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肿瘤之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2日 14:10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2006年6月9号高考结束的第一天,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就接待了一位症状罕见的病人。

  护士:“特大挺在那里。她们有人说是不是又来了一个怀孕的,不可能肚子没那么大,一个孩子才多大,特别大那个大肚子。”

  这位刚刚接收的病人让妇科主任张蓉大夫也大吃一惊。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护长跟我说张大夫我们收了一个病人肚子太大了,从来没见过。

  韩敬,今年43岁,春节刚刚过后,她的肚子就一天天大了起来,短短几个月肚

  子大的几乎让她无法正常生活,连挪动都需要用手支撑着身体,她的丈夫和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把她送进了医院,情况紧急,肿瘤医院的大夫们迅速为她做了检查,那么她的肚子为什么这么大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我们当时考虑她可能是来源于卵巢的,为什么呢?因为就卵巢的肿瘤有可能长这么大,要其它的肠子上的、腹膜后的都长不了这么大。”

  那么正常的卵巢到底有多大呢?有什么功能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一般我们的卵巢正常大小就是三到四公分,也就相当一个小鸡蛋那么大,我们在青春期的时候,卵巢就开始发育,它就会分泌雌激素,激素水平就维持我们女性的生长。我们分泌雌激素以后它的整个代谢是很正常的。”

  韩敬的卵巢肿瘤长到这么大,不但使她的日常生活受到影响,更使她的身体代谢功能发生紊乱,在肿瘤医院的历史上,甚至在全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卵巢肿瘤。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一般情况下,我们做的最大的也就是十几、二十公分的,这样比较常见的,在我看到的情况下就是足月妊娠那么大,跟怀孕足月那么大的瘤子看见过。”

  肚子这么大了,韩敬才决定到肿瘤医院就诊,她为什么要拖这么久呢?

  韩敬:“今年春节以后,我也已经知道大了就不行了,我那时候我就知道我肯定是有瘤子不行了,可是到那个时候已经是春节了,你想想他6月份就考试,我就是死了我也得坚持这半年呀。”

  韩敬所说的正是她十分懂事的儿子叫齐麟,今年高三,那时正准备参加高考。她的丈夫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一家三口相互关爱、和睦幸福,韩敬发现肚子开始增大的时候,正是儿子高三第二学期备考阶段,为了不让自己的病情干扰孩子高考,她简单到医院看了一下大夫,就把病情压了下来。因为每一位母亲都能用心感受到高三的最后阶段意味着什么。

  韩敬:“我宁可用我的生命去做担保,我也不会让我儿子去冒这个风险,放心吧,不可能。”

  韩敬的肚子一天天增大,儿子高考的时间也一天天临近,她心里完全明白自己的病少不了一场大的手术,对儿子的爱胜过她的生命。她不能让自己手术的风险来影响孩子的高考状态,然而丈夫和儿子多次催促她去看病,都被她拒绝了。

  儿子:“你去看病吧。”

  韩敬:“等你考完试的,去吧。”

  丈夫:“你就听你妈的吧,要不然的话做手术她心理也不踏实。”

  韩敬:“即使我这次做手术我下不来我都觉得我特欣慰,你想想我儿子有多懂事,你知道我儿子高考的最后一个月嘛,天天给我做饭,收拾屋子,擦地,买菜,高考头一天晚上还给我做的糖醋鱼。”

  韩敬的丈夫每天起早贪黑,拼命的拉活,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唯一的经济来源,他知道妻子看病的钱一定不会是个小数目,不管是什么天气他都要出车从不敢耽误一天。尽管他挂念妻子和儿子,但他这份工作一点不敢分心。

  丈夫:“我一开上车的话,什么都不想,我就是出去干活去了,我什么都不想,我要是想这些事的话,非得跟人家撞上。”

  韩敬一家人就住在这个小区,她的病也引起左临右舍的关注,大家都劝她到医院赶快做手术,但是,韩敬做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真挚的爱,和他们这一家人相儒以沫的亲情,让邻居们感动。

  邻居:“她嘴里老跟我说这孩子怎么怎么样的,全是孩子,她一心全在孩子身上。”

  邻居:“这母亲对儿子对孩子那心情是什么心情 您可以理解吧。”

  邻居:“真是的她要是耽误他这么一段时间,高考时间过了,他要考不上 她这个病治的时候她也不安心,她儿子对她妈也特别好,我考完试我妈才放心,我才去帮助我妈到医院去看病,这一家多好,他爱人每天给他们提吃的,在外边多辛苦啊,这一家子真不错,我觉得。”

  6月8号高考结束了,韩敬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第二天她的丈夫和儿子就把她送进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面对如此巨大的卵巢肿瘤患者,妇科上上下下高度重视,其实卵巢肿瘤是妇女的常见病多发病,但是往往在发病的开始,患者一般是不容易察觉的。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因为卵巢这个位置比较隐蔽,即使它长了瘤子,有拳头那么大小的话,咱们也不会有什么自觉的症状,你也看不见,也摸不着。”

  有的女性卵巢肿瘤很大了,也没认为自己有病,以为自己长胖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我们接到病人说我肚子胖了,我胖了两三年,认为胖了,结果一检查很大的一个瘤子。”

  卵巢肿瘤过大是很凶险的,向韩敬这样肿瘤长这么大才来就诊,就更加危险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我们经常有急腹诊来做手术的,就是因为瘤子破了,瘤子破了以后第一有可能大出血,因为正好破在血管上,还有就是瘤子里面的囊内液出来以后刺激腹膜,腹膜产生刺激症状,有腹膜炎,然后要是感染了,那就会腹膜炎休克,其他一切症状就会跟上来了。”

  面对从没有见过的巨大肿瘤,医院召开相关科室人员紧急会诊,从医40多年的刘丽影教授也被请来会诊。刘教授谈到,在60年代曾有一巨大肿瘤患者张秋菊的病例.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教授 刘丽影:“我从医四十多年了 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但是比她小的那是常见的,张秋菊是个腹膜后的肿瘤,不是腹腔里的,这个是卵巢的肿瘤。”

  长在韩敬身上的巨大卵巢肿瘤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引起大出血。由于肿瘤的迅速增长,也是她出现低蛋白的症状,如果尽快摘除会使病人昏厥,甚至有生命危险。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 李淑敏:“这种情况马上手术肯定不行,那我们术前怎么办呢?我们要给她穿刺减压要把这个瘤子里的囊内液尽可能放,而且放的速度一定要控制好,不能太快。”

  医生们按长规,用注射器抽取囊内液。 然而这一做法没能成功,病情不能等待,医生们马上研究对策

  医生:“这个穿刺和引流都是非常规的,因为昨天用常规的给她引不出来,非常粘稠。”

  最后主管医生李淑敏决定用戳卡也就是一个套针,插入导管使囊内液导出,囊内液缓慢的流出,病情得到暂时的缓解。

  五天的囊液引流,韩敬的肚子小了三分之一,明天就要做手术了,坚强的韩敬凭着对儿子的爱她已经挺过了整整四个月。那时候她没有想到过死,但是今天她似乎心中感到了什么,她想到了爱她的丈夫,懂事的儿子,然而对社会她似乎觉得还该做些什么。

  韩敬:“任何手术都有风险,我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希望我的角膜浪费掉,所以我就先办好,我跟大夫说了如果我要是这个手术上有任何风险,你不要停下来,继续往下做,你一定要把我的手术做完了,为将来以后的人找一条避免危险的出路。”

  2006年6月21日上午,韩静就要接受切除巨大肿瘤的手术,这对她来说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此时韩敬却表现的十分镇静,一直安慰着身边的家人。

  韩敬:“等着胜利的消息,没事,踏踏实实等着,我出来以后就好了。儿子,你别怕。”

  医生:“别激动。”

  儿子:“你会没事。”

  韩敬:“儿子,别怕。”

  韩敬在鼓励儿子也是在鼓励自己,今天的手术室格外紧张,对于韩敬来说要过的第一关是麻醉关。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这样的病人在麻醉中间我们非常要重视,我们要做一个动脉,就是要测中心动脉压这样才知道我们容量的情况和出量的情况,评价它的血压,所以我们麻醉大夫正在扎动脉,做中心动脉监测的呢。”

  做腹腔手术一般病人要平躺着的,麻醉也是在平卧位的情况下进行,医生把韩敬巨大的身躯平方在手术台上,刚刚准备实施麻醉,突然仪表显示异常,病人开始躁动,呼吸急促,麻醉立刻停了下来。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这个病人肚子太大了,压着那个膈肌,她平卧有点憋气。”

  原来韩敬腹中的肿瘤巨大几乎占据整个胸腔,她平时不是侧卧就是半椅半坐,以使呼吸顺畅,现在平躺在床上的韩敬被几十斤的肿瘤压的喘不过气来。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张蓉:“我们现在给她吸氧,然后让她半卧位,这样就会好一些,然后底下那个水(囊内液)还是在继续放,让腹压再减一些。”

  在医生的严密监视下,韩敬创过了麻醉这一关,切除巨大肿瘤的手术就要开始了,主刀医生张蓉,镇静的划下了第一刀。具有40多年经验的刘教授,及付主任医师李淑敏,三位专家共同完成这台手术。

  手术室外韩敬的亲人们在大厅静静的坐着,没有交流.心中在为他们的亲人默默的祝福。

  手术室内,韩敬的腹腔打开了,巨大的肿瘤成现在大家面前,大夫们小心翼翼的进行着剥离,突然病人的血压急剧下降,情况危急,大夫们及时给她输血。十分钟过去了,血压开始上升, 医生们轻轻的松了口气。

  手术已进行了五多个小时,家人一直没有得到韩敬的一点点消息,大家的心揪得紧紧的。

  父亲:“因为她这个病比较特殊,就是心情比较紧张,比较担心。”

  这时整个等候大厅的空气好象都凝固了,齐师傅再也坐不住了,他悄悄来到韩敬的病房收拾东西,这似乎是对他的最好安慰。

  手术仍然在继续进行,医生们就要剥离完毕,瘤体和腹腔碧的沾联部分,罕见的巨大瘤子终于取出了。尽管巨瘤取出来了,手术并没有结束。

  医 生:“十七公斤,术前放了三万五千毫升,相当于三十五公斤,最大的时候相当于三十五公斤,加十七公斤,52公斤,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体重,我们现在去病理科。”

  病理科医 生:这个病人我们要报良性的话,她可能肿瘤切除了就完了,如果我们报交界性的,或者恶性的话,可能要做网膜,全子宫双侧附件全部切除,并且切除的比较干净,我们要报恶性的直接报恶性的话,他们可能还要做淋巴结清扫,手术的范围就更大了。”

  广播:手术室通知,韩敬的家属请到对面的接班室等候。

  广播里突然传出的通知让等待许久的亲属,感到极其的紧张,这到底是凶是吉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 李淑敏:“快速病理目前没有恶性证据,诊断低度恶性的证据也不足。”

  医生向韩敬的亲人们介绍了肿瘤的的切除情况,并告诉他们手术极为成功,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韩敬的手术很成功,但她的病例也给我们女性朋友带来一个警示卵巢肿瘤不仅会影响女性的健康还会危及女性的生命。

  巨大肿瘤给韩敬带来及大痛苦,但与此同时她也是幸运的,因为她得到了许多人的关爱,丈夫、儿子、医生、护士还有社会上许多好心人的帮助。

  韩敬出院了,母爱也陪伴着儿子考上了向往已久的大学。祝韩敬一家生活得更美好。

  目前卵巢肿瘤还没有确切的致病原因,发病初期也大多没有明显的症状,每年定期体检是早期发现和治疗卵巢肿瘤的关键。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bebb05c3-001e-006b-516b-6c653f000000 Time:2019-09-16T08:48:17.5456305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