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险象环“生”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6日 13:33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中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产科主任金燕志大夫刚下手术,就急着给北京血液中心打电话,她 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筹够600毫升稀有的RH阴性血,那么是什么样的病人,需要金大夫如此着急连饭都顾不上吃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她是孕38周,是个中央性前置胎盘RH阴性血型的一个孕妇。”

  金大夫所说的这个RH阴性的孕妇叫张艳秋,此时已经怀孕8周,明天一早就要通过剖腹产,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都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为什么张艳秋还不到预产期,就一定要急着用手术的方法把孩子去出来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这个病人是一个中央性前置胎盘,正好完全覆盖她子宫颈内口,从阴道分娩是困难,而且容易在整个妊娠期间她容易大出血。所以她必须是剖腹产,来结束她这次妊娠的。”

  前置胎盘简单的说,就是原先应该长在子宫底部或子宫体内的胎盘,现在却长到了子宫的下段,甚至跑到了宫颈口,把原来胎儿要出生的通道给封上了。所以按大夫的说法,这样的孕妇越是到后期就越危险。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往往这种病人到妊娠晚期反复的阴道出血,这种病人她不疼,她可能有时候夜里睡觉一醒了就发现自己躺在血泊之中。”

  金大夫不能等到张艳秋预产期再手术的另一个原因是,不久前张艳秋已经出现了令人担心的出血现象。29周时,张艳秋通过B超得知自己是胎盘前置,可她并没有按大夫的嘱咐去休息。

  张燕秋:“开假条在家静养的这个阶段,我也海岛单位去参加会议,有些改处理的工作还都要处理,基本上还是正常的生活吧。”

  丈夫 朱 捷:“单位很多事情都要跟她联络、打电话,然后我的意见我非常反对,我说你最好是把电话关掉,一切什么都不要,断绝一切联系,然后保持静养,我说任何情况她出现意外都是无法可能是无法挽回吧。”

  没想到,丈夫的担心真地变成了现实,几周后张艳秋开始出血,要知道这样的出血刚开始并不明显,可时间长了,不光肚子里的孩子会因为缺氧窒息,张艳秋本人也有可能大出血。好在她被及时送进了医院,情况很快稳定了下来。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所以对这种病人我们就特别让她注意休息,另外禁止她有性生活,因为这些都可能造成她出血。”

  因为出血,金大夫决定必须在张艳秋怀孕38周的时候,给她做剖腹产手术。前置胎盘的孕妇自然分娩有危险,可手术同样有危险,这种危险恰恰就是长在了宫颈口的胎盘,因为胎盘长在了宫颈口,剥离胎盘时就会出现意外。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这个血窦都是开放的,她如果子宫收缩得好,它可能就挤住了,收缩得不好就等于跟我有时候形容就跟水管子开开以后,就这么出,它是出得很快,很短时间可能就一千两千(毫升),病人血压马上就掉下来,心率就很快。”

  手术中会有大出血,这就是张艳秋这类孕妇在剖腹产手术当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胎盘剥离前大出血,孩子会窒息;胎盘剥离时大出血,大人就可能有生命危险。这样的事情,金燕志大夫真的是亲眼所见。几年前的一早晨,金大夫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别的医院打电话说我们有前置胎盘(的孕妇)才31周,

  说小孩出来也重度窒息,所以现在就大出血,让我去会诊。”

  那家医院正在急救的孕妇当时怀孕31周,没有按常规做孕期检查,大夫在手术台上打开一看,才发现是中央前置胎盘,可那时已经晚了。金大夫在赶到医院前,一路上不时地用电话和那里联系。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整个医院就600毫升血,我说别等,我到那儿再想办法,我说你们该切子宫就切,先保证母亲的生命安全。”

  尽管金大夫有着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一路上大概也知道了手术的情况,可即便如此,等她到了手术室,那里的情况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到那儿一看瓶子都满了,那就三四千毫升的血,然后病人一张白纸似的脸色,然后血压都是零,我到那儿就抢救休克。这时候输血站的血也来了,我们就输血,最后血压才慢慢恢复,总算病人的生命保住了,但是子宫给切了。”

  最终那个孕妇不仅失去了孩子,还险些失去了生命,并且因为子宫摘除再也没有办法生育了。对于金大夫来说,这个病例给她留下的印想太深刻了。这以后,只要遇到胎盘前置的孕妇,她就会特别小心,特别是在剖腹产手术前,一定要预备好几套应急方案,准备好足够的手术备用血以防万一。当张艳秋手术日期一定,她就开始督促备血,可是,就在一切都有序地开展的时候,张艳秋的一份验血报告让大家开始担心。

  丈夫 朱 捷:“测血型又发生说她的血型是RH阴性血,那血库的大夫跟我讲这是在中国人里非常罕见的。”

  其实准确地说,张艳秋的血型是RH阴性―B型血,这种血型在我国汉族人口中只占5%,在北京市还是极为罕见。

  丈夫 朱 捷:“找配型的时候在血库里,我跟着在旁边,他们一直在联络找不到,找一天找不到,全北京市找。”

  手术第二天就要上,可是没有备用血怎么办?对于金大夫来说,没有备用血,就意味着张艳秋的手术还得再拖一天,而再拖一天,她的危险就要增加一分,更别说万一提前生产,那后果就不堪设想。经过医院方面的再三协调,临近下班时,600毫升的手术备用血终于找到了,张艳秋的手术可以按时进行了。得知这一消息后,张艳秋的丈夫悬挂了一整天的心终于有了着落时,他又开始求证,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也是很多的,大多数在以前的观点就是,多产生孩子特别多,再有现在就是生的,当然都少有时候多次的人流。另外有一个孕卵着床延迟就是说可能它应该着床在(子宫)体部,可能它就延迟了,它就种到下面去了。另外和子宫内膜和她的营养不良或者这些有关系,它也是没有种到正常的位置上,就种的位置靠下。”

  第二天清晨,张艳秋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

  张燕秋:“因为手术都是存在一定风险的,有很多不可预知的东西,究竟这个过程当中会出现哪些意料不到的因素?这也很难讲,所以他也挺紧张的、压力挺大的。”

  她的丈夫看似平静,心里同样不清楚马上开始的手术是不是顺利,母子能否平安呢?

  丈夫 朱 捷:“我不希望她有任何闪失,因为她有任何闪失对我来讲失去的太大,而且那时唯一的期望就是,一是对妻子的祝福,另外一个是对金大夫的信任。”

  还有几分钟张艳秋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在他的亲人看来,通往手术室的那段路很长,马上就能看见自己孩子的张艳秋夫妇,远远不像那些立刻就要做妈妈爸爸的夫妻,他们的喜悦被马上就要开始的手术压了下去。

  八点,金燕志大夫来到手术室,经过一通有序的准备过后,手术正式开始。在场所有的人员一下子没有了谈笑声,两条特殊的静脉滴管醒目地悬挂着。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为了预防她有出血的可能发生,我们都开放两个静脉通道,这样如果她真是有大出血,有一个静脉专门走血,一个静脉来补充液和药,这样就不至于显得那么被动,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手术室外面,往日的嘈杂不见了,等待的亲人们几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几尺宽的楼道被丈夫朱捷来来回回不知量了多少遍;张艳秋母亲的双手紧握着,就像女儿小时候在她害怕的时紧紧握住她,给她支持和勇气,从今天开始,女儿是不是也能像自己一样去紧握孩子的小手呢?

  这是张艳秋孩子的哭声,这个小家伙在他妈妈的身体里呆了整整38周,260多天。今天他终于被抱到张燕秋的眼前。

  张燕秋的眼睛湿润了,为了这个孩子她曾经有过无数的担心和焦虑,可现在感激和喜悦把所有的不顺心都冲掉了。

  在外等待多时的亲人们也看到了刚刚出生的孩子,这就是自己的子孙是要为他付出为的后代啊,手术前的担心和紧张仅仅在一瞬间停顿了一下,丈夫朱捷此刻仍然不敢离开手术室一步,因为妻子还在手术台上。

  丈夫 朱 捷:“我在等她,我觉得我应该陪她从产房一直到她病房,我得陪她。”

  此时的手术室,已经没有了孩子刚出生时的欢声笑语,因为接下去的是胎盘剥离,像张燕秋这种情况,胎盘经常会和子宫粘连,甚至嵌入到子宫里,这样的情况只要一出现,医生们就会非常紧张。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还是有粘连,她的子宫下段,胎盘在子宫下段,这部分有粘连,粘得还比较致密。”

  张燕秋的子宫和胎盘有好几处粘连,甚至有一部分胎盘已经长到了宫颈里面,处理不好就是大出血。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它为了保证小孩的它有时候着床比较深有粘连,也有些植入,就更困难了,那植入在下边的话下边,子宫肌层比较薄,那就说可能有时候出血特别多,还得把子宫给切除了。”

  这样的剖腹产手术最重要的就是胎盘剥离,在场的人员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们必须紧紧盯着每一块粘在子宫壁上的胎盘,并且用手指将它们轻轻地剥下来,这时候丝毫的差错都会酿成大出血,为了以防万一,金大夫甚至让护士提前把血库里的备用血取出来随时准备着。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就不像正常胎盘一下,整个都出来了,她这还剩下几块

  一点一点,也不能特别使劲。因为要是把肌层掀起来,那出血就更多了。”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剖腹产手术,在张燕秋的丈夫看来,真正的手术是从孩子出生后,才刚刚开始。

  三十分钟过去了,胎盘剥离成功,金大夫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可就在这时,历经手术将近一个小时的张燕秋突然一阵恶心,正在缝合子宫的金燕志大夫紧张了起来。因为如果此时张燕秋的恶心加重的话,子宫缝合也会对她造成危胁。

  整个一个小时,在医生、产妇的共同配合下,这个让人揪心担忧,整整几个月的手术终于圆满完成。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金燕志:“还行,就是比一般的相对地费点劲。因为胎盘有点粘连下段,所以给它一点一点剥离,比正常的剖腹产一般出一百五左右,她可能稍微多一点,但还行挺好。”

  在张燕秋被推进手术室两个小时后,朱捷给妻子戴上为她攥了很久的帽子。

  张燕秋:“听到金大夫说孩子挺好的,都挺正常的,你放心吧,眼泪立刻就流下来了。反正一个母亲从孕育孩子到最后孩子出生,整个的过程经历的东西不光是生理过程,心理历程都是反正挺复杂、挺曲折的,还好最后我们都是母子平安,所以我觉得运气还比较好。”

  对于有着几十年工作经验的金燕志大夫来说。这次手术只是她职业生涯里一次普通的手术,可对于张燕秋来说,手术却让她经历了一次生死难关,这个难关让她成长,成长为一个孩子的母亲。

  胎盘前置是女性怀孕中的非正常现象,所以加强孕期保健、听从医嘱,才能确保母婴平安。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5229a78-301e-0101-6643-6d7fc1000000 Time:2019-09-17T10:31:08.3827557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