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骨肉难“离”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22日 14:28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2006年2月25日河南省民权县的一个小村口,村民们撂下手里的农活,聚集到一起互相议论一件让所有村民都感到震惊的一件事,听说村民黄洪杰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可是这对双胞胎却是一对连体婴儿。

  连体儿的母亲:“其实这两个孩子在剖腹产出来以后,我这当妈妈的特别想看看两个孩子长的啥样?我绝对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在一起连着的。”

  这就是连体的小哥俩,连体儿的分离手术最佳时期是孩子在一岁左右,这样有利于术后恢复健康,成功率更高。这时的小哥俩还太小,所以黄洪杰只能暂时把孩子带回家护理。可是就在孩子出生后的十几天,弟弟黄健龙就突然高烧不退,这让全家更是手足无措,他们马上将孩子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这两个孩子从胸部到腹部紧紧相连,从生下来那一天,他们只能面对面的侧躺,因为两个孩子的血液是相通的,那弟弟黄健龙感冒了,哥哥黄龙就非常容易被传染。医院建议马上为他们做分离手术。

  医生:“这个黄龙,就是单纯的肝脏共用,这个黄健龙出现了支原体感染,再看一下心脏看看有没有问题?”

  经过初步诊断,两个孩子共用同一个肝脏,可是仍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器官是查不出结果的,那就是孩子的两个心脏是否共用一个心壁,如果共用,那么两个孩子就只能存活一个,而这一切只有等到打开胸腔才能“解密”。可是,就在检查过程中,一个意外的发现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身体虚弱的黄健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原本做分离手术就有很大的风险,这样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连体儿的父亲:“(医院说)要想保住(黄健龙),根本不可能就一个分离的手术,对他的打击都够大了,更何况再给他做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更)受不了。”

  此时摆在夫妻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放弃黄健龙,立即做手术保住黄龙,要么,先控制住孩子的病情,等到合适时机再作手术,可是,一旦在这期间黄健龙心脏病发作,两个孩子都有可能丢掉性命。那究竟是选择做分离,还是不做呢?

  连体儿的母亲:“不给他们做手术,他这个样也不中,也不是个法呀。”

  连体儿的父亲:“万一就是说感冒呀,有肺炎什么的,两个孩子到时候都保不住。”

  小健龙的心脏病是耽误不得,耽误一天,孩子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郑州的医院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复杂的连体儿手术,医院的压力也很大,一时不敢为孩子做分离手术,难道他们就这样放弃其中一个孩子吗?那么又有谁能救救他们的孩子呀?

  连体儿的母亲:“听说上海有个医院做过六例(这样的手术),那是一个心思想到上海来。”

  很快经过热心人介绍,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曾经做过连体儿的分离手术,并且成功分离了6例,这个消息让一家人激动得想马上动身去上海给孩子治病。可是,另一个残酷的现实又摆在了全家人的面前,巨额手术费用一时间使他们走投无路。

  连体儿的母亲:“就想着没钱咋办呀?没钱也得给他们看病呀?”

  这时,小健龙的肺部感染越来越严重,而且哥哥黄龙也因为受到弟弟的传染而高烧不退,这样,两个孩子的情况越来越糟,就在这时,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打来了电话,表示愿为连体小哥俩免费实施分离手术。

  连体儿的母亲:“一听说(有消息)了,那心里猛的扑棱一下子,就想着俺儿子到了上海就有希望了。”

  郑州到上海要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考虑到小哥俩都处于感染期,尤其有心脏病的小健龙更是不能有半点闪失,上海方面立刻派有关专家亲自到郑州接护小哥俩,以免出现危险。

  可是到了上海,所有人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小健龙在途中几次出现心衰,另外两个孩子都因肺炎引起高烧仍持续不退,肺部感染对于一般的新生儿来讲都是十分致命的,更何况是这样的连体儿就更危险了,到了医院,医生马上对小哥俩采取隔离治疗。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监护室护士长 匡秀兰:“刚到来时候,抱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顺手,横过来抱另一个也不行,竖着抱两个又压着。所以在抱的时候有一点难度,我们抱他的时候必须这样抱着,他们两个脑袋分别从这边撑着,所以必须这样,然后这样抱着。”

  这里的护士24小时轮流监护小哥俩的病情,而孩子的父母每天下午三点都会到监护室来听孩子的病情,这也是他们每天最盼望的时刻。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监护室医生 郭薇薇:“ 在刚刚入院的时候他们有肺部感染或者有心脏方面的心功能不全的表现,进来以后我们就是慢慢的都给克服了,我们现在就是说基本上他们的心跳、呼吸、氧饱和度都蛮好的。因为小的那个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他的氧饱和度现在就是维持在一个比较平稳的水平。”

  记者:“那他的出汗还多不多?”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监护室医生 郭薇薇:“出汗就是大的孩子肯定不会像小的那么多,因为小的本身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出汗就会多一点。但是比如我们多抱抱他,他可能就少一点哭闹,这样就好点护理,其中一个的时候你必须要监护到另一个,他是不是有什么相对不良的状况,等于是说这两个孩子是我们监护室的重中之重。”

  孩子在这里经过特殊护理和治疗,身体的各项指标也逐渐在恢复。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监护室护士长 匡秀兰:“(还有)在喂奶的时候,两个孩子会争先恐后(的要吃),他不允许一个先吃一个后吃,他一个吃了还有一个也要及时的喂,所以我们会把两个奶瓶同时放上去。”

  5月13日的下午,突然医生通知家属到重症监护室去看孩子,十几天没有看到孩子了,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了,这让夫妻俩既紧张又很兴奋。

  连体儿的母亲:“(我看到)我那两个儿子黄龙吃的特别胖,那脸特别红红的、胖胖的,我刚伸手要去摸,那护士说哎,你不能摸。我就跟他摆摆手,他看我那眼睛就瞪着看我,那个时候我特别特别的想抱抱我那两个儿子。就是没法抱,我说乖乖我说妈妈来看你们了,但是就是没法抱你,我就是不敢抱他,只要是对我这两个孩子好,大夫叫我咋我就是听她的。”

  随着小哥俩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手术的时间也定下来了,经过医生周密的检查,发现这对联体儿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复杂的。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这对连体儿我们也做了一些检查,他们很特殊,大的这个孩子他的肝脏突到小的这个孩子腹腔里去了,那么小的这个孩子的心脏又突到大孩子的心脏里面去了。”

  在常人看来,小哥俩的胸腹相连手术,只要从中间切下一刀就行了,但对于小哥俩这样情况,又该采取什么样的分离方法呢?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不是像锯子一样一条线的锯下去,是不是像S形一样,基本上从形状上是心脏和肝脏(的线路)是一个S形的。”

  在手术的前一天,院方让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后,才能实施手术,孩子的父亲黄洪杰根本没有想到手术并不是把孩子分开而已,而是分开后孩子肚皮上缺损的创面怎么办,这也是医生面临比较困难的事情。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分开了以后可能是关键,是这么大的一个创面怎么给覆盖住?那么他们现在是肝脏是共用的心脏,是互相交叉,到对面打开以后它其实不是平的,打开以后它有东西突出来。心脏会突出来,就像我们盛一碗饭,像满满一碗饭一样的,你的皮肤没有办法把它盖起来,我们知道脏器露在外面的话一会儿人就不行了,那我们有很多手段来把这个创面给他覆盖,那么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其实分离手术对于孩子的父母不轻松,对于医生来讲就更不轻松了,所以,院方在手术前再次开会确定“保一争二”的手术方案。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保住两个(孩子),其实两个孩子都有风险。如果是保一个的话,你可以把这一块组织,比如这一块皮肤或者是骨头肉都可以给对方,那另一个孩子的创面就完全可以覆盖,那么这样就可以确保一个。这次我们定的方案就是从中间进去(开刀),力争两个都要存活,那么小的孩子风险更大。”

  近年来,关于连体婴儿的报导越来越多,这些联体儿他们有采取分离的,也有不分离的,这是伊朗的联体姐妹,她们连在一起二十多年后,为了能够给对方自由和幸福而选择了分离,术后不久而去世。其实,不做分离,联体儿的生活状态是十分低劣的,对于家庭和连体儿都是十分痛苦的,目前,我国已经成功分离了十多对连体婴儿,他们现在象正常的孩子一样的生活着。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 时春艳:“连体双胎非常的罕见,它的发生率只有五万到十万分之一,它的形成是在受精后十三天到十五天(受精卵)没有完全分开,那么随着以后的发展就变成连体双胎。”

  据有关数据显示,连体儿的发生率正在上升,而且大多数连体胎儿在胚胎期就死亡了,那么怎样去预防联体儿的出现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 时春艳:“最重要的还是怀孕以后进行明确的产前诊断,我们建议在怀孕的二十周,也就是怀孕四五个月的时候进行一下详细的超声波检查,正常的双胎多数是生长在两个羊膜腔内,也就是说两个房子里中间有一个分隔,两个袋子里头这样的话就能够除外连体双胎的可能,如果只有一个羊膜腔,那么就要进一步详细的检查。”

  2006年5月16日上午7点30分

  出生两个多月的联体小哥俩,今天终于要分开了,这也是改变小哥俩命运的一天。

  医生:“让她看一眼,看一眼我们就走了走吧,走吧。”

  这时等候在门口的父母看着两个儿子被推进手术室,这一进去生死未卜,孩子的妈妈高玉兰泪流满面,漫长的等待从这一刻开始了。

  小哥俩就要接受分体的严峻考验了,今天要他们要连闯四道生死关,哪一关有点磕磕绊绊,都有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接下来是第一关麻醉。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场面,就是在做麻醉所有的监护心电的、监护血压、体温全部都要监护好,就是生命体征全部平稳了,这个时候才能开刀,那么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这两个小孩的体位不好,因为他互相有重叠,所以静脉很难开。”

  分体手术中麻醉十分关键,用药量多一点点,孩子就有可能长时间不醒,造成植物人,而用药量少一点点,手术的剧痛会造成孩子的休克死亡。这时,由于小健龙的血管太细,静脉穿刺失败了,医生再次选择插管的位置,最后反复了七八次才成功麻醉。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好的,谢谢我就来。好,要消毒了,已经麻醉好了,我们进去了。”

  此时,孩子的妈妈不敢想象这不到3个月大的孩子,能够经受这么大的痛苦吗?手术中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呢?这一切的疑问使她忍不住放声痛哭。

  上午10点20分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外科主任 陈其民:“最怕的事情就是出血,我们知道小孩的血容量只有这么一点,同样是出这么多的血,成人的比例和小孩的不一样,所以他的耐受性是不一样的。”

  小哥俩的肝脏要一分为二,出血是必然的,但两个小小的身体,一旦失血过多,就会有生命危险。那么到底是切给黄龙的肝脏多一点,还是给弟弟黄健龙多一点呢,到底切多少合适,只有靠医生现场决定。就在肝脏分离快要结束时,监护医生发现小健龙的血压急剧下降,这使在场的医生们都紧张起来,马上采取救护措施,随后血压慢慢恢复正常,险情再次被排除了。

  而手术室外的父母更是坐立不安,他们不敢到手术室隔壁的远程监护室观看手术进展情况,可是又特别想知道手术进行得是否顺利呢。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外科医生 赵海腾:“从手术第一刀下去,到现在有两个小时了,那现在是在进行哪一步?刚才肝脏的分离已经结束,那么现在就是进行胸腔的脏器,也就是心脏的分离。”

  当电刀沿着心包慢慢打开时,一个最令人担忧的悬疑揭开了,那小哥俩的心壁是否粘连在一起的呢?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外科医生 赵海腾:“原来我们在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两个心脏是共壁现象,那么在打开以后两个心脏的关系还是分开的,现在看还是一个比较容易的情况。”

  令人期盼的一刻终于到来了,从胸部到腹部,小哥俩所有相连的部分彻底分开了,终于结束了他们的面对面的生活。然而这对医生来讲并不是手术完成了,他们还要面临最后一个难题,两个孩子的腹部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洞,如果没有保护措施,裸露的心脏一旦受到感染或碰撞,小哥俩就会有生命危险,接下来医生们马上采用事先准备好的人工材料,将小哥俩的胸腔覆盖住,再进行缝合创面。这时医生通知家属手术成功结束,这让孩子的父母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我们说哪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的生活呢?尽管忍受了忐忑不安的八十一天妈妈高玉兰她做到了,我们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和自由的权利,今天黄龙 黄健龙小哥俩也做到了。

  连体儿的父亲:“第一次看到孩子就是说终于能面朝上的睡了,以前他们只能侧着面对面的,现在就是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连体儿的母亲:“我看到我两个儿子跟别人家的小孩一样自由了,我心里特别特别的高兴。”

  虽然手术圆满的结束了,可是黄洪杰夫妇又迎来了新的困境,两个孩子高昂的喂养费用一直是他们的无法承受的,所以,他们期盼社会各界能够帮帮这对多灾多难的小哥俩。让两个孩子能够健康成长。

  孕期检查是产妇和婴儿安全的保障,为减少畸形胎和出生缺陷给家庭带来的痛苦,请您重视婚检、孕检和产前检查。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693d91f-801e-0071-2adc-6d4a50000000 Time:2019-09-18T04:52:33.8241100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