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心的复活[2007年1月27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2月03日 11:14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接到HIV阳性报告的当天便被迫离开了家,离开了我的母亲和我的至爱亲朋,艾滋病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我的一切。

  ……摘自艾滋病人孟林的博客

  孟林,38岁。在茫茫人海中,谁都不知道他是一个有着十年艾滋病病史的感染者,而且迄今是我国艾滋病感染者中活得最长的人。时隔十年,他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公开接受电视媒体的采访。染病十年的孟林,与人交谈神情淡定自若,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他过去有他自己的生意,他认识很多很多朋友,但这些朋友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他是一个艾滋病人。他能够这次接受你们的采访我都觉得有一点意外,就算是马赛克或者声音处理,在过去他都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八十年代末期,在生意上十分辉煌的孟林但在感情上十分迷茫,也正是在这个阶段,他

  的朋友染病了,这个消息传到他的耳中,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也被传染了。

  艾滋病人 孟林:“作为我本人呢一直在逃避,回避这个问题。你想一种病没有药,致死率极高的病,没有药,肯定是死亡。”

  那是一个极度压抑的人,一个很多次曾经试图自杀的人。

  孟林在忐忑不安中渡过了艾滋病发作前的潜伏期,直到1995年初,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艾滋病症状。这才让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孟林:“体力严重地就不行,皮疹、腹泻,全身淋巴肿大,这时候才开始去检查。”

  1996年大年初一这天清晨,孟林终于按捺不住,悄悄拨通了佑安医院艾滋病治疗专家徐莲芝的求医电话。当时艾滋病人一旦被确诊就要立即隔离,由于十分害怕暴露自己艾滋病人的身份,孟林请求把见面地点定在了门诊部的传达室。

  孟林:“第二天我就特别早的来了,戴着帽子、墨镜啊,全副武装的。”

  尽管这样,他仍然让徐莲芝在风中足足等了他四十分钟。

  孟林:“我一直在远远的看着她,我们彼此都在这么看着对方,关注着对方。40分钟,这40分钟对一个人的内心心理活动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说清楚的。”

  孟林终于鼓足勇气向徐莲芝走了过去

  孟林:“真是一个老人,站在风中啊,走过去,她迎上来,拉住你的手。”

  就是这次医务工作者的主动拉手,把一位艾滋病患者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两人从此搭起了长达十年的难忘情谊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 徐莲芝:“病人来找你,说我怀疑是不是得这个病啦,那你一定要帮他搞清除他得的是不是这个病。其次一个病人心理上的压力是很大的,所以有的人都有一个就是说我对未来的选择,我还活下去还是等待有药,还是就是我就是结束自己。”

  经佑安医院化验证实,孟林的确感染了艾滋病毒,然而就在他最需要亲情的关键时刻,孟林的哥嫂却让他离开这个家,孟林向母亲慌称出国,当天就从家里搬了出去

  孟林:“那时候你刚刚知道你被判了死刑,可以想象,那时候人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绝望状态。”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 徐莲芝:“当时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恐怕还不容易像今天这样噢,你得了这个病我们着急去看给你病,还不是那么轻松的。”

  孟林:“走出家门那一刻呢,知道我永远回不来了。”

  孟林:“但是那时候我没有勇气回过头来,我想我要有勇气回头,当时我就会崩溃了。”

  就是这一纸阳性报告,在一瞬间击碎了孟林的一切。

  孟林:“当时就是生与死的选择,是等死,还是选择死,也不知道去哪,没有方向感。”

  孟林搬出家门后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流浪生活,饿了就吃点面包,困了就住在临街的澡堂子里

  孟林:“那时候爬到一个很高的楼顶,其实挺想跳下去的,去火车站,也没有勇气卧轨。”

  这个时候的孟林不停的接到徐莲芝的电话,鼓励他一定要活下去。不久后,佑安医院专门建立了给艾滋病人的病房,但是在当时条件十分艰苦

  孟林:“因为那不是病房,是太平间旁边的一个排小房,跟太平间紧挨着的,一墙之隔,这边是太平间,这边是我的住的地方,条件非常简陋,当时的条件。”

  由于医院当时没有条件给艾滋病人设立专门的检查设备,徐莲芝就凭着自己的双手和一个听诊器,一点点给孟林和当时一同搬进病房的五位病友检查,帮他们一点点把机会性感染克服掉。

  孟林:“尽管在太平间旁边,但是我们真正把它当成家了。医务人员特别好,对我们特别特别好。尤其是徐阿姨。真是像亲人那样。”

  有一天,孟林意外的收到了一张卡片,这张卡片使孟林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为儿唤起心中的彩虹,送上慈母的深深祝福,母亲。卡片中的母亲就是把孟林当作亲人一样照顾的徐莲芝大夫。

  孟林:“可能没有这张卡片,可能我就会放弃了。”

  在那时住院的孟林每天都会听到送丧的哭声,环境非常恶劣,那时人已经绝望到了极致。可以说是卡片拉着孟林走出了生命中最暗淡的时期。直到我们采访时,他首先拿出的就是这张卡片,急于向我们表述那段不可逆转的时光。

  孟林:“那时我就基本上打消自杀的念头了,然后就告诉自己一句话,既然没有勇气选

  择死,就应该好好地活下去。”

  时间到了96年下半年,孟林身体再次出现了不适反应。

  孟林:“徐阿姨就找我,跟我说,现在有一种药可以救你的命。”

  徐大夫说的救命药是指一九九六年年底美籍华人何大一刚刚发明的鸡尾酒疗法,药价十

  分昂贵,一年要花费二十多万。

  孟林:“所以我就开始就决定买药,就拼命地去工作,挣钱买药。”

  从此,孟林承受起生存的压力,忍受起疾病的痛苦,开始了拼命赚取药费的生活。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所以你在工作的时间段遇到他的时候,你会看到他很积极很乐观很于心付出,但是你如果能够在工作时间以外再接触他的话,你会发现他有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的会流泪。他内心世界里的彷徨孤独那种自闭那种压抑那种忧郁,有多少人他觉得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你,太少太少了。”

  孟林:“整个都是在博弈,每天都在博弈,为生命在博弈,为生死在博弈,每天都是这样。”

  孟林的内心无法平静,悔过、赎罪、重新再活一次这些念头每天都在折磨他的心灵。一天夜里十二点钟,孟林再也无法承受内心的压力,他冲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病房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 随雪英:“当时他呢把穿的大衣的领子立起来,因为特别冷在外边冻得,一下低着头就钻进屋里来了,然后就把头往墙上往暖气上撞,往床头上撞,他就觉得活得没劲不活了,后来等他情绪稍微镇静下来的之后呢,往墙上往房顶上看看,他就说我今天来呢,他说姐我本来是想看看徐阿姨,看看你,另外看看我住的这个房间,我的这个家,所以对于我来讲我都不愿意回忆这一点,当时我听他说这些话,我就觉得,他想轻生。后来他跟我说,他说姐你不知道,好像我们得了这个病之后生活上的道路有多难,你可能想象都想象不到。后来借着这话呢我就问他,我说你后悔么,他说姐,我跟你说,我得完这个病之后,我连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我当时知道我这么做会得上这个病,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做的。”

  这个期间,孟林最难承受的就是对母亲de思念,他想到极致时,就悄悄去公园,偷偷的看着晨练的母亲。孟林身边的病友由于得不到亲人的理解,很多已经与亲人失去联系了,病友和病友之间往往是相依做伴,互相鼓励。

  孟林:“因为艾滋病没有什么亲人,谁走在前面了,活着的人过来,陪一陪他,送他最后一程,给他穿上衣裳以上,送进太平间。那时候就这样。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体会不到医生关切和对你的生命带来多么重要的作用。”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我跟很多朋友说过,他们问我,你觉得艾滋病人需要什么样的一个对待,我说你怎么对你老婆,你就怎么对他。你怎么对你儿子,你就怎么对他,你怎么对你同事,你就怎么对他,不需要特别的东西。在我看来艾滋病人无非就是个生了病的人啊。”

  孟林认为是徐莲芝和随雪英这样的大夫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带着对他们感恩的心情他觉得应该为艾滋病感染者做一些事情,一次偶然的机会,孟林开始了他的另一种人生。

  孟林:“2004年,我们参加一个感染者郊游活动,他们仅仅听说过有一个叫孟林的活了很多年了,但是还没有见过,所以他们见到我那一刻啊,非常的惊奇,问我这些年怎么活过来的,当我告诉他们以后,他们自己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这些病人都还活着,你就觉得你有价值了,你那种被认同感,不是你赚钱所能带来的。”

  这次聚会使孟林萌发了为艾滋病人作些事情的念头。之后的一次艾滋病大会,徐莲芝意外的收到了孟林的一封信,妈,把这些钱捐给组委会吧,我的生命是你们给的,这是我们艾滋病人的大会,我想表示一下我的心情。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 徐莲芝:“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不是几个钱的问题,而是一种情意。作为一个疾病的受害者,他得到医务人员的关怀,得到社会的支持,反过来他能够正确面对疾病,面对生活,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这个时候我觉得他的生命质量已经提高了。”

  与艾滋病抗病了十年,孟林在抗病毒药物的作用下,至今没有发病。他深知抗病毒的药物就等于感染者的生命。2005年的一个晚上,孟林接到济南一位病友的电话,请求孟林动用一个老病号的关系,帮忙调用一种抗病毒的药物,这个病号急需这种药物救命。

  孟林:“找到我们,他CD4剩一个了,CD4只剩一个意味着什么呢,他已经免疫力没有了,他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机会性感染。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就来北京了,完了我们提前给他安排好病房,给他协调抗病毒药物,现在活得非常好。”

  救助感染者的事情还有很多。感染者低迷的时候首先会想到自杀,在很多年轻的生命面前,孟林不希望他们走自己的老路,他想告诉他们艾滋病坚持服药,生命还能延续很多年。采访的时候我们碰到一位叫帅帅的病号,他刚参加工作就不幸染病了。

  帅帅:“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只是如何安排我父母的以后的生活,我对自己的生命当时并不是看得很重,经过孟老师的危机干预之后,我认识到了如果没有把自己挽救好的话,我怎么全排我父母我亲人的生活呢。”

  徐莲芝:“病在自己身上他体会是最深刻的,所以今天他给与别人也是别人最需要的。”

  孟林的行为得到了中英艾滋病项目的资助。他筹建了一个叫做爱之方舟的感染者组织,组织的成员都是和孟林一样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想帮助别人的艾滋病感染者。他们网站的论坛在线的人数达到一万多人,孟林在这里为感染者们提供了很多及时的救治信息,感染者也在这里疏通了很多心理问题。打开网页,我们发现孟林帮助感染者的故事在这里感动了很多人。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孟林在这个圈子里确实为艾滋病人做了很多,这些普通人坦白的说,我相信老百姓,包括学生也好,老师也好,任何普通的大众,所以看到一个艾滋病人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很多弱势群体的时候,这些人也找到了一个偶像。”

  徐莲芝:“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而且现在非常坚强,有时候他们在加班阿拼命熬夜阿我就要提醒一下他,我说了他以后,他说别人都死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啊。”

  孟林在不停地付出他的辛苦的同时,他也收获了很多。他感到其实周围很多人对他是接受的认可的。

  艾滋病预防项目官员 高琦:“从胡锦涛主席能够去地坛医院访问,从温家宝总理能够去佑安医院访问。从这些国家领导人的行动来说已经帮我们打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所以整个社会对艾滋病艾滋病人的接受度也比过去提高很多了。

  孟林在自己的的博客上记载下了他的心情:每当看到接受过我帮助的病友恢复健康和生活信念时,都会觉得那是我的杰作,是我生命的延续,那种发自心底的成就让我感到十分的喜悦和满足。在医护人员的扶持下,孟林颤颤巍巍的度过了生命中的冬天,但他凭着对生命的敬仰、执着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应对疾病,重新书写人生,迎来了生命中的春天。在这里,我们祝福他的的理想和激情再次得到燃烧。

  希望每一位艾滋病感染者以顽强的遏制力对抗疾病,克服困难,重树信心,给艾滋病感染者多一份宽容,多一份理解,社会就多一份和谐。

责编:人口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712294c9-b01e-00d3-6e78-7187cc000000 Time:2019-09-22T19:06:28.8018188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