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寻找失落的平衡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24日 13:05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2004年5月的一天,有群众向仙游县公安局举报,在村民陈大民家的脸盆里有一个基本成型的死胎。

  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计生局纪检组长 许伍山:“那个脸盆啊,哎呀,太可怕了,我第一次看见那样的胎儿。”

  这个脸盆为什么放在陈大民家的门口,而陈家的大门却又一直紧锁着。脸盆是从哪儿来的呢?据当地计生办人员反映,陈家的小儿媳江月确实怀有身孕。这个脸盆会不会是陈家的呢?

  福建省仙游县大计镇计生办主任 肖雪霞:“她是04年元月怀孕的,我们对所有孕妇特别是持生育证的孕妇进行全过程的孕情跟踪。”

  为了确保母子两人的平安,在江月怀孕不久,计生办就开始给她做全程的孕情服务。在怀孕最初的四个月里,小胎儿在江月的腹中发育得很好。 转眼间又到了作孕期体检的时间,这一天,江月却没有来。

  公公 陈大民:“流产掉了,擦地板不小心摔坏了,地板很滑,我也经常被滑倒。”

  记者:“滑到了以后你们送她去医院了吗?”

  公公 陈大民:“没有。”

  记者:“那你们当时采取什么措施了吗?”

  公公 陈大民:“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啊。”

  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得知江月流产的消息,立刻来到陈家为江月检查身体。到了陈家,江月却不在,公公陈大民好像有意回避,一个人走开了。工作人员感觉到事情好像并不那么简单,就立刻向县打击两非专案组汇报了陈家的情况。打击两非就是打击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和非医学性终止妊娠。

  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公安局 温雪峰:“我们一接到大济镇济生办电话,就立刻赶往孕妇家里。”

  就在进门的时候,调查人员发现了一个情况。

  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公安局 温雪峰:“一进门呢,主人就拿了几双防滑的拖鞋给我们换,他这个家经济情况还可以,像现在这样的生活条件,大家对孕妇保护都非常好,我们刚进门我们穿的都是防滑拖鞋,这就是一个疑点。”

  就在这个时候调查人员无意间在垃圾筐里发现了一个终止妊娠药物的药盒。

  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公安局 温雪峰:“把垃圾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翻出来了,一看到这个药就可以断定她是去做引产的。”

  江月委屈的说出了流产的实情。

  孕妇 江月:“我婆婆她那个(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其实做流产我是不愿意的,我丈夫也会经常跟我吵,我婆婆也跟我吵,这个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逼不得已才去做的引产。”

  终止妊娠的处方药物。没有医生的处方,江月是拿不到药的,那江月的药是从哪里来的呢?据江月说,她曾经到过一个诊所。

  江月的婆婆四处打听,找到一个能做B超看胎儿性别的黑诊所,给儿媳做B超。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小黑屋不仅是住处,也是黑诊所的行医之地,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代替了正规医院的检查床,没有经过消毒的药物随便的扔在桌上,就是在这里,医生在昏暗的灯光下向许多个和江月一样的孕妇伸出了黑手。

  当诊所的大夫告诉婆婆是女孩时,婆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钱塞给大夫,和大夫商量堕胎的事。最后以500元成交买下了流产药物。

  根据江月提供的情况,我们找到了给江月做B超的大夫。从我们进门开始,这个大夫就一直躺在床上不起来,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

  大夫 许某:“B超那个男女的事我不知道,她就是到我这边来看病的,那她让我拿,我没办法,我拿了流产的药给她吃。”

  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终止妊娠这本身就是对女孩性别的极度歧视,一个女孩的生命被毁灭掉了,一个母亲的健康被摧残了。

  大夫 许某:“她本来是拿一点儿(钱),我不肯拿,后来她一直塞啊塞了一点钱。”

  记者:“那时候塞了多少钱?有500块钱吗?”

  大夫 许某:“没有,没有,我也记不清了。”

  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由于大夫女儿的阻挠,我们的拍摄被迫中断。

  由于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大夫非法给孕妇作了性别鉴定。进行胎儿性别鉴定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一种医学行为,非法胎儿性别鉴定会直接导致男婴的数量大大多于女婴,导致男女比例失衡。鉴于大夫许某的非法行为,2005年12月2日,仙游县人民法院判处许某管制一年,罚款一万元。

  福建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雍秀英:“像这种案件取证难,因为第一个是群众不配合,第二个医生怕失掉饭碗,不愿意承认。所以这个取证非常困难。”

  福建省从2003年开始加强打击两非的力度,全省共查处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案件585例,选择终止妊娠案件439例,有力的维护了妇女和儿童的合法权益。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和非法人工流产是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直接原因。然而,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们对男孩的偏好。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 翟振武:“在农村我们的生产方式还主要是以体力劳动为主,农民在生产过程中当然愿意要男劳动力,这样就产生了男孩的偏好和需求。在中国的社会制度安排方面对女孩的生存环境也不是平等的,比如说男娶女嫁,你养了儿子才是自己的后代,自己家里面的人一代代可以传承血脉,女儿终究要嫁出去,所以很多人觉得养女儿是替别人家养孩子,男孩的偏好在中国是比较严重的。”

  我们在当地的一个幼儿园里看到,男孩比例正在明显升高。在这所幼儿园,男孩子的数量显然多于女孩子。而在其他幼儿园这种现象也非常普遍。

  幼儿园老师:“男孩子是十八个,女孩子比较少,女孩子占了八个,我到过很多幼儿园去代课,很多幼儿园都是男的比女的多。”

  男孩子比女孩子多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攀高,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公布了一个数字:福建省出生人口性别比达到120:100,远比国际公认的正常值105:100 高出15个百分点,福建出生人口性别比进入红色警戒。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 翟振武:“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数值了,因为正常的出生性别比在全世界都是105,不分人种、不分民族、不分地区,在发展中国家基本也是在103到107之间,那么福建的出生性别比非常高了,男女之间出生的差距非常大,在人口发展过程中具有很大的威胁。”

  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对社会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有相当一部分男性找不到配偶,不能组成家庭,进而形成性犯罪的增加,造成社会的不稳定,整个社会的生态平衡将会被打破。福建省面临性别比偏高的现实,迅速采取举措,打破常规,从观念入手,让女孩子上祖谱。长久以来,一直只有男孩子才能入族谱。男孩就意味着传根,要打破这个千年延续下来的传统几乎是不可能的。

  福建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雍秀英:“这个是比较困难的,有的群众刚开始不理解,阻力主要还是在老人,老人家这方面思想观念是比较顽固一点。”

  让女孩子入祖谱,就意味着颠覆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怎样才能转变这种传统观念呢?

  福建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雍秀英:“那么我们就是利用老人会,就是离退休回乡的老干部,他们这些人思想是比较进步的,通过我们计生协会的老同志来做一些耐心细致的宣传,在一个村里面先从一部分少数的姓氏打破,然后再逐步扩展到其他的姓氏,现在我们福建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改变了这种观念了。”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女孩进入祖谱,福建人的生育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冲击,人们开始真正意识到,女孩也是传后人。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 翟振武:“无论是祭祖也好,还是进祠堂也好,还是进族谱也好,女性应该有平等的权利。在福建能够让妇女上族谱,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的后代,都是自己的继承人,把这个放在族谱里面改变人们对妇女的歧视,改变性别不平等的观念具有很大的意义,这是文化传统上一个很重大的变革。”

  在安溪县一所中学里,其他同学上课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个女孩子在一边偷偷的看,这个女孩叫王服英,以前她也曾经在这个学校读过书,几年前,因为家里的一场变故,她从此被迫辍学。

  王服英:“人家上学我都在教室外面看,我要是能坐在里面上学该有多好啊,很想、很期盼能够进去上学。”

  就在王服英六岁那年,妈妈得了一场重病去世了,就在她还沉浸在失去妈妈的痛苦之中时,爸爸因为她是女孩抛弃了她,王服英每日每夜都在想念自己的妈妈。

  王服英:“很希望能够见到她,每次做梦只能梦到背影,永远都看不清她的脸,人家都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我没有,很渴望有那种家的感觉。”

  王服英经常做的一个动作就是左手牵右手,这样她能感觉到她也有人心疼,就像有妈妈一样。

  王服英:“有时候遇到困难、遇到挫折、没有人跟我说话、我就自己攥着左手和右手攥在一起、就好像妈妈牵着我的手(一样)、就感觉我也是有妈妈疼的。”

  王服英失去了她唯一的亲人爸爸,失去了温暖的家。在辍学打工的那段艰难日子里,她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自己是个男孩,生活会不会是这样。

  王服英:“小时候因为他们看轻女孩子,所以我一定要做的更好让他们看,女孩子并不比男孩子差,想让这个社会来关注我们女孩子,要让他们用同等的目光来关注我们。”

  王服英辍学了9年,上学的念头始终埋在她的心里。就在她的生活一片黑暗的时候,一个消息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

  王服英:“有这么一个学校非常实实在在的、一个可以读书的学校,我说我又可以重新回到校园了,很感动。”

  2006年7月,在安溪县茶艺职业学校招收第三期女子宏志班时,王服英被录取了。学校考虑到王服英的家庭情况,减免了她全部的学费和生活费,让她上学不再有后顾之忧。

  王服英:“那几天都不知道怎么过的,天天盼望着开学、开学,很激动,我说我终于又回到学校了,真好。就两个字真好!”

  王服英开始学习茶艺,开始一点一滴描绘着自己的美丽未来,开始心中的美好生活。但就在她沉浸在学习的幸福之中时,却碰到了别人没有碰到的困难。

  王服英:“学这个茶艺,人家手那么柔,有时我都偷偷地哭,我为什么就比不出那样的动作,人家那么柔美,我以前做什么事都有点男性化,认为男孩子能做的事我也能做到。”

  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王服英的茶艺动作慢慢的开始标准,学习步入了正轨。一年之后王服英将在这里完成学业,走进社会,开始新的生活。

  福建省安溪县职业中专学校校长 李瑞章:“我们的目的就是扶持这些贫困学生,让她们到学校学一技之长,真正的实施我们安溪县在关爱女孩行动中提出来的要实施五项工程里面的一种叫女子成才工程,让她们来学校学一技之长,然后凭自己的专业技能走出社会。”

  在福建,还有许多个像王服英一样的女孩得到了实惠。福建省给“二女户”子女中考加10分,并且减免部分学费。为女孩子铺平成才之路。

  学生 婷婷:“中考的时候是694分,他们一中收了700分,因为这10分给我很大的信心,对我的前途也有很大帮助。”

  福建省还为女儿户家庭实施了安居工程,致富工程,保障工程,亲情工程等。为二女户家庭建新房16833座,修缮住房22282座,全方位的形成关爱女孩的氛围。

  村民 郑博:“这场地是免费的,计生办还发了一万元的补贴,共产党好,对我们真关心。”

  村民 郑长波:“生女孩政府也很重视,住上这个新房子,人觉得精神,做事做茶都觉得有力气。”

  福建对女孩家庭政策的倾斜,建立了利益导向机制,是解决出生性别比偏高的一个根本措施。这项措施对人的思想观念改变起到了最深远的影响。

  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治理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福建省经过几年的努力,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得到了良好的控制。有效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是实现和谐社会的重要条件。

责编:人口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4acb6af-401e-000a-7cc0-6d21e0000000 Time:2019-09-18T01:31:32.1363831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