击队长,他当时在南京军区的话剧团,他当时是水上游击队组演员组的组长,刚去的时候他对我挺冷淡的,坐火车上我给他橘子吃,他看报纸说不吃,到了八一厂制片主任就说对他说你对八一厂熟悉,你告诉馥荔饭堂在哪儿、澡堂在哪儿等等,他就告诉我了那儿那儿。后来就在试戏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镜头前试戏,那灯一亮我就一哆嗦,我就觉得京剧开演了,导演说放松点,我们试戏的时候就是有一句台词,他是游击队员,向我报告去完成一项任务碰上了敌人,我问人呢?他没有台词,眼泪就流下来了,试了三次我就问他人呢?他三次眼泪就唰流下来了,我真服了。导演说这就是演员,平时我们不排练的时候,你要到向他学习,那时候他就开始辅导我,我挺尊敬他的,也挺崇拜他的。那时候拍部电影照着半年来,前期工作都得学两个月,我觉得这个人心很细,对人很诚恳,很厚道,觉得这个人挺好,但是也没有想到我自己的爱人就是他,后来渐渐的在一起时间长了,互相有了感情,但他始终没有提出来了,我心里非常明白。

[主持人刘云丹]:他没有提你怎么明白呢?

[嘉宾王馥荔]:通过他的眼神呀,比如我们练划船要和颐和园,我天天得去,回来的时候八一厂的食堂已经关门了,天黑了,夏天他就会打一碗粥,知道我喜欢喝凉的,就端上一碗,凉快冰在里面,买几个小菜,我回来的时候他就说粥买好了怎么怎么,话也不多。我就感觉这个人心很细,就是不喜欢流露,有时候女人就喜欢这种吧。

[主持人刘云丹]:我觉得真是酷极了。

[嘉宾王馥荔]:他就比较内向。

[主持人刘云丹]:馥荔大姐提到丈夫真是满脸的幸福。我注意到你讲述的一个细节,您说第一次拍电影的时候灯光一打就感觉京剧开演了,影视剧的表演跟京剧是不一样的,您是怎么处理两者关系的呢?

[嘉宾王馥荔]: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员的素质和悟性,我做别的事情很笨,可能天生应该做表演这个工作,所以不管在京剧舞台上,还是在电影电视的表演上,就是属于那种悟性比较高的那种,有一定的天赋。好比说我在京剧团演的都是主角,刚到拍电影的时候,就越生活越好,好比我到《金光大道》的时候仍然有这个问题,就是灯光一打,导演喊预备,我就很自然的提气,导演就拍拍我说馥荔,我们现在是农村的嫂子,我很快就进入到嫂子的情绪当中,她的特定环境当中,而且只要导演提一次我就会记住,每次开拍的时候我会很自然的投入到这个人物的角色当中来,从走路到很多动作我都很注意改正,所以在拍戏当中渐渐很快的投入到一种电影的表演来。但回过头来我拍完《金光大道》回到京剧舞台上的时候,很多演员都说坏了坏了,馥荔不会现在亮相了,就是腰身比较柔了,其实我那时候更有内在的东西,每次演阿庆嫂在惦记十个战友的时候,内心就很充实,真的是动情了,眼泪总是很湿润很饱满的,这是电影表演,在京剧舞台上必须要有精神头,那时候就有一点柔了,所以导演一说坏了馥荔不会亮相了,我马上意识到要重新找回舞台上的东西,这时候自己要用心,还有就是天赋。

天下第一嫂——典型的中国传统美女 谈及演戏的接吻镜头

[主持人刘云丹]:我们所有喜欢您的观众都叫您天下第一嫂,我觉得大家眼睛真的雪亮的,因为您的形象真是集合了中国传统审美对女性美的要求,非常感人,非常让人喜欢,您也演过姑娘吧,比如说水上游击队是姑娘,还有一个《天云山传奇》也是一个姑娘吧?

[嘉宾王馥荔]:对,那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姑娘。还有《张铁匠罗曼史》也是一个很愣的姑娘。

[主持人刘云丹]:我印象当中《天云山传奇》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当时苏微的戏有一场很大胆的戏,结尾戏您怎么克服呢?那个年代要很勇敢的才能做到,而且还有丈夫这一关?

[嘉宾王馥荔]:是的,当时接到剧本我也挺为难的,当时那个年代1980年拍的,我看了这个情节以后,虽然我拍戏的时候会非常投入,但总归心理有一点担心,快开拍的时候正好过春节,有七年假,我回家就和丈夫探讨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导演怎么拍这个戏,他就说馥荔我们作为演员,我们这个职业应该相信导演,这个本子这么有深度,导演肯定会很好的把握这个尺度,如果需要你有接吻的镜头,应该投入到角色当中去,所以我心理非常有底了,虽然拍的时候挺难为情的,但是我心理有底了,要进入到角色当中去,如果你到这个时候很个拘谨,你没有投入到这个人物当中去,拍出来就很假,不过这场戏拍到很巧妙,很有诗意。这个戏完了以后又拍《张铁匠罗曼史》的时候,有一场洗澡的戏,当时老百姓也有议论的,其实这也是导演的一个手法,他很符合当时人物的情绪,就是两口新婚,三天以后回娘家,从娘家回来以后翻过一个山,是晚上,小两口高高兴兴趟过一个河,男的背着女的过河,然后女的就撒娇的说我要洗澡,张铁匠说这怎么洗澡呀,王月月说你给我看着就行了,然后就这样王月月就去洗澡了,其实都穿着泳装的。所以我觉得作为演员只要是情节需要的话,就应该不要有什么顾虑。

[主持人刘云丹]:有一场戏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就是骑马,我那时候还小了,就觉得这个演员真了不起,您拍的是不太会骑马,然后骑马的时候就啊叫,您是真的不会骑马吗?

[嘉宾王馥荔]:我爸爸妈妈挺传统的,为什么水上游击队我不会游泳的,我爸爸那个时候不让我游泳,我哥哥喜欢打篮球,也喜欢踢足球,但是他就不让,觉得危险。他就喜欢我们文静一些,所以我就不换骑马,不过为了这个角色我就练了骑马,而且我们的马是从通讯兵那儿借来的,我骑的这个马是一匹高大的漂亮的白马,我不用替身,当时导演很担心,说这个马很烈,当时我就跟牛老师说你教我吧,他马骑的特好。我爸爸听说我要学骑马就交给我窍门,他说馥荔我喂牛的时候,就跟他多接触,把它当孩子一样,多摸摸它,跟他说说说话,跟它点吃的,真的这个马跟我很友好,没有摔过我,不过当跑的很快的时候,心理还是很害怕的,不过还是很好的完成了这个镜头。

[主持人刘云丹]: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你演《牛百岁》里边的的嫂子,你演的是又泼辣,但是又不刁难,又不俗,这个演的非常难?

[嘉宾王馥荔]:这个是非常难,跟我原来演的有差距,而且比较大。因为有了《金光大道》好嫂子之后,找我的基本上都是好嫂子,《天云山传奇》演的宋微内心很复杂,这个女性是非常活泼、非常单纯的少女到后来内心非常压抑的内心复杂的女性,是一个很好的锻炼。以后,我就记得谢晋导演说作为一个好演员你应该能够驾驭不同类型的角色,从那以后我就有意识的选不同类型的角色,这次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正好我和张导演在首都机场碰见,他在机场跟我讲,馥荔我给你一个本子看,我在飞机上两个小时飞到上海的时候,下了飞机我们就拍板了,我说太好了,我说这个菊花是我以往没有塑造过的角色,她 既有俏皮、很甜美的劳动妇女的形象, 而且又有另外一种形象,寡妇门前是非多,所以她要保护自己的女儿,她在外人面前表现泼辣的女性,所以他们她跟百岁媳妇吵架的那场戏。其实人家吵架我都不爱看,我爱凑热闹,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尤其吵架这场戏,你要吵出胶东妇女的腔调,我们还没有完成按照他们的动作,他们都是带腔带调的吵,我看了他们四场吵架,只要有人说哪家又在吵架了,我就拼命的跑去看,然后就把观察到的东西融入到我的角色中,导演说吵的太好了,农民也说吵的太像我们了。

王馥荔:奖项之多 魅力非凡

[主持人刘云丹]:你得的大大小小的奖项有20多个,一直都那么顺利吗?

[嘉宾王馥荔]:没有吧,搞艺术创作不可能那么顺利的,首先创作的过程是很艰苦的,做案头工作、体验生活,我们要经常去体验生活的,像菊花中的人物为什么这么鲜活,就是因为太真实的,一个个形象出来,语言、形象所有的情节真的就是农村,我们真时真的就跟农民一样,下去以后导演就说这四个月谁也不许回家,我听说坏了四个月见不到五个月的儿子了,每个人还有自留地,你去讨论剧本、拍戏回来还忙着自留地,每天去场上扬麦子、撒粪,最后皮肤晒的比农民还黑还要红,最后化妆师说不能再晒了。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天我在拍戏,中午的时候发包子吃,我就在天垄间靠着树啃包子,正好是星期天,从县里来人了开着车停在那里问,这里是拍电影吧,听说王馥荔在这个组吗?导演说是呀,哦,那我们想见见她,导演说可以呀,在树下吃包子的就是呀,他们说哪哪是呀,王馥荔我们都认识,这不就是一农民嘛。

[主持人刘云丹]:我觉得还有一点非常让我们敬佩的,就是您对自己形象的转换,我印象特别深的时候就是拍电影《日出》,因为《日出》的话剧我们特别熟的,但是你出演其中的角色是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的

[嘉宾王馥荔]:谢晋导演一直都鼓励我大胆的开拓戏路,当我接到这部戏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了,我那时候30多岁,皮肤很好,没有皱纹,说这个翠喜是人老珠黄,妓女,最底层的,非常憔悴,他说王馥荔保养的那么好,她怎么可以演翠喜呢。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压力,对这个角色的本身就是一个挑战。也有观众劝我说不要毁掉我们心中那么美好的形象,其实我觉得作为演员来说不是毁,而是丰富了演员,又迈出了一步。我觉得对我来说通过这个戏的塑造真的是应该说我又迈出了一步,我自己当时也没有把握,但作为演员来说我说应该有一定的冒险精神,你没有这个胆量突破自己的话,你总是认为驾轻就熟的演熟悉的角色,那你总是停留在这个水平上,我当时留意的时候,我丈夫就说馥荔你如果不接这个戏你会后悔的,我说这不是我的戏路子,他说我认为你以往的用功是可以的,另外还有我帮着你,我就不信你塑造不好,后来导演非常信任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演好,所以这个角色外景内角拍了不到三个星期,我准备了三个月,造型也是在不断变化,他们怎么化怎么弄觉得还是太干净了。

[主持人刘云丹]:而且您本身的形象就有一点富贵气。

[嘉宾王馥荔]:所以要破掉,我们化妆师说要化牙,因为她常年抽烟,所以我就说杨老师把我牙化掉,他说牙怎么化,我说就化你这样,他抽烟。后来他就给我化,化的非常好,但是很痛苦,要先涂胶水,然后涂棕色,然后再涂上胶水。我化完妆以后我就不吃东西,否则很麻烦,拍完戏再吃,拍这个角色的时候太投入的,小东死的那场戏,翠喜用一个席子盖了,在那儿伤心的话,这时候陈白路来了他想打开这个席子看看是不是他认识的小东,但是翠喜悟住了这个戏没有让他看,当拍戏的时候,去的时候进巷口的时候,也有围观的东西,他们就看到了方舒穿着大衣,特别漂亮,说王馥荔呢?王馥荔呢?怎么找不着呀,其实我就在方舒旁边,我的神态和造型真的就没有让天津的观众认出来,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就没有找着我,更增加了我当时的自信,这场戏拍的我比较满意,尤其是那个眼神,我特别感谢我们的导演和摄影师,突然发现这个眼神这么的准确,有悲切的东西,又看到陈白露陌生感、距离感,那种复杂的东西从眼神中体现的那么准确,导演临时决定给翠喜一个特写,这个我后来在得金鸡百花奖的时候对这个眼神都有评论,我自己后来来碟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拍的。

全能的王老师 演坏女人也是一绝

[主持人刘云丹]:我觉得演员来说一分辛劳一份收获,您的付出应该得到这样的回报。这位网友说天下第一嫂真是实质名归。网友朋友们对不起了,我还有好多话和馥荔大姐说,您刚才提到扮演翠喜的时候,我知道您又要尝试演坏女人了是吗?

[嘉宾王馥荔]:你是说《我非英雄》吧,我觉得挺过瘾,大家觉得我演好女人特别娴熟了,包括翠喜的,包括菊花,一些泼辣的,包括前几天我在中国情在澳大利亚碰到文章,就是台湾的歌手,跑到我面前说太有意思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演喜剧。我觉得这些有的是农村的妇女、有的是知识性的、有的是小市民的,但总归是善良的小市民的习气,真正的反派、反一号的话还是真的是一种尝试和突破,我接到这个本子以后就觉得我得演,让我演这么一个角色机会挺难得的,都是找我演好人的多。我为什么演的过瘾呢?这个人物原来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坏人的,也是一步一步陷进去的,到不能自拔,我觉得这个过渡、这个内心的东西、这个人物背后的东西特别有起伏、有深度,而且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潜移默化的东西,还特别有现实意义,我觉得一个是自己创作方面很过瘾,观众也来信和电话说,你这个角色演的这么到位。

[主持人刘云丹]:演之前没有顾虑吗?因为你之前嫂子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嘉宾王馥荔]:我没有什么顾虑,这么多年的积累,自己驾驭得了这个角色,如果你要是演的比较肤浅,大家可能不喜欢,你演坏人为什么没有以前演好人那么有深度那么自然了,如果演的真实可信观众也能接受。

[主持人刘云丹]:其实今天聊到这儿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大家都注意到了馥荔大姐提到一个词,就是影迷、观众 ,他们有没有让你特别感动的行动呢?

[嘉宾王馥荔]:有,挺多的,我特别感谢他们,我觉得我这个年龄了,而且慢慢的戏也没有原来多了,他们仍然那么关心着我、喜欢我,我真的是特别感动,而且最近是我儿子发现的,在两年多以前就有喜欢我的观众给我设了一个王馥荔俱乐部,我真的不知道,我儿子告诉我以后我特别感动,我当时在外地拍戏,我说儿子先替我向网友们表示感谢,我真的特别感动,我都不知道你们给我设了两年多俱乐部了,我会在有空的时候跟你们交流,我会把 最新的创作以及创作中的体会、照片发给你们。

[主持人刘云丹]:我们有网友说,大嫂果然平易近人,很是优雅,老一辈艺术家叫您小鬼。其实我可以告诉大家馥荔大姐真的还很年轻,馥荔大姐认认真真的演戏,踏踏实实的生活,非常用心的体验每个角色,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作为像您这样我们看来什么幸福的,您觉得幸福是什么?跟我们说一下您对幸福的感受?

[嘉宾王馥荔]:就像您刚才说的,我非常喜爱我的工作,另外我有一个非常温馨的家庭,我们老老小小都生活的特别踏实、特别平常,我觉得这就是幸福。

[主持人刘云丹]:其实我觉得馥荔大姐的眼神告诉我们这是幸福。

王馥荔:宣布新作 呼吁社会公益活动

[嘉宾王馥荔]:我还告诉大家新拍的一部戏叫《爱在生命中传递》,在这个戏里我演的是红十字会的一个主任,就是希望大家为我们败血病患者多捐献造血干细胞,有一定的公益性质。

[主持人刘云丹]:什么时候播出?

[嘉宾王馥荔]:刚刚拍完,我已经没有权利捐献造血干细胞了,因为年龄要在45岁以下,我没有资格了,但是我用自己创作的角色出一份力。

[主持人刘云丹]:非常感人,谢谢馥荔大姐,我们一定向您学习。

[嘉宾王馥荔]:不,我们可以经常一起聊聊,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主持人刘云丹]:谢谢馥荔大姐,谢谢大家!

责编:晓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